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万古仙穹 > 第六章 月满则亏

  虎牢关!
  
  “当当当当………………!”
  
  鸣金收兵的声音在虎牢关外传出。
  
  虎牢关是一个巨大的城楼,夹在两座陡峭的悬崖之间,此刻,无论城楼之上,还是虎牢关外,都是一地尸体,无数火箭,硝烟四起。城楼边上,大量云梯此刻尽皆被大火焚烧之中。
  
  染了白发的古秦,站在城楼口,俯瞰下方正在撤走的大量宋兵。
  
  古秦身后站着陈天山、陈两仪。
  
  “嘶,好险啊,前段时间传来消息,高仙芝大军被古海吓住了,居然停兵整顿,想不到,想不到居然是骗人的,他比想象的来的更快,而且都是精兵,要不是你早有准备,虎牢关就差点被破了!”陈天山一脸的心有余悸道。
  
  陈两仪也是肯定的点点头:“还好你准备了火油,在他们云梯一上来,就用火油焚烧他们的云梯,否则,不堪设想,不堪设想啊,果然是虎狼之兵,只要一个爬上了,都能抵得上我们五个小兵,这,这…………!”陈两仪也是心有余悸道。
  
  古秦没有看二人,而是看着远方,口中轻声道:“二位,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说漏嘴了,记住,我现在就是古海!”
  
  古秦此刻,头发被染成了白色,脸上多出了大量的皱纹,虽然与古海不太像,但,见过古海的人,寥寥无几,甚至这些年,见过古秦的人都不多,而且古秦如今模样变了很多,一般人很难认出。古府亲信更不可能拆穿。
  
  陈天山、陈两仪看了看古秦,郑重的点了点头。
  
  当初古海安排的时候,陈天山好一阵不情愿。担心出意外,不过此刻,却没了怨气,最少,古海料敌先机,刚刚连续五个时辰的进攻,居然被挡了下来。让高仙芝无功而返了。
  
  “我都听你的,你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只要能挡住高仙芝!”陈两仪坚定道。
  
  “陈仙师,义父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大败宋国,所以,关于义父的动向,你就不要泄露出去了,以防意外。”古秦郑重道。
  
  陈天山点了点头:“我会为你保密的,只是,就刚才一次攻城,就死了三千人,高仙芝也只损失了三千人,这只是高仙芝的一小撮军队,他大军源源不断向虎牢关汇聚的时候,你如何抵挡?”
  
  “放心吧,我相信义父,义父会很快绑住他们的!”古秦沉默了一下道。
  
  “哦?”
  
  “刚才闯关的,可是高仙芝的先锋大将,那个叫着‘林冲’的将领,此人勇猛,需重点关注,回头让画师将其容貌画出,交给城头上的所有士兵观看,只要看到此人上来,立刻全力射击!”古秦沉声道。
  
  “好!”陈两仪应声道。
  
  -------------
  
  虎牢关外。
  
  一座大营大帐之中。
  
  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红衣儒雅男子,此刻手中捧着一杯热茶,仔细的看着一个巨大的沙盘。沙盘之上,详细的描述着虎牢关外的一切地形。
  
  旁边站着一群侍卫,静悄悄的,谁也不敢打扰这捧着茶杯的儒雅男子。
  
  男子面容俊朗,双眉之间带着一股说不清的英气一般,让人望之一眼,都是心神一振的感觉。
  
  喝了口茶,用手在沙盘上比划了一下。
  
  “报!”
  
  顿时,一个浑身是血的雄壮男子,冲入大帐之中。
  
  “噗通!”
  
  雄壮男子噗通跪地,一脸的愧疚。
  
  而捧着茶杯的儒雅男子却背对着他,继续看向沙盘地图之上。
  
  “大帅,林冲无能,没能攻上虎牢关,那虎牢关统帅,好似提前知道我们要去一般,早就准备好了火油,我等死伤惨重,有三千将士,不幸殒命,还有两千伤重不一,属下无能,造成如此大的损失,还请大帅责罚!”雄壮男子跪地请罪道。
  
  捧着茶杯的大帅并没有调头,继续看着沙盘地图。
  
  “请大帅责罚,属下无能,没能攻上城楼!”雄壮的林冲,再度头磕地的请罪道。
  
  “你没攻上城楼,正常,你要是能攻上城楼,那就不正常了!”捧着茶杯的大帅淡淡的开口道。
  
  “啊?”林冲茫然的看着大帅。
  
  伐陈大元帅,高仙芝!
  
