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奇幻 > 纯禽记者 > 第4章 被坑了

  高冷的持久力,是极好的.
  重生过来后,他不带沿袭了原主所有的智慧、技能、学识,也沿袭了自己原来身子的健硕和强壮。
  折腾了半宿,柔柔满意地睡着了,小巧又丰满的身子依偎在自己的怀里,睡美人一般。
  高冷心满意足看了沉睡的她一眼,微微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女子是个极为虚荣的,在他看来只是空有婉容而已,可见前主看女人的水准仅仅停留在外表。
  高冷沉思良久,手轻轻拂过柔柔身体的每一处,细腻软滑,手感极佳。
  罢了,好歹也是自己女朋友,而且这样美貌的女子,睡睡也是好的,至于拜金与否,她想留便留,不想留也不强求,这么想着,高冷倒头拥过身旁的美人便睡。
  良辰美景,自是一夜好梦。
  ------
  次日清晨,星盛杂志社经理办公室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经理,怎么没看到报道?”高冷一进杂志社,直奔张经理的办公室,打开门便问道。
  高冷一大早便在报刊亭买了杂志,别说头版头条了,连董小姐的半点新闻都没见着。
  啧。
  张经理微微皱了皱眉,瞪了他一眼,万分不满意地啧了一声。
  高冷连忙整个身子闪进房间,轻轻带上了房门,“对不起,刚刚我太着急了,这么大案子,要保密的,我以后会注意,不会再犯了。”
  张经理点了点头。
  “那,经理,这报道是明天再出来吗?”高冷上前几步,低声问道,眼里满是紧张。
  也许原主根本看不出经理的其他阴招的缘故吧,记忆里,除了主人压着自己,只给自己分配垃圾案子之外,并没有经理的阴招的任何记忆。
  而这,成了高冷最为担心的事情。
  “这个呢,要听上面的安排,我也做不了主。”张经理两手一摊,说道,脸上满是无可奈何。
  “上面?昨天您不是给老总打了电话,这么大的新闻,难道不报吗?”高冷的心,一下凉透了,那一丝侥幸已经荡然无存。
  可是心里却很是疑惑的。
  这么大的新闻,杂志社不报是傻子,毕竟这带来的经济效益少说也有一两千万,除非,有人给强压了下来。
  可是这董小姐和那小开,应该没这么大的本事,可以压下星盛杂志社的报道,毕竟这星盛杂志社可是黑白两道都有人保着的,再说了,唯一可以压下报道的,是董小姐的老公,而那个财阀知道自己带绿帽子了,会下大价钱压?
  大不了离婚不就是了,财阀换老婆,不跟换衣服似的。
  “那我怎么知道。”张经理一脸不耐烦:“再说了,小高,你拍的那个太不专业,不够清晰,出去吧,一会还要开会呢。”张经理不耐烦摆了摆手。
  高冷的脸,铁青,他紧握着拳头咯吱咯吱响。
  这一切,都被张经理看在眼里,老谋深算的他立刻堆上一个笑脸道:“不过,小高,你也到了要转正的时候,我会跟人事部说的,你不要着急。”
  高冷内心排山倒海无数个草泥马奔腾而过,可是脸上却硬生生挤出一个微笑:“谢谢经理栽培,打扰了,我出去忙了。”
  张经理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满是得意。
  对付一个像高冷一样没有后/台又刚毕业的后生,他的能力还是绰绰有余的。
  高冷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座位上,一时间接受不来这样的打击,木木地坐着,脑袋里运转得飞快。
  这里面,肯定有蹊跷。
  可惜,原主的记忆里,却并没有职场斗争方面的细节,一直以来,他都是傻乎乎被耍了还浑然不知的那一个。
  可如今的高冷,不再是傻人一个,他知道这里面有蹊跷,难道,经理跟你私了了?高冷的脑海,本能地浮现出这个想法。
  “小高,告诉你一个惊天大秘密。”同事胖子凑了过来,贼眉鼠眼说道:“张经理想必搞到头条了,这次发了!”
  高冷一愣,心中咯噔一下,胖子的话印证了他的猜测,这让他更是愤怒万分,可是嘴上却显得十分意外,问道:“什么?”
  “昨天我看到张经理约了影后董小姐,他手上拿着相机,想必是拍到了独家,去私了了!”胖子一脸羡慕,口若悬河道:“也不知是什么大独家,可惜我隔得远,要不非要去听一耳朵去!”
  “这样私了,不会被老板发现吗?”高冷的牙关,渐渐咬紧,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发现什么啊?!上次萧萧的大案子,是一个实习生拍下来的,张经理就摆明了拿去讹钱了,后来那实习生告到老板那去,张经理是谁?老谋深算的,那实习生手上没资料,资料全给了他,说破天也没人信,最后自己被开了。”
  高冷的脸,抽搐了几下。
  他嘴上便应对着胖子的碎碎念,手略略发抖地点开自己的电脑D盘。
  果然,里面的资料荡然无存。
  “你知道上次那实习生,拍到萧萧和已婚男约会相拥,经理讹了多少钱吗?”胖子凑了过来,一副恨不得咬死经理的羡慕嫉妒恨,伸出三个手指头。
  “三十万?!”高冷心中一惊,就这么一个相拥的照片,就讹了三十万?!
  胖子一巴掌拍他头上:“说你傻,你还真傻,三十万?你当过家家呢?三百万!”
  似乎有只手,伸进了高冷的心脏,一点点捏紧、扯拉、撕裂。萧萧不过是个二线女星,不过是个相拥的照片,就值三百万,那自己影后的车震门,得多少钱?
  不可估量!
  高冷的眼里,喷发出怒火,浑身抖了起来。
  一时间,脑海里出现了他冲到老总办公室,言之凿凿与那姓张的狗崽子对峙的场景,冲进张杂种办公室爆揍他一顿的场景,还有柔柔那满脸的笑,昨晚幸福地躺在自己身下欢愉的场景。
  他看着空空如也的电脑D盘。
  浑身发抖着。
  “高冷,你怎么了?嘿。”胖子见高冷满脸的汗水,推了推他。
  “没事,只是刚刚摔了一个小跟头,腿有点不舒服。”高冷回过头,淡淡一笑。
  最终,他什么也不能做。
  手里没有证据,做什么,都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