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大穿越时代(书坊) > 第二章、穿越者未必总有好运

  在这个樱花飘散的日子,私立藤美学园迎来了不同寻常的一天。
  而整个世界,也迎来了值得纪念的一天。
  人类,是一种拥有灵魂的生物,而尸体,则是其生命活动停止后遗留的残骸。
  在死亡的刹那,那副失去灵魂的躯体,就变得和草木无异了。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而今天,这简单的常识被打破了——许多“尸体”做出了草木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无数“尸体”张开了嘴,用比生前更强的咬合力,将依旧活着的人类变成另一具“尸体”。而另一具尸体又去制造更多的尸体,仿佛要制造一个尸体的世界,要把生死的领域颠倒,让冥界在大地上诞生!
  通告灾难爆发的恐怖广播响遍了校园,而结尾的惨叫声与撕咬声,更是让这个平静的学院瞬间就如同烧开的热水一般沸腾了起来,无论男女老幼,每个人都如同疯了一般猛冲出去,企图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人性在这一刻彻底沦落,为了争得活命的机会,人人都在争相推挤,甚至向身边的同学报以老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在藤美学园中响起,每一声颤音都充满了发源于灵魂深处的恐惧。
  这一刻,活人的世界结束了,而丧尸的地狱则降临了。
  私立藤美学园教学楼的楼道里,到处都是人踩人的惨烈场景。学生和教师都在彼此推挤、践踏,争夺着那条不知道存不存在的逃生之路。不时有人跌倒或滚翻下去,而他们若是来不及爬起的话,就会很快被后面的人给碾压了过去……不时还有一些浑身血迹的行尸走肉,一瘸一拐的扑倒在那些惊慌失措的学生身上,激起阵阵可怖的惨叫,鲜红色的液体溅得四处都是……
  凌乱的楼梯上流淌着厚厚一层血浆——很多学生甚至不是被丧尸咬死的,而是被人活活踩死的!
  短短十几分钟之前,这里的教室和校园还是如此的平静祥和,但此刻却只剩下了地狱的死亡气息!
  那位平常总是板着脸、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教导主任,带着浑身的恶臭,猛地将一位正在挣扎的女生死死压在地上——当然,恐怕不会有谁傻到以为他是色心大发,正在当众非礼女学生……因为教导主任的眼球已经变成了白浊一片,背后有着一个骇人的巨大伤口,嘴巴却大张着,充满了对鲜血的渴望。
  伴随着鲜血、惨叫与撕咬,这位女孩的手慢慢垂了下来,浑身开始一抽一抽的。几秒种后,那女生已经不再挣扎了,而教导主任则歪歪斜斜地站了起来,两眼呆滞地扭动了几下身子,就带着满脸血红色的液体,朝着下一个还在尖叫的女生扑了过去……一块块完整的肌肉,好像熟透的果实从躯体表面接二连三录落下来。紧接着,温润柔滑的肝、脾、肾、肠等脏器,被逐一从腹腔取出。连同拳头大小的心脏一起,带着腾腾的热气,血红的液体像下雨似的,泼洒得漫天漫地都是。
  “……哈哈……不可能有这种事的……我在做梦……在做噩梦!”
  歇斯底里的吼声从走廊的尽头传来,一名发了狂的男生大笑着,被十几具丧尸围在了窗台边上。
  说到底,人类是有能力分辨梦境和现实的,用做梦来催眠自己,不过是绝境中的应激反应罢了。
  但问题是,这并非每年万圣节之时,全校师生们一起通宵狂欢到发疯的恶作剧场景。
  在这种生死一发的关头,失去理智就意味着死亡!
  ——下一刻,他就陷入了无数恶臭利齿的地狱中,胸腔和腹腔像是纸盒一样被轻松扯开,里面的内脏被撒得遍地都是,混合着鲜红的汁液,在苍白的水泥地上绘出一朵地狱之花。
  另外几名学生趁机从他身边狂奔而过,没有人愿意冒着自己被咬到的危险来救他——在他人和自己的生命之间,任何生命都会服从本能,无关善恶,只是本能罢了。
  整个学校都已经乱成了一团,混乱得几乎无法分清哪些是丧尸,而哪些又是正常人。每个人都像被困在洪水中的蚂蚁一般,没头没脑地乱撞着,尖叫着,直到葬身于丧尸的嘴里,然后也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满身血迹,弥漫着腐臭,皮肤灰白,目光呆滞,流着哈喇子四处狩猎活人……
  ※※※※※※※※※※※※※※※※※※※※※
  就在这死亡与恐惧的狂欢之中,一支四人小队伍正在艰难地朝教学楼的楼顶攀登。
  ——逃往楼下的走廊和楼道早已被丧尸堵塞,难以闯过,唯有躲到楼顶天台,尚可固守待援。
  他们的人员构成为两男两女:高中生小室孝、井豪永、宫本丽,清洁工或者说穿越者马彤。
  作为一名早已预知剧情的穿越者,马彤可以说是幸运而又不幸的。
  说她不幸,是因为尽管她已经全力奔跑,但还是没能赶在尸潮爆发之前,冲上教学楼的天台。
  而说她幸运,是因为她终究还是成功地突破了丧尸的前后堵截,来到了学校顶层天台的门外,并且在途中遇到了小室孝、井豪永和宫本丽,这个《学园默示录》剧情最初的主角三人团队。
  ——由于前两天在教学楼天台上一起翘班闲聊时结下的“交情”,再加上已经就在距离天台不远的地方,小室孝很自然地接受了马彤跟他们一起行动,而井豪永和宫本丽也没有表示反对。
  主角团队加入,OK!
