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虚实进化 > 第二十四章 正式拜师,道号志渊
第二天,全真教三清殿上全真七子都站在神像前,三代弟子站在两侧,目光都聚集在了全真七子面前的乐渊身上。
  “拜师仪式现在开始。”丘处机宣布了整个仪式的开始。
  这场拜师仪式主角之一的马钰开始发话了,“作为全真弟子,要知道全真教是受到太上老君遗教,秉东华帝君演教,承正阳帝君钟离权和纯阳帝君吕洞宾二祖传教,开宗于重阳全真开化辅极帝君——王重阳。来,乐渊,上前给各位祖师进香。”
  “是的,师傅。”乐渊右手取过一束香,以旺火燃香左手在上,右手在下握住香,高举过头顶作揖。拜祭过各位祖师爷后,把香插在香灰里。
  “好,既然已经为我全真祖师进过香,那么便开始新拜师礼吧。”说完师傅马钰坐在了上座,但是另乐渊没有想到的是孙不二也坐到了上座上。
  似乎是看到了乐渊的疑惑,马钰开口说道,”你七师叔清静散人,出家前是我的妻子。虽然蒙恩师点化同入全真,成为全真七子之一,但是毕竟曾是我的妻子,这拜师礼还是受得的,你把她当作你的师娘吧。”伴随着马钰的话,乐渊好像从孙不二的脸上看到一丝嫣红。
  既然师傅都这样说了,乐渊当然就没有疑问,恭恭敬敬地行三叩首之礼,然后为师傅和师娘献茶,之后说道,“弟子身无长物,只得做上一碗寿面上俸给师傅,希望师傅能够喜欢。”
  “呵呵,这是你用心做的,你有这个孝心,为师怎么会不满意呢?”说完笑呵呵地结过了寿面,细细地将面吃完然后将碗放到了一边的桌上。
  “既然已经入我道门,那么也给你好好说说全真教必须遵守的教规吧。我教开派祖师重阳真人曾著有修道戒规《重阳立教十五论》——
  第一住庵
  凡出家者,先须投庵……(凡出家先须投庵,身依心安)
  第二云游
  凡游历之道有二:一者看山水明秀、花木之红翠,或翫………(云游访师,参寻性命)
  第三学书
  学书之道,不可寻文而乱目,当宜采意以合心。(学书宜采意心解)
  第四论合药
  药者,乃山川之秀气,草木之精华。……(精研药物,活人性命)
  第五论盖造
  茅庵草舍,须要遮形,露宿野眠,触犯日月。……(以丛林为立身之本;)
  第六论合道伴
  道人合伴,本欲疾病相扶,你死我埋,我死你埋………
  第七论打坐
  凡打坐者,非言形体端然,瞑目合眼,此是假坐也………(静坐须心如泰山,剪除念想以定心)
  ……………………………
  第十一论混性命
  性者神也,命者气也。性若见命,如禽得风,飘飘轻举,省力易成……(修炼性命)
  第十二论圣道
  入圣之道,须是苦志多年,积功累行,高明之士,贤达之流,方可入圣之道也………(入圣之道须积功累行)
  第十三论超三界
  欲界、色界、无色界,此乃三界也。心忘虑念,即超欲界;心忘诸境,即超色界;不着空见,即超无色界;离此三界,神居仙圣之乡,性在玉清之境矣!(超越欲界、色界、无色界)
  第十四论养身之法
  法身者,无形之相也。不空不有,无后无前,不下不高,非短非长。用则无所不通,藏之则昏默无迹。若得此道,正可养之;养之多则功多,养之少则功少。不可愿归,不可恋世,去住自然矣!(养身之法在于得道多养)
  第十五论离凡世
  离凡世者,非身离也,言心地也。身如藕根,心似莲花,根在泥而花在虚空矣!得道之人,身在凡而心在圣境矣!今之人,欲永不死而离凡世者,大愚不达道理也!言十五论者,警门中有志之人,深可详察知之。(超离凡世)”
  说完这《重阳立教十五论》,马钰顿了顿,然后开口继续说道,“《重阳立教十五论》这些是每个全真弟子都必须做到的,但是作为我的弟子,除了以上的交规外,我还另有修道《十劝》——
  一不得犯国法。二见教门人,须当先作礼,一切男女如同父母,以至六道轮迥,皆父母也。三断酒色财气,是非人我。四除忧愁思虑,攀绿爱念,如有一念才起,速当拨之,十二时中常搜己过,稍觉偏颇,即当改正。五遇宠若惊,不得诈作好人,受人供养。六戒无明业火,常行忍辱,以恩复伟,与万物无私。七慎言语,节饮食,薄滋味,弃荣华,绝憎爱。八不得学奇异怪事,常行本分,只要吃化为生,莫惹纤毫尘劳。九居庵不过三问,道伴不过三人,如有疾病,各相扶持,尔死我埋,我死尔埋。或有见不到处,递相指教,不得生异心。十不得起胜心,常行方便,损己利他,虽居暗室,如对圣贤,清贫柔弱,恭顺於人,随绿度日,绝尽贪慎,逍遥自在,志在修行。始终如一,慎勿息惰,心清无为是真,意净无恶是善,养气全神,常起慈悲,暗积功行,不求人知,惟望天察。这些你能够做到吗?“
