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虚实进化 > 第二十六章 随师出行,大漠孤烟
内功初成,乐渊自然全力钻研,整个经楼的藏书可不是白看的,加上还有自己师傅和六位师叔的指点,乐渊的功力当然是与日俱增。
  加上古墓得来了部分九阴真经,一番仔细研究后发现,虽然王重阳拥有完整的九阴真经,但是他为了破古墓武功,留下的九阴真经却是以招数为主,内功部分不提九阴讲阴阳调和的总纲,反而是最适合乐渊的《易筋锻骨章》。
  练成後功力等方面均进展迅速。内容提到:「人徒知枯坐息思为进德之功,殊不知上达之士,圆通定慧,体用双修,即动而静,虽撄而宁。」不但有打坐修炼的静功,也有由外而内的动功。
  可惜的是乐渊对此仍然觉得慢,当他询问师傅马钰时,却遭到一板子敲头的待遇。
  “志渊,功夫从来没有一蹴而就的,我道门的功法更是如此,我全真心法讲究的是中正平和,虽然重阳祖师为了能够使更多人修炼内功,将心法特意简化了许多,向为师中年才拜入你重阳祖师门下,如今亦是武林中的好手,全真心法初识修炼虽不如他派的武功,但是修炼时间越长,因积蓄极为深厚,而且厚积薄发,越往后进展越快,当真极为难得。”
  师傅马钰看着乐渊摇头道,“我全真教内功之道全在持之以恒,若想在短时间突飞猛进,除非有天材地宝,但是整个天下,又有多少这样能加速修炼的宝贝呢?既然内功难以精进,你的全真剑法又到了什么地步?”
  “全真的剑掌绝技我当然没有荒废,每日都有练习,不过天材地宝?”乐渊默念这个词,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如果我知道那里有呢?”
  “什么?志渊,此话当真,莫不是急于修炼,头发昏了?”似乎被乐渊的话给吓住了,师傅马钰连忙起身想要检查一下乐渊的身体。
  乐渊挡住师傅的手说道,“师傅,徒儿可不是说胡话,我真的在重阳祖师的手记上看到过有一件天材地宝,只是好像不太容易借到。”
  “借?此话何解?用了之后还能换吗?”对于乐渊用借马钰疑惑了,所谓有借有还,在他映像里天材地宝可都是一派之宝,用一点少一点,怎么会有用了之后能还的天材地宝呢?
  “重阳祖师的手札曾经提到曾有人在极北之地数百丈坚冰之下挖出的寒玉制成一张寒玉床,是修炼内功的极好工具。睡在这床上练功,一年抵得十年,因为初时睡到上面,觉得奇寒难熬,只得运全身功力与之相抗,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纵在睡梦中也是练功不辍。另外,大凡修炼内功,最忌的是走火入魔,是以平时练功,不免分一半精神与心火相抗。寒玉乃天下至阴至寒之物,坐卧其上,心火自清,练功时尽可勇猛精进。”乐渊自然不是从所谓的重阳手札上看来的,不过这寒玉床的功效倒是真的。
  “世间居然有如此至宝,不知那寒玉床现在何处?”这不怪马钰这修道之人会如此迫切想要想要知道寒玉床的下落。
  全真教,天下第一大教,天下第一人就是全真教的初代掌教,好大的一个名头。但是只有现任掌教的马钰才知道现在的全真教真的担当不起这个名头,全真七子虽然是江湖上的好手,但是却没有一个决定性的绝世高手坐镇全真教,绝世高手王重阳已经离世,而全真的第二高手却不知所踪,除了全真七子,下面的三代弟子中还没有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现在的全真教迫切地要诞生一个高手。
  看到马钰这么急切地想要知道,乐渊却不好意思了,因为他知道,马钰大概不会对寒玉床出手,“师傅,那个拥有寒玉床的人叫林朝英,寒玉床在禁地古墓。”
  当马钰听到林朝英三个字的时候,已经把握紧的拳头放下了,无耐的挥了挥手说道,“嗨,此事别提了,祖师对不起那位前辈,古墓也是我全真禁地,我全真也决不会主动招惹古墓。”
  “嘿嘿,师傅,我也没真想要那寒玉床,只是还有另一个备用方案,您要听一听吗?”乐渊看到沮丧的马钰,安抚说道。
  “还有什么,不会还是和古墓有关吧。”说这句话的时候,师傅的眼睛已经死死盯着乐渊,深怕他又说出什么不合实际的提议来。
  听了师傅的话,乐渊还真有点不敢说了,这和古墓还真有关系,但是一咬牙还是说出了口,”这还是有关古墓的,徒儿想要培育古墓周围的玉峰。”
