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网游小说 > 异次元游戏 > 第二十二章 残酷的战场(九)
    妖兽被游戏者们打压下去,很快,战争就在游戏者之间展开了。而在游戏者之间展开的战争,比游戏者与妖兽之间展开的战争更为惨烈,仅仅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有不下三十人死在战场中心。

    深渊者、炼金术师、七宗罪、天使、恶魔、混沌龙、八神庵、莉安娜、怒加、草鸡京、不知火舞、风之剑圣、黎恩、荒神、噬神者、神灵、魔鬼、魔神……各种认识或者不认识存在,正在厮杀着,疯狂的厮杀着。

    很快,其中那被重点集火的游戏者联盟的团队,自认不是对手,很快就撤走了。剩下的两个最为强大的游戏者团队联盟,开始了厮杀,这份厮杀波及到了所有的来到这山谷中争夺那法则印记的游戏者以及游戏者的仆从。连刚刚到来,仅仅在山谷的一个小角落中的郑双龙也不例外。

    游戏者之间是没有朋友的,他们成不了朋友,他们讲究利益,甚至,每个游戏者都是敌人,因此,哪怕结成了所谓的联盟,相互之间的信任,也是相当的可危。在遇到陌生的游戏者的时候,第一个反应,自然是开杀。

    郑双龙还没反应过来,一把飞斧生生朝着郑双龙扔了过来,带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带着风雷之威,瞬间砍到了郑双龙的面前。

    郑双龙身形一闪,亲身一退,巨大的战斧狠狠的斩到了地面上,‘轰’的一下,方圆几百米的土地瞬间消失,被风雷之力给泯灭了。这是可怕的战斗力。

    避开了那突然袭击的飞斧的郑双龙顿时大怒,他刚才差一点被斩成两半。这偷袭的也太无耻了。

    不过,怒归怒,郑双龙也没有觉得对方做错,毕竟,杀人者人恒杀之,在参与这个游戏人生大赛的时候,在扳动了那扳机的时刻,郑双龙已经做好了被他人射杀的准备。同时,对着郑双龙发动攻击,自然也要承受来自于郑双龙的雷霆之怒。来自郑双龙的暴虐杀戮。

    郑双龙望去,对自己发动攻击的却是在战场中心交锋的两大游戏者联盟之一的成员,是一个身着灰色战甲的平凡青年,在他的身边,有三位很明显是他的仆从的存在。将这平凡的青年隐隐的护在其中。

    萨菲罗斯、卡西乌斯、还有一位郑双龙认不出来的银发少女,这就应该是这位平凡青年战到现在所剩下的仆从吧,至于五位仆从中的剩余两位,应该是战死了。

    他对郑双龙发动攻击的原因,大概是看郑双龙只有一人吧。在这样激烈的战场之中,不可能不带着全部的力量而来,而只有一人过来,这就代表着仆从死绝了。而仆从死绝了的游戏者,连仆从都无法保护的游戏者,不管是运气相当糟糕,还是实力相当糟糕,都是一个不错的猎物。

    至于因为团队的战力没有完全形成,以至于没有将团队带入游戏之中,这种事情,平凡的青年是绝对不会相信的。毕竟,这可是生存模式,毕竟,仆从的存在,就是用来保证游戏者的生存。

    这么看来,郑双龙前两场游戏所遇到的游戏者还是勉强可以的,或许是因为其战斗力还不够看,或许是暂且还没有签订足够的仆从,或许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最少,他们没有将自己的仆从,当做炮灰、当做替死鬼来消耗。这就足够了。

    瞬间明了对方的想法的郑双龙冷冷的看着那个正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平凡青年,紫电锤在手,瞬间扔了过去,那带着无上之威,星辰之力闪耀着银色光辉的紫电锤,在虚空之中劈碎了空气,切割了空间,带着一阵可怕的飓风,生生朝着平凡青年轰了过去。强若飓风,快如闪电,为了一击毙命,郑双龙甚至还动用了一些法则之躯的威力。

