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大穿越时代(书坊) > 第四十六章、厚脸皮的契丹人

  日本,东京练马区月见台,野比家,野比大雄的房间
  在确认了超时空讨债公司的打手已经离去之后,王秋才带着哆啦a梦回来,稍事休息。
  “……哇啊啊!你们两个家伙好奸诈!去吃原汁原味的草原烤肉也不叫我一声!”
  刚刚打完棒球回来的野比大雄,听王秋和哆啦a梦说起他们在草原上接受契丹人宴请的事情,顿时就翻了脸孔两眼含泪,抱住哆啦a梦好一阵摇晃,“……为什么有好事都想不到我?我们还是不是朋友啊?”
  哆啦a梦被他摇晃得一阵无奈,而王秋则是叹了口气,随手摸出一个塑料饭盒,递给了野比大雄,“……就知道你要一哭二闹,所以特地给你带了几块面饼和烤羊排,诺,都在这里,趁热赶快吃了吧!”
  “……啊,多谢多谢,果然还是王大哥够朋友。”野比大雄立时眉开眼笑,抓起一块羊排就往嘴里塞,只是才咀嚼了几下,就猛地变了脸色,“……呸呸呸!这是什么味道?半生不熟,还带着一股怪味……”
  “……这就是烤羊肉的味道啊!绝对不掺假的草原风味!”王秋一边喝茶一边笑道,“……只不过没放盐,没涂酱汁,没撒胡椒和孜然,杀羊之前也没放血,烤的火候有点不太够,而且这羊看着也是病歪歪的……”
  与此同时,野比大雄又伸手抓起了饭盒里的面饼,稍稍犹豫了一下,但出于好奇心,最终还是掰下一块丢进嘴里……随即便换上了一副认命和沮丧的神情,努力嚼着嘴里的干饼渣子,尽力从口腔里分泌出更多唾液,将这咯嘴的东西吞咽下去,然后抢过哆啦a梦的茶杯一饮而尽,这才勉强缓过气来。
  “……蒙古人就拿这么难吃的东西招待你们?”喝完茶后,野比大雄苦着脸说,“……真是太小气了。”
  “……没办法,草原贫瘠,他们平时连这样的东西都吃不上呢。而且他们是契丹人,不是蒙古人。”
  王秋纠正说,“……那个时代的蒙古人,还只是草原上的一支普通势力,与契丹人、突厥人和回鹘人这些草原的旧日支配者彼此对峙,尚未成为统治整个草原的霸主——成吉思汗的时代还要等到百年之后……”
  “……噢噢噢!能不能别说了,我最烦听人讲历史课啦!”对于这些历史知识,野比大雄充分表现出了一个厌学儿童的烦躁,“……日本历史都已经学不过来了,更别提这么冷门的蒙古历史……”
  “……可我们已经踏进了那段历史之中,并且把它搅得天翻地覆。”王秋耸了耸肩膀答道。
  ※※※※※※※※※※※※※※※※※※※
  虽然为了款待宋国来的“仙人”一行,耶律大石他们这些契丹人已经竭尽所能,但他们毕竟是困守在贫瘠的漠北草原上,又是连年战乱、商路不畅、百货稀缺,即使想要大排宴席,也着实拿不出什么好东西。
  ——如果是在春夏季节,他们还可以纵马出猎,打些野味回来给中原的客人们尝尝鲜。可眼下乃是寒冬,草原上早已是飞禽南迁、走兽冬眠,连兔子都缩进了窝里。
  耶律大石派出侍卫在郊外转了半天,一只鸟都没射到,只打来一头狼,而且那狼肉粗得几乎没法下口,还有一股酸味。至于城外的土拉河……契丹人不是女真人,没有那种凿冰捕鱼的技术。
  所以弄到最后,也不过是烤了几头新鲜宰杀的牛羊,准备了各种草原特色的奶制品,又拿出珍藏的谷物和豆子,做了一些简单的面食,再凑了些干菜和蘑菇干,跟羊羔肉一起煮成一大锅汤,权且以此来待客。
  问题是,眼下正是草原上青黄不接的季节,所有的牛羊都掉膘掉得厉害,那肉自然也老得磕牙。而且眼下的可敦城里既缺乏盐巴,又缺乏香料,连燃料都得省着用……结果用牛羊粪烧火做出来的手扒肉、烤肉串、滚羊肉、小羊排、羊肉汤等等,每一样都是异味十足,估计也只有游牧民才能吃得下去。
  这场篝火宴会上作为主食的饼子,是用大麦和燕麦磨成的带着麸皮的粗面,然后在烤热的石头上摊成的没油少盐的干饼,口感简直像是过期狗粮,咬起来直掉渣,还特别容易让人感到口渴。