  “你想养蜂,难道这玉峰有什么修炼功效?”师傅也好奇了,古墓养玉蜂这是他知道的,这玉峰奇毒,但从没想过还有医药价值。
  “徒儿想要这玉蜂浆试着看看能不能做出有助于提高功力的药物。”
  “既然你由此想法,那就试试吧,但你会养蜂吗?”赞同了乐渊的想法,师傅马钰反而对乐渊是否能养好蜂产生了疑问。
  “但请一试。”
  师傅马钰大手一挥,让乐渊自己去尝试了。
  …………………………
  乐渊最终还是养上了玉峰,虽然过程有些曲折,古墓的第二代掌门出面了,看在全真教这个地主的面上帮了忙,然后没给乐渊好脸色直接离开了。
  在乐渊第一次收获玉峰浆后,迫不及待得进行了久违的料理尝试。
  秘制玉峰膏
  等级:D
  品质:优秀优先度14
  效果:1、战斗状态下持续回复少量生命值、体力值,回复中量内力,对内伤中毒状态有疗效。
  2、非战斗状态加速内功修炼速度。
  备注:小蜜蜂,嗡嗡嗡,飞到西,飞到东,传花粉,采花蜜,我们学它爱劳动
  这次制作一次成型,或者说食材比以往的好很多,玉峰浆算得上是准天材地宝。
  有了玉峰膏的配合,乐渊的修炼是事半功倍,他练习技能的速度也是不同于往日。原本以龟速进步的野球拳技能也是终于踏上了三级,可惜依然是一个渣技能。
  就在乐渊以为这日子就会在这样的平静中度过时,从中都回到了全真,就在他回来的第二天,一直和乐渊呆在经楼的尹志平接到了一个任务。
  原来丘处机一直以来都在打听江南七怪和郭靖的下落,就在日前他有了他们的下落,这不刚回到全真教,就将一封信交给了他的徒弟——尹志平。让他去给江南七怪带个信。
  “尹师兄,恭喜啊,这算是丘师叔对你的认可了,让你一个人去大漠,这也算是江湖历练,不错嘛。”乐渊打趣道。
  “乐师弟,你就别笑话你师兄了,我对这趟去大漠的旅途心里还真是没有底,真不知道和师傅打赌的江南七侠是个什么样的人,听说江南七侠义薄云天,为了一个承诺在塞外奔波近十年,而且笑弥陀张阿生前辈惨死塞外,是一群难得的豪杰。”尹志平为乐渊讲述着探听到的消息。
  就在师兄尹志平出发前的第二天,乐渊的师傅马钰召唤了乐渊,“志渊,你丘师叔虽是个道士,却争强好胜,九年前为了一个赌约,和江南七侠分别教导一个孩子武功,约定他们十八岁时比武定胜负,这一趟你丘师叔让志平送信何尝不是一种示威呢?道家有抑己从人的至理,若是让你丘师叔的弟子压过江南七侠的弟子,岂不是证明江南七侠十数年的努力是一场空,可惜你那丘师叔不肯认输,这次你和我一起去一趟大漠,正好也算是你的一次外出修行,若是那孩子本事不行,我就暗中助他一臂之力,让他胜过你丘师叔的弟子,令江南七侠获胜。”
  师傅马钰告诉了乐渊他的打算,就什么也没说,然乐渊自己去收拾行囊。
  出门在外,缺什么也不能却钱,乐渊就再一次从水下密道进入了古墓,趁着无人察觉的时候,拿了一些古墓中的金子放入了道具栏,然后悄悄地离开了古墓。
  离开古墓后,乐渊将产出的玉峰浆除了给玉峰的食物,其他的全部带走。然后又嘱托一个相熟的师弟帮忙照顾玉峰。
  师兄尹志平是用马赶路,为了不被水下,马钰带着乐渊也是快马加鞭,总是掉在尹志平的身后。
  又是数月两人进入了大漠,就在进入大漠草原后三日,师徒俩就来到了郭靖所在的部落,两人远远的就看到尹志平和一个相差不大的少年交上了手,只见那少年一出手就是一记擒拿想要扣住尹志平的手腕。
  但是尹志平手腕与手肘突然遭拿,一惊之下,左掌急发,疾向少年面门拍去。少年双手正要抖送,扭脱敌人手腕关节,哪知尹志平掌骤至,自己双手都没空,无法抵挡,只得放开双手,向后跃出,只觉掌风掠面而过,热辣辣的甚是难受。一转身,明暗易位。
  当两人说了几句后非但没有停手反而再度交上手了。经过一番交手,师兄尹志平卖了一个破绽,将少年打倒在地。
  “嗨,真是徒弟师傅一个样,都是这么傲气,师弟他本是借着这次送信打个招呼,示个好,可惜被志平这一动手反而成了挑衅,不过这个功夫倒是对那江南七侠的徒弟郭靖的武功有了认识,基础扎实,经验不足,可惜只展现了外功,但是江南七侠是外家高手,那郭靖看样子也没有学内家功夫,这样两年后定不是你师叔弟子的对手。”师傅马钰看着这两人的打斗,为乐渊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