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奇幻 > 纯禽记者 > 第1章 完美重生

  窗外,一抹残阳带着血色,映照着整座城市,高楼林立,车水马龙,述说着这个城市的繁华和冷漠。
  G市最顶级的写字楼第22楼,整整一个楼层的人忙碌不已,有的扛着摄像机出去,有的兴奋地拿着照相机跑了进来,还有一些在电脑桌上低头狂敲键盘写着什么,周遭电话声不绝于耳。
  这是星盛杂志社的所在地,国内最赫赫有名的杂志社,几乎承包了大部分国内新闻的头版头条,其中,以偷拍到独家的娱乐新闻和采访高端人物的财经新闻最为出名。
  在杂志社普通员工的工作大厅里,一个男生面色严肃,眼中的肃穆让人不寒而栗,他静静地坐在最靠近窗户的位置,视野落在了远方的高架桥上。
  他是高冷。
  高冷皱了皱眉头,用手按了按太阳穴。
  “看来,接受这个事实是唯一的路子了,我居然重生了!”他心想,脸上疑惑淡去,多了一丝兴奋。
  就在一个钟头前,农村小伙高冷还在自家农田里干活,以后的生活大概就在农村里度过,或者去城市里进工厂做流水工人,做个几年,回家讨个农村婆娘生个娃娃,日子也就这么平淡地过着。
  谁知道,空中突然晴天霹雷,居然一下劈中了他。
  他轰然倒地,当场毙命。
  谁也没想到,他居然一下重生到了这个同样叫高冷的男子身上,
  虽然都是一个名字,可是同名不同命。
  原主高冷,23岁,长得牛高马大,一表人才,国内一流大学新闻系研究生毕业的应届毕业生,目前就职于国内一流的杂志社就职,还有个貌美如花的女朋友,就是隔壁一栋写字楼里上班。
  原主与自己,是两种不同的人生,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而唯一相同的只有两点,一个是名字相同,一个是父母均双亡,可原主的父母给他在这繁华的G市留下了一套百来平的房子,这房子,够很多工薪族打工一辈子了。
  高冷这么坐着,已经一个时辰了,其中他去了无数次卫生间,看着镜子里这个陌生的自己,高大、帅气、自信。
  他还转了整个办公室,这栋国内顶级的写字楼,寸土寸金的地方,居然整整十层都是星盛杂志社的,装潢如此华丽,周围的同事不是研究生就是博士,最差的也是国内一流大学毕业的本科生,均是金字塔顶尖上的人。
  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原主的记忆、技能和学识,在这一个时辰内席卷了他。
  他随手从文件夹抽出一份文件,上面密密麻麻的英文单位,以往的自己是只认识ABCD,顶多加个S/B,如今自己居然非常流利地看懂了,他张嘴读了读,纯正的英式发音显得格外地睿智和儒雅,他又从座位下拿出照相机,摆弄了一下,技术娴熟。
  高冷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手微微发抖,心里激动得无以伦比。
  自己,居然成了当年的自己最最羡慕的那类人,高等学府毕业、能力超群、顶级公司、前途无量,还有楼下那虽没见面,可是记忆里那么娇羞美丽的女朋友,真的是爽翻了!
  高冷微微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了以往的记忆,女朋友柔柔在自己身下承欢时那副欲死欲仙的模样,让他欲罢不能。
  突然,他的脸,阴了阴,一些不好的记忆浮现了出来。
  原主母亲早已去世,父亲年老糊涂信了地下六/合/彩,输光了家底不说,还欠下一屁股高利贷,最后想不开一死了之,眼下还不拿出钱来还,那房子很快就要被高利贷收回了。
  这原主本是这杂志社高端人物专访记者,可性格软弱不说,职场勾心斗角更是一窍不通,高智商低情商,结果没两天就给人调组成了小狗仔,跟拍娱乐新闻。
  这小狗仔和娱乐记者有着本质的不同,前者是底薪、辛苦且人见人打,后者可是明星、企业都追着捧着求着来请娱乐记者宣传的。
  一个明里,一个暗里,一个高大上,一个……
  这还不算什么,这都入职的大半年了,他的跟拍技术可是组里数一数二的,可一直被主任压着,给的案子全是些死案子,没出一个好新闻。
  眼下,都要被开除了。
  “这两天,主任要我跟那杨某的新闻,杨某家里条件好,管得严,根本没什么私生活可拍,这摆明了是主任要压着他,不让他转正,让主任朋友的儿子转正,他居然屁都不敢放一个!”高冷咬了咬牙,眼里闪过一丝阴冷,心中默念:“如今,既然我重活一回,那就要活得更精彩!我高冷,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叮叮叮,桌上的电话响了,高冷看了眼,0003,内线,是主任办公室来的。
  高冷深深吸了一口气,淡定地接了电话:“主任您好。”
  “高冷,现在立刻出去继续跟杨某的新闻,我已经给了你无数次机会了,这一次你再没新闻给我,明儿个就收拾收拾滚蛋!”主任的话,毫不留情,说完便挂了,没给高冷留下任何反驳和解释的余地。
  高冷愣了一愣,只觉得血气直往上涌,他咬了咬牙,轻轻将电话扣上,微微眯起眼睛,大脑飞速运转起来。
  叮叮叮,他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手机上一个性感魅惑的女孩子让人一眼便欲罢不能。
  “喂,柔柔。”高冷嘴角一丝微笑,原主的记忆告诉他,这个便是他女朋友柔柔了,这让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的高冷很是兴奋,光看这柔柔,就比当年读书时看到的班花要好看一百倍。
  “今天什么时候回来?”柔柔的声音,却没有高冷期待的撒娇和甜蜜,她冷冷地问道,带着一丝不耐烦。
  “不知道。”他淡淡地回道,记忆里,这柔柔最近好像天天都如此冷淡,原主每次都是跟条狗似的左哄右哄,热脸贴冷屁股。
  高冷冷笑一声,既然女人如此冷淡,他又何必热情?他可不是那类人。
  回家后,给上就上,不给上就分手,他可不是以前的高冷,热脸贴女人冷屁股的事,他做不来。
  说完,便先扣了电话,调成了静音便拿起照相机便起了身,熟练地在门口刷了指纹,门开了,他阔步走了出去。
  (女生写男生文本就不容易,轻点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