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大穿越时代(书坊) > 第八章、最犀利的嘴炮
在古代冷兵器战争的守城战之中,面对敌人的投石机轰击,最简单的应对措施是什么?
  ——那就是尽可能地躲在城墙根底下!
  首先,由于抛物线和弹道的关系,投石机的石弹要么撞上城墙,要么从城墙上面远远地飞过,不可能刚刚飞过城墙就改变弹道直接下坠,砸到那些躲在城墙根底下的家伙。
  其次,依靠人力抛出的石头毕竟不是炮弹,在正常情况下很难把厚实坚固的城墙直接轰到垮塌。
  当然,若是运气实在不好,紧贴着躲在城墙之下,依旧被砸伤了,甚至是砸死了。那也怪不了谁了。
  谁让你的运气就是那样背呢?连这种概率极小的倒霉事也会遇上。
  “……炮击!大家赶快隐蔽!”
  所以,当金军投石机群开始发动轰击的第一时间,王秋就从随身空间里摸出三顶钢盔,给自己、郭京和野比大雄三个人戴上,然后一骨碌滚到了城墙脚下,同时心惊胆战地看着一枚枚石块从头顶飞过,跨越高大的开封城墙,呼啸着落入市区,在民居的屋顶上砸出一个个窟窿,激起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哀号。
  一发又一发的石弹连绵砸下,厚重坚实的城墙都在微微发抖,众人的心肝儿也是扑扑乱跳。
  雪后初晴的蓝天下,金军的投石机不断的发威,一波接着一波,好似潮水一般,许久之后才逐渐停息。
  不幸中的万幸,虽然金军为了增强杀伤力,在投石机上使用了不少火球——这同样也是大宋朝廷在慌乱中丢在城外的武器——但之前刚刚下过大雪,城内的建筑物表面普遍潮湿无比,很难烧得起火来。而且作为这个时代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百万人口大城市,开封的消防措施也还算完善,很快就扑灭了零星的火苗。
  (公元十二世纪,曾经拥有百万人口的罗马城早已衰落,君士坦丁堡也只剩了最多五十万人口。)
  但是,东水门的城楼和靠近城墙的街区,却是又遭了一番浩劫,犹如被陨石雨狠狠蹂躏了一遍似的。
  当然,守城的宋军也没有一边倒地被动挨打,待到金军的这一轮轰击暂时停止,张叔夜就立即重返城头,指挥宋军用城墙上的床弩和神臂弓进行反击……而郭京也带着王秋等人,匆匆奔上城楼观战。
  ——由于还来不及进行清理,在此时的城墙上,依然是一片横尸枕藉,血流满地的凄惨场面。高大宏伟的城门楼已经塌了一半,城上的女墙就像狗啃过的,好多垛口都平了。墙头上到处是烟熏火烧的痕迹。地面上更是血迹斑斑,残肢、断体、碎肉等零碎抛得到处都是,完全一副修罗场的样子。幸存下来的宋朝禁军们就像鹌鹑一样缩在角落里发抖。那惊恐无比的神情,充分表明这些人已经即将崩溃了。
  不过,踏进战场的四位穿越者都无心发出什么人道主义的感叹,只是紧张地盯着守军的下一步反击。
  在宋军将校的呵斥之下,侥幸熬过刚才那一轮“陨石雨”的守城禁军,很快就被驱赶到了那些尚未被砸毁的床弩旁边,一个个紧抿着嘴唇,双手疯狂的摇动着绞盘——只听得一连串“吱呀”的机括声响起,床弩上的三张大弓逐渐弯成半月状。似乎就要被这股巨力绷断了。接下来,装填手就合力抱起粗大的生铁弩箭往箭槽上塞进去。这种床弩专用的重型弩箭,每一枚就重达百斤。
  在极度缺乏金属,需要用石头和骨头磨制箭簇的游牧民族眼中,这实在是根本无法想象的奢侈。
  再看看床弩的旁边。亮闪闪的生铁弩箭整齐的码成一座小山——对于宋人来说,这是一场纯粹由金钱和钢铁堆积而成的战役!在这个黑暗的时代,也只有生产力冠绝全球的宋人,才能玩得起这样的大手笔。
  而且,汴梁作为大宋的首都,经过上百年来几代君王的不断修缮营造,绝对可以用金城汤池来形容。
  然而,开封禁军空有精良的器械和坚固的城墙,却没有善战的老兵,尤其是那种需要长期训练的技术兵种——无论是再怎么威力强大的武器,如果只是一直被锁在仓库里蒙灰尘的话,那么也就跟没有一样了。
  因此,汴梁城墙上数十具床弩一起发射的声势虽然浩大,但战绩却真的不怎么样——由于敌人的投石车距离甚远,而城墙上操作床弩的射手多为菜鸟,结果九成以上的弩箭都落空了,不是落在后方,就是太靠前了,没有砸到投石机,只是砸到了一些金军士兵……当然,还是有几发弩箭侥幸射中了!
