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奇幻 > 纯禽记者 > 第46章 够狠的啊,老吊

  高冷扭头看了老吊一眼,见他叼着烟狠狠吸了一口,便把还没吸完的丢出了窗外。
  “不用这么紧张,也没那么容易就被盯上。”高冷伸手拍了拍老吊的肩膀,老吊开车抽烟是他的习惯,很少出现抽一半就丢的情况。
  “胖子,你看着点后面,别让人盯上了。”高冷扭过头,冲胖子说道,胖子连忙趴在后座,盯着后面。
  “要开多久啊?”
  “路倒不远,怕跟踪的话得先走环线再进城绕几个圈,半个小时吧。”老吊答道,加快了油门。
  车在路上开得很快,尤其在环线上,这条环线是毕竟之路,虽说有些车,可老吊一辆超一辆。这也是反跟踪的法子。
  胖子在后面盯了会,便没了兴致。
  也是,这大半夜的,被同行碰上的几率实在是不大,虽说各大媒体在各省级城市都有分部,可是有分部是一码事,晚上出来溜达是另一回事,溜达再撞上,几率更小了。
  “风华杂志社,想必现在有所行动吧。”高冷看了看后面,谨慎的脸上现出一抹担忧。
  这种情况下,最有可能遇到的边是风华杂志社的车了。昆明的高档别墅群并不多,就那么几个,他们的车子估计在别墅区外转悠呢,小心点总是没错的。
  “估计是呢,毕竟他们今天也跟到了阿可。”一说到这里,胖子显得有些得意,“估计他们看到我们发布的新闻后,肠子都要毁青了,得亏了小冷,哈,到底是我发小,还是给我面子啊,怎么样,我这发小崇拜我吧。”
  胖子的自黑让高冷忍不住笑了起来,眼前浮现出小冷在床上坐着那娇滴滴的模样。
  老吊跟着笑了几声倒没接话。
  “不对啊,我这个冷幽默你们怎么不损我啊?老吊,你今儿个咋了?不对劲啊。”胖子打个大哈哈,摇了摇头,沐小冷这发小,可真是够给自己面子的……
  “这不开车么。”老吊回道,突然,他看了一下后视镜,突然,他似乎有些紧张,脸上闪过一丝微妙的神色,又看了看后视镜。
  只见后面跟着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
  他重新点了根烟叼上,放慢了些速度,那车也放慢了点速度。老吊看了眼导航仪,这是去阿可家的必经之路。
  “嗯?”高冷见车速突然慢了些,有些疑惑,看了看后视镜,面包车绕到了一辆卡车的后面,高冷并没有看到。
  “胖子,你盯一下后面。”高冷吩咐。
  胖子一听,一下紧张了起来,立刻转过去看了起来,只见后面跟着的车,都离得远,看不太真切,更看不出是不是同行的车了。
  “准备进城了,还有十分钟估计就能到,这点儿不堵车,不过……”老吊话说了半吊子,猛地一加油门,甩了几辆冲了出去。
  “没奇怪的车辆,就是有,也被老吊这一脚油门给甩了。”胖子看了会,嘀咕了一句。
  昆明这个城市并不大,夜生活也少,这才八点多,道路就很顺畅,老吊一进城就往旮旯街道里钻,左拐右拐的。
  “老吊,这路况不对吧。”
  高冷看了看导航仪上的地图,再看了看四周,有些疑惑:“下一条巷子就是他们家了,你怎么还在这周围转?是不是看错路了你。”
  高冷指了指导航仪,地图上很明白,到下一个路口转弯,在绕进深港巷子,便是别墅区,此时此刻,后面没有什么可疑车辆,在这附近转悠有违常理。
  老吊也不言语,只是微妙地笑了笑,指了指后视镜,松了松油门,车又慢了起来。
  高冷见状,立刻会意,直接一个翻身到了后座,盯着后面。
  一辆灰色面包车远远地跟在车后,看不出异样。
  这时,老吊一打方向盘,进了一条小巷,速度快了些许,那辆面包车也猛打方向盘,进了小巷。
  “嘿,我去,这是盯梢了还是巧合了?”胖子咒骂了一句。
  老吊冲出巷子,再次回到大街上,正巧赶上红绿灯,停了下来,不多会,那辆黑色面包车也从巷子里冲了出来,见是红绿灯,停在了后面。
  “老吊还是老道,我说你怎么转悠呢,原来甩尾巴啊。”比起胖子的急躁,高冷到显得很淡定,“老吊老司机了,经验丰富,不愁。”
  “对方也是狗仔,晚上派出来找阿可线索的也是派的经验丰富的,昆明这么大,怎么被这孙子给挂上了,我去!”胖子可沉不住气了,身子整个弓了起来,屁股撅着,就差打破后窗钻出去跟人干一架了。
  “不是被他们挂上了,是我找他们找半天了都。”老吊突然咧嘴一笑,嘿嘿了两声,掏出上衣口袋里的手机,丢到了后座:“你们看短信,有条未读的。”
  胖子连忙拿过来一看,脸色一下变了:“这是谁给你回的信息呢?说事成之后钱会到帐呢,不对,你怎么发过去了一个地址?不对啊!怎么是阿可的地址!”
  胖子的声音陡然高了起来,把手机递给了高冷,身子再次爬到后窗紧张万分地看着后面的面包车,红绿灯过了,车启动了,面包车继续远远地跟着。
  高冷看了眼短信,突然笑了起来,看了老吊一眼,老吊通过后视镜与高冷对望一眼。
  两人意会笑了起来,也不言语。
  高冷拍了拍胖子那高高翘起的肥硕的皮肤:“等着看好戏吧。”
  老吊一打转向灯,冲入一条老街,陡然加快了些速度,眼睛死死盯住前面,以防突然有行人穿过。
  这条老街不长,也就几百米,等他冲到老街的尽头他速度慢了一下,这时面包车也冲了进来,看到了即将转弯的老吊的车。
  老吊不慌不忙点了跟烟,踩了踩油门:“没时间了,绕他几圈就闪人。”
  说完,再次一踩油门冲到了大街上,继续油门到底进入另一个路口,索性停了下来,露一截屁股在外面。
  面包车从老街冲出来后,停了停,司机很是慌乱左右张望一番,看到了老吊的车屁股,乐开了花跟了上来。
  老吊再次油门到底,冲到路尽头,一拐弯,停在那,又露了个车屁股。
  这次面包车终于看明白了,这一开一停地,车屁股总露着,敢情自己不是挂上了他们的车,而是被他们钓着耍着玩啊!我艹。
  这次,面包车可不顾那么多了,直接油门到底,爆菊花的速度贴上了老吊的车。
  就是跟拍了,怎么着吧?都是同行,有本事你甩掉我啊!这就是面包车车内人的意思了,再明显不过了。
  “嘿,老吊,咋回事啊,你钓他们钓着玩呢?”胖子可算反应过来了,再次拿过手机仔细看了看,一拍大腿:“哎呦我去!你这地址写的错的嘛!他们在春阳路98号,你写的68号。”
  “嘿嘿,68号是殡仪馆,估摸着,他们现在才反应过来呢,都是一条路,一路上想遇着他们想一路了,呵呵,好好玩一把。”老吊一笑,将车窗摇了下来,手臂伸了出去,伸出了中指。
  “真够狠啊,老吊。”高冷忍不住也开了窗,胖子见状也一起,伸出手臂,竖起中指。
  面包车内的人,气的猛地长按喇叭。
  “没工夫和这群逗比玩了,十分钟内,甩掉他们,你们坐稳了。”老吊收回手,气定神闲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