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奇幻 > 纯禽记者 > 第33章 空姐的特殊服务

  阿可想必在补妆,也许躲卫生间打电话,这就不得而知了,高冷走到卫生间附近,这门的隔音效果自然是极好的,半点声音都听不到。
  这么好的隔音,难怪有人在飞机上做点什么呢,高冷脸上浮现些许淫YU,余光却看到那紫色制服的空姐好奇地打量着自己。
  在她眼里,高冷俨然已经是阿可的男朋友了,只是从未被曝光,所以两个人还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种事在空姐眼里早已是见怪不怪了。
  可是比较另类的是,这大明星找的,居然是个大帅哥,而不是有钱的丑鳖。
  高冷迎着她探究的目光,正面盯着她。
  空姐的脸,一下红了,她连忙低下头:“对不起先生,我……”
  她的小脸红扑扑的,有一种幼儿园小盆友做错事被抓包的即视感,童颜一脸害羞,可傲人的身材却喷火得很,她下意思地将胸挺得更高了些许,身姿愈发勾/人。
  这一幕,让高冷看在了眼里。这个空姐,是个看上去一脸无辜的小白兔,而内心狂野的主。
  制服/诱/惑,这四个字浮现在高冷地脑海里,他不由地一阵悸动。
  空姐低着头,眼睛却不停地在他身上扫来扫去,
  她一下就发现了他身下那不老实的小帐篷,脸,更红了,可目光却散发出一股得意的味道。
  女人嘛,嫉妒心是天生的,看到大明星的男朋友对自己有意思,这种征服感和得意是难以形容的,这也是为什么会防火防盗防闺蜜了。
  高冷见状,一步步走了过去,逼近她。
  她小步往后退,一直退到了食物储藏室,再退无可退了。
  不远处,她的同事们都在服务乘客,忙的不亦乐乎,按常理,她应该拿着水,给每位乘客倒上一杯,可此时此刻,却被高冷堵在了角落,动弹不得。
  “你是我喜欢的款。”对于这种外表清纯内心狂野的女人,直截了当,霸道和强势地进攻是最好的方法。
  空姐这款,是每个男人喜欢的款,更何况是如此有女人味的空姐了,高冷说的,是真心话,千真万确。
  “你、你、你不是阿可的男朋友吗?”
  “是旧识,不是男朋友。”高冷轻轻地纠正她。
  她脸上的得意更浓了几分。
  “你得服务好我。”高冷指了指她身后装满各类饮料的柜台。
  “一会,我要喝奶。”他指了指其中的纯牛奶,颇为玩味地说道,说完,一手撑住墙壁,后背挡住视线,将她压制在自己怀里。
  “嗯,好的。”她轻轻说到,抬起头来,目光狂野,愈发玩味地回道:“头等舱的制度是,乘客想喝什么,只要我有,都会给的。”
  调/情什么的,比得到更有意思。
  高冷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这时,远处的空姐走了过来,看样子是来拿东西的,她连忙一弯腰,从他手臂地下钻了出去,脸却碰到了他高昂的弟弟。
  虽然隔着裤子,可是真的好大!她抿嘴笑了笑,推着餐车走了出去。
  高冷随后也跟着出去,若无其事办坐回了座位。
  等阿可从卫生间出来时,见高冷依旧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她怔了怔,脸上一阵失望,一个狗仔怎么会轻易放过就坐在隔壁这么好的机会呢?她轻轻叹了口气,径直往自己座位走去。
  “你把行李拿过来。”高冷喊住她,指了指旁边:“你旁边的人不肯换,我就叫我旁边的换你那去。”
  阿可一听,一下笑颜如花,感激万分地看了高冷一眼,连忙将自己的行李拿了过来,再恶狠狠地瞪了胖子一眼,坐到了高冷旁边的位置。
  高冷微微一笑。
  这步棋是下对了。
  如果让胖子跟自己换,是怎么也说不通的,如今看来,用胖子的暴露来换取阿可对自己的信任,值。
  飞机要准备起飞了。
  阿可连忙掏出手机,快速地发短信,可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她似乎有些焦急,于是打开微信,看来她要发语音了。
  高冷见状,连忙偷偷打开录音笔,起飞前联系的,肯定是下飞机接自己的人。
  阿可拉着手机,红唇微启刚要说话,刚刚帮高冷协调座位的空姐走了过来:“对不起,尊敬的客户,飞机要起飞了,请您先关闭手机。”
  “哦,好。”阿可连忙关了微信,快速地在手机上发了个简短的短信。
  怎么这空姐偏偏这个时候来呢?晚个十几秒也行啊!高冷心里暗暗彪脏话,却也无可奈何。
  这时,他的目光停留在了阿可白皙的胳膊上,今天已经用过一次读心术,还有两次,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于是,高冷招了招空姐:“帮我拿一杯水,谢谢。”
  头等舱的服务态度自然是极好的,貌美的空姐离开端来了两杯水,一杯凉的,一杯温的,服务确实到位,高冷随手拿了一杯,喝了起来。
  阿可发完短信后,便将手打在按钮上,想将座位放下去躺着休息,这时,高冷的水一下没端稳,倒到了自己的身上。
  “哎呦。”高冷懊恼地喊了一句,连忙扯起衣服,一个劲直扑腾。
  阿可一看,马上从她包包里拿出卫生纸,递给他,莫说高冷帮她换了座位,就是没换,帮忙也是再自然不过的。
  接过卫生纸那一瞬间,高冷嘀咕着:“谢谢啊,真是太不小心了,这下了飞机再去换衣服吧,身上也没带啊。”
  阿可一听,连忙又拿了些纸过来,递给他:“云南飞机场离市区很远呢,最好选靠近商场的酒店。”
  “你住哪?你那靠近酒店吗?”高冷接过纸巾,手似乎无意识地触碰到她的小手。
  (我哪能选择靠近商场的,人那么多,肯定是去老公在昆明的别墅了。)阿可的心里话,飘然而至。
  “嗯,就酒店嘛。”她淡淡答道,似乎不愿意再多说话。
  高冷的心,一下落实了。
  虽然她心里喊的是‘老公’,可也未必结婚了的,可是可以肯定的是,她谈恋爱了,至于对象是不是王仁,那也无所谓了。
  只要是恋爱了,就是大新闻。
  现在缺的,就是证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