  ——只听得“哗啦!”一声响,一架被射中的投石机轰然散架,砸翻了一堆金军士卒,而城墙上立时传来阵阵欢呼……可惜好运有限,射出足足八十多发弩箭,只有两架金军投石机被砸毁。
  没办法,在冷兵器时代,操作床弩这样的“高新科技兵器”也是一门技术活,没有敏锐的目测能力,丰富的操作经验,根本别想玩得转重弩。在菜鸟手中,弩箭能否砸到人,更多的是靠运气!
  而与之相对的,在撑过宋军床弩的这一轮抛射之后,金军也纷纷走向投石车,准备下一轮轰击,宋军则对此无可奈何——拉开弓弦和装填箭矢都是很耗费时间的活儿,所以发射弩箭的节奏快不起来。
  “……这样下去不行啊!我们必须尽快捣毁敌人的远程攻击武器!”
  望着四周那些脸色煞白摇摇欲坠的宋兵,王秋就知道这帮和平小市民出身的废柴,多半是已经吓得手脚都软了——嗯,感觉就像是把后世的台湾草莓兵,驱赶进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欧洲血腥战壕里一样。
  所以,尽管张叔夜和几个军官咆哮如雷、连踢带骂,守城官兵的上弦和装填速度还是奇慢无比。
  相反,城外那些耀武扬威的女真鞑子,倒是颇有一副百战精兵的气势——宋人对金兵的战斗力有过这样的评价:“人如虎,马如龙,上山如猿,入水如獭,其势如泰山,中国如累卵”。大概意思就是说,金军的战斗力很强,步战好似老虎,骑战好似蛟龙,山地作战好似猿猴,而在水战好似水獭。
  由此可见,在这场伏尸百万的金宋大战之中,宋朝禁军究竟是怎样一副兵败如山倒的凄惨场面了。
  但在王秋看来,这种人心惶惶、胆气俱丧的绝望场面,却正是大多数救世英雄出场的绝佳舞台。
  “……野比君!快过来,现在就是需要你发挥天赋的时候了!”
  王秋同学用高倍望远镜俯瞰了一会儿城外的沙场,随即先是从随身空间里取出仅有的一门迫击炮,又很有自知之明地把一脸淡定的野比大雄拖了过来——由于各式各样的奇葩战争打得太多,连外星人都揍翻了不知道多少,这位日本小学五年级生对血腥战场的适应能力远远超过了很多老兵——语重心长地如此说道,“……听说你是个百发百中的神枪手,想必玩炮的本领应该也不错,就让我们一起操作这门迫击炮吧!我负责装弹,你来瞄准和测距……”
  ※※※※※※※※※※※※※※※※※※※
  哆啦a梦系列漫画的第一男主角野比大雄,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嗯……考试经常得零分,运动细胞缺乏,喜欢偷窥女孩洗澡,三天两头地被欺负,时常哭哭啼啼,围棋、音乐、绘画、书法、写作、摄影之类的课外技能全无,粗看起来似乎一无是处。
  但他其实也有两项出类拔萃的特长技能:第一,学校有名的翻花绳专家;第二,宇宙无敌的神枪手。
  总之,只要是远程射击兵器,不管是什么种类,通常都能在他的手里达到近乎于百分百的命中率!
  于是,在靖康元年闰十一月冬日的汴梁城头上,野比大雄就用王秋从无限空间弄来的迫击炮,又一次表演了他曾经打败过宇宙怪兽、铁人兵团和外星侵略者的射击技能,成功地做到了每发必中!
  “……二百五十度,装填高爆弹……热载发射……预备~~~放!!”
