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大穿越时代(书坊) > 第四十一章、会宁的毁灭

  按出虎水畔的金国都城会宁,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毫无征兆地迎来了它的毁灭。
  黑烟滚滚,杀声彻天,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踩着皑皑白雪与遍地尸骸,无数说着不同语言、打扮各异的人们,在会宁城里舍生忘死地厮杀。
  刀枪和人体交织在一起,歌唱出用血肉谱写的残酷诗篇。
  致命的浓烟和火焰,混杂着各种咆哮与悲鸣,一起在街巷上空回荡。
  ——短短半日的混战之后,这座城市已是满目疮痍,被烟火和血色熏染过的皇宫内外,浓稠的血水染红了积雪。数以万计的尸体,像是胡乱堆砌的草垛,横七竖八地罗列在狭窄的街巷中,交错纠缠在一起——有的咬牙切齿、面目狰狞,似乎用尽了生命中最后一分气力。有的却面貌安详得诡异,仿佛寿终正寝……
  在瓦解了城内女真战士的最后一点有组织抵抗之后,杀红了眼的造反奴隶继续在会宁城中的每一条大街小巷上游荡,向欺压他们的女真人展开最残酷的报复,他们砸开每一间完好的屋子,杀掉老人和男人,把女人拉到大街上肆意蹂躏……而女真人的战斗力量在连番重创之后,却已经基本衰竭了。
  ——这座城里的女真人数目,原本只是就跟郊外的各族奴隶差不多。因为军队常年征战在外,留守的男丁原本就不多。还有超过一半的人被麻醉气体放倒,迄今尚未苏醒。最后一小批还保持着战斗力的女真勇士,又在先前反扑皇宫的战斗中死伤惨重……仅凭剩下的老弱妇孺,根本斗不过这些红了眼睛的奴隶!
  哪怕他们根本不能称之为一支军队,只能说是一群无组织无纪律的暴徒。
  然而,满肚子深仇大恨的各族战俘,却绝对不会因此而心慈手软,只会趁机变本加厉地复仇!
  “……这宅院看着挺气派,听说还是个什么王府……大家把眼睛放亮些!别中了埋伏!”
  原来的大宋禁军指挥使,现在的造反奴隶头领刘胜,用斧头奋力劈开一扇结实的木门,同时对身后的追随者们提醒说。然后小心翼翼地举起刚刚抢来的盾牌,挡开迎面飞来的一支利箭,一个纵身闯了进去。
  而一众被金朝充作奴隶的原大宋禁军官兵,也拿着他们刚刚找到的各式兵器,比如什么脱漆的角弓、木弓,半新不旧的横刀,还有猎户的铁叉,农夫的草耙等等,跟着刘胜一拥而入,准备大开杀戒。
  然而,女真人的抵抗远比预料中更加微弱,偌大的府邸之内,竟然只有一个身穿皮袍的中年男人在庭院里拿着长枪和猎弓,拼死对抗着成群结队闯入家园的劫掠者……
  由于双方人数的众寡悬殊,因此在片刻的格斗之后,府邸的主人就被砍掉了持枪的右手,又被一把斧头劈中腹部,肚破肠流地瘫倒下来。温热的血污溅上皑皑白雪,殷红绽开如同凄艳的花朵。
  然而在一时半会儿之内,他还是死不了,只能躺在地上,眼睁睁看着那批卑贱的宋人奴隶抢光了他这些年聚敛的财货——尽管这些财货原本就是从宋朝抢来的,眼睁睁看着他们当众强暴他的妻子和女儿,眼睁睁看着他的母亲,一个因为吸入过量麻醉气体而昏睡不醒的老太太被拖出来打碎脑袋……直到那些女人熟悉的呻吟声,已经嘶哑的微不可闻,他才在极度的愤怒和仇恨之中,因为流血过多而失去了知觉……
  而在这座府邸墙外的会宁街道上,更是已经陷入了血火和暴虐的炼狱之中,不时有衣衫不整的女人尖叫着从坍塌了半截的房屋里跑出来,然后被另一群同样衣衫不整的男人怒吼着或是嘻笑着追上来,七手八脚地按倒在墙边,然后揪着头发拖回去,或者不顾天寒地冻,就地剥了衣裳轮流干起来。还有人在街头疯疯癫癫地高声嚎叫而过,兴奋地在枪头上挑舞着一串串金银宝石的华丽首饰,在阳光和火光下泛出闪亮的色彩……靠近城郊的几处路口,无数沾着血肉和灰烬的金银器皿,已经堆成了一座座小山。
