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虚实进化 > 第三十三章 闭关深谷,突破散功
获得剑魔独孤求败的剑法传承,乐渊也算是独孤一脉的正统传人了,神雕也明显感觉到了乐渊的情况,对乐渊越发亲密起来。
  获得独孤九剑的乐渊自然了解独孤九剑的修炼难度,打算出谷一趟采集够了生活所需就回谷闭关修炼。
  在襄阳城采购好了油米柴盐等等生活用具之后,乐渊便骑着马赶回了山谷。神雕见到乐渊回来,长鸣一声,飞也似的从山巅直冲下来,它身体虽然沉重,导致他有翅却不能飞行,但它双腿强而有力,奔跑迅疾,犹如骏马,转眼间便来到了乐渊身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乐渊将马上的锅铲等一概搬了下来。
  乐渊笑看着它说道,“雕兄,我这回可是要陪你好长一段日子了,你可有口福了,我可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大厨啊。”神雕也不知是否真得听明白了,仰天长啸,似乎也为乐渊留下来而感到高兴,看着空无一物的马匹,神雕突然伸出左翅在马屁股上一拍,那马受惊后,大声嘶叫,然后撒开腿,扬长而去。
  乐渊苦笑着看着神雕的举动,庆幸着还好东西已经全部搬下来了。神雕转身回谷,乐渊只好背负着杂物,跟着神雕进入了师傅独孤求败埋骨的石洞。
  放下杂物,乐渊看着独孤求败留下的遗刻,突然手执紫薇软剑,练起了独孤九剑,手中剑舞,脚上踏着凌波微步,口中还不住配合剑诀念着,“归妹趋无妄,无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子丑之交,辰已之交,午未之交。风雷是一变,山泽是一变,水火是一变。乾坤相激,震兑相激,离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
  当乐渊将练剑完毕,回过神来时,发现神雕已经不在洞中。忽然听到洞外传来声响,乐渊走出洞外一望,,发现神雕正从外衔了两只山兔回来。
  乐渊接过山兔,仔细一瞧,一击必杀,询问神雕哪里有山泉之类的,乐渊便带着山兔去水边剥皮清洗,回到洞内生火烹饪了起来,兔肉的香味瞬间弥漫了整个山洞,原本已经觅食过的神雕也有些意动了,乐渊自然明白自己料理的厉害,将一只烤兔递给了神雕。神雕每尝一口,便抬头看看乐渊,眼中流露出止不住的喜意。
  几日后,乐渊除了练剑就是探查,山洞周围的环境。这一日乐渊来到了山洞的后面,洞后树木苍翠,山气清佳,就这样一边练着凌波微步一边信步过去观赏风景,走了数里,来到了一座陡峭的山壁前。那峭壁如同一座极大的屏风,冲天而起,峭壁中部离地二十丈处,生着一块只有三四丈见方的大石头,好似一座平台,而那事边还刻着字,仔细一看,是“剑冢”两个大字。
  乐渊对于这个师傅独孤求败埋剑之地早已有所了解。运起轻功沿着峭壁中凹陷的部分几个纵身上到了平台。
  从平台上看向“剑冢”这两个大字,只见字旁还刻着:“剑魔独孤求败既无敌于天下,乃埋剑于斯。
  呜呼!群雄俯首,长剑空利,不亦悲夫!”
  很明显这也是用剑划出来的乐渊摸着剑痕,能够感受到师傅独孤求败独有的剑意。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山壁下传来了神雕的长啸声,正俯头望去,只见神雕也探爪抓住峭壁上的凹穴,正纵身跃上,那强力的爪劲,顷刻间便上到了平台。
  神雕低鸣几声,从乐渊身边越过,来到一块石头旁边,体爱妻自己的钢爪,抓起石块,一到一边,现出了一把青光闪闪的利剑,同时翻开的石块上还有这两行小字,当乐渊拿起剑时,可惜不是装备,只有青锋利剑,不可带出的字样,纵使乐渊连甩几个鉴定术上,也不见有丝毫反应。
  神雕双爪起落不停,不多时就搬开了剑冢上的石块,露出了师傅独孤求败所有的藏剑,除了紫薇软剑在乐渊手上,其余师傅用过的剑俱埋藏于此。
  对于玄铁重剑早有兴趣的乐渊,来到剑前,运起已达到第二层的龙象般若功,提起那把剑,没有意外,这把剑不是一般的沉,乐渊的力气虽然强于常人,能够将这把玄铁重剑舞出剑招,但是想用这把剑对敌,仍是痴心妄想。况且这与自己独孤九剑的讲究的轻灵不同,乐渊想了想就将玄铁重剑放了回去,哪成想神雕却不想这么结束。
  只见那神雕咕的一声叫,低头用嘴衔起重剑,将它放在了乐渊的手里,跟着又是咕的一声叫,然后左翅膀突然发力,过下着劲风向乐渊扑击而去,说时迟那时快,乐渊将重剑一竖,将自己藏于剑后,以重剑去硬接神雕这一招,剑身与神雕的一击接触了,乐渊虽然没有受到直击,但是整个人却不住的往后退去。
  乐渊站稳后问道,“雕兄,你给我重剑是何意,难道要我用此剑锻炼气力不成?”听到乐渊的话,神雕听了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是左翅掠过,在石台绝壁上,乐渊没有足够的地方挪移躲闪,只好架起重剑封锁神雕的攻势,可惜自己舞剑是越来越吃力,但神雕的攻击却丝毫不见减缓,终于一次防守不及,被神雕一翅膀拍晕过去。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只觉得口中奇苦,更有不少苦汁进入咽喉之中,睁开眼睛,只见神雕衔着一枚深紫色的圆球,正喂入他的口中。见到乐渊醒来,神雕将圆球交给他,乐渊
  接过后随手一个鉴定术,果然如心中所想——菩斯曲蛇的蛇胆。
  知道这东西奇苦无比,乐渊一咬牙将整个蛇胆一吞而下,然后运起内功,几个周天后,只觉得呼吸顺畅,站起身来,抬手伸足之际非但不觉困乏,反精神大旺,尤胜平时。果然是天材地宝之类的神物,乐渊笑着对神雕说道,“多谢雕兄,只是不知这下次能否将整条蛇都带来,让小弟做个全蛇宴?”
