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虚实进化 > 第二十三章 拜师全真,马钰收徒
终南山,道教全真派发祥圣地,又名太乙山、地肺山、中南山、周南山,素有“仙都”、“洞天之冠”和“天下第一福地”的美称。
  而在1219年的南宋,终南山成为有名的武学圣地是因为这出了一个天下第一高手——王重阳。
  王重阳,全真派创派祖师,天下五绝之首的“中神通”,是“老顽童”周伯通的师兄,“全真七子”的师父。早年是位抗金英雄,事败后出家修道,在终南山创立全真教,在武林中享有“天下武学正宗”的美誉。在“华山论剑”之时,力挫四绝,夺得"天下第一高手"之称和道家至高的武学宝典《九阴真经》。
  可惜的是,就是这样一个绝世高手就却已经在十三年前旧疾复发,在临死之前为了能够打消西毒欧阳锋夺取《九阴真经》的野心,王重阳假装病死,引来欧阳锋前来抢夺“九阴真经”,就在欧阳锋即将成功之时以一阳指破掉了欧阳锋的蛤蟆功,使得欧阳锋退回西域。王重阳也在此之后逝去。
  现在的全真派虽然仍是天下道教魁首,但是在王重阳仙逝后难免不复当初的强盛。
  这些消息是乐渊刚在终南山脚下的小镇上打听到的。他已进入副本世界就被送到了离小镇不远的野外。而他又再一次“返老还童”,变成了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孩,穿着一身朴素的麻衣,上面还有几个补丁。
  乐渊在这个世界没有身份,没有过去,外表看来只有十一、二岁的他完全可以说是一个流离失所的孤儿。在镇上打听拜师消息的时候,镇上的人早已经见怪不怪了,每年想要拜入全真教的人可以说络绎不绝。
  打听好上山路线,乐渊便准备尽快上山了,不是他不想准备干粮啥的,问题是他忘了用积分换取一些硬通货了,没有钱啊。
  幸运的是山路虽然难走,但是一路上还是很太平,没有强盗(全真脚小,谁有这胆),没有野兽(运气),在天黑之前总算来到了全真教山门前。
  “你这小孩儿,从哪来的,你家大人呢?”在山门前有一个弟子模样的开口询问了。
  “我是从北边逃难来的,想要在全真教拜师?”乐渊一脸恭敬地回答道。
  “拜师?这事得有师傅师叔们做主,我们这些做弟子的可没有办法答应,这样马上就天黑了,正好要去做晚课了,师傅他们也会到,你就和我们一起去吧,到时候就看你有没有这个缘分了。”全真弟子说着便领着乐渊往里走去。
  穿过一片广场,三三两两的弟子装扮的结伴走向大殿,已进入大殿,两侧已经有不少人静坐,而主位上一个苍须道士,脸色红润,手里拿着一柄拂尘。这人装束十分古怪,头顶梳了三个髻子,高高耸立,一件道袍一尘不染,就这样盘坐在蒲团上,闭着眼喃喃念着什么,似乎是听到了乐渊他们的脚步声,缓缓地睁开眼,乐渊仿佛从他那刚刚睁开的眼睛中看到有精光冒出。
  “志明,你身后的孩子是谁?”苍须道士开口问道。
  志明(带路道士)施了一礼,恭敬的回答道,“禀告掌教师伯,他是独自前来拜师的。”
  “哦?拜师?”似乎是早已知道,掌教转过头望向乐渊,“贫道丹阳子马钰,忝为全真教掌教,不知小友是何方人士,父母双亲尚在否?”
