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奇幻 > 纯禽记者 > 第42章 吃不到的惨

  高冷的惨叫惊得沐小冷直接湿漉漉地裹着浴巾便冲了出来,一下扑倒到他身上:“高冷哥哥,你怎么了?”
  疼得说不出话来的高冷唯有摇了摇头,满头是汗。
  “记住了吗?”脑海里小魔女的声音懒洋洋地又出现了:“如果敢偷食,就等着被弹吧,好了,这次放过你。”
  话音刚落,疼痛神奇地消失了。
  疼痛消失后,高冷这才注意到此时此刻的沐小冷裹着的浴巾早已滑落,只是她光顾着紧张高冷浑然不知。
  整个胸前迤逦春光呈现在高冷的咫尺之遥。
  沐小冷这样的胸,去做胸模应该绰绰有余吧,一时之间,高冷小腹渐紧,又开始高昂了起来。
  小冷见他看着自己,低头一看,轻声叫了一声,慌地连忙站起身就想往浴室里跑,谁知方才蹲下的时候,高冷疼地扭动之间,压住了她的浴巾。
  她猛地一起身,整个浴巾陡然拽落。
  整个身体如裸玉般呈现在了高冷的面前。
  如此精雕细琢的身体,完美又诱人,蛮腰紧致,长腿纤细匀称,湿漉漉的头发倾泻而下,将春色稍微挡了挡,却更增魅惑.
  沐小冷目瞪口呆愣在了原地,时间仿佛静止了,只听到沐小冷急促的呼吸,和高冷压抑的喘气。停了几秒后,沐小冷尖叫一声猛地转身害羞要逃,却不小心绊着地上的浴巾,猛地往前栽倒。
  地上便是光滑的瓷砖地,这一甩下去,可是够呛的。
  高冷本能一下从地上跃起,一把拉住她,猛地拉回怀里。
  如此这般,光溜溜的沐小冷就被高冷抱在了怀里。
  这种诱惑,无人能挡。
  高冷二话不说,将沐小冷拦腰抱起,一下丢到床上,几下脱掉自己的衣物,压了上去。
  沐小冷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吓得整个有点懵,但更多的是害羞,她捂着脸,身体却没有抵挡任何,只是害羞。
  高冷压了上去,一手掰开她的手,压到头两旁,低头便含上那殷桃小嘴
  沐小冷的味道,是极佳的。
  只是沐小冷的生涩,更是显而易见的。
  她的牙齿咬得紧紧地,整个人紧张绷起,高冷直接强势攻破她的牙关,直接吸上她的小舌品尝起来。
  再一手往下探去,让高冷的呼吸陡然重了起来。
  上次在萧云发布会门口无意中捏到过,隔着衣服就已经感觉到了她的酥麻和电力,这次直接上手,更是让高冷激动地难以自抑。
  沐小冷的皮肤,真的是毫无瑕疵地好,水嫩水嫩的,身材虽说娇小了些许,可是足够匀称,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主。
  女人,还是有点肉比较好。
  可以说,沐小冷满足了高冷对于女性的一切幻想,可爱、纯真、智慧、美貌、身材好。
  此时此刻,高冷早已克制不住自己,将小魔女的话忘记到九霄云外,他一边忘情地吻着,手更是上三路下三路毫不留情地攻陷。
  而她彻底放弃了任何抵抗,任由他不停地索取。
  最后,他握住她洁白光滑的脚踝,就像握着最脆弱的白玉器,轻轻向两边移开。
  “啊!!!”又是如弹簧一般的击打猛烈地传来,比上一次更重了几分,高冷一头栽在旁边,痛哭地脸都扭曲了。
  “不长点记性,你是记不住了。”小魔女的声音冷冰冰地传来:“我说最后一次,喂饱了我,才可以去喂别人!这次看有小美女在,放过你。”
  疼痛立刻神奇般消失,而且似乎有双小手轻轻抚摸了一般,舒服极了。
  这种一生一死的感觉,真的不是人受的。
  高冷这次算是真的长了记性了,这个小魔女,惹不起。
  “高冷哥哥,你怎么了?”沐小冷被突如其来发生的事情吓得都要哭了,她连忙跪坐起来,将高冷的头枕到自己的大腿上。
  高冷抬眼一看,近在咫尺的猎物如此诱人,居然无法吃,这简直史上最惨,没有之一。
  与其这样折磨,不如先搁下不吃。
  高冷一边龇牙咧嘴地暗骂,一边道貌岸然地起身,默默地拿过她的衣服,递给她:“穿上吧,刚刚对不起,我冲动了。”
  说完,他便捡起自己的衣服,两三下穿好,坐到电脑桌前不看她。
  沐小冷满脸通红,透着怯怯和无措,连忙穿好了自己的衣服,许久后,一个细细软软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愿意的,高冷哥哥不用内疚。”
  .......
  高冷无语,深吸一口气扭过头。
  只见沐小冷穿着白色纱裙,如仙子一般纯洁又妩媚,洗过澡后的肌肤愈发水透,她跪在床上,肩带上的衣服有些滑落,露出漂亮的锁骨。
  该死,居然不能吃!高冷暗自骂道。
  “刚刚我失礼了,该道歉的,你收拾一下东西,我先写稿子,一会带你新开个房。”高冷尽量让自己的言语平淡一些。
  “高冷哥哥。”沐小冷的嘴巴一下扁了扁,眼泪一下如珠子一样滚落了下来,楚楚可怜又万分自卑地问道:“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高冷连忙起身,抱起她揽入怀里:“哪有,我很喜欢你,有谁会不喜欢这样的沐小冷呢?”
  “那......那你为什么不要我。”沐小冷见高冷抱着她,心中宽慰了几分,手挽着他的脖子,娇滴滴地问道:“你是我第一个男朋友,我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
  高冷怔了怔,很久以前就喜欢自己了?这记忆里怎么没有半点呢?
  可是,为什么不要她?
  高冷真是想死,哪是不想要,是要不了啊!
  可是怎么解释?无从解释。
  高冷只好说了最惨绝人寰的谎话:“我想把我们第一次,留给我们的新婚之夜,我可是要娶你的。”
  说完,他都想抽自己两大嘴巴子。
  人都是说:“我会娶你的,你放心好了,现在就把身子交给我把。”他高冷独独反过来,这叫什么事儿啊!
  沐小冷一听,满脸堆笑一头扎进高冷怀里:“我就知道我喜欢的男人才不是那种下半身动物呢,现在,你可是我男朋友了哦!”
  下半身动物,这脸打的,啧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