  神雕早已尝过乐渊的手艺,兴奋地点了点头,又咕的一声,似乎是答应了。
  这样小半年时间,在菩斯曲蛇和它的蛇胆的帮助下,乐渊的内功终于突破达到大成的境界。而他的龙象般若功也如愿进入第六层。
  而神雕也不是毫无所获,原本神雕吃毒蛇导致毒素积压,羽毛脱落,头长肉瘤,在乐渊料理加上医术的治疗,它又重新焕发了第二春,正在进行飞行训练。
  内功大成的乐渊打开了先天功的秘籍想要开始修炼,但是一看才知道,到了内功大成,先天功也不是谁想连就能练的。
  先天功身为正宗的玄门功法,讲究的是将后天三宝为识神(思虑神)、呼吸气、交感精转化为先天三宝元神、元气、元精。这里的元神当然不是修仙者的元神,而是之先天不神之神(即不用意念而自然的知觉,也叫真觉),元气即先天真一之气,而元精则是先天元精(即先天而生的和不知不识、静到极处而发生的真一之精)。
  而想要化后天三宝为先天三宝则需要不断强化人体后天的精气神至极致方可一试,重阳祖师大概就是未至极致就强练先天功,虽然有了超人的功力,却没有能够获得祛病强身、延年益寿的功效,以至旧伤复发而死,其中也或许有抗金失败和与林朝英之间感情纠葛的影响。
  而一灯大师则没有全练,只是提取其中壮大人体精气神的法门。看着眼前的神功乐渊陷入了沉思。
  他的功夫陷入了瓶颈,龙象般若功除了时间磨,就只有用绝强的功力去强推,先天功现在的境界修炼有害无益,最后看着《九阳真经》咬了咬牙,打算修炼它,将自己的气推到巅峰。
  修炼这类神功,最主要的就是蕴养出一丝它的真气,然后不断壮大吞噬提纯原有丹田中的真气为己用。但是乐渊可不愿意多年修炼的道家真气化为九阳的内力,况且两者之间也不一定那么和谐,道家真气对修炼九阳真经也不知是好是坏。
  看着自己收藏的典籍,乐渊突然想到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段誉留的卷轴中记载着散功之法,多年研究医术,现在又集结全真、少林、灵鹫三大医术于一身,虽然没有名师指点,但是医学见闻也绝不在江湖传言的神医之下,想出一个散丹田之气与全身的办法不是更好吗?以全身之气养人体之精;精者,血气也;再以壮大的人体之精复练丹田之气。
  有了这个大胆的想法,乐渊一点一滴尝试,终于在一个月内成功将内力散于全身而不散,做好一切的乐渊开始练起九阳真经第一卷,毫无阻碍,乐渊的丹田内获得了纯正的九阳真气。
  但有得有失,乐渊的实力不退反进,剑法依旧那么犀利,一点也不像功力已失的人,但是自他练九阴真经的那一刻起,他丹田中的内力就不能像以前一样使用,在九阳大成之前,剧烈战斗后容易泄气过度致死。
  虽然丹田中的内力是重头开始连,但是和第一次相比这次可是轻车熟路,身体条件比以前好了,加上九阳真经本来就是功力增长比较快的功夫,而且还有九阴易筋锻骨加速功力增长的帮助,重练九阳之后半年,乐渊的功力就回复了散功之前的七成,后面的三成就要靠时间去恢复。
  看了看时间,发现现在里剧情开始已经相差无几,说不定郭靖已经离开大漠了。
  乐渊对神雕说道,“雕兄,小弟有有要事需要离开,不知雕兄是否愿意陪小弟一起?”
  神雕望着独孤求败的墓冢,眼中有着不舍,然后抱了抱乐渊亲昵地叫了几声,然后向着洞口走去。
  乐渊明白它还舍不得离开师傅独孤求败,所以挥了挥手说道,“雕兄,我事情办好后再回来,那时候你我一起共闯江湖。”
  回答乐渊的是一声高昂的长啸。乐渊就此离开了住了大半年的剑魔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