  再说到”你能做到吗?“时,乐渊感到一股压力铺面而来,望向师傅马钰,之间师傅脸上一脸的严肃,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虽然压力不断涌向自己,但乐渊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我能做到,师傅。“
  随着这一句话,乐渊身上的重压瞬间消失,师傅马钰的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好,既然这样,为师就亲自为你,束成发髻,披上道袍。”
  当乐渊一身穿戴好后,全真七子看着现在的乐渊均不由感叹,”好一个俊朗少年,不拘于事、不困于隘,乘物以游心而不为物役,颇有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好,乐渊,既然你已正式拜入我门下,我就给你起一个道号,志渊如何?”师傅马钰捋着苍须说道。
  “谢师傅赐名。”乐渊当然也不矫情,欣然接受。
  “我全真教以“三教合一”、“全精、全气、全神”和“苦己利人”为特点,虽然名为教派,实则算是一个武林门派,门下弟子多少会些武艺,但是作为我门下弟子,你要谨记,武道,武道,以武卫道,武功只是手段,求道才是我们的目的,切记不要舍本逐末。”马钰再三强调道。
  “我看你身子还没有长开,不如先学习道教精义,待你打磨好身子,再修行武艺,如何?”马钰询问道。
  “这由师傅安排,但是弟子对于医道颇有兴趣,不知可否在学习道经时兼修医道。”乐渊诚恳的问道。
  “嗯,只要不耽误你的学道,修习医理也无甚大碍。”师傅马钰赞成了乐渊的提议,“来我先教你全真大道歌,这是我们全真心法入门的歌诀,虽然你现在未必能够将它练出内力,但是静思默念对你未来习武亦有好处,我说你记——大道初修通九窍,九窍原在尾闾穴.先从涌泉脚底冲,涌泉冲过渐至膝。膝过徐徐至尾闾,泥丸顶上回旋。秘语师传悟本初,来时无余去无踪。历年尘垢揩磨净,遍体灵明耀太虚。修真活记有何凭,心死群情今不生。精气充盈功行具,灵光照耀满神京。金锁关穿下鹊桥,重楼十二降宫室。如何可记住,若未记牢,可以向你师兄吗请教。”
  “师傅,我已经记牢了。”乐渊没有隐瞒,直接回答道。
  “什么,你记牢了,全真大道歌虽不长,但是颇为难记,你背一遍给我听听。”说完便静听乐渊背诵。
  乐渊顺利一字不漏的背出,马钰听后脸上露出红光,“嗯,志渊你的记性不错,但是无论习武还是学道,光靠记性是没有用的,要知行合一。以后还要多多背诵,我就乘现在教你一套打磨身体的五禽戏吧,你要好好看。”
  之后马钰将虎戏8式、鹿戏8式、熊戏8式、猿戏10式、鸟戏10式一一展现在乐渊面前,一套做完。马钰一点汗也没出,气定神闲地说道,“志渊,这五禽戏你记住多少,一一道来,为师一招一招的指导你。”
  “徒儿先试一试,不当之处请师傅指出。”说完乐渊便将刚刚马钰的动作重复了一遍。
  虽然乐渊的身体是个孩子,不过经过强化后多少还比普通人强,一次强将五禽戏做完后,除了额头不免流了些汗,却是分毫不差地做完了。
  “志渊,这五禽戏你是否练过,怎的这般熟稔?”看着刚刚做完的一套五禽戏正擦汗的乐渊,马钰探究者,似乎要将乐渊从里到外看个遍。
  “师傅,我这可是第一次学,以前倒是听过五禽戏的名字,但是见倒是第一次,我对模仿动作挺有天赋的,以前学厨艺的时候,我也是很快就模仿出来了,大概是我耳聪目明吧。”乐渊打着哈哈,将自己天赋的一部分说了出去。
  “哦?没想到志渊你还有这天赋,那我以后传授你武功招数倒是轻松不少,但是你要记住学以致用方为真,武学重要的是活用,死招是无法上得了台面的。”马钰劝解着乐渊,然后领着乐渊认着全真教的各个地方,之后指着一座独立的高楼说道,“这里是经楼,也是我全真教最为重要的地方之一,我教讲究三教合一,自立教以来收集的各教精义典藏都被收纳到这里,里面还有你师祖,我和你师叔们的手记,当然你要的医经之类的杂学经典亦在此处。”
  然后走到一个书架前,拿出一本书交给乐渊说道,“这是《道德经》,也是你要读的第一本经书,老子道贯天人,德超品汇,著书五千余言,明清静无为之旨。上之可以明道,中之可以治身,推之可以治人。这对你有好处,还有经楼的典籍不可污损,撕毁,带出经楼,若有需要可以抄录,你知道了吗?”
  说完盯着乐渊,“徒儿知道了,那除了《道德经》之外的书我也可以看吗?”
  “当然,这经楼是我教道统传承之地,而非武道传承之地,多为道教经典,多数弟子醉心于武艺反而荒废了道学,你切记不可学他们,每天的早课,晚课必须到场,你明白了吗?”
  “知道了,师傅,我会用心学道的。”
  “嗯,道不是学可以学会的,是悟出来的,但你刚入门,还是从零开始,慢慢从学中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