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大穿越时代(书坊) > 第十一章、奉旨拆迁
汴梁城,艮岳
  对于历史悠久的汴梁古城来说,“艮岳”这座占地广阔的皇家园林,还是一个年头很短的新玩意儿。
  后世很多人或许不知道艮岳是什么东西,但只要看过水浒传,就应该记得里面的花石纲。
  这是一个不详的名字,因为很多人把它与北宋的灭亡联系在一起——相传宋徽宗即位之初,未有子嗣,有道士进言:“京城东北隅,地协堪舆,倘形势加以少高,当有多男之祥。”
  按照字面上的说法,这事儿原本只要盖一座宝塔或假山就行了,可好大喜功的宋徽宗却硬是要大操大办,于是就一发而不可收——因为汴梁附近平原千里,无崇山峻岭,少湍流水泊,而徽宗认为帝王或神灵皆非形胜不居,所以对艮岳的景观设置极为重视。取天下瑰奇特异之灵石,移南方艳美珍奇之花木,设雕阑曲槛,葺亭台楼阁,日积月累,历十数年时间,把艮岳建成了有史以来最为优美的游娱苑囿。
  这座皇家园林位于汴梁的景龙门内以东,封丘门(安远门)内以西,东华门内以北,景龙江以南,周长约6里,面积约为750亩。它以浙江的凤凰山为蓝本建造,人工堆土叠山,把诗情画意移入园林,以典型、概括的山水创作为主题,采用了苑中叠石、掇山的技巧,乃是中国园林史上的一大里程碑。为了追求仙家风韵,又在园内主山万岁山(艮山)设数十个大洞,洞中藏雄黄和卢甘石,雄黄据说可以驱避蛇虫,卢甘石则能发散阴气、聚集云雾,使空气濛郁如深山幽谷。
  如果仅仅是这样,以北宋的财力倒也还能支撑。问题是,这宋徽宗愣是要用太湖石在艮岳之中积叠成的各式各样的人造山。这些太湖石都是从千里之外的江南给运送到开封的……可想而知,这其中要耗费掉多少的人力、物力,财力!此外还有许多奇花异草也是取自南方民间,宋徽宗为此设立在苏州增设应奉局,专门在江浙一带为皇帝搜罗珍奇物品与奇花异石,大兴“花石纲”(往汴京运送花石的船只,每十船为一纲)……所谓玩物丧志之典型,莫过于此。
  起初,苏州应奉局通过“花石纲”进贡的花石品种并不多,数量也有限。但艺术家皇帝宋徽宗赵佶的审美眼光可是相当高的,石头一定要是玲珑剔透的太湖石,还要有无数的奇花异草来点缀,这样不必出皇宫,就可以享受梦幻般的江南风情。为此,这位艺术家皇帝不惜对出色花石的进贡者加官晋爵,恩宠有加。
  于是,这些荒诞的旨意就化为一道道无声的号令,迅速演变成举国为之骚动。
  ——有一本书曾经上说过,美国铁路的每一根枕木下面,都横卧着一个爱尔兰工人的尸首。我们同样也有理由相信,每一块建造艮岳的石头上面,都记载着一段宋朝人民的血泪故事。
  为了搜寻出奇制胜的花石,各地官吏都人模狗样的带着士兵到处乱窜,高山深谷急流险滩也无法阻挡大家为皇帝效力的无限热情;无论深宅大院还是草门棚户,只要有一石一木稍堪玩味,自有官员上门,做上皇家记号,这玩意儿立刻就身价百倍成了御用之物,主人必须妥善保护;稍有不慎,就将被以大不敬的罪名治之。等到发运时,一般都要拆墙毁屋,恭恭敬敬地将这东西请出去。被征花石的人家,往往被闹得倾家荡产,有的人家卖儿卖女,到处逃难——史书中只是记载说,“为此倾家荡产者不计其数”,没有说明为什么会使人倾家荡产。其实很简单:奥妙就在“御用之物”和“大不敬”的罪名上。这种罪名属于“十大恶”之罪,摊上了它是要死人的。若是识时务,花点“小钱”破财免灾,你好我好大家过年!不识时务的话,官员们一皱眉头就能让你家破人亡,说你不敬,敬也不敬。当真是无往而不利呀!
