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虚实进化 > 第八章 背叛初现,剧情转折
一天的忙碌又迎来了终结,在将最后一份菜送出时,整个厨房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作为菊下楼掌厨人的阿贝师傅宣布今天手工之后,一部分人离开了厨房,而另一部分则留了下来开始整理起厨房,为明天的工作做准备,乐渊作为一个新人自然也留了下来。
  “今天的菜做得很好,你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厨师。”阿贝师傅望着眼前的乐渊,明明才十四岁,却已经是一位上级厨师了,想起三年前刚来菊下楼的乐渊,不由感慨道:“阿渊,你真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厨师,你对料理的掌握和热情不逊于有些特级厨师,若是再稍加训练,你一定会成为一名独当一面的大厨。”
  “呵呵,这还是多亏了您的教导,阿贝师傅。”乐渊面对阿贝师傅的夸奖呵呵一笑。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乐渊很清楚自己的天赋不是阿贝师傅想象的你们好,这些忽然觉醒的天赋帮了他很大一个忙。若只是勤奋,怎么能在短短三年内成为一名上级厨师,尤其是自己在刀工上莫名其妙的天赋,更是帮自己在厨艺上取得了重大的进步。
  “阿贝师傅,邵安师兄他是不是快考特级厨师了?”
  乐渊小心地问着,一边收拾着厨房,一边用余光看着自己的师傅。
  “是啊,邵安他也很努力,应该能够成为特级厨师了,到时候菊下楼的担子也可以交给他了,他很快就要二十岁了,来菊下楼也将近十年来,时间过得真快啊。”
  说着阿贝师傅的脸上还露出追忆的神色,又带有几分欣慰,似乎很满意邵安这个徒弟。
  乐渊的眼中却充满了愁色:时间还是快到了吗?离邵安成为特级厨师后卷款拐人离开菊下楼的时间不长了,我能够阻止吗?
  带着这份思考,乐渊慢慢悠悠的整理完了厨房,当准备离开时已经是最后一个了。
  当他的刚跨出厨房的门槛时,一个高大的人影拦在了他的面前,抬头一望,来人正是邵安。
  “哟,今天干的还真是卖力啊,怎么成为上级厨师后还甘心呆在菊下楼当一辈子的徒弟吗?”
  邵安的语气中带着别样的意味,似乎带着几分刺探。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呆在菊下楼,又能呆在哪里?”
  乐渊明显听出他的意思却假装带有疑惑地反问。
  “哈哈,我很快就要参加特级厨师的考验了,之后我会成为一名特级厨师,到时候你不如到我手底下做事,我开始会让你做掌勺大厨哦。”
  似乎是想到了以后的新生活,邵安很快就笑出了声。
  “那个,我还是在阿贝师傅那学好厨艺再说吧。”
  乐渊搪塞道,说着便绕过邵安想要离开。
  “怎么,还想要在那个女人手下做事吗?难道你能忍受一直屈居于一个女人之下?”
  邵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乐渊头也不回的回了句话:"别忘了,她始终是我们的师傅,忘恩负义可只有白眼狼会做。“
  当乐渊离开时隐约听到“可恶,这个混账小子……”
  乐渊虽没把邵安的话放在心上,但也暗暗准备着,谨防着邵安作出什么阴招。
  很快邵安便参加了特级厨师的考验,当他带着通过考验的消息回到菊下楼时,阿贝师傅他们所有人都在为邵安成为特级厨师感到高兴时,乐渊乐渊却注意到了一些细节。
  邵安在和菊下楼的三个一流厨师做着眼神交流,眼中不时流出带有阴谋即将执行的阴笑。
  “就是那那三个人吗?”看着不断暗中交流着的几人,乐渊打算日后紧盯着他们。
  几天后,就在阿贝师傅为邵安庆祝二十岁生日的时候,特级厨师的合格状送到了菊下楼。
  邵安连忙接过合格状,紧紧握着忍不住笑着:“哈哈哈…合格状,我想要这玩意想好久了。”
  “这里需要你!邵安!”阿贝师傅似乎还没有发现邵安的异常,神情愉悦地说,“今后还得靠你帮忙呢!”
  就在阿贝师傅想要将菊下楼的重担交付给邵安时,却不想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很遗憾!一切到此为止了!”邵安阴沉着脸回答道,“我并不想在你底下做事!”
  似乎是被这个消息给怔住了,阿贝师傅不可置信的吐出了两个字:“什么……?”
