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奇幻 > 纯禽记者 > 第44章 洗白第一步,有个好剧本

  这个夜晚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各大微博纷纷刷新阿可最新话题,各大媒体加班加点希望能挖到比星盛杂志社更完整的报道,或者捕捉到当事人的半点影子也行。
  要知道,阿可可是一直清纯形象示人,以前顶多拍戏的时候爆出点绯闻,可那摆明了是操作,外人一时半会地看不清楚,绯闻出现的时候鸡飞狗跳地也就罢了,那内行是一看就知道的。
  可这次,明显就不是绯闻了。
  他们知道,星盛杂志社手里,估计藏着大鱼。
  只是吃不准,这到底是偷拍到了独家线索,然后买通了阿可周围的朋友,拿到了这张照片呢,还是与阿可联合炒作。
  无论是哪一种,同行们的敏感的嗅觉闻到了钱的味道。
  钱,谁都爱的,尤其是媒体,娱乐媒体可是靠着广告费活命的,尤其是市场经济下独资运行的杂志类媒体。
  然后,其他媒体闻到了钱的味道,想抓到这把金,只会是徒劳而已。
  阿可谢绝一切采访,自然,除了高冷。
  高冷此时此刻所发布的一切,都建立在他与王仁所谈好的合作上。
  一时间,星盛杂志社微博关注人数持续高涨,而高冷的微博关注人数由最初的两万人,激增到了两百万人,并持续上升中。
  高冷,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狗仔,在同行中倒是火了一把,自然,还没有到名记者这样的地步。
  只是这么年轻就抓住了机遇,倒也是不多的。
  胖子满脸油地过来了,高冷安排他写的小花絮看来也赶得差不多了,老吊到底还是心细,一并喊了外卖带了过来。
  “高哥,这么快你第二篇报道就出来了啊,我才写了三个小花絮就累惨了。”胖子一进门,一头栽倒在床上:“刚发给你了,你审审吧。”
  写稿子是很累的。
  一个三千字的稿子,读者两三分钟就看完了,而写的人得一个多小时,小花絮虽然每篇几百字,可是几个下来也是两三千。
  高冷写了一个头条,写了三个花絮,脸上也有点疲惫,脑力劳动比体力劳动还是累些的,但到底还是年轻,撑得住。
  他转身坐下来,打开邮箱审了审稿,改动了一些后便发了出去。
  晚上,这些花絮将丰满头条后面的故事。
  “现在这两篇报道,你们也都看到了,今晚大家都没得睡,包括老吊,你一会开车带着我们去王仁那。”高冷喝了口水,低头发了个短信:“这个是地址,你先去查查线路,现在一堆狗仔在找他们,线路方面一定要注意隐蔽。”
  老吊点了点头,“那高哥,你们聊,我在外面等。”老吊转身出了门。
  这是规矩了,既然是独家,而且是连续性的,自然是绝密,如何安排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如果连司机都知道接下来要下什么棋,那还算什么绝密?
  老吊多年的经验了,轻车熟路出门等着。
  等老吊离开,高冷将王仁给的资料全部打开,包括一些加了密的文件夹。
  “目前这两篇报道,已经报道出来了阿可在大学期间是有男朋友的,至少给外界的感觉是这样的,接下来到明天中午之前,我们发布的所有的报道都必须倾向阿可,一定要将阿可的形象,和她之前所说的‘谢绝婚前/性’的话语对上号。”
  此时,电脑上显示着王仁发过来的两人手拿结婚照的照片。
  “这很难吧,毕竟这些年她多次在公开场合都说自己是单身的,如今不是自打脸吗?”胖子指了指王仁发过来的照片,结婚照上的两人,一个貌美,一个帅得太不明显。
  真是蛮违和的。
  “这就是一会,你要做的工作了。”
  高冷点了点头,递过来一张采访提纲,上面列了十个问题,“采访提纲我几个小时前已经发给王仁了,他应该已经准备好如何回答,你查查资料,准备一下,采访我来,写稿你来,只需要按照对话大面积照般就可以了。”
  采访提纲,是每一个明星在接受独家专访之前都会要求有的东西,说白了,就是你在电视上看到明星面对一个又一个的问题侃侃而谈,或妙语连珠幽默万分,或呆萌可爱调皮回应,百分之九十九的,都是事先发了采访提纲的。
  也就是说,记者把要问的问题,提前发给明星的经纪人,然后经纪人团队将如何回答写出来,明星到时候只需要照念或者背下来再答出来而已。
  如果走可爱路线的明星,她的回答就会透着可爱和呆萌,甚至故意出一些漏洞,加深观感;如果走草根励志的,那回答就妙语连珠,让人感觉万分热血和才华横溢。
  说白了,外人看来非常高端的独家专访,实际上就是背书,再加点演技。
  而洗白,不是一次独家专访就可以做到的,尤其是短期内要洗白,不做点手脚肯定是不行的,其中,假新闻便是惯用的一招了。
  而苦情戏,就是假新闻中最常见的手法。
  这是洗白第一步,要有一个好剧本,而采访提纲,可以算是剧本大纲吧。
  胖子看了看提纲,心中有了数。
  高冷是三个人中间,最累的,胖子晚上的工作不重,只是将采访的话直接打出来,稍微调整下就好了,不费脑子。
  高冷的,就费脑子了。
  这提纲出来了,还得看对方配合得怎么样,哪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问题。
  “现在我先联系一下杂志社,发布一条重要预告。”
  胖子连忙点了点头,开始收拾资料准备出发:“高哥,你的提纲放哪?阿可的资料要带着吗?我看你只在车上看了一小会。”
  “不用,我记得住。”高冷淡淡说道,他记忆力本就很强,别说几个问题了,阿可那一堆资料也扫一眼就记个八/九不离十。
  说完,他便给杂志社打了电话。
  十分钟后,杂志社的微博发布出来一条预告。
  发布的最新消息只有两张照片,一张是阿可当年获得兰花奖的照片,这是她进军影视圈第一部获奖电视剧,时间正好是大学时期,与之前发布的《情定孤儿院》的时间相呼应。
  另一张是王仁牵手的照片,时间不定,地点是在一个海边。
  配上简短的文字:重磅新闻,我们周一见。
  短短几分钟,转发上万条。
  等到老吊开车走了二十几分钟后,连这条预告的微博都成为了一个微博小头条。
  之前发布的两则,如果说第一则是雾里看花,第二则拿出了老照片证据,那这微博所说的‘周一见’,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周一,便是要拨开云雾见天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