  高仙芝捧着茶杯缓缓转过身来,看向林冲,微微一笑道:“我没指望你能一次攻下虎牢关!只是让先锋部队试试虎牢关的成色而已。你不用自责,守城的人,不是你所能对抗的!”
  
  “大帅,你不怪我?”林冲惊讶道。
  
  高仙芝喝了口手中的茶,点了点头道:“我已经让人将虎牢关四周的地形侦查了一遍,不愧是古海,居然防备的如此无懈可击,就连那险峻的山口,他也保险的毁塌了山崖,断了我们的一条险路!”
  
  “可是,可是我们三千弟兄……!”林冲依旧脸色难看道。
  
  “好了,有战争,自然有死伤,这古海和我们以往见到的所有人都不同,你千万不要小觑他,你要将他当成一个极为强大的对手才行,记住,比我都强!”高仙芝沉声道。
  
  “啊?怎么可能,大帅,当今宋国,我只服你!”林冲顿时不信道。
  
  “可当今天下,我只服他!”高仙芝沉声道。
  
  “啊?什么?”林冲惊讶道。
  
  “虽然我服他,但,我还是要打败他,所以,你们一定要小心!”高仙芝郑重道。
  
  “是!”
  
  “这古海用兵,防不胜防,而且很多盘外招,更是让你无法发现,以后,就算不是战场上,要是有所异常的事情发生,第一时间通知我!”高仙芝沉声道。
  
  “是!”
  
  “再攻三日,就算拼死一批人也没关系,他们死了,虎牢关内也同样会死一批,虎牢关内那群劣军,看着一个个同伴死了,肯定心有异样,三天后,我们撤军,待来日,我等携滚滚大军来袭的时候,他们必将惶惶而自灭!”高仙芝喝下最后一口茶,冷声道。
  
  “是!”
  
  ---------
  
  三日后。
  
  虎牢关城楼之上。
  
  “撤军了,他们终于撤军了!”陈两仪此刻热泪盈眶一般。
  
  “可我们这三天,却死了一万人!”陈天山脸色难看道。
  
  一共只有十万劣军,死了一万,这对士气打击是何等恐怖,况且对方还有七八十万大军压境。
  
  “你们担心军营会有骚动?”古秦轻笑道。
  
  “会吗?”陈两仪担心道。
  
  “会!”古秦一脸肯定道。
  
  “啊?”
  
  “高仙芝的心理战学的家父,他会,家父岂能不会?放心吧,交给我运作,换个方式宣传,这一万死亡,不但不会把他们吓成绵羊,反而会激起他们凶性,让他们视死如归!”古秦笑道。
  
  “啊?”
  
  ---------------------
  
  高仙芝骑在一匹黑色大马之上,带着一万伤病,缓缓的向着不远处一座巨大的城池而去。
  
  虽然没有攻下虎牢关,但,对高仙芝来说,已经满足了,因为高仙芝已经给虎牢关的剩下陈国军,心中埋下了一个恐惧的种子。
  
  虎牢关陈军死了万人,也许能激发他们的凶性,可是,那又如何?待来日,八十万大军兵临城下,内心深处的恐惧种子会迅速生根发芽,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将刚蓄起的凶性全部崩碎了。
  
  眼前是八十万大军的最大据点,也是昔日陈国除朝都外的最大城池,叫着‘商城’,是六国首富在此发家的地方。
  
  此刻,早已被自己拿下,以此为据点,向着四面八方的城池扩散用兵之中。
  
  “大帅回来了!”老远的就有将士前来迎接一般。
  
  “商城之中,可有商人有不轨行为?”高仙芝问道。
  
  “没有,大帅放心吧,你早已让我们监视了,不止商城,其它城池也是如此,根本没有商户敢乱来!”为首小将说道。
  
  “嗯!”高仙芝点点头。
  
  大军缓缓踏入城中。向着城中心的一个巨大校场而去。校场也是大军聚集之地,不算外出征战的兵马,此地最少有三十万大军在此驻扎。
  
  离校场大营还有一段距离。高仙芝陡然眉头一皱,却是远处教场传来一阵鞭炮的声音。
  
  “噼里啪啦!”
  