  唯一的麻烦在于,从教学楼内部通往天台的小门,不知何时竟然被被锁住了?
  “……马大姐,还是让我来吧!”
  回头看看因为长途奔跑而累得娇喘吁吁的马彤,因为刺激过大而依然精神恍惚的宫本丽,还有手臂被丧尸咬伤,痛得直抽冷气的井豪永,小室孝苦笑了一声,随即纵身往门上一撞。
  “咣当”一声,布满铁锈的小门被他撞开,明亮的阳光撒落进来,让人感觉眼前有些缭乱。
  “……讨厌,我受够了!”
  头发染成黄褐色,思维依然处于崩坏状态的宫本丽,一边嚷嚷着不明所以的话语,一边挤开小室孝,抢先冲上了天台……然后被一只丧尸推倒在了水泥地上!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被视为安全避难所的楼顶天台,此时居然也有丧尸在游荡!
  它们到底是怎么爬上来的?
  ——呃,这个……怎么说呢?既然主角团队和穿越者可以想到要躲到楼顶避难,那么其他的学生和教师自然也能想到这一点,并且抢先一步奔上了天台,还顺手锁上了楼梯间的门。唯一遗憾的是,他们之中已经有人被丧尸咬伤,感染了病毒……于是在片刻之后,整个楼顶就只剩下丧尸了……
  幸好,眼看着美女有难,两位救美的帅哥立即出场了。
  “……丽!”
  灰白色头发的井豪永不顾手臂受伤,奋力抡起金属质地的棒球棍,狠狠砸在丧尸的脑袋上。这一棍子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丧尸的头骨被直接砸碎,暗红色的血污和白色的脑浆四处飞溅。
  落后一步的小室孝,则向瘫倒在地上的前女友伸出手,想要拉她起来。
  “……没事吧,丽?”
  然而,宫本丽稍微迟疑了下,却没有去握小室孝的手,而是自己站了起来,男孩儿顿时一阵尴尬。
  站在他们的背后,马彤饶有兴味地看着这一幕非常值得浓墨重彩的微妙感情戏。
  哦呵呵呵,果然有奸情!莫非……这就是“夹在前男友和现任男友之间的修罗场”么?
  二男争一女的传统戏码,实在是不能不让人感到兴奋啊。
  以一位资深宅女的思维和眼光,马彤奸笑着如此想道。
  遗憾的是,这里并非可以安心看漫画的网吧或咖啡店,而是危机四伏的丧尸末世。
  ——就在她一个恍惚失神之际,另一只游荡在天台上的丧尸,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张着一嘴夹着肉渣的利齿,带着刺鼻的腥臭气息扑了过来!
  亏得马彤的身体素质还算不错,又练过几年跆拳道和女子防身术,而且在穿越过来之后也一刻都没有放松过锻炼……虽然一时不察被丧尸欺近了身,但还是转身一个飞踢,把对方踹出去好远。随即更是举起扫帚,劈头盖脑地打了过去,最终在井豪永和小室孝的帮助下,将这只丧尸敲碎了头盖骨。
  然而,直到这个时候,马彤才感到右腿的脚踝处似乎有些隐隐作痛。
  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裤腿上正在渗出一片红黑色的血污。
  ——霎时间,马彤小姐的心脏被猛地抽紧了。
  ※※※※※※※※※※※※※※※※※※※※※
  在击退了屋顶上游荡的寥寥三四只丧尸之后,四人沿着狭窄的楼梯爬到了最顶层的校内天文台与天文部活动室,然后用周围堆积的杂物在楼梯口修筑了微型街垒,暂时堵住了丧尸冲上来的路径。
  在学校天文部的活动室里,宫本丽很幸运的从里面找到了一些零食和矿泉水,随即又试着去拨打报警电话——果不其然的,此时的报警电话完全处于占线状态,根本无法接通。
  从楼顶俯瞰市区,无数黑色的蚂蚁在地面上奔跑着、践踏着,数十股浓烟冲天而起,仿佛死神的狼烟。
  自卫队的直升机呼啸而来,似乎给人带来一丝希望,但随即又扬长而去,丝毫不顾宫本丽的竭力呼救。
  就这样,他们无助地等待在天文望远镜外面的狭小平台上,在短短几分钟里就看到了数以百计的死亡——从开始的恐惧流泪,到后来的无动于衷,直至最后的心如死灰。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完全不懂!告诉我,永!”
