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虚实进化 > 第三十四章再遇郭靖,大都重逢
乐渊快马加鞭前往张家口。张家口是南北通道,塞外皮毛集散之地,人烟稠密,市肆繁盛。乐渊来到这后先是前往最近的几个大酒楼询问是否见到一群骑白色骆驼的人或是带着血红色马驹的十七八岁少年来过,但得到的消息都是没见到。
  松了一口气的乐渊,在张家口暂住了下来,虽然知道作为女主的黄蓉这时候大概也在这里,但是为了避免被黄蓉看成是无事献殷勤的登徒浪子,乐渊只是静待着郭靖的到来。
  终于在三天后,乐渊在城门口见到了郭靖,一年半的时间不见,郭靖整个人壮硕了许多,在乐渊叫住郭靖后,郭靖先是一愣,然后辨认了一番,然后认出了乐渊,许久不见的两人热情的打着招呼。
  就在这时,郭靖的肚子叫了起来,察觉到郭靖囧图的乐渊提议道,“郭兄,看你一路上这么劳累,兄弟我就好好招待你一顿如何?”郭靖听后连忙点头,他也确实是饿得不轻。
  乐渊带着郭靖前往最近的一家大酒楼,正走到酒楼门前,就看到两名店伙正在大声呵斥一个衣衫褴褛、身材瘦削的少年。
  那少年约莫十五六岁年纪,头上歪戴着一顶黑黝黝的破皮帽,脸上手上全是黑煤,早已瞧不出本来面目了,但是一直留神的乐渊却从躲闪的少年偶尔露出的手腕上方看到白嫩的肌肤,想来黄蓉也不愿全身都是黑乎乎的。只见黄蓉那手里拿着一个馒头,左闪右避,极为灵活,嘻嘻而笑,时而露出两排晶晶发亮的雪白细牙,又是和他全身形象极不相称的漏洞。眼珠漆黑,甚是灵动。
  只见一个店伙一直抓不到急着叫喊道,“干嘛呀?还不给我走?”黄蓉道,“好,走就走,你说的。”刚转完身,另一个店伙反应过来说道,“你走可以,把馒头放下。”
  黄蓉听了也没有不舍,依言将馒头放下,但是原本白白的馒头上已经被黄蓉黑黑的小手留下了几个污黑的手印,店伙一看这没法再买了,大怒,抬起手就想打过去,但是他的拳头还没落下就被一直看着的乐渊抓住了。
  “只不过是个馒头罢了,何必和打人呢?这馒头前我替他出。”说完掏出几个铜币给了店伙。转身对黄蓉说道,“这馒头不好吃,我正好请客,你也来如何?”然后又面向郭靖“郭兄,我加个人,你不介意吧”郭靖本性纯良,哪会对这有意见点头赞同。乐渊也将手中的馒头随手丢给了门口的一只赖皮小狗。小狗扑上去大嚼起来。
  “呵,我还真没见过你这种找小乞儿吃饭的呢?不过小爷我今儿高兴,赏你这个脸了。”说完就跟着乐渊进入了酒楼。
  找了个座位座下,郭靖做侧位而黄蓉坐在了乐渊对面。乐渊开口道,“那么我就先点菜了,如果有什么不合口味的再议。”郭靖对吃的没什么见识,只要有牛肉羊肝就成,而黄蓉可就不一般了,说道,“我对吃的可是很讲究的,如果没有让我满意,那我宁可不吃。”说完就盯着乐渊看,似乎在等乐渊笑话。
  “那伙计,上主菜之前就先来个四喜乾果:虎皮花生、怪味大扁、奶白葡萄、雪山梅,当然还有四甜蜜饯:蜜饯苹果、蜜饯桂圆、蜜饯鲜桃、蜜饯青梅。如何还满意吗?”说完询问着两人。
  郭靖就是干瞪眼,根本不知道有这些门道。黄蓉哼道,“光有甜的怎么行,我还要咸酸的,咸酸要砌香樱桃和姜丝梅儿,不知这儿买不买得到?”说完黄蓉看着一直在记的店小二,店小二听黄蓉说的在行,不由得收起了小觑之心。
  乐渊又道,“我这郭兄喜欢吃肉,那就八宝野鸭、干连福海参、炒珍珠鸡、生烤袍肉、芫爆仔鸽,还有这边这位小兄弟,就来个龙凤呈祥、洪字鸡丝黄瓜还有桂花芙蓉糕、芝麻卷、金糕、枣泥糕。至于我就再加个四季豆腐、白扒鱼唇。怎样还满意吗?”
  郭靖看着点了的一大桌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我随便吃点就好了。”黄蓉却是毫不客气。“再配十二样下饭的菜,还有最好的酒。”
  “就按他说的上吧,不用担心没钱付帐,这枚金叶子够用了吧。”说着乐渊就把从古墓拿来的一枚金叶子放到了桌上。
  不一会,果子蜜饯就端上了桌,郭靖是每个都尝一下,件件都是爱不释手。就在郭靖吃着的时候,乐渊和黄蓉交谈上了,“怎么小兄弟对这酒楼的菜不满意吗?看来也是一个食道中人啊?”
  “瞧你说的好像你也对吃很有研究似的。”黄蓉有些故意找事地说道。
  “那是,我啊,这两年可是走遍了大江南北,况且我是御厨之后,在拜师学武之前,一直是当作接班人来训练的。”
  “那你怎么改去学武了,你不是一直当作御厨之后训练的吗?”
