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春秋我为王 > 第70章 数典忘祖
魏姬轻咳一声后,侧着身对无恤说道:
  “汝父临行前嘱咐说,让你来新绛以后,立刻前往公学报到。贤大夫师旷曾言:天子有公,诸侯有卿,卿置侧室,大夫有贰宗,士有朋友,皆有亲昵,以相辅佐也。所以卿子入学,也必有同宗的大夫之子作为伴读辅佐,你看你的两位堂兄弟,可能担当此任?”
  赵无恤恍然,原来今天的宴,为的就是为这件事。
  赵广德埋头,用手掩着嘴,想将口中还含着的食物悄悄咽下,仿佛眼前的事与他无关。虽然被喊来新绛赵府,但他心里早知道,只是走个过场,这次燕飨的主角是邯郸稷,他只是来做个陪衬而已。
  而坐在无恤对面的邯郸稷也有这种自觉,他抬起头来,看着无恤倨傲地说道:“来到新绛后,中行氏的嫡子曾请我去做他的伴读,本来都答应了,但在宗主一再要求下,我才婉拒了他,一直等着堂弟你,谁知一等就是半月。”
  他语气咬在嫡子二字上,极重,仿佛在自持身份,瞧不起身为庶子的无恤。
  那模样像是是在说:我放弃了更好的选择,降低了身段,就等着你这个贱庶子呢,都这么给你面子了,快选我啊,别磨磨蹭蹭的。
  无恤怒意顿生,出身小宗的邯郸稷如此做派,是要反了天了?他方才已经连续忍让了两次,事不过三,这股势头,他今天非得将其压下去不可!
  于是他哑然失笑,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随即不再理会邯郸稷,而是将头转向了赵广德,亲热地说道:“堂弟,我且问一句,是应该称你为赵广德呢,还是温广德?”
  小胖子没料到无恤会喊他,连忙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头一缩,垂首道:“堂兄可以称呼小子赵广德。”
  “这是为何?按理说,你们一支也已经从大宗分出,也应该自称温氏才对啊。”
  赵广德瞥了上首的邯郸稷一眼,诺诺地道:“不管分出几代人,在大宗面前,温地永远是赵氏中的一支。”
  “善,大善!”赵无恤拊掌而笑,看来小胖子并不笨。
  “幸哉,还有一个不忘本的,堂弟,这伴读,就以你为主吧。”
  此言一出,屋内三人都十分震惊,赵广德张大了嘴巴,以他为主?他明明只是作为陪衬来的。
  魏姬见此情形,面上颇有愠色,本要出言训斥无恤。但她转念一想,想起一件事情来,便又继续抿嘴含笑,冷眼旁观这三个“孩子”间的斗争。
  邯郸稷脸色涨红,他之前将姿态摆的极高,赵无恤却接也不接,直接点名要了赵广德。这仿佛是在他脸上狠狠打了一巴掌,他不由得脱口问道:“你,你这是何意?”
  赵无恤摸着腰间的玉环,淡淡地说道:“何意?选择权在我手中,你与广德堂弟,我欣赏谁,就选谁为伴读,这有何可问的?”
  邯郸稷从小到大,备受宗族尊宠,从未受过如此待遇,他觉得这是侮辱,那张有英俊的脸有些扭曲,便指着赵无恤说道:“你……”
  “啪!”
  魏姬还没反应过来,赵无恤便重重拍了案几。
  他朝失态的邯郸稷喝到:“放肆!你在大宗之子面前自称邯郸却不称赵,简直是数其典而忘其祖之举!若是我父在此,听到你这句混账话,恐怕早就把你轰出府邸了!”
  邯郸稷哑然,毕竟只是个十四五岁少年,被赵无恤一吓,他缩回了手,但犹自不服,便指着赵广德道:“这不一样,他家分出去不过才两代人,我家已经出了五服,周礼有言,君子之泽,五世而斩……”
  “够了!”
  无恤直接打断了他的解释。
  “我才不管什么周礼,在这里,家法最大!自从我父继承家主之位后,就在家法中宣称,小宗在大宗面前,也只能自称赵。赵氏只有一个姓氏,一个宗主,一个声音!更何况,你方才一口一个中行,难道就不知道,我赵氏与中行,如今是什么关系?”
  赵鞅作为自宣子以后,最强横的赵氏宗主,的确是颁布过那样一条家法,其目的大概是加强小宗对大宗的认同,然而效果不佳。
  无恤继续说道:“今日念你初犯,我就不多计较!想要做我的伴读,就低下你的头,认清自己的身份,记住,一棵树的枝叶再茂盛,也永远是枝叶,得依靠主干供养才能存活!”
  之前不可一世的邯郸稷彻底萎了,大宗的庶子,地位依然高于小宗嫡子,而且无恤句句属实,霸气十足,他无话可说。
  而最吃惊的,莫过于冷眼旁观的魏姬,半年前,此子还是个默默无闻的贱庶子,一度被她以失礼为名,撵到了厩苑里。谁想今天,出言竟是如此英武霸道,让她仿佛都认不出来了。
  是不是,和年轻时候的主君有些神似?
  一念至此,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又想起了几年前做下的那桩事情,若是让此子发觉,不知道他会怎样报复……
  魏姬觉得自己得说点什么,谁知还没张嘴,赵无恤便朝她行了一礼,道:“少君,无恤赶路疲惫,先下去歇息了,告辞。”
  他又朝赵广德行了一礼,同时也转过头对邯郸稷说道:“二位堂兄、堂弟,明日鸡鸣后,在后院相见,休要迟到!”
  说完,无恤便出了厅堂。
  一直在旁边打酱油的赵广德偷眼瞧了瞧满腹心思的魏姬,还有羞怒难当的邯郸稷,又往自己嘴里塞了几颗果脯,他觉得今天这顿饭,还真没白吃。
  ……
  离开厅堂后,赵无恤杀气腾腾地去了偏院,他打定了主意,要是这府邸内的竖寺小人胆敢狗仗人势,怠慢他的手下们,他少不得要杀鸡儆猴了,严惩一二。
  虽然只是小小一乡,但他也已经是执掌一地的宰臣;虽然尚未正式结下婚约,但他也是连接赵氏与宋国关系的纽带;虽然仍然是庶子身份,但他如今却是赵鞅最重视的儿子!
  老虎不发威,你们还真当我是病猫?
  谁想方才在后院发生的事情早已传开,府邸里的侍女竖寺见了无恤,全部低眉顺眼,无人再敢轻视于他。而王孙期,田贲等都被安置妥当,酒浆粱肉伺候着。
  赵无恤这才稍稍满意,特地嘱咐田贲不可多饮惹事后,他进了早已为他准备好的内室里,躺在榻上,微微闭眼,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连带着午后路遇韩氏女的不快,对魏姬的厌恶,统统在方才痛斥邯郸稷时释放出去了。
  所以现在无恤心情不错,眼看就要沉沉睡去。
  但随即,他猛地睁开了眼睛,却是因为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暗道一声不好。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