  ——整个城市都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和血泊,到处都是弥漫的烟雾,到处都是狼藉的尸体,到处都是厮杀的暴徒,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哀嚎声……所有的异族奴隶全都红了眼睛,不分种族和身份,统统加入了疯狂暴行的队伍,只知道要竭力砍杀任何一个敢于抵抗的女真人,然后继续去放手大抢大烧而已。
  无休止的混乱、死亡与毁灭,以及熊熊燃烧的烈火,成了这个新年的唯一主旋律。
  ※※※※※※※※※※※※※※※※※※※
  到了这一天的夜里,郭京、岳飞和韩世忠已经带着他们的宋军小部队,押着俘获的金国皇帝,撤到了会宁郊外扎营休整。但早已失控的暴乱奴隶,依然在城内肆无忌惮地大抢大烧,使用各种最残忍最血腥的方式,杀死每一个能找到的女真男人,然后把他们惨不忍睹的尸体挂在院墙和树杈上……折腾到傍晚的时候,他们已经连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坟墓也掘了出来,把尸骨和陪葬品践踏得一塌糊涂。
  对于这样堪称疯狂的残酷暴行,宋朝北伐军上下都无意阻止,也没有理由去阻止。
  ——且不说双方的阵营和立场问题,要知道,正是眼下被大肆屠杀的女真人,扫荡和烧毁了这些契丹人、奚人、渤海人和宋人的家园,杀害了他们的亲人子女,把他们千里迢迢地押送了会宁,并且将他们视为两脚牲畜,从事无数繁重的劳役,几乎每天都有人被活活累死。而且每天挨饿受冻,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甚至还要承受各式各样花样百出的虐待甚至虐杀——根据一些幸存者的哭诉,那些凶残的女真监工可不讲什么人道主义,经常将不听话或累倒的奴隶们挂在树上用鞭子抽死,或者砍掉手脚丢到野地里去,充当捕猎野狼的活诱饵。甚至偶尔会用小刀剥掉他们的皮,用人头骨做花盆,碎肉则拿去喂狗……在这等罄竹难书的血海深仇的驱动之下,这些奴隶们在挣脱了镣铐和囚笼之后的第一反应,自然就是百倍的报复了。
  所以,面对彻底失控的乱局,郭京只是下令把还能指挥的嫡系部队拉到郊外袖手旁观,还劝住了一度对此看不下去想要出手的哆啦a梦,告诉了这只天真的机器猫,那些貌似凶残暴虐的造反奴隶,究竟在这座城市受了怎样的折磨……于是,哆啦a梦也只得沉默了,良久之后,才幽幽地叹息道:
  “……我游历过许多时代的文明和国度,见证过无数的****与****、战争与毁灭,但又一次看到这样残忍的毁灭场景,还是感觉很不舒服啊……当然,我不是不知道这些战俘奴隶的苦难,也不难猜测出那些奴隶主的罪恶……但是,人类与人类之间,难道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说话,互相沟通,互相理解,避免冲突和误会,而是一定只能抱着各种各样的仇恨,彼此刀剑相对,一次次地凭借武力分出一个高下胜负吗?”
  ——很典型的日本和平主义者思维,认为只要好好沟通交流就不必打仗……问题是这太天真了!
  “……没有办法啊,哆啦a梦先生,所谓互相理解避免冲突之类的天真想法,也只能在和平时代说说,而且未必会有谁相信。仇恨从来不是战争的真正根源,而只是发起战争的借口。战争与和平的选择,同样不是凭个人意愿可以决定的,而是只能取决于整个社会的需求。当社会普遍厌战的时候,盲目挑起战争自然是不义的。但是当整个社会氛围都在期盼战争的时候,违背民意追求和平的做法同样也会遭到唾弃。
  即使是救世主,也必须适应这个时代的法则,而在这个充满暴力的残酷时代里,弱者没有任何权利,连哭泣的权利也没有。弱者唯一的权利和义务,就是被强者奴役和支配。强者和弱者之间的沟通和交流,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被窃者如何能理解小偷的无奈,被害人又如何能体会杀人犯的苦衷?”