  进贡的太湖石个头都不小,不够大就不足以展现地方官员对徽宗皇帝的无比敬仰。其中在宣和五年,为运载一具高数丈的山石,甚至动用了上千人,凿河断桥,毁堰拆闸,数月的时间才运到汴京。还有的石头更是连上千人都抬不动,大到必须拆毁汴京的城门才能运进去,简直和特洛伊木马有的一拼!
  以当时的条件,运输如此庞然大物,必须要使用水运,而且对内河船只的航行能力也是一大考验,真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多少船毁人亡的惨剧——可以想象得到,宋徽宗搞花石纲之时,运河上那种帆樯连翩的景象,恐怕与当年隋炀帝杨广下江南时的豪华龙舟相比毫不逊色,但江南沃土民不聊生,乃至于方腊率众起事,一呼百应的场面,也给隋炀帝末年各路反王四起的景象无异了。
  ——北方的金兵,南方的方腊,被史家认为是毁灭了北宋王朝的两大祸根。
  而诱使方腊之乱爆发的直接导火索,便是这害人无数的花石纲。
  因此,宋徽宗修艮岳,也跟隋炀帝挖大运河一样,成为了历史书上典型的超级败家子事迹。
  事实上,若论历史功过,宋徽宗恐怕还不如隋炀帝——开凿大运河虽然劳民伤财,但好歹功在千秋,之后的历朝历代都要靠运河来连接南北交通;可修筑艮岳,又何曾对国计民生有过半点裨益?
  所以,在郭京郭大仙人提出要求之后,刚刚成了超人的宋钦宗,就很爽快地写下圣旨,把整个艮岳都批给他随意折腾——反正只要金兵破城,这座园子一样会成为鞑子的牧马场,如果郭大仙人能够让朝廷转危为安,那么他想要园子里的什么东西,就自己去拿好了。
  ※※※※※※※※※※※※※※※※※※※
  虽然在后世游览过西湖胜景,参观过苏州园林和北京颐和园,还从风景旅游片里看过泰姬陵和凡尔赛宫,但是当第一次踏进艮岳之时,王秋依旧被这座北宋皇家园林的雅致和秀美,给深深地震撼了。
  ——建筑则亭台楼阁,斋馆厅堂;山岭则冈阜洞穴,岩崖峭壁;泉池则川峡溪泉,洲诸瀑布。更有乔木茂草,走兽飞禽,其胜概难以尽述。来到苑中,四向环顾,若在重山大壑幽谷深岩之底,而不知东京汴梁原是开阔平夷之地,遂忘尘俗之缤纷,飘然有凌云之志……深陷在那神仙般的快乐之中不愿自拔。
  与之相比,曹雪芹笔下《红楼梦》的那座貌似美轮美奂的大观园,就显得过于狭小和匠气了。
  很遗憾的是,他此行不是来参观和游览中国古典园林的秀美风光,而是来焚琴煮鹤,拆园子搜罗财物给哆啦a梦还债……诶诶诶,怎么感觉有点像是火烧圆明园的英法联军强盗?
  事实上,在第二次东京汴梁保卫战爆发之后,眼下的艮岳已经遭到了严重的损毁——围城之中,屯粮有限,不容浪费。而且守城作战所需的石弹檑木也必须就地筹措。为此,无计可施的宋钦宗赵桓只得下令从艮岳就地取材,把饲养的山禽水鸟和梅花鹿全部杀死以充军粮,顺便节省饲料。同时把那些花费巨万才从江南运来的太湖石运到城头,打磨成石弹投掷到金人头上……由于眼下天寒地冻,柴碳匮乏,守城将士甚至已经在艮岳拆屋伐木,把那些上好的珍稀木材劈成碎块,无比浪费地丢进火堆里烧了取暖!