    扔出了紫电锤之后,郑双龙就不在意那个看上去是平凡青年的游戏者了,毕竟,会抱团,会将仆从带入死地的游戏者强不到什么地方去,最重要的是,连激战中心都无法参与,选择敌手甚至是郑双龙这样一个仆从都没有带的游戏者,真的不值得郑双龙在意。这个游戏者,连真神境都没有到达,也不清楚他是如何渡过前两场的游戏人生大赛,不会是全部都退出脱逃的吧。这真的是一个相当遗憾的事情呢。

    紫电锤飞出,携带这无上之威,雷光之力,星辰之光飞出,绽放出一道璀璨的光弧飞出,感受着紫电锤之上的恐怖伟力,卡西乌斯、萨菲罗斯、银发少女脸色大变。在第一时间出手对紫电锤发起了攻击。

    “凤凰烈波!”重新举起了剑的剑圣,斩出了一道炙炎的凤凰波,对着紫电锤轰了过去。

    “超新星!”高举太刀的萨菲罗斯,化身破坏神,一击闪耀的白炙光球,对着紫电锤轰了过去。

    卡西乌斯、萨菲罗斯在阻拦紫电锤的攻击,银发少女也抽出了魔杖,无数的魔炮,成百上千的结界瞬间展开。

    然而,无用无用无用,在郑双龙扔出的紫电锤面前,不管是卡西乌斯的凤凰烈波,还是萨菲罗斯的超新星,又或者银发少女的魔法,都是那么的无力,他们在他们所在的世界之中,是天才,是骄子,是强者,是有着绝世的资质,可惜,他们被带入游戏之间的时间太短了,绝大部分的资源又被倾斜在平凡青年之上,他们的那份天资,那超凡的资质,并没有来得及转化为战力,他们的拦截瞬间就被携带着无上之威的紫电锤给击破了。

    “噗嗤!”鲜血飞溅,骨肉横飞,紫电锤硬生生的砸穿了各种阻拦,生生的将那个平凡青年大半个身子轰碎,然后紫光一闪,回到了郑双龙的手中。

    鲜血如泉用,轰然倒塌,大半个身体被轰成了粉末,整个人、包括灵魂、元神在内全部被星辰之力轰杀了的平凡青年,依旧难以置信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郑双龙,根本没有想到郑双龙居然会是这么强,居然能够一击将他击毙。

    可是,就算在难以置信,凡人与天才之间的差距,仍旧是那么的明显,这是名为屏障的存在,这是无法跨越的距离,这……可惜的是,有着比平凡青年更大的成长空间的萨菲罗斯、卡西乌斯、银发少女,就这样的死亡了。在平凡青年被轰杀的时刻,化作了灰烬,消散在天地之间。

    同时,唯有,只有那个平凡青年所经历过的虚幻界域,那将一切压在他身上的虚幻世界,破碎了,如同卡西乌斯、萨菲罗斯、银发少女一般破碎了,一切的一切,全部都被抹消了。似乎诸天万界之中,原本就没有这个平凡青年,没有那些虚幻世界一般。

    这就是游戏人生大赛,残酷的冷酷的绝望的游戏人生。

    “空之主,居然是你,你想干什么,和我们天盟作对么?”曾经与郑双龙战于漆黑圣杯之战,并且差点死在郑双龙的手中的黑暗人维尔历都斯的怒吼声简直要震慑天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郑双龙生生杀死了他所组建的天盟的成员,这是在他的脸上狠狠甩出了一巴掌,甩的他一阵头昏目眩。

    “是他?伊卡洛斯呢!?”在维尔历都斯对立联盟之中的,同样与郑双龙战于漆黑圣杯之战,并且相当不走运的同样分配到了这旧日支配者的对抗赛赛场的明月奏看向郑双龙,显然是认出郑双龙。认出这在那可怕的诡异的让人恐惧的空之主宰。

    在发现了郑双龙的同时,明月奏不由的向着四方观望,握紧手中的旭日之心,警惕着那空之女王伊卡洛斯的存在,并且还将郑双龙的信息,快速的传递给了自己的五位仆从——麻宫雅典娜、菲特、南宫那月、蓝羽浅葱、姬柊雪菜。