  至于那些奶粥、奶茶、奶皮、奶糕、炒奶糊、酪酒之类的奶制品,也跟现代世界那些经过高温紫外线消毒和真空包装的同名产品完全不同,多多少少带着一点腐臭味。而那些所谓的马奶酒,真正喝上去的感觉,用后世的标准来说,更像是特浓的乳酸菌饮料。至于什么武侠小说里常见的烧刀子烈酒,在这个时代的草原上还并不存在——即使是在中原,最原始的蒸馏酒也才刚刚出现,尚未能够传播到草原上来。
  如此不合口味的膳食,就连岳飞和韩世忠这几个宋朝武将,都吃得有些皱眉。至于王秋这个穿越者,更是只勉强用了一点儿作为开胃点心的酪麦——就是用发酸的奶油,把青麦炒到焦黄——就再也找不到能够下口的东西。尤其是那些脏兮兮的杯盘,简直是让人一看就倒胃口:大家都知道的,草原上缺乏水源,所以游牧民族一向都不讲究卫生,在某些部落,漂洗衣服甚至是犯罪行为……
  但是,宴席上作陪的契丹、突厥与蒙古各部男女,却是一个个大快朵颐,吃得酣畅淋漓。一群人坐在脏兮兮的毡毯上,直接用皮囊喝酒,喝的醉醺醺,把啃得狼藉的骨头到处乱丢。而且,他们看起来完全没有那种“马背上的勇士”的矫健强壮,反倒是一个个面黄肌瘦、容貌潦倒,似乎很久没吃饱饭了。甚至还有不少人得了大脖子病,那脖子下的肉球鼓鼓囊囊跟火鸡似的,简直不知道叫人该说什么好。
  似乎察觉到这样简陋粗劣的酒食,估计是难以让贵客们满意,于是又冒出了一群号称是草原明珠的各部落少女,在篝火旁边载歌载舞地提供娱乐。接着,她们又上来给贵客们斟酒,还在言语间暗示:如果中意的话,可以让她们献身侍寝,一时间让王秋很有些心神荡漾……只是等到她们凑近过来,借着烛光仔细端详这几位草原少女的模样,王秋就忍不住心中一个激灵,就连刚吃下去的那点儿东西,都差点呕了出来。
  ——这就是什么草原明珠?分明在坑爹是吧!长方脸小眼睛,塌鼻梁翻嘴唇,虽然身材还算是凹凸有致,但问题是,或许是由于长年放牧,受风吹日晒的关系,皮肤又黑又红,且十分粗糙,不仔细看根本就无法确定她的性别……喂喂,我也是看过日后蒙古国电视里的选美节目的,怎么差别就这样大呢?
  看了这副尊容,王秋心头刚刚升起的一点绮念霎时间消失无踪——想想也能明白,这些草原上的姑娘们,生来就在塞上放牧,成天从早到晚与风沙为伴,与牛羊为伍,这身上的味能好的了么?而且漠北草原上水源珍贵,没有什么澡堂子。很多牧民一辈子就洗三次澡,还没事总拣干粪来烧火,那身上的味啊,当真是顶风臭三尺、顺风臭十尺!若是当真搂着她们睡上几夜,只怕是鼻子都要被折磨得连香臭都不分了。
  因此,等到宴终人散之时,只有生冷不忌的韩世忠似乎是喝多了马奶酒的缘故,眼神迷离地搂着两个“草原小姐妹”进了一顶小帐篷。而其他的宋朝军官,都一脸尴尬地推却了这些“草原明珠”的“厚爱”。
  至于王秋和哆啦a梦,更是忙不迭地逃离了这个世界,回到野比大雄的房间里,准备用哆啦a梦珍藏的茶点和漫画,来治愈自己饱受摧残的味蕾和视神经。
  但是,眼下还无法脱离这个世界的郭京郭大仙人,却不得不继续跟耶律大石讨论下一步合作事宜。
  ※※※※※※※※※※※※※※※※※※※
  总的来说,耶律大石的屋子很清静。桌上和书架上摆着几件青花瓷器,墙上挂着一幅花鸟画和一幅大字,窗台上放着一盆兰花,看上去很像是文人士大夫的书斋,而不是草原射雕手的毡帐。
  在摇曳的烛光下,可以看出这位契丹翰林耶律大石,果然是长得相貌堂堂,颇为斯文儒雅,一看就是个满腹经纶的文人模样,只可惜右腿有点瘸,据说是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症的缘故。
  然而,他此时跟“护国真人”郭京提出的要求,可是一点儿都不温文尔雅,反倒是堪比狮子大开口。
  “……米麦十万石?装备一万人的刀剑弓弩?军费一百万贯?还要一批砖茶和食盐?”
