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灵异 > 大穿越时代(书坊) > 第五章、神经粗大的新人们
“……看样子,你们都想起来了?呵呵,菜鸟们,欢迎来到充满危险与死亡的无限空间……如果不想死的很难看,奉劝你最好现在就自杀,不然过会儿之后,就算想死得轻松一点儿都很难!”。
  看到这些新人都在皱眉阅读脑海中留下的信息,王秋便捡起手枪,如此恐吓说——但哆啦a梦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拜托,这种话我都听了不知道多少遍了,连个小孩子都吓唬不住!”
  ——喂喂,不可思议的机器猫大人,跟你混在一起的小孩子能当一般人看待吗?
  看看那些机器猫大长篇,这些疯狂小学生到底已经毁灭世界、拯救世界和创造世界了多少回啊?!
  王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从此不敢再在这些战斗力爆表的新人面前耍酷——实在是不够格啊!
  ——好吧,资深者王秋的讲解任务到此结束,现在进入听众提问环节。
  “……呐呐!这位绑匪先生,嗯,不对,是倒霉蛋先生……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一下……”
  元气满满的凉宫春日大小姐首先跳了出来,大大咧咧地推开哆啦a梦,凑到王秋面前,好奇地发问。
  “……这位小姐,我不是绑匪,也请不要叫我倒霉蛋,我有名字的!我叫王秋,是个中国人。OK?”
  王秋叹息着再次翻了个白眼,“……对了,你们大家是不是也都自我结束一下,讲讲你们的身份?我是一名大学三年级学生,在暑期实习的时候,被一则手机广告给骗进来的。”
  “……那个……我先来好了!我叫凉宫春日,日本兵库县立北高的一年级生,兼任SOS团长,信条是要让这个世界变得热闹起来!”凉宫春日一脸朝气地挥舞着小拳头,“……在进入这个时空之前,我正在SOS团的活动室里,跟长门有希酱一起用电脑上网,嗯,之后的事情就由有希酱来说吧!”
  凉宫春日一边如此说着,一边随手把长门有希给拖了过来,同时还很亲密地双手环抱住长门有希的脖子,把脑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用力地蹭着长门有希的脸蛋,“……嗯嗯,我们家的有希最聪明了!”
  ——喂喂,凉宫春日大神,你确定你真的不是百合族吗?怎么好像一天到晚都在忙着骚扰女生啊?
  还有还有,长门有希大萌神什么时候变成你家的东西了?
  王秋忍不住在心中吐槽火力全开,囧囧有神地嘀咕道。
  不过,面对凉宫春日的亲密骚扰,长门有希只是淡定地推了推眼睛,就一脸冷静地说道。
  “……明白了,接下来由我进行解说。我是SOS团成员长门有希,凉宫春日团长的部下。今天下午的社团活动时间,我正在跟东京的一家网络商店售货员进行语言聊天,准备采购新款的电子产品,却突然插进来一个奇怪的声音:‘想明白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
  当时,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之前一直站在我身后浏览商品宣传单的凉宫春日,就兴致勃勃地叫嚷起来:‘……这是在搞什么神秘活动吗?是不是会有未来人,异世界人,超能力者和外星人跟我们一起玩?’
  然后,那个声音稍微迟疑了一下,便回答说:‘大概会有的吧!’
  于是,凉宫春日就兴奋地答应说,‘那还等什么?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接下来,在短暂的失去意识之后,我们就发现自己出现在了这里……”
  “……没错没错,就是有希酱说的这样。”凉宫春日点点头,同时望向其它人,“……你们是怎么来的?还有,你们中间有未来人,异世界人,超能力者和外星人吗?”
  “……那个……我叫哆啦a梦,是来自二十二世纪的家用猫型机器人,目前寄居在日本东京的野比家……至于到底是怎么来的,说实话我也记得不怎么清楚了……”
  哆啦a梦苦恼地揉着脑袋,唠唠叨叨地说,“……昨天傍晚,我发现自己又有一张信用卡被刷爆了,很多想要的新款商品都没法买。心情郁闷之下,索性就着珍藏的极品红豆馅铜锣烧,喝了不少木天蓼酒……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或许是在喝醉之后玩了电脑,或者接了什么电话吧……”
  ——木天蓼,对猫咪专用麻醉品,堪比烈酒、香烟与鸦片。猫咪吃这个的感觉就像是人类吸大麻。
  “……嗯,现在轮到我了吗?大家好,我的名字是野原新之助,今年5岁,是春日市双叶幼稚园向日葵小班学生。家里有爸爸妈妈,还有一条名叫小白的小狗!我最爱吃巧克力饼干和动感汉堡,我最喜欢做的事是跳屁屁舞、把妈妈的内裤套在头上、跳大象舞、学动感超人大笑、发射动感光波、滚来滚去!”
  在机器猫之后,野原新之助傻笑着走了上来,“……现在,就让我给大家表演一段屁屁舞……”
  眼看着这个满嘴各种下流荤段子的小屁孩,已经又一次脱下了自己的裤子,深感头大如斗的王秋只好开口喝止:“……咳咳!跳舞的事情可以等等再说,小新,你先讲一讲你是怎么进入这个世界的吧!”
  “……怎么来的?哦,我想起来了,是有一个穿着奇怪衣服的漂亮大姐姐在双叶幼稚园门口给我发传单,说是只要答应参加一个什么活动,就有动感超人最新珍藏版玩偶赠送,诺,就是这个!”
