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奇幻 > 纯禽记者 > 第24章 打你个满地找牙 一

  高冷低头一看:高记者,张经理打来了两百万,我已向你账户汇入一百五十万,谢谢。
  高冷的笑,弥漫了上来。
  今天是个好日子,讹回了一百五十万不说,杂志社还奖励了十万,如今,父母留给自己的房子,算是保住了。
  高利贷约莫百万,还可以留点存款。
  “高冷,你小子行啊,看不出来啊,这么阴。”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阴寒入骨的声音,带着冲天的怒火。
  高冷一扭头,张经理整个眼眶发红地瞪着自己,一副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模样。
  办公室的人,都围了过来,却也不敢靠太近,远远地看着,议论纷纷。
  “张经理,有话好好说。”高冷站起身,神色如常,没有落井下石的口吻,也没有幸灾乐祸的表情。
  同事们自然不知道深层次的事情,只当张经理刚刚被一纸文书给开除了,加上恰好高冷代替他的位置主持了会议,又晋升了职位。
  一个开除,一个晋升。
  这张经理怕是心里转不过来弯吧?众人纷纷议论了起来,有几个和事佬甚至打算走过来打打圆场。
  “你们给劳资滚远点!”早已被怒火冲昏头脑的张经理吼得那叫一个掷地有声。
  同事们唯有止住脚步,站在了远处,毕竟这个张经理平时处事不公,大家早就憋着一肚子气了。
  既然张经理都这么说了,还上去拉架?有病啊。
  看好戏的有,盼着有场好戏的,更有。
  “高冷,那野/鸡根本不可能会使用偷拍设备,你小子跟劳资玩阴的?!”张经理一把抓过高冷的衣服领子,压低了声音,愤怒让他的声音都有些发抖。
  高冷扭过头,皱了皱眉头:“张经理,你洗澡了没?一股子娘们味。”
  “果然是你!”张经理一听,猛地一拳挥了过来,直冲他的鼻梁。
  高冷冷笑一声,要说跆拳道什么的,那是城里人玩的游戏,他不懂,可要说干架,那可是强项。
  当别人打你的时候,如果你躲避后再还击,便落了下乘,最好的反击,不是躲避,而是比他更快的速度打过去。
  所以张经理一掌挥过,见高冷愣愣地一动不动,心中暗喜刚扬了起来,便眼前一黑,高冷一个虎拳电闪雷鸣般直接落到了他脸上。
  啪!
  张经理的拳头即将碰触到高冷的脸那一瞬间,他就被撂倒了。
  “尼玛!”张经理一下摔倒在地,扑倒一片椅子,只见他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几秒后,恶狠狠地扭头,两行鼻血流了出来。
  别说,跟拍电视剧一样,都不用化妆的,那鼻血真够应景的。
  围观的人群发出一阵惊叹,这高冷敢情是个练家子啊!明明看着张经理一手抓着他的衣领,一手挥了过去,怎么顷刻之间就变成张经理应声倒地,鼻血直飞了呢?
  这身手太帅了吧!
  高冷微微一笑,手伸到张经理面前,看样子想拉他起来。
  当然,这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别说,这个高冷还真是很有风度的,张经理不分青红皂白地挑衅,他还如此大度,你看,他还拉张经理起来呢。”
  “平时只觉得他人长得好,没想到不但爆了大独家,身手还这么好!看得我心花怒放呀!”两个小姑娘小声嘀咕,拿出手机拍个不停,看样子芳心暗许了。
  张经理见他伸过手来,气不打一出来,一脚就踹了过来,直击脚踝。
  高冷隐隐觉得一阵冷风直冲自己脚踝处,一个闪身躲了过去,却一个假动作,一下倒了下去,直接倒到张经理身上。
  啊!!!张经理发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吼叫。
  旁人看着,是张经理一脚踢中了高冷,高冷应声倒地,怎的张经理叫这么凄惨呢?可其实却是高冷的假动作,一下压张经理身上,那叫一个结实。
  一身肌肉的高冷,恶狠狠地用力倒下压上去,可不是闹着玩的,小鸡仔似的张经理怎么守得住他这激/情一压?
  高冷倒地猛地一击侯,一手扼住他的脖子。
  桌子挡住了众人的视线。
  “姓张的,没错,就是你爷爷我偷拍的。”高冷压低声音轻蔑地说道:“那两百万,只是将你吞我的钱,吐出来而已,你还白赚春宵一刻,对你不薄吧!”
  张经理一听,脸色一变,使劲想掰开他的手,可是高冷手劲奇大,纹丝不动。
  “什么两百万?!我什么时候拿你两百万了!”张经理装傻充愣,声线有一丝发抖,可听上去似乎理直气壮。
  这孙子,这时候了还装!
  高冷冷笑一声,暗暗加重了手上的力气。
  只见张经理的脸,变得紫红紫红,额头上青筋暴起,眼珠子瞬间布满了红血丝。
  在极度缺氧的情况下,求生的本能让张经理松了口,他微微点了点头,张了张嘴,却因为透不过气发不出半点声响。
  高冷手上的力道,松了些许。
  “没错,我是拿董小姐的新闻去私了了。”张经理深深呼吸了几口气后,重新活过来一般,更为惜命,声音透了一丝求饶,全然没了之前的嚣张和跋扈。
  高冷不言语,暴戾万分地看着他。
  “可是高冷,你要知道,虽然他们给了两百万,可是我拿到手只有五十万而已!”张经理一席话,让高冷颇为意外。
  高冷微微眯眼,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此时此刻的张经理,他脸色尚未恢复过来,还透着紫红,呼吸十分急促,目光在缺氧的情况下,显得有些许的茫然,更多的是惊恐。
  不太像诳自己的感觉,高冷默想。
  可是,姓张的这人,满嘴跑火车,谁知道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真的!”张经理突然眼泪飞了出来,哽咽道:“这去私了,中间得有个拉线搭桥的吧?他占去了一部分,再说了,说私了就既往不咎,这只是君子协议,我总得找个大佬来担保一下,以后互不侵犯吧?这又去了一些钱。”
  高冷一听,没想到这私了居然还有这么深的道道,如果当真如此,那以前自己还是简单了。
  “哥,要不,五十万我还给你,其余的您就行行好,退给我吧!”张经理哭丧着脸,一把鼻涕一把泪,低声央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