  鞭炮一刻不停,喧闹无比!
  
  “怎么回事?”高仙芝眉头微皱。
  
  “大帅,这是我宋国城池的一些富商们,前来慰劳我军的!”那小将笑着说道。
  
  “什么?富商?”高仙芝脸色一变。
  
  一瞬间想到了六国首富,古海。
  
  “驾!”
  
  高仙芝一抽马屁股,黑马顿时疾驰而去。
  
  很快来到校场大营之地。此刻,一群身穿锦袍之人,恭敬的对着一个华袍中年男子行礼之中。
  
  “太子严重了,我等商贾无能,只能聊表心意,真的不算什么,都是我等心意,看到我宋国不断强大,我们心里开心啊,所以,我们城的商会决定,送来物质,供大军所用,以防被陈国的古海钻了空子!”为首一个富态锦袍人极为恭敬道。
  
  面前华袍中年男子,却是宋国太子,此刻站在一群富商面前,眼中闪过一股满意。
  
  “大帅回营了!”陡然一个小兵高喝。
  
  “哗啦啦!”
  
  四周无论是将士、太子、富商、杂役,纷纷转过头来。
  
  却看到高仙芝骑着大马瞬间到了近前。
  
  不远处鞭炮齐鸣。高仙芝却是眼中闪过一股冷冽。
  
  “见过大帅!”宋太子笑道。
  
  “拜见大帅!”一群富商略微激动的拜道。
  
  “怎么回事?”高仙芝冷声道。
  
  “哦,这是我宋国彭城的商会,听说你下令监管天下粮仓、药仓,以防备古海用商业作乱,切断我等需求,所以,彭城商会自发组织了起来,运来大量的粮食、药材,为国尽力,配合我军!”宋太子笑道。
  
  “哦?”高仙芝微微意外。
  
  高仙芝听到古海领军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古海以商业切断资源,早有防备,可不想宋国彭城的商会这么自觉。
  
  为首富商也笑盈盈道:“恭喜大帅,一路高歌,甚至灭了陈王,我等得到消息,尽皆心涌澎湃,心锐诚服,所以,才带着一些军需,一方面聊表心意,另一方面,带来我等最真挚的祝贺,还请大帅允许!”
  
  高仙芝却是凝眉盯着这一群富商。以高仙芝的警惕性,第一时间猜想他们是否是古海派来的奸细,有何阴谋,可是,看着不远处堆积如山的粮食、药材,高仙芝露出一丝茫然。好像不太像啊!
  
  不过,若真是前来恭贺和提供资源的,没必要打击啊。
  
  “那我就代全军感谢诸位了!本帅一路奔袭,微有疲惫,就不招待诸位了!”高仙芝开口道。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一群富商顿时笑道。
  
  “大帅,你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太子笑道。
  
  高仙芝点了点头。
  
  ------
  
  傍晚,林冲走入高仙芝大帐。
  
  “大帅,我已经检查过了,粮食、药材,没有问题,都是最好的!看来这群富商跟古海没有关系!”
  
  “都是最好的?”高仙芝眉头微皱。
  
  “是啊,这群商人太热情了,待会还会有一场烟火大会,恭贺我们此次巨大胜利!”林冲笑道。
  
  “给我派人,盯着这群商人!”高仙芝沉声道。
  
  “大帅,听说他们明天一早就走了啊,怎么……?”
  
  “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盯着吧,以防意外!”高仙芝沉声道。
  
  “是!”
  
  -----
  
  第二日,高仙芝起床,梳洗了一番。
  
  “噼里啪啦!”
  