  霎时间,只听得“铛”的一声,迫击炮的炮弹瞬间出膛,在空中划过了一道高抛物线,准确地落在了一台投石车的脚下,将一根木梁炸得支离破碎,顺带着让整台投石车轰然倒下!
  ——只要一摸到射击类兵器,野比大雄就能从零分废柴瞬间蜕变为弹道学专家!
  “……重新调整!炮口左偏十五度,仰角抬高三度……预备~~~放!!”
  听着野比大雄嘴里准确到不可思议的目测数据,王秋拼了命地摇动着手柄,重新较正了炮口位置之后,第二颗迫击炮弹又准确落在了另一台投石车的旁边,炸翻至少十几个金军工兵,还把几个人炸成了血人……但更多的金军依然悍不畏死地涌上前来,企图用这台投石车对城墙上的宋军进行反击。
  “……再来,再来!按照刚才的坐标继续发射!”
  伴随着野比大雄兴奋的呐喊,王秋把一枚又一枚迫击炮弹从炮口处塞进去,将攻城金军的投石机阵地炸得血肉横飞——这年头的投石机射程最远也就是两百五十米左右,绝对是在任何迫击炮的轰击范围之内。
  而看着城外金军阵地上爆发出的一团团火光,城墙上那些大宋禁军也都忍不住发出了欣喜的欢呼。
  与此同时,郭京则满头大汗地忙着向好奇心飙升的张叔夜大肆忽悠,说这是从天庭请来的雷法云云。
  遗憾的是,虽然野比大雄的炮术堪称惊世骇俗,差不多每发必中,可惜王秋总共只有二十发炮弹,所以打了十发就舍不得再放了。至于更加金贵的RPG火箭筒,王秋干脆根本就没舍得拿出来显摆。
  这样一来,区区十发迫击炮弹在城外数万金军面前,造成的伤害几乎轻微得可以忽略不计。
  所以,在王秋收回了已经被打得滚烫的迫击炮之后,意犹未尽的野比大雄就转过身来,朝着机器猫喊出了那句著名的专用口头禅:“……哆啦a梦,快点帮我想想办法啊!”
  而王秋也是饶有兴味地望着机器猫那圆滚滚的身子,期待着他能拿出什么不可思议的新奇道具来——这世上的很多都市男青年想必都跟王秋一样,在儿时有过带着哆啦a梦的神奇道具大杀四方的梦想吧!
  可惜,现在处于严重负债状态之中的哆啦a梦,似乎变得有点不太给力了……
  ——正在给城头伤兵诊治的哆啦a梦闻言,赶紧收起了自动医疗箱,然后便低头急匆匆地翻找起了自己的四次元口袋,并且越是翻找下去,脸色就越是难看:“……糟糕,上次打丧尸消耗了太多的武器,而且还没来得及买新的就被冻结信用卡了!嗯,我看看,空气炮和休克枪都被打到了报废。缩小灯也没有能量了……能够算得上武器的东西,好像只剩下了这枚一千亿吨当量的地球毁灭弹……要不丢出去试试看?”
  看着哆啦a梦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画着骷髅头的巨大炸弹,瞅着城墙下的金军跃跃欲试,王秋看得整个人都快被吓瘫了:“……别别别!千万别扔啊!哆啦a梦!就算你想要找死,我还想活下去呢!”
  一千亿吨当量是个什么概念?相当于五百万枚广岛原子弹的威力!把整个日本岛犁一遍弄成辐射废土都足够了,若是用来轰击汴梁城外区区几里路的女真铁骑……你是想要自杀呢?自杀呢?还是自杀呢?
  这么一发超级炸弹砸下去,地球会不会毁灭倒是很难说,但至少整个中原都该被烧成玻璃地了!
  可如此威猛的超级核弹,在哆啦a梦的手里却只是被用于消灭老鼠……二十二世纪的老鼠还真可怕!
  眼见着哆啦a梦从口袋里翻出的各种奇怪东西,在城墙上乱七八糟地散了一地,王秋终于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建议:“……哆啦a梦,在这种情况下,你似乎应该用‘谎言成真嘴’让敌人立即投降才对吧!”
