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说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11章 价值:为我所用
    此时,梓箐脑海中终于慢慢还原何月与温亭昊相遇时的详细剧情:

    何月在梓箐刚进入任务就与妖精等人爆发冲突的那次欺侮后,她虽有反抗之心,奈何自己势单力薄,而且老师又那么偏心。最后没办法,只得拿出辛苦积攒的钱去外面租了一间房子。可是就在当天晚上,也如眼前这般,一个陌生人突然从窗户闯入。那人正是温亭昊。

    不过与眼前场景不一样的是,那时是他受伤了,何月帮他包扎伤口。

    而现在,梓箐改变了剧情,却变成自己受伤。

    两人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两人都被对方的气质所吸引,然后莫名其妙滚了床单,然后他帮她教训那些混混,然后彻底将她另一面释放出来,成为心狠手辣的黑道“大嫂”。

    何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当初姚静她们欺侮她的方法去对付她们,挨个的折磨死。还有那个枉为人师表的吕老师,也被狠狠教训了一顿,搞的家破人亡,丑事频出,最后跳楼自杀。

    何月后来知道老家发生的事,直接放火把那一家精神病烧死……

    温亭昊先是心疼和纵容何月的疯狂报复,用自己的手段将这一切都粉饰了过去。

    可是直到另一个女人的出现,用他的话来说,就像是一抹明媚的春光洒进他阴霾的世界。反观何月的心性和作为,顿觉罪恶和黑暗。

    何月的哥哥最后成为一个小头目,一次,因为事件暴露,被人推出来当了炮灰,死了。父母深受打击,先后得了急性脑溢血,也死了。

    最后,在一次营救中,何月不顾一切冲进火场救温亭昊,而温亭昊却撇下她去救了那个女人……

    死后的何月才知道,当初她哥哥的死也正是因那个女人而起。

    ……原来,这就是原主对温亭昊和那个女人那么恨之入骨的根源。

    梓箐心中轻叹,一切因情而起,情之所极便是极致的怨、恨。

    何月把温亭昊当作自己生命和希望一般,她可以说把自己所有一切都寄托在这个男人身上,她甚至可以包容他找别的女人,可是……可是最后为什么还要利用她对他的爱而将她害死?!

    他成就了她,也彻底毁了她的一切!

    ……

    梓箐收回思绪,原剧情中两人彼此吸引,可是现实中,梓箐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状态,与垃圾堆里的乞丐没任何分别。

    而且自己改变了剧情,对方还会像原来那样突然被自己“吸引”才奇怪呢。

    正如他说的一样,自己的价值就在于能不能为他所用。

    不过她还是漏算了一个因数。

    梓箐心性果决,若是能一刀解决的事情绝不愿拖着吊着。

    此刻,她心中正在权衡彼此实力悬殊。

    可惜,自己受伤,而且对方竟然能够在自己毫不知觉的情况下潜伏在厕所里,就说明对方的实力还在自己之上。

    如此,她就更没有可能偷袭成功“永绝后患”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唇印分明的薄唇轻启,一个出奇温和的声音传来,正如他的名字一样。

    梓箐没有放松戒备,也没有应声。

    温亭昊继续说道:“因为他们把你卖给了我,所以,我是来收货的。”

    明明是一句无比森冷的话,却有种含情脉脉的温情。

    心中不由得一个寒噤,如果不是伪装高手,而是对方本来就是这样的人,那就太可怕了。

    “收货?你才是货物呢。”当然,梓箐不会蠢到这个时候去跟对方较嘴劲。

    “哦,原来如此。”她淡淡应了一声。

    先前看麻哥和鱼哥两人的反应,就猜到一点,可是现在亲耳听到,先前所有的线索突然就联系了起来。

    一定是姚静她们出卖的自己!

    哦错,貌似自己跟她们本来就是水火不容的对立面,这哪叫出卖。应该说是她们跟踪自己然后告诉了辉哥等人。

    可是,在原主记忆中以及自己对姚静等人的了解,她们最多也就是普通小太妹,跟那些不入流的地痞混混为伍。

    而辉哥等人,很明显已经有一定的组织团体。那么,她们又是怎么搭上线的?

    还有,自己露出的那一手猜扑克的本事,任谁也是一个摇钱树,可是他却做了一锤子买卖。

    所以……这个辉哥应该和那几个小太妹关系匪浅。

    念头转动,梓箐就将个中关节梳理的七七八八。

    “嗤。”一声清晰的鼻音传来,温亭昊嘴角轻扯,扬起一抹阳光的笑意,“你这人真有意思。不要在那里犟着了,你的枪伤要是再不处理的话,整条手臂都废了,我可不喜欢一个残缺的人跟在自己身边呢。”

    温情和关切的话,犹如经年的亲密无间的情人。可是梓箐却感觉寒意袭人。她一点也不怀疑,如果自己真的残废没用,他会毫不迟疑的杀了自己。

    梓箐说道:“我不会残废,我自己能解决。不过如果你继续在这里的话……”耽搁了时间,才会真的害自己变成残废。

    她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便感觉面前一堵阴影投来,迫人的气势压倒性的朝她逼近……她所有的反应只是在这眨眼之间右手丢掉手中塑料带,刚刚摸到银针端头而已。

    而对方却已经伸手握住自己右手手腕,传来温热而强有力的触感。

    温亭昊抓着梓箐的手腕,抬起,视线落到梓箐食指中指间刚刚夹住的一枚银针上,伸手捻着一端从梓箐手中抽了出来,挥指一弹,银针便嗖地一声,直射向洗手台上的镜子,透入两分,还留下一段银针轻轻颤悠。

    梓箐却是倒吸一口冷气,好强大的气劲!即便是自己现在没有受伤,在全神戒备的情况下,也不是对方的对手。

    温亭昊嘴角笑意放大,“呵,还真是一只倔性子的小野猫,不过……我喜欢。”

    他手上轻轻用力,往自己身前一带,梓箐身体就不由自主地往前一扑。

    本能的要折身转开或者用手抵住保持“安全”距离,奈何左手整只手臂都失去了知觉。

    于是她没有任何支撑地,毫无悬念地,直接扑在了对方那身名贵衬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