  大营之外,再度传来一阵鞭炮之声。
  
  “嗯?林冲!”高仙芝一声冷喝。
  
  “在!”林冲快速进入大帐。
  
  “不是让你盯着彭城富商的吗?出事了?”高仙芝沉声道。
  
  “没有啊,他们今天一早就走了啊,哦,不过,今日是郓城的富商前来犒赏三军,鞭炮从城外一直炸到城中大营。也是带来的大量的药材、粮食。看来不似作假啊!”林冲笑道。
  
  “郓城富商?”高仙芝露出一丝茫然。
  
  “是啊,都是粮食、药材,都是最好的,我们派人看过了,哈哈,这下不要担心古海从中作梗了!”林冲笑道。
  
  高仙芝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
  
  宋国朝都,宋城。田府。
  
  古海面前是一盘围棋,古海自己跟自己下棋,一旁站着义子古汉。
  
  “义父,彭城商会、郓城商会、惠城商会,不断前往商城,按照你的吩咐送去大量的粮食、药材,各商会在我们的挑动下,陆续在前往的路上,只是,送去如此多的粮食、药材,又有何用?”古汉疑惑道。
  
  古海在棋盘上落了一枚白子,露出一丝轻笑道:“是啊,又有何用?古汉,你想不到吗?”
  
  古汉神色一动:“噢,我知道了,义父,因为高仙芝防着我们,他们早已准备了足够的粮食、药材,所以,我们送去的粮食、药材,根本没有用处。要是粮、药匮乏的情况下,它们会珍贵无比,可是,粮食足够的情况下,再多也没有用处,只能囤积在那里落灰,还要人看管、搬运。甚至,它们还不如钱财来的实惠,钱财可以赏给三军,以激励士气,可粮食,不好赏,最少在战争期间,赏不起来,赏了,这群将士也带不走,粮食、药材,形同废物,却又能掩人耳目!”
  
  “这叫‘月满则亏’,凡是太过,不但没有用处,而且还会有害处!”古海沉声道。
  
  “是,那群将士看着大批大批的赠送抵达军营,自己却没有一点点的好处,心里肯定有着一丝不平衡。”古汉笑道。
  
  “还有呢?”古海再度落下一枚黑子道。
  
  古汉知道古海在教导自己,也是努力分析之中,沉默了一会,古汉陡然眼中一亮,眼中闪过一丝惊骇之色。
  
  “鞭炮、烟花?”古汉惊讶道。
  
  古海微微一笑:“怎么讲?”
  
  “商城驻扎三十万大军,另外的五十万大军,却是分兵多路,在不断收取各地的城池,商城是总部,同样也是一个养伤的地方,精兵不断被派出去,而伤兵不断被运回到商城,在此养伤,疗伤之中。有人断胳膊、断腿,浑身是伤,心中自然难过无比,身体残疾,对未来甚至有股绝望的念头,可这时,其他人却在载歌载舞,鞭炮齐鸣,无比欢庆,对伤兵的心里落差会极为巨大,这是往伤兵伤口上撒盐啊!”古汉说道。
  
  “继续!”
  
  “夜晚的烟花,看似炫丽,但却好似对伤兵们的嘲讽!对残疾者未来的讽刺!加上大量粮食、药材运来,根本没有分配到每个人的手中,这群伤兵会更加的心里不平衡,凭什么别人享受繁华胜利,而自己只能得到绝望的未来?”古汉说道。
  
  古海点了点头:“还有吗?”
  
  古汉思索了好一会,才神色一动。
  
  “义父,你是说商城百姓?”古汉惊讶道。
  
  古海停下手中棋子,点了点头道:“是啊,高仙芝坑杀了六十万陈军,这六十万人,可是无数百姓家里的顶梁柱啊,他们是儿子、是丈夫、是父亲,他们就是一个个家庭的精神支柱,他们死了,百姓家中早已哀鸿一片,绝望的没有未来。只是无法反抗这群侵略者而已,而此刻,这群侵略者,正在日日庆祝,日日大笑,犹如魔鬼一般想要同化着他们。他们虽然被逼无奈,但内心之中,只会滋生越来越多的仇恨!”
  
  “待有一日,这仇恨聚集到顶点的时候,将是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古汉深吸口气道。
  
  “你记住,无论是谁,也无法抵挡人民海洋的怒火,当怒火浪潮席卷而来的时候,将犹如天崩地裂,势不可挡!”古海沉声道。
  
  “嘶!”古汉倒吸了口冷气。
  
  “义父,孩儿可没想到,这小小的鞭炮、烟花,居然隐藏着如此凶险的作用,居然能引动人心!”
  
  “人心,是最强大的!同样,人心,也是最脆弱的!诛心,只是刚开始!”
  