  宫本丽绝望地扑进井豪永怀里,泪水打湿了一大片衣裳,全然不顾她的男友也是一样的惶恐而又无助。
  “……咳咳,我想一定是有原因的……自卫队大概是正在执行什么特殊任务……”
  抱着怀里的女友,井豪永只能断断续续地说着不算是解释的解释,他的脸色苍白的可怕,身体却出奇的热,仿佛发了高烧……最后终于再也忍受不住,从嘴里“呕”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永!你怎么了?”后知后觉的宫本丽终于发现了男友的异常,万分惊慌地问道。
  对此,井豪永只是默默地捋起袖子,看到以刚才被丧尸咬到的整条手臂,此时都已经变成了黑紫色
  “……看来和电影演的一样,只要被咬到就会变成那种东西……”他放下袖子,失魂落魄地哀叹。
  “……不可能,那是电影啊!”宫本丽拼命地摇着头。
  “……现在这座城市里正在发生的事情,不都像是电影一样吗?呐,孝,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井豪永无力地大口喘息着,脸变得通红,每呼出一口气都带起一股白烟。好像脑袋里有一把火烧。
  “……什……什么?”
  “……拜托了,孝,能帮我一把,让我以人类而不是怪物的身份死去吗?”
  “……不!我不许你死!!!”
  “……抱歉,丽。我也不想死,但我更不想变成那种东西……让开……丽……”
  ……
  与此同时,马彤却已经无心再关注这两男一女之间的激情演绎,而是径自缩到了天文台的另一个拐角后面,趁着剧情主角们全心全意上演伦理剧的空袭,躲开了他们的视线,小心翼翼地撕开了右腿的裤管。
  出现在眼前的情景,让马彤忍不住绝望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短短十几分钟内,脚踝处的伤口就已经开始发黑,并且慢慢向膝盖延伸。
  ——很显然,她已经中了丧尸病毒,并且开始了急速的扩散。
  《学园默示录》的剧情才刚刚开始,我就要死了吗?好不甘心呐!
  在这一瞬间,马彤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气,整个人都呈“大”字型地躺倒在水泥楼板上。
  以眼下这种状况,她就算是想要“断腿求生”,手边也没有可以用来截肢的斧头或刀子。而且,在这个活死人横行的末世都市里,连正常人都难以逃生,更别说断了一条腿的残疾人了。
  果然是穿越有风险,参与须谨慎啊!
  眼下还是樱花飘散的春天,她却渐渐觉得很热,脑袋上的汗水抹掉一层就又冒出来一层,而且仔细闻的话好像还带了点腥味……这都是被丧尸病毒感染发作的症状,而她对此根本无计可施。
  别了,我的穿越之旅。别了,我藏在衣柜里的高清A片光盘,还有床底下的一百三十本耽美小黄书……
  唉,这辈子没能生下一对双胞胎,让他们彼此搞基上演一出兄弟不伦的背德伦理剧,还真是遗憾呐!
  ——喂喂,马彤小姐,难道你连临死之时的遗言,都要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腐女味儿吗?!!
  就在头脑开始变得愈发混乱起来之时,她的耳畔却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嗓音。
  “……果然是你啊!我亲爱的马桶学姐,你怎么就跑到这儿来了呢?害得我们一阵好找……”
  一个身穿迷彩服,脚蹬作战靴的高大身影,从天文台的顶上一跃而下,凑到她的身边,叫着她的绰号抱怨说,“……你怎么不在陶瓷品市场里继续卖马桶,反倒是穿越到日本来玩丧尸啦?”
  虽然是讥诮和嘲讽的语气,但在此时的马彤耳中,却简直不亚于天籁之音。
  所以,她便下意识地像往常那样翻着一双死鱼眼,然后懒洋洋地答道。
  “……哟!想不到你也来啦啊!我的总受学弟!是想要跟你最亲爱的邻家姐姐生死与共吗?”
  听了这话,王秋顿时手脚一僵,差点一口气喘不过来,“……不许你再提那个绰号!如果不是为了加学分的话,有谁愿意给你们这帮暴力女人当靶子练习女子防狼术啊?!”
  与此同时,在天文台的另一侧,也响起了小室孝和宫本丽两人不可置信的惊呼声。
  “……这个蓝色的圆球难道是……哆啦a梦?还有后面的是……野比、静香、胖虎和小夫?”
  “……孝,你在说什么笑话?诶?好像真的有人在天上飞……难道是我出现幻觉了?”
  “……诸位,你们没有看错,我就是哆啦a梦……不过……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我们的?”
  ……
  于是,马彤的眼神不由得转了转,望向王秋的目光也愈发诡异。
  “……喂喂,小秋秋,你是不是应该跟我解释一下某些事情啊?那只机器猫又是怎么来的?”
  “……这个绰号也禁用!人家又不是幼儿园没毕业……哎,算了,还是先跟你大致上解释一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