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大穿越时代(书坊) > 第十四章、拜见野比大雄
……如果我有机器猫,我会在每个铁路口装个红绿灯,专给火车用的,一旦有汽车、电动车、自行车和行人经过,火车一律停下!
  如果我有机器猫,就不出门去逛超市了,而是让一件件商品轮流经过我面前来逛我。
  如果我有机器猫,每天上班的时候都得让总经理主动给我打招呼。
  如果我有机器猫,出门就不用等公车了——让公车在家门口等我。
  如果我有机器猫,就用泥捏一辆大卡车,天天开着上班,下班的时候载全公司的同事们一起下班,路上遇到坏交警也不怕,轰几把油门让他们闻尾气。
  如果我有机器猫,就用放大灯让自己长高,想长多高就长多高,然后有事没事拍着姚明的肩说:“嘿!老弟你发育不良吧?”。
  如果我有机器猫,就用缩小灯把自己缩小,坐在哆啦a梦的玩具小飞机里,满屋子飞,一会打蚊子,一会打苍蝇,一会撞墙壁,一会撞桌子……
  如果我有机器猫,就用穿墙环到处钻,想钻哪钻哪,一会钻到夜总会偷偷去看俄国金丝猫跳脱衣舞;一会钻到五星级宾馆厨房品尝刚出锅的澳洲牛排。
  如果我有机器猫,就用下雪机器下得全市都堆满雪,然后用吹风筒慢慢吹化。
  如果我有机器猫,就让他把那种能让人梦游的药拿出来,再用隐身术偷偷给100个人吃,等晚上把他们全都招过来陪我玩游戏,要玩CS,让他们排成一排,我扛着玩具机枪从头扫到尾;再让他们围成一个圈,我用橡皮刀子一个一个捅。玩完了跟他们说:“我们再来一局”。
  如果我有机器猫,就把那个让人听话的机器拿出来,跑到医院太平间大吼一声:“你们有种的都给我站起来!”于是死人们都站起来了;然后再吼一声:“可以躺下了!”,于是这些死人又都躺下了。
  ……
  昏黄的台灯下,翻阅着小学时候已经有些泛黄的旧日记,看着上面记录的那一个个天真可笑的儿时梦想,王秋同学的脸上忍不住绽开出一丝追忆的微笑。
  ——哎,那时候的我,还真是一个妄想突破天际的熊孩子呢!
  ※※※※※※※※※※※※※※※※※※※
  小时候的王秋,曾经是一个非常喜欢幻想的孩子。
  他曾经连续五年坚持把写字台的中央抽屉空着不用,等待着有一天会从里面钻出一只圆滚滚的机器猫。
  他也曾经在圣诞夜的床头放上袜子,期望第二天能收到圣诞老人的礼物,可惜每一次的结果都是失望。
  他还曾经跟着许多同龄的小伙伴,在自己居住的城市里四处“探险”,流连于废弃工厂、防空洞、深山水库之类儿童心目中的“秘境”,甚至还经常因为把各种奇怪的东西捡回家,而被大人狠狠地打屁股。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阅历的积累,儿时的各种美好幻想,终于在王秋的心中渐渐消失了。
  在小学高年级的时候,他就已经十分清醒地认识到了一个残酷的真相。
  ——钢筋混凝土的森林里没有德鲁伊,锈迹斑斑的烂尾楼里没有吸血鬼,公园的人工湖里游不出美人鱼,高耸入云的电视塔上不会住着超人或大法师,幽暗的防空洞里也找不到亡灵巫师和骷髅兵。而在狭小肮脏的公路绿化带内,更不可能走出闪耀着圣洁光芒的独角兽。
  而自己这个普普通通的学生,也不可能一瞬间就成为什么奥特曼超人或传奇勇者。
  自己和别人一样,只是个最平凡不过的普通人而已,未来多半也只会成为社会上默默无闻的一员——普通的上学,普通的考试,普通的过日子,考上个普通的大学,然后下阶段的目标就是娶一个还算过得去的普通媳妇,生下一个或两个普通的孩子,再贷款买个房买个车什么的……
  从此,他再也不会刻意空出写字台抽屉,也不会在圣诞夜往床脚挂袜子,直到某个奇妙的日子来临……
  因此,目前已是大三学生的王秋,此刻却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情很复杂,很惆怅,很纠结。
  ——机器猫肚皮上的那只次元口袋,眼下就在自己的手边上。
  虽然经过试验,自己无法从口袋里取出任何道具——似乎是被哆啦a梦下了什么禁制,只有得到许可权限的人才能把道具取出来——但另一端的出口却似乎清晰可见,仿佛只要纵身一跃,就能穿越过去,进入到那个曾经让人浮想联翩,充满着梦幻色彩的哆啦a梦世界。
  可问题是……到底要不要过去呢?谁知道对面是真的哆啦a梦世界,还是一个瞬间就能致命的陷阱?
  ——在无限世界里的种种恐怖经历,已经让他充分明白了什么叫做“现实比小说更离奇”。
  王秋又一次把脑袋伸进次元口袋,然后看着四周五光十色的绚丽光晕,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但在下一刻,他就发现一只手掌从对面的口袋伸了进来,然后揪住自己的头发,一把拖了出去!
  ※※※※※※※※※※※※※※※※※※※
  无论是谁,当他被某个人揪着头发从家里拖出来的时候,心情总是会很糟糕的。
  尤其还是被一名小学生揪着头发拖出来的时候……通常来说,这都足以让人恼羞成怒了吧!
  但此时此刻,坐在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凌乱房间里,望着身边酣睡不醒的哆啦a梦,还有对面那个戴着圆圆眼镜一脸惊容的日本小学五年级生,王秋的心中却充满了犹如爆炸一般剧烈的兴奋和激动!
  “……初次见面,您莫非就是……野比大雄?”他很有礼貌地微微欠身,开口问道。
  “……啊,失礼了,我就是野比大雄没错……”刚想趁机器猫睡午觉的时候偷道具,不想却抓出个活人的野比大雄,有些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发答道,“……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的?难道是哆啦a梦说的?”
  “……不要妄自菲薄嘛,野比君!您的赫赫威名,可是在多元宇宙之中都堪称是如雷贯耳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