  没有继续说什么,邵安就转身离开似乎要回去收拾行李。
  站在一边的乐渊看着失神的阿贝师傅,没有多说什么,虽然现在阿贝师傅对邵安的选择略显失望,但还不会相信他会带走菊下楼的薪俸。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邵安要离开菊下楼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菊下楼。邵安已经收拾好了行李,而他的身边是菊下楼的两个一流厨师,阿贝师傅还是和众人一起挽留邵安,但是邵安心意已决,丝毫没有留下来的意思。
  趁着大家都在关心邵安离开菊下楼消息的时候,乐渊已经悄悄到金库查看了一番。果然,金库已经被撬开了,只是不知道动手的是邵安还是他的那三个手下。
  当回到菊下楼门前时,只见到阿贝师傅正一手扯着邵安的衣袖一边苦苦哀求:“你……再考虑一下好吗?你这么一走,我们这里……”
  “叫你放开我,你没听见吗?”
  邵安打断了阿贝师傅的话,似乎耐心已经消磨殆尽了。
  听到邵安语带不善的口气,乐渊慢慢走到了阿贝师傅的身边,暗暗观察警戒着。
  “邵安,至少…至少告诉我原因把!”阿贝师傅任然没有松开抓着邵安衣袖的手,眼中带着泪花,带着探究的目光,似乎还想要挽留邵安。
  “哼!原因就是……”邵安甩开了阿贝师傅的手,斜视着阿贝师傅,声音陡然增高,“我在你这里已经学不到任何东西了!这就是原因!老太婆!”
  伴随着这声高喊,他抬起右手顺势打向了阿贝师傅的脸,早已防备着的乐渊,一把抓住了甩向阿贝师傅的手,怒声喝道:“你别太过分啦,邵安!师傅她可是教授你厨艺十年了!”
  似乎没有料到乐渊会挡住自己的这一击,邵安被他的这一手给惊住了,乐渊也没有停下,另一只手顺势从呆住的邵安手上抢过了行李。
  刚一接手,行李的重量就让乐渊感到不正常,太重了。看来邵安将薪俸都放在了自己手里。
  “你这小鬼,抢我的行李做什么?活的不耐烦吗!”
  行李一脱手,邵安就反应了过来,恶狠狠的吼道,同时一探手想要拿回行李。
  早料到邵安会有这反应,乐渊刚拿到行李就另一手松开了抓住邵安的手,反手一抓阿贝师傅的胳膊,拉着她退回到了菊下楼众人身边。
  “邵安!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金库是你撬开的吧!”
  无论是菊下楼的人还是邵安都被乐渊的这一句话给惊住了。菊下楼的人先是惊讶后是愤怒,一声声带着质问的话已经传来。
  “这是真的吗?邵安撬开了金库?”
  “邵安,你怎么能这么做!”
  “菊下楼可是你呆了十年的地方,难道你一点感情也不讲吗?”
  ……………
  而邵安却是先害怕,而后带有被揭破后的恼羞成怒,破口大骂:“小鬼!你别血口喷人!薪俸丢了关我什么事?也许是你偷的呢!”
  面对邵安的污蔑,乐渊没有多说什么,先是解开了行李,将其中一个异常沉重的包袱解开,白花花的银两刹时出现在众人面前。
  乐渊将银两交给阿贝师傅,随后指着邵安说:“这些钱总不会是你自己赚的吧,证据就在这里,还有什么话可说。”
  阿贝师傅死活也被这个事实给惊呆了口中不断的喃喃道:“邵安,邵安……”似乎不愿接受自己辛辛苦苦教授的徒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看到事情被揭破,恼羞成怒的邵安辩解道:“哼…我在这里工作了十年……不说做了多少……拿一点遣散费有什么不对!”
  众人似乎都被他的无耻给激怒了,纷纷破口大骂。
  “你,你说什么,遣散费?”
  “这种人,还是送他见官吧。”
  “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
  ……………
  在众人一片声讨声中,阿贝师傅发话了:“让他走,他可以不仁,我不能不义,就当我从来没有收过这个徒弟。”
  众人还想劝阻,但是阿贝师傅心意已决,没有办法,众人只好让开了路。
  邵安见到事已至此,一脸怒容德的从乐渊手上结果行李,转身正走时还不忘留下一句狠话:“都是你这个家伙,我在这里受到的屈辱,一定会加倍回报的。”
  邵安走了,阿贝师傅为此消沉了好长一段时间,同时她将自己的大部分精神都放到了乐渊身上,同时在乐渊的提议下,让自己的儿子小当家也正式开始了厨师的训练。
  虽然乐渊的厨艺一直都在进步,但是对于技能的学习任然是没有丝毫线索,为了能够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完成主线任务二,同时能够在这个世界获得更大的收获,他向阿贝师傅提出了外出旅行提高厨艺的打算。
  此时距离极限游戏时间还剩下2年17天8时32分14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