  郭京耸了耸肩膀答道,“……战争未必丑陋,和平也未必美好。在我国的历史上,各种堪称耻辱与绝望的和平可是为数不少,有志之士都认为与其维持那种所谓的和平,还不如痛痛快快地战上一场……物竞天择、弱肉强食是自然界的进化规律,放到人类身上也不能免俗。绝对和平主义的世界,永远都只能是理想家的梦想。在这个冷酷的世界里,我们唯一能做到的事,就是努力让自己不要变成弱者而已……”
  与此同时,王秋则是皱着眉头,看着一排排流光溢彩的字迹在《穿越之书》上快速滚动而过:
  “……攻破并毁灭金国首都会宁,摧残了女真人的发源之地,获得1500奖励点;
  俘获金太宗完颜吴乞买,获得1000奖励点;
  击杀金熙宗完颜亶,获得500奖励点;
  误杀高级战俘辽国天祚帝耶律延禧,获得500奖励点;
  击杀海陵王完颜亮,获得250奖励点;
  ……
  会宁突袭战正式结束,累计已获得43500奖励点,通报到此完毕。”
  看着《穿越之书》上最后一行汇总统计的数字,王秋不由得暗自发愁。
  ——跟刷分刷得很爽的汴梁之战相比,此次突袭会宁之战收获的奖励点,就要少得多了。
  更要命的是,宋金战争打到现在,已经基本算是结束了。眼下连金国的京畿都被一招黑虎掏心给烧成了白地,却还是没拿到让郭教授能够脱离这个空间的五万奖励点……剩下的6500点又该到哪里去凑?
  唉,真是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啊!
  一阵夹杂着雪花的寒风迎面吹来,打断了王秋的纷乱思绪,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而在不远处的城市上空,熊熊烈火却燃烧得更加猛烈,将夜空中的云层染上了一抹妖艳的绯红,好似绚丽的晚霞再一次重现人间,又宛如毁灭一切的末世红莲……好一个焚尽万物的血色新年!
  怔怔地看了一会儿这残酷的夜景,王秋挠了挠头发,略带迟疑地踱到郭京身旁,咳嗽一声开了口。
  “……郭教授,很遗憾,即使是胜利完成了这次行动,我们依然没能凑足您所需要的五万奖励点。”他诚恳地说道,“……但不管怎么样,我也还是要跟您说一声,新年快乐!祝您在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
  “……嗯。”对于这个噩耗,郭京不由得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组织思绪和词句,但无论如何还是想不好该怎样表达,最后只得轻轻叹了口气,回答说道:“……那么,也祝你新年快乐!”
  ※※※※※※※※※※※※※※※※※※※
  PS:关于伊拉克战场的小吐槽:《恐怖分子果然是美国养的》
  近日来,脱胎于基地组织的叙利亚叛军ISIS继续在伊拉克攻城略地,巴格达郊区已经化为战场,美国总统奥巴马却一边阻挠伊朗出兵支援伊拉克平叛,一边斥责叙利亚政府军空袭轰炸ISIS是“破坏地区和平”,最后还要向叙利亚叛军提供五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唯恐他们的军费不够花。
  虽然按照奥巴马的说辞,这五亿美元是给“温和派”的。但之前一直在叙利亚西部沿海跟政府军缠斗的自由派武装早已式微,控制着叙利亚东部四分之一版图的ISIS则成了叛军的绝对主力,这笔巨款不给ISIS还能给谁?就算在哪个旮旯里还剩下几支“温和派”小部队,可是任谁都知道,所谓的“温和派武装”,一向都是极端恐怖分子的提款机、预备队和后勤仓库啊!奥巴马,你敢说你真的跟ISIS没联系?
  联系起最近美国不停催促伊拉克总理下台的拆台做法,只怕这帮恐怖分子真的跟美帝有些牵扯不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