  野原新之助歪着脑袋想了想,就从裤裆里摸出一个动感超人的塑胶玩偶,拿到众人面前得意地炫耀,“……我拿了赠品之后,就在宣传单上画了个圈……然后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这辆火车上了……呐呐,我这到底是在哪里啊?真的不是被绑架了吗?我们家还有三十年的房贷要还,付不出赎金的……”
  ——对于他最后那些乱七八糟的蠢话,王秋很理智地不予置评。
  哎,居然连推销员这么传统的方式都搞出来了……主神的拉壮丁手段还真是花样百出啊……
  王秋叹了口气,然后把目光转向剩下两个“普通人”……至少看上去像是比较平凡的普通人。
  “……啊,我姓郑,叫郑爽。在香港特区一家外贸公司工作。然后在上班的时候,偶然发现电脑里跳出一个莫名其妙的对话框,最初还以为是《无限恐怖》的网络游戏,谁知用鼠标点了YES之后就进来了。”
  那位刚刚找哆啦a梦、凉宫春日、长门有希和野原新之助逐一要了签名的小白领,提着一个箱子不知从哪儿转了出来,对王秋说道,“……对了,你真的不叫张杰,也不是什么不死不活的半引导者吗?”
  “……你大概是《无限恐怖》看得多了吧!”王秋翻了个白眼,“……对了,你手上的箱子是什么?”
  “……装着T病毒和抗体的密码箱,我从车厢的暗格里翻出来的,生化危机之中保命和刷分的神器,还让我得到了五百点奖励点呢!”郑爽咧嘴笑着答道,一副很豪气干云的模样,“……可惜没有开箱密码,不过我们这里有专家……长门同学,能帮个忙吗?”他随手把密码箱塞到了长门有希的手里。
  “……可以,资讯操作已开始,进行密码查询……密码已获得,现在开箱……”
  伴随着长门有希的一阵简单操作,密码箱很快就被打开了,露出里面一排装着T病毒和抗体的密封试管。郑爽把它们端详了一番,又征得了王秋的同意之后,就逐一分给众人,让他们随身携带,以防万一。
  当然,作为非生物体的机器猫先生,就不必多浪费药剂了——长门有希勉强还算是有机生命。
  “……那个……虽然听不太懂你们在说什么,但我还是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韩蕾蕾,东北人,在县城里一家小出版社当编辑,然后在出差途中用手机玩游戏的时候,不小心点了个对话框,结果就进来了……”
  那位时尚女青年似乎没看过《无限恐怖》,但还是也作了自我介绍,然后提出一个经典的问题,“……对了,我们现在是不是只有意识进入到了这个虚幻的世界里,就像是某些网游小说里面描写的内容那样,只要我们完成这个游戏,或者在游戏里死掉,意识就重新会回到身体里?”
  “……就我个人的看法而言,应该不是这样的。因为在这些空间之中,我们也会感觉到痛,会受伤,会死,所以我们大概是身体连带着精神一起进入到了这个世界,被迫进行这样一场赌上性命的游戏……当然,由于缺乏实际的证据,我也不敢断言你的想法一定就是错误……”
  王秋挠了挠头发,随手变出一把刺刀来到了韩蕾蕾的身边,满脸慎重地按着韩蕾蕾的肩膀,说道:“……既然如此,这位编辑大姐,我在这里代表党、代表国家、代表人民,请你允许我往你的心脏里捅一刀,证实你的猜测是正确的吧!如果真的这么容易就能摆脱无限空间,删号退出,我们都会很感谢你的!”
  “……住手!人家才不要你们的感谢啊!”看着锋利的刺刀,韩蕾蕾顿时就焉了。
  而凉宫春日却是看得兴奋了,猛地蹦过来,抓着王秋的肩膀就是一阵摇晃,“……哦哦!你的这把刀是怎么变出来的?刚才你手里明明什么都没有吧!这是超能力吧!这一定是超能力没错吧!”
  “……唉唉,请别摇了好不好,我的凉宫大小姐。”王秋苦笑着答道,“……严格来说,我确实也可以说是一名超能力者,这是我从主神空间兑换到的空间能力,可以随身携带一个看不见的储物空间。
  打个比方来说,就类似于网络游戏中系统发给每个玩家的永不掉落的储物背包。背包与玩家角色灵魂绑定,相当于一个独立的储物空间,不可丢弃,不可偷窃,不可转让,除非遇上黑客,否则只要系统不抽风就绝对确保安全。而且这个储物空间是无形的,看不见摸不着,它只存在于主人的精神中,外人感觉不到空间的存在。所以我可以随时拿出或收进去一些东西……”
  他伸出手臂随意一挥,就拿出了一听牛肉罐头,再一挥,又拿出了一把消防斧头,最后一挥,这两样东西又一起消失……对于这番表演,野原新之助看得“啪啪啪”地鼓起了掌,嘴里叫着“哦哦,原来这位叔叔是魔术师啊!”而机器猫则不以为然地小声嘀咕:“好像也就跟我的四次元万能口袋差不多嘛”……
  至于凉宫春日的想法,还要更加另类,“嗯,现在超能力者已经有了。”她指了指王秋,“然后未来人也有了!”她又指了指哆啦a梦,“……就剩下外星人和异世界人,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在我面前呢?”
  ……王秋顿时听得心里好一番纠结——那个,凉宫春日大小姐,有一位根正苗红的外星人(长门有希)好像一直就在你身边……而且,对于你来说,电影里的剧情人物似乎都应该算是异世界人吧!
  当然,在王秋的眼里,凉宫春日大小姐同样也是异世界人——来自二次元世界的神明大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