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掠天记 > 第五十六章 灵云师姐
更让宽袍长老愤怒的,便是这栖霞谷的女弟子要报仇的做法!
  宽袍长老也是通晓门中的龌龊事的,在他看来,候清既然带了当作诱饵出去钓杀妖蛤,那么被人杀了,也只能怪自己没用,愿赌服输,毕竟是自己先做了这种事在前,被人杀了还有什么话说?而这女子却明目障胆过来报仇,这简直就是不将门规放在眼里了……
  ……退一步讲,你要报仇也不能把事情闹这么大啊!
  被这么一闹,众人不仅知道了方行被当作诱饵的事情,还知道了她与候清暗通款曲的事情,对道门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丑闻!须知道,道门毕竟是道门,虽不禁婚配,却也不提畅弟子们的私恋,在道门看来,至少也要等于破了筑基或是离门之后,才能言及婚嫁。
  “你这女子,好大的胆子,若这孩子说的无错,你便是数罪共犯!也罢,你既是栖霞谷的弟子,老夫不来罚你,只让你栖霞谷的传法长老来领你便是了!”
  宽袍长老冷冷说道,随手抛起了一道灵符,化作流光往栖霞谷方向去了。
  “竟然是栖霞谷的弟子,竟然闯到咱们清溪谷里来杀人……”
  “这不是那个风头正劲的方行么?听说他是孟玄照师兄的好友……”
  “嘘,玄照师兄又怎么会因为他与栖霞谷弟子交恶?这小子要失去靠山了……”
  “是啊,无论是什么原因,栖霞谷的弟子是不能得罪的啊!”
  清溪谷里,无论人窍窍私语,讨论着眼前发生的一幕。
  对他们来说,栖霞谷弟子掌握了丹法,也就掌握了修行路上的命脉,万万得罪不得。
  也就在众人讨论声中,忽然间栖霞谷方向,一片黑影迅疾的飞了过来,待离得近了,众人已经看清,那赫然是一只巨大无比的白鹤,展翅飞来,速度极快,而在白鹤上,则盘膝坐着一个面目清冷的女子,容颜绝美,只是冷若冰霜,身穿一件雪白的衣裙。
  “啊,来的是灵云师姐……”
  有人低低的叫了出来,众人立刻同时抬头,去看这传说中的真传弟子。
  “灵云见过洪长老,不知此时到底发生了何事?”
  许灵云驾鹤而来,飞临清溪谷,向宽袍长老施了一礼,低声问道。
  “灵云,怎么是你来了?你师傅呢?”
  宽袍长老客气的问道,并没有因为许灵云的辈份而小觑她。
  事实上,许灵云的修为也只比他低了一阶,更是因为她年轻,前途不可限量,日后一旦筑基,前途远比道门大部分长老更广,因此这些道门长老面对真传弟子,也从来不拿架子。
  许灵云道:“师尊刚刚炼了一炉筑基丹出来,正在闭关调息,灵云忝为栖霞谷大师姐,收到了长老的传符,便赶来代替我师尊处理此事……”
  宽袍长老点了点头,道:“你乃是道门真传,处理此事也有资格!”
  说着,灵力一动,束音成思,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以传音入密之法告诉了许灵云,不过他对事情也了解不深,此时说的大都是转述的刚才方行的话。
  许灵云闻言,脸色渐渐冷了起来,忽然双目一缩,精光暴射,落在了那被法器“困仙索”绑着的青衣女子身上,厉喝道:“林清雪,你为何刚一出关,便惹出此等事来?”
  青衣女子林清雪痴痴笑笑,呢喃道:“便是刚出关便得知了此事,才要替他报仇……”
  许灵云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向宽袍长老道:“洪长老,林清雪伴随在师尊身侧,为闭关炼丹的师尊照看火炉,足足闭关七七四十九天,刚刚才出关,心力交瘁,神智不清,以致于犯下了这等大错,望洪长老恕罪,灵云将她带回栖霞谷严加管教,你看如何?”
  洪长老微微一皱眉,他自然也知道所谓的带回去严加管教云云,只是客套话,不过栖霞谷弟子一向如此,几乎等于是游离于道门规则之外,他也没什么办法了,总不能因为这一个小小的弟子,便开罪栖霞谷的红烟长老,便轻轻一点头,道:“有劳了……”
  “谢洪长老!”