  看着耶律大石递过来的单子,郭京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脸色甚是难看,“……大石林牙啊!且不说大宋有没有给契丹提供军械辎重的义务,你一口气问我们要这么多东西,难道不觉得自己太贪得无厌了吗?”
  “……真人教训的是,贵部先是焚毁女真贼窟会宁,报了我契丹子民亡国之仇,之后又不远千里护送我族同胞与先帝遗骸而来,实乃我契丹一族的大恩人,本应重金酬谢才是。”
  耶律大石露出“憨厚”的笑容,无比“诚恳”地说道,“……怎奈我大辽已是山穷水尽,要什么没什么,虽然喜闻女真贼寇遭遇重创,使得我契丹有了复国的良机,但可敦城这边却是府库空虚,连起兵出征的军费都筹集不起来,所以只能盼着大宋能够慷慨解囊、资助一二了。日后若能光复上京(临潢府,今内蒙古赤峰附近,契丹一族的发源地),夺回祖宗陵寝之地,凡真人要求之事,寡人无有不允!”
  说起来,耶律大石眼下之所以丢了节操不要,厚着脸皮向郭京索要资助,也实在是一桩无奈之举。
  ——原本,曾经是游牧民族的契丹人在立国二百年后,辽国上下早已高度汉化,无论军事、政治、经济体制都跟传统的中原王朝相差无几。但是眼下在丢光了绝大部分的疆土,只剩下以可敦城为中心的一片草原之后,耶律大石的这个流亡政权,就又重新恢复了游牧民汗国的本来面貌。
  从理论上说,耶律大石眼下还拥有一万多弓马娴熟的精锐骑兵,但这些军队跟之前的匈奴和突厥一样,是以部落组织为基础,兵民合一的“非正规武装”,真正的控制权属于各个部落的酋长,而非耶律大石这个名义上的主君……从好的方面来讲,这种兵制在一定程度上把游牧民族的生产活动与军事活动联系起来,把宗法关系与官兵关系混糅起来,把核心组织与外围组织配合起来,因而其短时间内的军事组织强度和动员效率,远远高于一般农业国家的军队。往往只要首领一声令下,上万部众就能迅聚集起来南下会猎。
  但这种军事体制的缺陷也很明显。首先,这种制度颇有点中世纪欧洲“我是国王的附庸,但我的附庸不是国王的附庸”的味道——在这支军队之中,耶律大石真正能够如臂指使的嫡系部队,不过是可敦城内的五百契丹宫帐军和一千多城防军而已,其它部队都是各个酋长的部众,无法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其次,这还导致了军队指挥效率的异常低下,以及动员困难的异常巨大——耶律大石能够随时动员的部队,就只有城内的这一千五百常备军。至于其他部落的兵马,就必须要有充足的理由和足够的利益,才能动员起来:如果是金军越过大漠来袭,草原各部落自然会殊死奋战;如果是在秋高马肥之时南下劫掠,那么也会有大半的游牧部落乐意跟耶律大石一起去南方发财;但如果是让大家在初春休养生息之际,马匹削瘦掉膘之时,跟着耶律大石一起长驱千里,去光复契丹人的江山……这个就得商量一下价钱了。
  ——如果耶律大石想要恢复辽国,第一步就必须打回上京临潢府的契丹祖地,然后发动那里的契丹部落,征集起至少数万的本族兵马,这样才能有跟女真人争天下的资本……很显然,在此期间,他必须严肃军纪,不允许这些漠北游牧部落通过劫掠自己的契丹母族来致富,也不能把契丹龙兴之地的牧场划给外人作为战利品。为此,他就必须承担起这次远征的全部粮秣开支,还要事先拨发大笔的军饷和犒赏,而不能指望各个部落“自费参战”,否则就不会有哪个部落愿意跟着他“义务劳动”。
  可问题是,在眼下的可敦城里,既没有足够的钱财,也没有足够的粮秣和军械来支撑这场远征。
  在过去的太平之时,可敦城的契丹官府在每年秋天都会组织商队,赶着牛羊马匹、驮着兽皮矿产来到边关,跟中原商人交换一些盐块、板糖、茶砖、铁器、布匹、香料,以及干豆子、燕麦、黑麦什么的过冬物资,用以维持和充实城内的积储——仅仅凭借可敦城外的小片河畔耕地,是养不活可敦城内上万军民的。
  然而,随着辽国的崩溃和金兵的肆虐,这一传统交易在近年来已是时断时续,等到天祚帝被俘,耶律大石逃到可敦城之后,这些契丹遗民更是每年都入不敷出……几年下来,都已经快要变成穷光蛋了。
  而若是因为准备不足的缘故,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绝妙良机,让遭遇重创的金军喘过气来,或是让某些女真人治下的契丹部族首领,抢先一步揭竿而起,光复了契丹祖地,夺过了大辽复国的政治制高点,弄得契丹族内群雄并起……那么耶律大石的复国之路就会变得异常艰难,甚至闹出同室操戈的悲剧。
  所以,本着“一事不劳二主”的想法,耶律大石索性厚着脸皮丢了节操,到郭大仙人这边来化缘了。
  ※※※※※※※※※※※※※※※※※※※
  “……于是,他就敲竹杠敲到你头上来了?这都已经算是恩将仇报了好不好!”
