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虚实进化 > 第三十六章 夜探王府,宝蛇到手四更收藏推
就在屋子里陷入沉默的时候,只听到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打开房门,渐冻啊十多名锦衣亲随,躬身行礼,向着王处一道,“小的奉小主之命,请道长和郭爷到府里赴宴。”说着呈上大红名帖,上面写着“弟子完颜康敬叩”的字样。
  收下请帖,三人前往见郭靖和杨铁心父女,只见杨铁心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而郭靖和穆念慈的却满脸通红,穆念慈是羞得,而郭靖却是急的。乐渊见了问道,“郭兄,何故这幅模样?发生什么事了吗?”
  郭靖一番解释道,原来是杨铁心见到故人郭靖为人敦厚老实,武艺不弱,的确是一个少年英才,就想将穆念慈许配给郭靖,而郭靖身负婚约见杨铁心如此不知如何开口,这可把他急坏了。
  “郭兄言之过早,你与那位华筝姑娘之间真的有男女之情吗?”郭靖答道,他只是将华筝当妹妹对待。
  “既然如此,难道觉得穆姑娘配不上你吗?蒙古日渐强大,而铁木真也是个雄主,未来击败金国后绝不会放过孱弱的大宋,到时候你娘还会呆在蒙古吗?你又回如何自处?”
  面对乐渊的问话,郭靖练练摇头,穆念慈的确是个好姑娘,初一见面,对她也却是难生恶感。而蒙古的实力和铁木真的雄心壮志,一直跟随他的郭靖是再清楚不过了,即使嘴上说不可能,心中也是慢慢相信了。
  乐渊转过头对杨铁心说道,“杨大叔,郭兄和穆姐姐两人还是第一次见面,都是江湖儿女,让他们多处处自然会日久生情。”然后复对郭靖说道,“白天那小王爷请我师叔赴宴,帖上还有你的名字,看样子来者不善,你去不去?”
  “既然王道长去了,我自然也要陪同。”由于马钰和乐渊的关系,郭靖对全真教的人还是很有好感的。
  听到马钰他们要去王府,杨铁心的脸上也露出了异色,乐渊瞧见了自然知道是为什么,开口说道,“杨大叔,你想找的那人确实是她,这十八年来她心里仍然牵挂着你,可惜现在的她身不由己。”
  “你这是何意?”杨铁心听了一脸激动,其他人也都看着乐渊。
  “十八年前,我丘师叔追杀完颜洪烈到牛家村,不想受伤的完颜洪烈被杨夫人给搭救了,而那完颜洪烈对杨夫人也是动了心,这才有了郭杨两家的灾难,然后那完颜洪烈又假装好人照顾杨夫人,将她接入王府,将杨大叔的孩子视若己出。”
  听到这,杨铁心反应过来道,“那白天的那个小王爷是?”