    明月奏明白,即将面对的这个家伙,可是比黑暗人维尔历都斯更为恐怖的存在,最少,在那漆黑圣杯之战中的胜利者是郑双龙。

    哪怕经历了不少的成长,此时此刻,明月奏也没有足够的把握将郑双龙压下,正是因为这个不自信,明月奏才会加入这二次元萌动盟之中。纯白的少女魔导师,在要塞被破的时刻,就已经没有了那份自信,那份独战天下的自信。

    而这个时候,缓缓的退出与二次元萌动盟的征伐的天盟的众人也都一脸不是很有好的样子看着郑双龙,毕竟郑双龙当着他们的面,斩杀了他们的战友,哪怕这个战友不是那么的靠谱,哪怕他们心中也不认同这个战友,但是,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看,都绝对不是己方的朋友。

    最重要的是,之前的征伐之中,交锋之中,死的最多的是仆从,而不是游戏者,甚至之前的血战,死掉的游戏者也没有几个,而天盟之中,更是一位游戏者都没有死。

    现在,死掉了,身为游戏者的平凡青年死掉了,物伤其类其名也悲伤,这让天盟的人怎么看待郑双龙,不将这个仇找回来,没有足够的保障,那么,原本就不是那么的稳固,只是因为追求安全感而聚集在一起的天盟,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很简单,他要杀我,我就杀他,就这么简单!”面对天盟盟主维尔历都斯的质问,郑双龙淡淡的说道,慢慢的走到场地中央,天盟几十仆从,七八个游戏者,仿佛就是不存在一般,很淡然的走到众人的面前。

    “你真的想和我们天盟为敌么?”维尔历都斯冷冷的说道。

    “和你们为敌么?你配吗!”郑双龙不屑的说道。对于这手下败将,对于这些乌合之众,郑双龙完全的不在意,特别是当郑双龙在进入战场之前就布下了星辰大阵,将星辰幡打入了虚空之中之后,就更是如此。

    七八个游戏者是一股可怕的力量,但是,对于郑双龙来说,特别是随时能够开启星辰大阵的郑双龙来说,这所谓的天盟什么都算不上。

    这个大西洲之上,这个旧日支配者的对抗赛之中,有很多能够给予郑双龙致命的伤害的存在,但是其中,绝对没有这个维尔历都斯所组织的天盟。

    靠着抱团而存活下来的游戏者,在这个游戏人生大赛之中,绝对是活不长,走不远的。

    无视了维尔历都斯,郑双龙向着曾经的战场中心望去,在那里,在场中央的上空漂浮着一片法则印记,散发着淡淡的道纹的法则印记,是郑双龙到此的目的的法则印记。

    淡漠的环视了在场的存在之后,郑双龙有些遗憾的淡淡的说道:“作为赔罪,这枚法则印记我带走了!”

    这份遗憾,是因为这次的游戏人生大赛,这次的旧日支配者对抗赛,是生存模式,就算杀掉这些不成器的游戏者,杀灭这个天盟,也没有办法得到哪怕一枚的血腥钥匙,这收益与付出不对等,这让郑双龙怎么有兴趣进行杀戮。

    或许这份不对等,也是游戏人生大赛给予那些暂时弱小的游戏者一个成长的可能的机会吧。

    然而,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因为旧日支配者的对抗赛的模式,郑双龙没有大肆杀戮的想法,但是,维尔历都斯却没有犯过郑双龙的想法。

    在漆黑圣杯之战中的屈辱,在这时,在这里,维尔历都斯想要和郑双龙好好的算一算。反正,大西洲之上的两大势力,暂且没有精力关注游戏者,不是吗。

    “你敢!”因此,郑双龙话语落下,维尔历都斯大怒道,当然,一雪前耻是一个原因,他们天盟一早得到消息赶来,一番苦战之后,才得到的法则印记,郑双龙居然想张张嘴就拿走,对他来说,对天盟来说,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又是一个原因。

    更重要的是,身边有着这么多的游戏者的支持下,维尔历都斯觉得自己是有能力将郑双龙留下,留在这里,这才是最最重要的原因。

    力量就是话语权,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核平才能够带来和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