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最强特种兵之龙刺 > 第1949章 记住你们所答应的事情
    “龙牙”佣兵团在霓虹国并没有建立起情报网络,这一点,罗昊是心知肚明的,所以罗昊不由得对云凌风如何弄到情报的方式,感觉到了好奇;不过,尽管心中好奇,罗昊也并没有开口去问,因为他清楚,在适当的时间,他总会知道答案。

    扣扣!扣扣扣!扣扣扣!

    扣扣!扣扣扣!扣扣扣!

    门外传来一短两长的敲门声。听到这敲门声,云凌风立刻从沙中坐直身体,嘴角向上扬起,说道:“情报来了。”

    云凌风起身开门,将纪小丹让进屋,然后谨慎的把门又重新关上后,对纪小丹问道:“我们要的东西到手了吗?”

    纪小丹手指间夹着一张纸递给云凌风,说道:“这上面是病毒疫苗存放的地点。进入这栋大楼需要密码,以及杉田彰纪的指纹和掌纹。密码我已经写在了纸上,杉田彰纪的指纹和掌纹我也拓印了下来。你们所需要的东西,我都已经拿到手了,现在只希望你们不要忘记答应我的事情。”

    “放心吧。”

    云凌风还没来得及开口,坐在一旁,除了在罗昊进屋时跟他点头打招呼,然后就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的疾风,这个时候有些出乎大家意料的开口说道:“既然是答应了你的事情,我们一定会做到。”

    纪小丹点了点头,说道:“你们记得就好。”说完,便是留下了那张纸条,还要拓印了杉田彰纪指纹、掌纹的印模,走进了独属于她的房间。

    走进房间后,纪小丹背靠在门背后,然后缓缓坐到了地上,眼睛中流露出愤怒之色,而在这愤怒中还带着淡淡的恐惧。

    纪小丹拉起自己的衣袖,露出一段如藕一般手臂,只是在这手臂上,却是散布着十几个浅浅的凹坑,这些凹坑,全部都是受伤后所留下的疤痕。如果仔细的观察这些疤痕,会现,这些疤痕全像是被人用锋利的指甲钳,剪过之后所形成的。

    像这样的疤痕,在纪小丹的身上,还有很多很多,多到连她自己都数不清楚到底有多少,甚至在**部位也是有这样的疤痕存在。这些疤痕并不是一次性形成的,只是这一个疤痕,都代表着纪小丹不堪回的往事。

    “樱花会,你们给的这一切,我会如数还给你们!”纪小丹拉好袖子,紧紧的握着拳头,跳动在她眼睛中的愤怒火焰,仿佛要焚毁她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客厅中,罗昊等纪小丹返回房间后,对云凌风问出了自己心中的好奇,“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而她嘴里所说的‘事情’,指的又是什么。”

    云凌风早就知道罗昊一定会询问有关于纪小丹的事情,而他自己也没有想过要对此隐瞒,说不得,在完成答应纪小丹的事情时,还需要罗昊的帮助。

    “霓虹国防卫省下有两个直属指挥的单位,一个是‘亡灵’特勤班,一个是樱花会。纪小丹就是从樱花会中逃出来的,不,准确的说,是从樱花会的训练基地中逃出来的。”

    云凌风叹了口气说道:“可能也是这丫头运气好,正好被海水冲到了‘龙牙’总部外的礁石边,被晓婷所看到,被我们所救。我们刚把她救回去的时候,她伤得很重,左边断了两根肋骨,右边断了一根肋骨,肩膀位置有一处枪伤,身上的擦伤碰伤更是有好几处;而除了我刚才所说的这些伤口外,她身上遍布着许多细小的伤口,这些伤口有些是很早之前就留下的,有些伤口还很新鲜,是几天前刚留下的。”

    “因为这丫头在海水中泡的时间太长了,所以她身上的那些伤口都被海水泡得白,并且已经出现了感染的情况。当时纪小丹的情况十分危急,即便是我们经过了权利的救治,我们认为她能活下来的可能性还是很小。可是她却展现出令我们所有人都意外的求生意志,在手术完成后三天,便是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到第五天的时候,她已经是可以直接进食。在她的身体有所恢复后,我向她询问了情况。”

    “她告诉我,她的名字叫‘纪小丹’,是从一座孤岛上逃出来的。那座孤岛是霓虹国防卫省樱花会的训练基地。在那座孤岛上进行训练的人,全都是从世界各地或是拐骗,或是绑架而来的女孩。这些女孩在只有几岁的时候被绑架到孤岛上,然后就开始暗无天日的接受各种体能、格斗、杀人、武器使用方面的技巧。”

    “她们从几岁的时候开始接受训练,一直到她们成年。在她们成年之后,岛上给她们进行训练的教官,还会为她们进行‘成人礼’,也就是破除她们的处子之身。一个女性间谍,套取情报最好的手段,就是利用她们的身体……”

    “难道她们没有人想过要逃跑吗?”徐旭东不解地问道:“逃离出那个对于她们而言,如同地狱一般的孤岛。”

    “既然樱花会把他们带到了那样一座孤岛上,进行封闭式的训练,又怎么会让她们轻易逃脱呢?”罗昊轻轻叹了口气,说道。

    云凌风点头道:“同样的问题,我也问过纪小丹。纪小丹告诉我,她们不是不想从那座孤岛上逃出来,而是根本就逃不出来。那座孤岛上不仅在各个隐蔽的角落布置了监控探头和红外线探测警报器,就那座孤岛距离最近的海岸,足足有一百多海里。别说是一个女人,就算是一个男人,在没有任何补给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只身游一百多海里的距离。也有人曾经试着从那座岛上逃出来,可是无一例外,她们全都失败了。试图着从孤岛上逃离的人,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这些逃离的人中,有些是处罚了警报,被岛上的警卫乱枪打成了马蜂窝;有些是从孤岛上逃了出去,但是却没能逃出那片海域,她们或是因为体力不支而淹死在海中,或是直接被鲨鱼咬成了两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