  说完,古海再度一枚棋子落在了棋盘之上。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fuckADS-->
  BAIDU_CLB_SLOT_ID="933954";<!--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数字君有话说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看得爽了赏个钱嘞!
  
  
  赏作者贵宾票:亲,您还没登录噢,马上or
  <!--EditorbyJack2014-09-19Start2-->
  
  赏作者贵宾票:亲,您还没登录噢,马上orvarhasAuthorSpeak=false;K17.book.authorSpeak=function(){varchapterId=19914466;varindex=0;varhtml="";varurl="/bookservice/getAuthorSpeak.action";varparams={"chapterId":chapterId};$.get(url,params,function(data){if(!K17.isEmpty(data.html)){html+="作者有话说"html+=data.html;$("#authorSpenk").html(html).show();hasAuthorSpeak=true;}},'json');}K17.book.authorSpeak();<!--START爽章-->K17.book.vipVote.doRandom=function(){vart=setInterval(function(){varrandomPrice=parseInt(Math.random()*1000);$("#vipInput").val(randomPrice);$("#cp_needKb").html(randomPrice*10);},100);setTimeout(function(){clearInterval(t)},2e3);};$(".icon_tz").click(function(){K17.book.vipVote.doRandom();});K17.book.loadChapterVipTicketInfo=function(){varchapterId=19914466;varurl="/props/loadChapterVipTicketInfo.action";varparams={"chapterId":chapterId,"r":newDate().getTime()};$.get(url,params,function(data){varking=$.parseJSON(data.king);varlastUser=$.parseJSON(data.lastUser);varbalance=data.balance?data.balance:0;vargbCount=data.gbCount?data.gbCount:0;if(hasAuthorSpeak||gbCount>=10000){$("#miniVoteBox").remove();$("#authorSay").show();varhtml="爽帝就是你,速度来抢吧。";if(lastUser)html="
  小壕刚刚给作者打赏"+lastUser.info+"贵宾";$(".co_vote_dt").html(html);varking_html="本章豪爽帝宝座就等你来坐了";if(king)king_html="在本章打赏"+king.info+"贵宾票,占领本章豪爽帝宝座!";$(".cv_top_one").html(king_html);}else{$("#authorSay").remove();}if(K17.isLogined()&&balance>=0){$(".kb_info").html("需消费"+$("#vipInput").val()+"0K币,当前拥有"+balance+"K币");$("#vipInput").bind('keyup',function(){varcount=$(this).val().replace(/\D/gi,"");$(this).val(count);if(!count)count=0;$("#cp_needKb").html(parseInt(count,10)*10);});}},'json');}K17.book.loadChapterVipTicketInfo();varisSubmit=false;K17.book.chapterChargeProps=function(){if(!K17.isLogined()){K17.login.form("window.location.reload(true);");return;}if(isSubmit)return;isSubmit=true;varchapterId=19914466;varbookId=1198584;varcount=$("#vipInput").val();if(!count)count=0;varurl="/props/chapterChargeProps.action";varparams={"chapterId":chapterId,"bookId":bookId,"count":count,"r":newDate().getTime()};$.post(url,params,function(data){if(data.status==0){K17.alertLog.newdialog("提示","打赏成功","sure","K17.book.loadChapterVipTicketInfo();K17.alertLog.newdialog.close();",300,"关闭");}else{K17.alertLog.newdialog("提示","打赏失败:"+data.message,"e",null,350);}isSubmit=false;},'json');}$(".btn_cp_vote").click(K17.book.chapterChargeProps);<!--END爽章--><!--editorbyJack2014-09-19End--><!--0116增加踩顶按钮--><!--0116增加踩顶按钮end--><!--您最近阅读过:_.book.addBookHistroy(1198584,"万古仙穹");_.book.showBooksHistory("history",5);#includevirtual="/inc/fragment/9/2679.html"
  17K(www.17k.com)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hotRecommenda,#historya").live("click",function(){try{varhref=$(this).attr("href");varbookId=href.substring(href.lastIndexOf("/")+1,href.lastIndexOf("."));if($(this).parent().parent().attr("id")=="hotRecommend"){_gaq.push(['_trackEvent','chapterPageLinks',"recentRead",bookId]);}else{_gaq.push(['_trackEvent','chapterPageLinks',"hotRecommend",bookId]);}}catch(e){}});--><!--baidu_tc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