  许灵云嫣然一笑,向洪长老施了一礼,又看向了青衣女子。
  洪长老轻轻一叹,大袖一挥,那道捆在了林清雪身上的法器立刻自动脱离了开来,飞回了他的袖子里,林清雪甫得自由,身子顿时晃了晃,这才重新站稳。
  “浑帐东西,回到了栖霞谷,看师尊怎么罚你,还不快跟我回去!”
  许灵云一拍白鹤脖子,白鹤便缓缓降落了下来,准备接林清雪回去。
  林清雪凄然笑了笑,慢慢向白鹤走了过去,在经过方行身边时,她看了方行一眼,忽然凄然一笑,轻轻的说道:“反正已经犯了门规……不如干脆杀了他吧!”
  说话间,忽然间法诀一弹,竟然又施展了一道火术向方行打来。
  众人见状,顿时大吃了一惊,这一次她距离方行太近,即便是洪长老都已经来不及阻拦。
  不过也就在这时,方行身形陡然动了。
  别人会对这个女人放松警惕,他却不会,一直在留意着她。
  一见这女子手腕抬起,他便嗖的一声向她冲了过去,在这女子法术施展出来时,他已经欺近了林清雪身侧,高高跳了起来,运尽全力,“啪”的一巴掌抽了出去。
  “噗……”
  林清雪出其不意,顿时被方行一巴掌抽在了脸上,身形直接飞了出去,跌在了三丈之外。
  那道被她施展出来的法术,也立刻打偏了,落在了三丈外的地面上,烧出了一个大坑。
  一时间,清溪谷静寂无声,都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在洪长老与栖霞谷的灵云师姐都赶到了之后,竟然还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这栖霞谷的女弟子,当着灵云师姐的面,也要斩杀方行,可谓是真疯狂了。
  而方行这个小子,竟然一巴掌抽飞了这个娇滴滴的小美人,也可谓是真狠。
  “放肆,敢伤我栖霞谷弟子?”
  许灵云眉头一皱,忽然冷叱一声,身形从白鹤背上掠起,飞仙一般霎那间欺近了方行身边,纤掌一挥,就要一巴掌打在方行脸上,替林清雪报这一掌之仇。她作为栖霞谷大师姐,直接忽略了林清雪暗算方行的那一计法术,只是看到了方行抽飞林清雪的那一巴掌。
  栖霞谷弟子不可受辱,所以她打算先还方行一巴掌再说。
  然而就在这时,方行忽然向她转了过来,咬牙一笑,道:“灵云师姐,小蛮还好么?”
  “是你?”
  许灵云这一掌陡然收了回来,目光一凝,落在了方行脸上。
  一声“小蛮”,立刻让她想起了当初在山门外的那个叫花子一样的小男孩。
  毕竟,如今的小蛮,乃是栖霞谷最有潜力的小师妹,深受师傅的宠爱。
  小蛮并不知道方行也拜入了道门,许灵云也没有打算告诉她。
  她根本就不曾想过,方行真的能从十万道童里面脱颖而出,成为青云宗的外门弟子。
  不过她对这个叫方行的家伙,还真是印象深刻。
  毕竟在栖霞谷,小蛮总是不停的提起这个人,在小蛮心目中,似乎自己这个大师姐与筑基期的师尊,都不如她口中那个叫花子一样的方行少爷神通广大。
  因为嫌“小蛮”这个名字太难听,许灵云与师尊,都准备要给小蛮改一个名字,可是小蛮却坚决不同意,她怕哪一天少爷来青云宗找她了,没有名字,找不着她。
  一霎间想起了这些事情,许灵云表情不免有些凝滞。
  方行笑嘻嘻的看着许灵云,笑道:“灵云师姐看样子还没忘了我!”
  许灵云反应了过来,冷冷道:“我没想到你真的能够成为青云宗的弟子!”
  方行笑了笑,道:“都是灵云师姐给了我这个机会,师弟一直心存感激,想要去找你道谢的,只是在道门里路途不熟,因此一直没有去成,还望灵云师姐不要见怪!”
  许灵云脸色一变,冷冷道:“你最好不要靠近我的灵云谷半步,不然我会断你双腿!”
  方行故作惊愕,道:“这是为什么?我想灵云师姐你和小蛮了怎么办?”
  许灵云瞳孔一缩,低声道:“你有何资格想我?至于小蛮,在我将她抱入道门的时候,她便与你再无半分关系了,你敢去纠缠她,乱她道心,我便杀了你!”
  方行闻言,心里也是暗怒,忽然心一横,咬牙道:“臭娘们,别在小爷面前耍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