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虚实进化 > 第三十章琅嬛遗像,桃源南帝
离开了吐蕃的乐渊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南下,先是越过了襄阳直奔大理境内。
  天龙三大男主之中的段誉一生武功可以说是惊天动地,能打——六脉神剑,能跑——凌波微步,能抗——北冥神功吸了无量剑派七弟子、黄眉僧、叶二娘、南海鳄神、云中鹤、钟万仇、崔百泉等等高手的内力,武功之高,当时除个别人之外近乎是无人能与之匹敌。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绝世高手,他的子孙可以说是毫无传承到他的武功。北冥神功可以说是他觉得有违天和,不想子孙成为众矢之的,凌波微步这一绝世轻功也可以说是避免逍遥派武学外传,但是六脉神剑就算后人无法使用,但是单使一脉的功夫也是可以的,但就是这样仍然没有传承。
  乐渊暗想,段誉虽是书呆子,但是怎么也是当过皇帝的人了,断然不会迂腐到自断武学传承,定然将自身武功留在了一处地方,而这个地方最有可能的就是改变他一生命运的的无量山琅嬛福地。
  到了无量山的乐渊在剑湖宫遗址下的无量玉璧出搜查终于进入了琅嬛福地。
  虽然这里满布灰尘,但是可以看出经过人的收拾,虽有灰尘却不杂乱。乐渊看着眼前的玉女雕像,不禁感慨无崖子还真是多才多艺,连这雕刻之道都如此精通,或者说逍遥派的都必须是全才。
  琅嬛福地内非常干净,一本秘籍也没有,转了一圈看了看墙上的珍珑棋局后回到玉像前,看着玉像脚下的蒲团一阵无语。
  玉像鞋上刻着的“磕首千遍,供我驱策”仍在,乐渊恶意的想着:段誉不会也来这一套,想要后人也磕破蒲团吧。
  乐渊自然不会傻傻地磕那上前的响头,伸手一探,发觉蒲团内果然有着什么东西,一用力就撕拉开来。
  蒲团内藏着一个油布包裹,乐渊打开后发现了一封信和一个卷轴。乐渊打开信读了一遍,信中大意是指,除了一番自己的经历,指出他是大理国主,年轻时奇遇来到琅嬛福地,获得了神仙姐姐的武功传承,但是神仙姐姐的要求他未能完成,故在即位后思忖将神仙姐姐的武功再次留给有缘人,但是他的武功已经不全,故用自己的武功心得补全传承,希望有缘人能用此武功匡扶正义,不堕神仙姐姐的名声。
  乐渊放下书信,转而拿起卷轴想要看看段誉到底留下了什么武功。
  结果果然坑爹,凌波微步段誉倒是使得非常溜,他除了留下凌波微步的图谱之外还加了他的注解,而另一项最省力的内功心法——北冥神功就坑了,段誉只留下散功导气篇,至于如何吸人内力,凝练北冥真气却只字不提。
  乐渊对于段誉这种坑人行为感到无语,散功导气这不是让人自废武功吗?现今武林除了外功修炼者,其他修炼内功的几个散功后还有还手之力的,还好的是有补偿,段誉将他使用六脉神剑的心得和一阳指的修炼方法留了下来。段家其他人是先练一阳指后练六脉,只有段誉是先练六脉后修一阳。所以这份六脉神剑的心得对于段家人可以说是非常宝贵的。
  小有收获的乐渊只能赶往下一个地点——南帝一灯的隐居点桃源。
  瑛姑和一灯大师这一对恩怨纠葛的人都隐居湖南,一个呆在黑龙潭,一个就在湘西桃源。
  一路上乐渊操着半生不熟的凌波微步赶路,就在乐渊想要上山的时候已经有所小成,碰到了南帝的弟子“渔樵耕读”中的点苍渔隐,那点苍渔隐身披蓑衣,正拿着一杆鱼竿,看样子正想去钓鱼,看到乐渊这模样,不由问道,“小道士,这桃源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还是趁早下山去吧,可别让我亲自送你下去。”
  乐渊笑着说道,“南帝段皇爷难道就是教你这样待客的?”
  “若真是客人,我自当扫榻迎接,但若是恶客,我可只有用刀剑相迎了。”说着点苍渔隐已经面带不善,“阁下何人,为何知道我师傅隐居于此。”
  乐渊施礼笑道,“呵呵,小子是全真丹阳子马钰真人的弟子,此番前来自然是有要事与南帝相商。”
  “原来是全真教马钰道长的高徒,不过即使是你师祖重阳真人也只是和我师傅平辈相交,我也算是你师傅那一辈的,我问你,你所来究竟何事。”听到乐渊的身份,但仍是不肯放松警惕。
  “这小子游历在大理境内时,曾获得一份段氏先祖的手记,听说南帝隐居于此,特来献上。”
  一听说乐渊的来意,点苍渔隐有些把握不住了,说道,“此事我不能做主,我带你去见我师傅,由他老人家定夺。但你记住,我师父已经不是”
  点苍渔隐带着乐渊上了山,一路上碰到“渔樵耕读”另外三位,就五人一起上了山。
  山上有一座小小的庙宇,书生朱子柳将众人带入了庙中。穿过庙宇,直往里走走过一条青石铺的小径,又穿过一座竹林,绿阴森森,寂静清幽。竹林中隐着三间石屋。
  朱子柳推开其中一间石屋的门,请乐渊进去。一进门就见到蒲团上一个老僧身穿粗布僧袍,两道长长的白眉从眼角垂了下来,面目慈祥,眉间虽隐含愁苦,但一番雍容高华神色。“渔樵耕读”四人站到其后,朱子柳在老僧耳边低语。
  乐渊一见那老僧的样子立马知道他就是曾经的南帝,立马躬身下拜,说道,“弟子乐渊,参见南帝前辈。”
  那长眉僧人微微一笑,站起身来,伸手扶起乐渊,笑道,“重阳道兄倒是后继有人,有如此年轻有为的徒孙。不过南帝段皇爷早不在尘世啦,我现下叫作一灯和尚。”
  待得乐渊起来后,一灯又说道,“听子柳说你拿到了先祖的手记,不知是哪位先祖。”
  “只知道那位前辈自称段誉,料想是百年前的人物了。小子于无量山琅嬛福地获得其一丝传承,望一灯大师不要见怪。这就是前辈留下的传承中段氏一族的东西,其中就有一阳指和一门名为六脉神剑的武功心得。一灯大师请手下”说着乐渊将卷轴拿了出来,递给一灯大师。
  “果然是祖父的笔记,还有这六脉神剑心得,多谢小友能送还这卷轴,弥补我段氏的遗憾,老衲无以为报,当年重阳道兄曾传授于我先天功,老衲今日完璧归赵,希望全真教能传承下去。”
  有五绝级别的人在,怎么能不讨教一番呢,乐渊在一灯大师座下交流着武学问题,同时一灯大师也毫不保留地将他多年以来修行先天功的经验传授,临走时还不忘嘱托,“乐渊小友,先天功讲究先后三宝,故在你内功大成以前不要开始修炼,否则非但不能延年益寿反而会强练自损啊。”
  乐渊点头称是,保证自己不会擅自强练先天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