  “回掌教的话,小子乐渊从北地而来,因为家中遭横祸,父母已不幸驾鹤西去,一路上靠着家传的一点厨艺勉强一路来到终南山,无处可去但求掌教收留。”
  看着乐渊的眼睛,马钰听后缓缓站起,走到乐渊面前,一抬手抓住了了他的手臂,然后又是对肩膀、脊背等一番摸索,“好根骨,难得一见的好根骨,更难得的是眼神如赤子,气息平和,虽遭横祸却仍能保持心头一片清明,是个练武修道的好材料。”掌握了乐渊的基本素质,马钰哈哈大笑道,“好,好,好!志明,你去把你师傅和其他五位师叔叫来。”
  志明行了一礼,连忙走了出去,马钰抚摸着乐渊的头
  说道,“好孩子,这一路辛苦了,我全真教开宗于重阳祖师,广布弟子,虽然我的师弟已经收了不少弟子,但是我却至今未有一徒,今日见到你我才知道,能够继承我道统的是你。"
  就在马钰询问乐渊这一路经历的时候,大殿门口突然传来一阵笑声,“哈哈哈!师兄,这可真是天大的喜讯啊,你终于觅得佳徒了。”只见一个豪迈奔放的中年模样的道士一脸笑意的来到马钰身前,“让我瞧瞧,能令我这从不收徒的师兄都能破例收下的到底是怎么样。”
  就在来人打量着乐渊的时候,马钰就呵斥道,“处机,像什么样,要在众弟子前做一个榜样,一点出家人的样子也没有。”然后又转过头对乐渊介绍道,“没被你师叔吓到吧,这位就是你四师叔长春子,然后这是而师叔长真子谭处端,三师叔长生子刘处玄,五师叔玉阳子王处一,六师叔广宁子郝大通,还有七师叔清净散人孙不二。日后见了要记得行礼请安。”
  “是的,师傅。”乐渊听话的点了点头,轻声回答道。
  “不过,今天时间已经是晚上了,你也辛苦的走了一天山路,你也应该很累了吧,不如先去厨房弄点吃的,然后就早点休息吧,拜师的事就明天再办,如何?”
  “一切谨遵师傅的安排。”乐渊对拜师的事情不太了解,就随马钰的安排。
  “嗯,毕竟是师兄你第一个弟子,应该正式一点。”
  “是啊,的确要好好办一个拜师仪式。”
  ………
  其余六子也纷纷出声同意。
  还是哪位志明师兄带着乐渊去厨房弄一点吃的,乐渊吃着饭,思考着明天的拜师仪式,问道,”志明师兄,我明天的拜师仪式,是不是送一点东西给师傅作拜师礼。”
  “拜师礼,我们全真不讲究这个,况且掌教也不是喜欢奢侈铺张的人。”
  “那我做一碗寿面如何,我家祖上可是御厨,我的手艺也不错。”乐渊提议道。
  “送寿面,这应该可以吧,毕竟这也是你的一番心意,不过你真的是御厨之后。”志明有些不相信地问道。
  “这当然,不信我现在就先做一碗给你尝尝。”
  话还没说完,乐渊就开始制作起寿面来。
  一会儿功夫,一碗冒着别样香气的面就出现在了志明面前,志明忍不住就直接吃起面来,只吃了第一口就挺不住了,一边吃一边发出赞叹,“唔,好吃…嗤,嗤…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面,掌教他一定会喜欢。”
  “哦,真的这么好吃?乐小子还不赶快给你师叔我来一碗。”就在这时第三个人的声音出现在了厨房,乐渊两人一看,来人确实长春子丘处机。
  乐渊一愣,然后连忙盛上一碗面递到了丘处机面前,“师叔,请吃面。”
  丘处机也不客气,拿起面吹了一口气就吃,“嗯,果然是御厨之后,连一碗面都能做出这种味道,难得,难得啊!如果北丐前辈见到你的话,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吧。”
  “北丐?”乐渊听到丘处机的话不由说出了声。
  “嗯,北丐啊是和我师傅中神通王重阳齐名的武林前辈,也是江湖上难得一见的真正高人侠士。”丘处机提到洪七公时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敬佩。
  吃碗面,丘处机丢下一句,“你明天就做这个给师兄吧,师兄他一定非常高兴的。”随后走出了厨房。
  当全真教众人都进入休息的时候,丘处机的屋子中却有七个人在秉烛夜谈。
  “怎么样,处机,那个乐渊怎么样。”太古子郝大通忍不住问道。
  “尊师重道,待人友善,还有他那过人的厨艺,应该和他说的一样,是家传的,以后师兄你可有口福了。”丘处机打趣道。
  “说什么呢,你师兄是那种贪图口舌之欲的人吗?”清静散人孙不二辩护道。
  “是是是,师兄不是这样的人。”似乎也知道孙不二的性子,丘处机敷衍道。
  “嗯我早就说过,乐渊这孩子不是什么奸邪之辈,那孩子的眼神是我见过中除了婴孩之外最纯净的,如同周师叔一样的赤子之心。希望他能成为我全真教的未来的顶梁柱吧。”
  “希望如此……”
  在众人的附和之中,渐渐停止了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