  浮空城的天守阁里,王秋目瞪口呆地看着郭京,“……我们看起来长得这么像肥羊和肉票么?”
  “……他大概是觉得,这笔竹杠敲成了最好,敲不成的话,也没什么损失。”
  郭京答道,“……就算是闹翻了,只要卑躬屈膝地赔礼道歉一番,我们多半也不会拿他怎么样。”
  “……而麻烦在于,这笔竹杠还真的不能不让他敲!假如我们当真希望契丹人尽快行动起来,进一步改变这个世界,从而获取到更多奖励点的话!”王秋想了一会儿之后,闷闷不乐地发现了其中奥秘。
  “……是啊,想要合作就得付出诚意。”郭京十分苦恼地摸了摸胡子,叹息着说道,“……假如你明明知道你的朋友在饿着肚子时,却偏偏还要恭维他是一个可以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是一条宁可饿死也不求人的硬汉,你明明知道你的朋友要你寄点钱给他时,却只肯寄给他一封充满了安慰和鼓励的信,还告诉他自力更生是件多么高贵的事……假如你真的是这种人,那么我可以保证,你唯一的朋友就是自己。”
  ——虽然对耶律大石的勒索感到很是恼火,但为了让契丹人尽快出征上路,好改变历史获得更多的奖励点,王秋还是不得不抓着头皮,想办法搜罗货物满足契丹人的需求。
  “……军械的话,记得在从汴梁出征之前,哆啦a梦就在宋国的军器监里搬了不少东西,之后在相州又搬空了河北兵马大元帅府的武库,眼下应该还剩下不少,大概可以凑得出来。”
  “……食盐的话,我可以从市里的盐业公司拉一车回来,就说是帮忙给超市进货,盐业公司的人应该不会有那个闲工夫来跟踪追查……至于用的钱么,反正食盐的价格不贵,我可以先垫上。”
  “……茶叶的价格就贵得多了,这么离谱的要求就给我驳回去!穿越者的家里也没有余粮啊!”
  “……一百万贯的铜钱实在是拿不出来,让野比大雄弄几麻袋玻璃珠过来,问他要不要!”
  “……最后是十万石的粮食……这个可就真的没办法了,无论在中国还是在日本,这么大手笔的粮食买卖都是很惹人注意的!”王秋无奈地耸了耸肩,“……郭教授,能划掉这一条么?”
  “……这一条是最最不能划掉的,没有足够的军粮让战士填饱肚子,没有豆子和大麦让饿了一冬天的战马恢复体力,这一仗可怎么打?”郭京摊了摊手,“……请务必再想想办法吧!”
  于是,王秋、野比大雄、哆啦a梦和郭京盘腿对坐,皱着眉头苦思良久,
  最终,还是王秋率先在脑海中灵光一现,想出了一个解决的办法。
  “……有句老话叫做‘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与其让我们自己赔本掏腰包买粮食给他们吃,还不如让这些契丹人自己种庄稼如何?”他盯着哆啦a梦说道,“……传统上,草原游牧民族都认为塞外的土地难以农耕,只能从南方的中原获得谷物米粮。但我记得到了二十一世纪,蒙古国就实现了粮食的自给自足,说明随着农业技术的进步,漠北高原还是可以种植一些农作物的……哆啦a梦,你手里有没有什么耐寒耐旱耐贫瘠,适应蒙古高原气候的未来粮食作物种子,可以在这时候用来在可敦城一带播种?”
  “……啊,这个……让我找找,好像还真的有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