  “正是您与杨夫人的孩子,可惜的是我丘师叔找到他时已经七八岁了,他那时已经将完颜洪烈视为自己的至亲,对于奢侈豪华的王府生活已经习以为常,丘师叔曾想带他回全真好生教养,但是被完颜洪烈所阻,加上杨康也不愿离开,故一直是师叔每年来中都教授其武功。”
  “这,这……这真是家门不幸!”看到杨康白天嚣张跋扈的样子再想到乐渊的评价,杨铁心心中已经信了七八分。
  乐渊趁势说道,“虽然您的儿子与你形同陌路,但是杨夫人对您还是念念不忘的,您现在可不止杨康一个儿子,穆姑娘不是你孝顺的女儿吗?不如我今天带潜入王府,与杨夫人相见,若杨夫人愿意我们连夜带你们出城也好。”
  杨铁心心中出动不一,答应和乐渊进入王府一探,而郭靖则和王处一赴宴。
  “乐渊哥哥,那我做什么呀?难道你要我和穆姐姐在客栈苦等吗?”黄蓉一直和穆念慈两人说着悄悄话,不时看着乐渊,见到没有自己的事情,连忙问道。
  “你呀,就和你穆姐姐隐入暗中,我瞧今天这宴非好宴,难免会出什么岔子,你鬼点子多,你在我师叔他们遇到麻烦的时候就帮个手就行,如果实在不行就来找我。”
  入夜,郭王两人已经前去赴宴,而乐渊则和杨铁心翻入赵王府后院,乐渊俩人绕过府中园林,来到三剑乌瓦白墙小屋,瞧见这屋子乐渊没觉得怎样倒是杨铁心激动了。
  杨铁心推开小屋门,见一个中年女子坐在桌边,一手支颐,呆呆出神。这女子四十岁不到,姿容秀美,不施脂粉,身上穿的也是粗衣布衫。
  瞧见杨铁心进来,只见她,看了看,似乎是认出是白天见过的,说道,“你快走吧,别被他们发现了。”
  杨铁心见到妻子十几年容颜未改,自己却早已受风霜侵蚀,开始重复这十八年前最后一次与妻子说过的话,包弱惜越听越惊讶,最后终于反应过来,夫妻两人十八年后重聚,两人抱在一起泪流满面。
  乐渊却不得不打扰两人说道,“杨大叔,现在可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我还是带你们先离开赵王府吧,这里不是久待之地。”
  包惜弱道,“我那孩儿如何,不能把他留在这儿。”
  知道包惜弱爱子,乐渊解释道,“你和杨大叔离开,那完颜洪烈不知道你们重聚,反倒会对杨康如旧,但是一旦知道你是和杨大叔两人重聚离开,那难免不会对杨康心有芥蒂,况且杨康舍得现在的生活吗?”
  虽然有心辩解,但是包惜弱也知道杨康的性子不再辩解。没有多说,乐渊抓着两人就运起轻功小心闪避这府中的护卫,回到了客栈。
  将两人安顿好,再让包弱惜稍作打扮。见到黄蓉他们还没有回来,乐渊又再次飞奔回王府。
  在王府的一侧终于找到了黄蓉两女说道,“穆姐姐,杨大叔他们已经回到客栈了,你就先回去照顾他俩,这里我和蓉儿会盯着的。”穆念慈担心地看了一眼郭靖就抱拳离开了。
  又是看了一会一看的虚以委蛇,就见到师叔王处一逍遥起身离开,只见到他已经到了花厅门口,突然灵智上人暴起发难,运起掌力一击打向师叔的背后,王处一举手回礼,也是运力于掌。砰然声响,两人双掌相击。灵智上人右掌陡然探出,来抓王处一手腕。师叔也立即反制反手勾腕,与灵智上人硬碰硬,两人手腕刚搭上就立即分开。而灵智上人已经大口鲜血喷出,显然吃了不小的亏。
  黄蓉还在一边叫好,乐渊却轻呼一声,“不好!”黄蓉疑惑地看着乐渊,不知为何乐渊见到王处一占了上风反而叫遭。乐渊解释道,“这灵智上人会一手毒沙掌,而且颇为了得,师叔不知内情与他对了一掌,虽然灵智上人不好过,但是师叔也中了毒。”
  见到王处一与郭靖终于出了王府,乐渊一手拉着黄蓉往王府内走去。
  “乐渊哥哥,你这是干什么啊?你师叔中毒了,你却还往王府里闯?”黄蓉撅着小嘴问道,显然乐渊这神神秘秘的样子让她有点不高兴了。
  “小傻瓜,这么大的王府怎么会没有药房呢?况且我还听说那仙参老怪可是有一个好东西,我们将它也一并带走,作为赔偿。”
  听见乐渊要带她做一回小偷,感觉有趣的黄蓉笑眯眯地跟在身后,离药房还有数丈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药材气息。看到药房只有一个童子守着,乐渊抓起一个小石子就打向他的穴道,那童子本身没有多少功力,立马倒在了地上。
  乐渊进入药房,一番辨认后取出一叠白纸,将血竭、帡砂、田七、没药、熊胆各包了一包。
  黄蓉也在药房翻找着,见到乐渊已经好了,问道,“乐渊哥哥,你说的那个好东西在哪?不会也是药材吧?可这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啊?”