  ——【谎言成真嘴】,哆啦a梦神奇道具之一,只要戴上它,接下来不管说的话有多荒谬,都能硬是让谎言成真……比如说,野比大雄就用这玩意儿成功地把他爸爸变成了空手道高手和会飞的超人……
  “……办不到的啦,王秋君!”哆啦a梦叹息着摆了摆手,“……‘谎言成真嘴’每次只能对一个人起作用,你如果知道下面某个敌人的名字,那么确实是可以让他立刻倒戈——但攻城的敌军有好几万啊!”
  “……既然如此,那么就只好换一样东西了——声音凝固剂这玩意儿,你应该还有吧?”
  眼看着能够扭转因果律的超级道具用不上,王秋只得很遗憾地退而求其次,改用比较土气的物理打击。
  ——【声音凝固剂】,哆啦a梦神奇道具之一。任何人在喝下它之后放声大喊,所喊的字就会变成一个大砖块掉下来,把呵斥的对象砸翻。这个法宝通常是用来开玩笑,但也可以用来打倒敌人:家庭主妇可以用它来对付偷鱼的野猫,上班族女郎可以用它来对付痴汉与流氓,而野比大雄在山里大叫的时候,则砸翻了一堆过路行人,成为当日头条新闻……更悲催的则是哆啦a梦自己,因为在喝下声音凝固剂之后又患了感冒,结果让野比家里堆了一堆固体声音,差点压塌楼板——伴随着哆啦A梦接二连三的打喷嚏声……
  但在王秋的眼里,这种能用音速射出去的巨石,恐怕是比早期的火炮还要给力多了。
  “……用凝固的声音来放嘴炮砸人?这个主意不错!”哆啦a梦的脑袋显然并不笨,稍微一转就想出了其中的关键,“……但是我们必须抓紧时间!敌人的下一轮投石攻击马上就要开始了……”
  ——由于时间紧急,实在来不及说服别人,于是第一轮嘴炮只能由郭京郭大仙人亲自来放。
  “……兀那女真蛮子听着,尔等胆敢犯我中原天朝,实乃自寻死路……”
  汴梁的东水门城楼上,郭京捏着鼻子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声音凝固剂,然后扶着城墙垛口,深深地吸了一大口寒冷的空气,就朝着城外的敌军朗声大骂起来。
  接下来,伴随着他那中气十足的骂声,在两军将士目瞪口呆的眼神中,一块块足有牛犊子那么大的巨型水泥块,以每340秒的音速从他嘴边脱口飞射而出,狠狠地砸到了金军的头顶上!
  霎时间,尘烟四起、血肉横飞,高大的投石车被砸得支离破碎,操纵投石车的金兵被砸得血肉模糊。
  “……郭大仙师神法无敌!我大宋必胜!”
  城头的守军见状,一时间连声欢呼,士气大为振奋。而已经喊得有些嗓子沙哑的郭大仙师,则趁势把放嘴炮的工作交给了一群专业人士——古代打仗,两军对阵之前往往要互相喝骂一番,因此在宋军之中有一批专门负责骂阵的职业“大嗓门”——让他们一个个喝了声音凝固剂之后,再站在垛口边上去痛骂金人。
  不得不说,这些专门负责骂阵的禁军士兵,在本职工作上还是很敬业的,不仅声音洪亮,而且污言秽语一串接着一串,愣是骂了足足两刻钟都没有重复,让攻城的金军狠狠享受了一番嘴炮的威力。
  ——城头朗声大骂,城下积石如山……
  眼看着杀敌报国之事居然如此轻松,几名文官也壮着胆子前来跟风,灌下一大口声音凝固剂,然后朝着城下抱头鼠窜的金兵,滔滔不绝地破口大骂起来……
  ——据不完全统计,在哆啦a梦口袋里的全部五瓶声音凝固剂用光之前,三十名骂阵宋兵和十五名凑热闹的文官,合计骂出了约五十万字的污言秽语,向敌人头上丢出了超过十万吨的固体声音!
  理所当然的,在这史上最犀利的嘴炮轰击之下,金军阵营一地狼藉,投石车阵地几乎被石头掩埋。攻城金军登时士气大跌,不得已提前鸣金收兵。而原本心惊胆战的宋军则是瞬间士气爆棚,欢呼声如雷。
  与此同时,近日来一直食不甘味的钦宗皇帝赵桓,也终于听到了郭大仙人在城头施法破敌的喜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