  看着一根根上好的红木和黄花梨被烧得焦黑,王秋和郭京等穿越者都忍不住大骂起了这些禁军赤佬们暴敛天物……接下来,他们把这些捡便宜的禁军士兵统统赶开,自己霸占了园子里剩下的殿宇楼阁,利用哆啦a梦的各种未来工程道具大拆特拆,将一处处名胜景点以惊人的速度夷为平地,搜罗起里面的雕花窗框、房梁立柱、茶几桌案、玉石字画、艺术珍宝,然后一股脑儿地往哆啦a梦的自动典当机里丢……
  很显然,哆啦a梦他们“奉旨拆迁”的速度,可要比那些捡零碎的禁军官兵快得多了。
  但有些遗憾的是,他们典当艮岳财物得来的现金,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
  “……波斯琉璃酒杯……才只有九百日元?唉,也对,未来的玻璃就是这么便宜,而这个琉璃酒杯看着还很新,似乎也不是什么有年头的古董……官窑莲花盆,两万日元……雕版书籍,三千日元……丝绸香囊,一千日元……宋徽宗赵佶和蔡京的亲笔字帖,一万日元……自动典当机似乎把它当成赝品了……”
  看着一大堆零碎被丢进自动典当机,但从里面拿出来的日元钞票却寥寥可数,王秋不由得深感泄气。
  ——古董之所以成为古董,从根本上来说就是因为承受了岁月的流转、历史的积淀。而眼下宋朝出产的著名“土特产”,上到宋徽宗的亲笔字画,下到官窑新出炉的瓷器,无论再怎么美轮美奂、巧夺天工,在没有经过时间洗礼的情况下,都根本不可能成为古董……除非能找到更早时代的宝物……
  如果是对付现代时空的当铺,哆啦a梦还可以用时间包袱皮来造假——这只蓝胖子连雨伞化石这么奇葩的坑爹玩意儿都做过——但对待同样是未来神奇道具的自动典当机,这种投机取巧的办法就行不通了。
  而且,典当这门行业,无论在什么年代都是对客户压价压得非常黑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当然,作为宋徽宗倾尽天下之力而兴建的皇家园林,能值大价钱的东西也是有不少的,比如说那些兴建大殿和打造家具的高级木料,从紫檀木、黄花梨、红木到金丝楠木,都应有尽有。每吨木料的价钱都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人民币。也就是从几百万到数千万日元……尤其是名贵的海南黄花梨,在二十一世纪虽然还谈不上近乎绝迹,但能够达到成材标准的却已是很稀有了。新中国建立之后不久就已经禁止民间进行采伐,只有小根的木材可以作为药材来经营,这样一来,自然就显得十分稀缺,甚至偶尔会有价无市。
  除此之外,王秋他们还在艮岳苑内最奢华的几处亭台楼阁之中,找到了一批更加昂贵的沉香木。这玩意儿在古代就已经珍稀得几乎没办法用来当木料,而是只能做为药材和装饰品材料来用。
  早在秦汉时期,王公贵族就已经开始焚烧沉香木来熏衣上朝。到了北宋时期,那些奢侈无度的士大夫们为了追求精神生活的极致,倡导了四大闲事,即品香、斗茶、侍花和挂画,这种结合了财富和教养的文化生活方式,大大刺激了宋朝人对沉香木的消费需求。由于四大闲事的效仿者甚多,优质沉香木稀缺难觅,当时便有“一两沉香,一两黄金”和“占城沉香,一片万金”之传说。等到了明代,则变成了“一寸沉香一寸金”……要知道,黄金的单位体积重量可比沉香木重得多了,同样体积的黄金和沉香木,重量可是天差地别,可见这玩意儿有多么的名贵。若不是在北宋的皇家园林里,根本别想找出那么多沉香木来!
