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颤栗世界 > 第39章 窗外
住宅小区门前写着幸福花园几个字,是个新建的小区,里面的房子都很新,只有一部分房屋装修了,大部分房屋都还空置着。
  从小区大门看进去,里面没有四处晃悠的丧尸,只有一些倒地的尸体,看起来很象是丧尸的尸体。据柳乾的分析,很可能是那个大型营地里的玩家或幸存者先前到这小区里搜刮过物资,在搜刮的时候顺便把里面零星的丧尸给砍死了。
  这里面看起来似乎很平静,柳乾考虑着可以把潘华和璐璐安置在小区里面,把带不走的食物和饮水留给他们,也算是对他们仁至义尽了。
  ……
  五天前,幸福花园小区附近。
  暴雨如注、电闪雷鸣。
  一名没打伞的西装男子正冒雨在街道上疾奔着,他的家就在前方不远处的幸福花园小区里面。半年前,他用他辛苦工作了五年的薪水在幸福花园小区里买下了一套房子,一个月前才装修好正式入住。
  西装男子名叫李卓良,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个漂亮而温柔的妻子,以及一个聪明乖巧的儿子。今天是李卓良儿子冬冬四岁的生日,所以虽然雨下得很大,而且天空不时响起阵阵的惊雷,李卓良仍然毫不犹豫地往家的方向疾奔而去。
  暴雨落在地面之后,无法及时从地下水道排走,在路边形成了大量的积水,这原本是很正常的事情,但现在显得很不正常的是……这积水居然是红色的!随着路边的积水越来越厚,那红色也越来越鲜艳刺目,就象满地的鲜血一样!
  与此同时,一股奇怪的血腥味也满大街四处漫溢了开来。
  李卓良站在一个挂着‘宁静市工商局’的牌子的院门外,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手,看着那满手血色的液体,不由得惊叫出声,满脸的惊栗骇然之色。
  与此同时也有一些其他在路上狂奔的行人发现了情况不对,和李卓良一样一脸无比惊恐地看向了四周,然后一边惊叫着一边躲向了路边,决定先避过这阵血雨再说。
  李卓良犹豫了片刻之后,仍然快步向幸福花园小区的方向疾跑了过去,反正身上已经湿透了,再有几十米就到小区门口了,不管这是什么情况,先赶回家再说吧。
  很快李卓良就感觉到了什么地方有些不太对,好象是他被雨水浸到了眼睛、耳朵、鼻孔和嘴巴等处都变得有些火辣辣地疼,就象被什么给腐蚀了一样。
  ……
  几十米外的幸福花园小区。
  “妈妈,外面下雨了。”四岁的冬冬趴在窗边向外面张望着。
  冬冬的家在三楼,所处的楼栋就在小区一进门的右手边,从这里可以看到小区门口的情况。每天这个时候爸爸都会从外面下班回来,所以冬冬每天的这个时候,都会习惯性地趴在窗边,看向小区大门的方向。
  “嗯,别开窗子,小心雨水落进来。”冬冬的妈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正忙碌着餐桌上的蛋糕和餐食,漫不经心地回了儿子冬冬几句。
  “爸爸会给我买玩具飞艇回来吗?”冬冬眼巴巴地看着窗外,向他妈妈又问了一声。
  “会的,他答应你了肯定就会给你买的。”年轻妈妈在蛋糕上小心地插好了一枝蜡烛,回了窗边的冬冬一句。
  年轻妈妈名叫许静,她老公李卓良所在的公司效益不错,在生下冬冬之后,许静就做了全职妈妈,每天照顾好冬冬、做好饭菜等老公下班回家,就是她这几年生活的全部。
  “妈妈,为什么外面下的雨是红色的啊?”冬冬看着窗玻璃上以及外面红红的一片,有些奇怪地向他妈妈又问了一声。
  “因为路灯是红的,所以雨水也被路灯照红了。”许静插好了第二根蜡烛,继续漫不经心地回答着儿子冬冬的提问,四岁大的孩子,正处于十万个为什么的阶段,有着永远也问不完的问题。
  “雨下这么大,爸爸能回来吗?”冬冬伸出小手,想把窗子擦干净一些好看清楚外面的情况,看看爸爸是否已经象往常一样出现在了小区门口。但红色的雨水滴淌在玻璃窗的外面,他在里面伸手擦肯定不会有什么效果。
  “雨会有小的时候,等雨小了他就回来了。”年轻妈妈插好了第三根蜡烛,然后拿起了最后一根蜡烛。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是一阵钥匙打开门锁的声音。许静放下最后一根蜡烛向门边看了过去,与此同时四岁的冬冬已经向门边扑了过去。
  房门打开,母子俩看着外面回来的李卓良,一起发出了一阵很凄厉的尖叫声。
  他的身上、脸上全是血,看起来整个人就象是个血人。
  “别担心!我身上不是血,是雨水。”李卓良放下了手中的玩具盒子,迅速脱下了身上的衣服裤子扔在了房门外,然后关上房门向浴室的方向疾冲了过去。
  许静走去了窗边,看着已经被染红的窗玻璃,瞪大了眼睛半晌回不过神来。
  几分钟后,李卓良冲了个澡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身上的那些‘血水’都已经被冲洗掉了,也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这才走回到了厅里来。
  “出什么事了?为什么外面下的雨是红色的?”许静有些惊恐地扑到了李卓良的怀中向他问了一声。
  “不知道,把电视打开吧,电视里肯定会有报道。”李卓良把妻子推到了沙发边,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请市民们不要惊慌,相关部门已经展开了对红色雨水成分的鉴定,很快结果就会出来了。”
  “据我的初步判断,这一切可能与近些年海水中的赤藻大量滋生有关,这些赤藻的成分被蒸发到了云端然后伴随雨水降落了下来,形成了这种血雨的现象……”电视里的一名专家模样的男子正坐在沙发上和主持人侃侃而谈。
  “我说吧?不会有事的,我们别耽误了冬冬的生日晚宴。”李卓良拍了拍妻子许静的肩膀,然后走去了餐桌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