  黄蓉的好奇心明显被调动了起来,乐渊自然也乐意谈论,两人从乐渊厨艺训练讲到乐渊全真趣事,说道终南山玉峰、大漠风光、少林旧事,灵鹫风光,吐蕃人情,大理的茶花。黄蓉听到乐渊讲到旅行的惊险处不觉拍手惊呼。
  郭靖却是少说多听,将精神花在吃东西上,偶尔笑笑。一顿饭就被他一人解决了大半。而黄蓉却支持了一些清淡的菜肴和一些糕点。
  “哈哈,我们只顾着说话,菜却没了。”黄蓉看着已经半空的盘子说道。“是啊,不如再加点吧,说着。”说完乐渊就将黄蓉动过的菜全都重上了一遍,但是黄蓉只吃了几口就说饱了。
  店小二一结账,总共是一十六两五钱四分。乐渊将金叶子交给店小二出去换银子付账。出了酒楼,黄蓉只觉得一阵寒风吹来,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乐渊将包袱中的一件寒衣给黄蓉披上说道,“这件衣服不值钱,就让它为兄弟你尽一份力吧。还有这一点余钱不成敬意,财不露白,希望你好好利用,早点回家吧,江湖可不是你一个女孩子能够久待的。”边说乐渊将一些银子塞到了黄蓉手上。
  黄蓉初时还不在意,当听到回家二字是眼睛突然一红,而当听到女孩子的时候却,瞪着灵动的眼睛看着乐渊,“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乐渊一手指着黄蓉的脖颈和手腕道,“没有喉结,而脖颈和手腕都能是雪白的,还有你在躲避店伙的身法动作都不像个男子。”在听到乐渊说雪白的时候,黄蓉黑黑的梁上似乎泛过一丝红晕但又像是幻觉。
  “那你请我是没安好心咯?”察觉到乐渊一直在看自己笑话的黄蓉说道。
  “那倒没有,不过难道不应该正式认识一下吗?在下全真弟子乐渊。”乐渊郑重地说道。
  郭靖倒是刚反应过来,抱拳说道,“你是姑娘?我姓郭名靖,未请教?”
  黄蓉道,“我嘛,姓黄,单名一个蓉字。”
  “不知黄姑娘师从何处,虽未见全貌,但光是姑娘的身法就不简单。”
  “这你也要问,不过本姑娘这身功夫是家传的,其他的不告诉你。”黄蓉俏皮的回答道。
  “桃花岛?”乐渊吐出三个字。而黄蓉却在乐渊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没想到还真是,那就是说,你真的是东邪黄岛主的千金?”
  “你唬我?”明白过来的黄蓉娇嗔道,“不过你说的东邪是什么,我爹?含难听的称号。”
  “哈哈,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再呆一会?”乐渊哈哈一笑,提议道。
  这次黄蓉是领着乐渊两人来到了张家口最大的酒楼长庆楼,要了四碟精致的点心,一壶龙井,就迫不及待地追问起乐渊,
  “这东邪是对黄岛主的尊称,黄岛主其他四人合称为五绝,是天下一等一的高手,分别是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和中神通。”乐渊说完茗了一口茶。
  “我爹怎么会邪呢?这些称号也难听了?你倒是继续说啊。”黄蓉一脸好奇,撒娇道。一旁的郭靖也对这江湖事充满了兴趣。
  “东邪,人如其名,正中带有七分邪,邪中带有三分正,上通天文,下通地理,各个杂学无一不晓,无一不精,个性离经叛道,狂傲不羁。而他的邪名还有几分是他的徒弟带来的。”
  “徒弟?”郭黄两人齐声问道。
  “铜尸铁尸,也就是黑风双煞——梅超风和陈玄风。”
  郭黄两人又是同时一阵惊讶,不过郭靖脸上带着几分惊恐,而黄蓉则纯粹是惊讶。
  看着两人的表情,乐渊解释道,“当初黑风双煞从黄岛主那偷了九阴真经的下本,而其余弟子皆被连累,打断双腿赶出师门,这黑风双煞为了躲避黄岛主远走大漠,没有名师指点就将道门神功九阴神抓练成了邪功九阴白骨爪,不过铜尸在十二年前已经被我这位郭兄出去了,而铁尸也双目瞎,危害大减。”
  两人似乎都被这个消息给震住了,黄蓉先反应过了,“那九阴真经是什么,为什么我爹会为了它将我师兄他们赶出师门还打断了他们的腿?”
  “九阴真经,就是五绝第一次华山论剑夺得天下第一争抢的武功秘籍,而自我重阳祖师仙逝后,黄岛主的夫人就通过计策将我祖师师弟手周伯通中九阴真经给背了过去,而九阴真经失窃后,黄夫人想重新默写下,却不幸早逝了,似乎黄姑娘你就是那时候诞生的。”
  黄蓉听到这个消息一阵伤感,而后又是愤怒黑风双煞的行为。
  看到黄蓉已经被自己挑起情绪,乐渊乘胜追击说道,“我听说梅超风出现在中都,不如黄姑娘也和我们一起去吧,最近中都可是有大事发生,大家结伴而行互相有个照应。”
  仔细思考一番后,黄蓉说道,“我可以和你一起,但是你要帮我将梅若华抓住,然后送到我爹面前,我帮你把你师叔祖找到,如何?”
  “我师叔祖不就被关在桃花岛吗?你只要带我去桃花岛就行了。”
  “好,一言为定驷马难追,我们击掌为誓。”
  说完两人击掌定下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