  ——玩过《信长之野望》等日本战国游戏的人或许知道,日本京都东大寺有一件珍宝,号称天下第一名香的“兰奢侍”,只有足利义满、织田信长和明治天皇这样的绝代枭雄,才能从上面切一点下来享用,其贵重程度简直不亚于中国古代的九鼎……但说穿了,这所谓“兰奢侍”,也不过是一块上等的沉香木而已。
  由此可见,沉香木在这种顶级奢侈品,在古代的东亚就已是价值连城,在现代更是到了千金难求的程度。以至于王秋同学硬是没能忍住发财的诱惑,往自己的随身空间内偷偷藏了几块沉香木进去。
  倒是郭京政委表现得很有节操,面对这么多琳琅满目的精美古董,愣是一件都没乱拿。
  当然,纵使是艮岳这样的皇家园林,除了几处最辉煌的殿宇之外,也不可能处处都用黄花梨和金丝楠木来盖房子。但即使是那些次要建筑里面使用的,价钱较为便宜的银杏木、桐木、柚木、松木和橡木,由于数量很多的缘故,在把它们拆卸下来,塞进哆啦a梦的自动典当机之后,换到的款子数目也很可观。
  王秋等人从艮岳里面搜刮出来的值钱东西,不仅有各式名贵木料,还有一些在北宋时期尚还不甚珍贵,但在后世已是价比美玉的田黄石与鸡血石——由于是御用之物,这些开采自福建的田黄石,几乎都是最上等的田黄冻,号称是全石通体明透,似凝固的蜂蜜,润泽无比。更有一块色如橘皮、鲜艳通明,其质细嫩凝润,微透明,肌理隐含萝卜纹的“橘皮红田”,堪称是极品中的极品……而那些鸡血石也是色泽嫣红,纹路华美,但对于哆啦a梦来说却只有一个意义——丢进自动典当机之后,出来的钱比较多!
  哎,谁让他们就是一帮基本不通风雅的粗俗小市民呢?!
  此外,王秋他们还找出了一些宫廷贡品的端砚和宣纸,以及若干上等笔墨,在塞进自动典当机之后也能换到一些钱。最后,这园林之中,原本放养了数千头梅花鹿。眼下虽然鹿肉早已被禁军们用大锅炖了犒劳五脏庙,但鹿角和鹿皮还留着,多多少少也能典当出一点款子来。
  除了上述这些杂七杂八的值钱玩意儿之外,更加惹眼的金银器皿和珍珠宝石却是基本难寻,不过王秋他们已经感到比较满意了——要知道,此时皇帝拨给他们的艮岳,并非一座完好无损、遍地珍玩的皇家园林,而是一处已经被人洗劫过一遍的“犯罪现场”。由于搜刮者的眼力问题,艮岳御苑中剩下的好东西固然还有不少,但多半是那些不易搬动和变现的粗笨家什,至于那些最惹眼的金银钱币、西域宝石、财帛首饰,却是早已被捷足先登的家伙摸走,眼下基本找不到了。
  事实上,就连护国真人郭京郭大仙人独占艮岳,禁止士兵前来伐木拆屋,用于烧火兼拣宝的霸道行径,都已经激起了众怒——宋朝的很多事情,一向是作死无极限。就如同在金兵围城之际,城内的权贵豪门还在忙着囤积居奇、哄抬粮价,却浑然不知自己马上将要被金人抄家为奴一样。汴梁禁军的不少贪婪之辈,也依旧把艮岳视为自己的发财宝地,虽然已经被人搜刮了好几遍,但应该还剩下不少油水……如今却被一个什么护国真人整个儿夺了去,不许旁人继续分润,断了大家捞外快的财路……这种事怎么能成?
  如果不是郭京郭大真人之前已经在东水门上露了几手神通,先是把鹅毛大雪变成万里晴日,又以嘴炮(声音凝固剂)大破金兵,很是震慑住了一些心怀鬼胎之辈,眼下只怕已经有人打上门来了!
  既然武的不行,那么就来文的……因此,京师的守军主将张叔夜,很快就在某些同僚和部下们鼓噪和煽动之下,硬着头皮前来找郭京这位仙人“讨个说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