  “嘿嘿,好东西在这呢。”听觉灵敏的乐渊一进屋子就听到一个大竹篓里传来蛇特有的“丝丝”声,靠近竹篓时更是有一阵强烈的药气。抓起竹篓,就回过身说道,“蓉儿,好东西到手了,这可是仙参老怪花了十余年时间培育的宝蛇,对于修习内功的人来说可是大有裨益,蓉儿等回去后我做成一道药膳,好增加你的功力。”
  提升功力的宝贝在江湖上可不多见,黄蓉见他不忘留给自己一份,眼睛不由发红,“乐渊哥哥你真好,由你保护蓉儿就够了,蓉儿不要。”
  “蓉儿,你不是要找梅超风吗?我带你去,她应该就在这王府之中。”说着就带着黄蓉擒住一个护卫,打听到了杨康每月都会带乞丐到一个土室,只见活人进去,却从没有站着出来的。
  打晕了这个护卫,沿着他指的方位来到了地道洞窟内,只听到一个女声冷冷地说道,“是谁?”
  “梅若华!”这三个字从黄蓉口中吐出,声音不大,却让梅超风惊呼起来,“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这名字?”江湖上只知道梅超风,但梅若华却只有桃花岛的人才知道。
  黄蓉朗声道:“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我姓黄。”
  梅超风更加吃惊,只说:“你……你……你……”黄蓉叫道:“你怎样?东海桃花岛的弹指峰、清音洞、绿竹林、试剑亭,你还记得吗?”这些地方都是梅超风学艺时的旧游之地,此时听来,恍若隔世,颤声问道:“桃花岛的黄……黄师父,是……是……是你什么人?”
  黄蓉道:“好啊!你倒还没忘记我爹爹,他老人家也还没忘记你。他亲自瞧你来啦!”
  梅超风听了只吓得魂飞天外,脚上都没了力气。乐渊看着梅超风那一脸惊惧的样子说道,“你这么多年一直躲着黄岛主,难道就没有想过重回师门吗?要知道黄岛主对于你也不是那么怨恨,即使你逃出桃花岛,将九阴真经也带走,黄岛主却也没有出島,将你擒回去,你难道认为黄岛主做不到吗?”
  “你又是谁,黄……黄岛主的功夫天下皆知,我当然拍马不及,但是你又有什么本事能让我重回师门。”梅超风醒悟师傅黄药师连她盗经都没有出岛现在又怎么回来找自己,听到乐渊提及师傅的名讳,还有让你给自己重回师门连忙问道。
  “难道你要我们在这昏天黑地的地方详谈吗?不如出去找个地方再慢慢谈吧。”
  “要我相信你说的,拿出你的本事给我看吧。”说完便使出九阴白骨爪向乐渊攻来,带着凌厉的爪劲抓向乐渊要害,乐渊见梅超风功夫不弱,自己想拿下她除了使出剑法或是全力运功对抗,否则凭现在这不能久站之躯还真拿不下她,只见乐渊凌波微步一闪,以手代剑使出破掌式拆解起梅超风的爪击,一连对了十几招梅超风处处落了下风。
  “梅若华,这下你无话可说了吧,若我们俩联手你不无处可逃了,相信你也明白还是和我们走吧。”黄蓉见梅若华一直处于下风,不由说道。
  梅超风听了亦觉得胜算不大,罢手后撤,说道,“不知是哪门哪派的英雄少年,居然有如此高明的功夫,我学艺不精,非是桃花岛输了,小师妹,我跟你走。”
  乐渊见梅超风停手了,说道,“在下全真派丹阳子之徒乐渊,桃花岛的功夫当然不弱,蓉儿,还不和我一起扶你师姐离开这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