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掠天记 > 第四十五章 滴水不露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掠天记》更多支持!
  几个守门弟子忙上来喝问究竟,方行便把手里的小木牌一亮,哭道:“我是外门弟子方行,半个月前,与候清师兄等人领了符诏,前往妖瘴山斩杀妖兽蟒枯蛤,结果……那叫一个惨啊,几位师兄都死了,就剩我一个,凄凄惶惶逃出了妖瘴山,总算活着回来了……”
  “候师兄死了?”
  这几个守门弟子都是外门之人,也听说过候清的名号,顿时大惊。
  几个人立刻分派了一个人进山去禀告符诏大殿长老,另外几个人则将方行扶了进去,其中一个皱眉看着他背上的妖蛤腿,想给他扔掉,方行却不肯,叫道:“别碰我的腿,这一路上我就是吃着这玩意回来的……这还是我们已经斩杀了妖兽的凭证,谁都不能动……”
  几个守门弟子哭笑不得,也只好随他去。
  不过他们见了方行的惨状,心里也都有些打鼓。
  他们都是外门弟子,若想进入内门,除非家里会出巨资给他们购买炼制破阶丹的灵药,否则早晚都要领一次符诏的,见到了方行此时的惨状,心里不免有些害怕。
  “外出斩妖的弟子何在?”
  没过太长时间,一个青衫的老者匆匆御剑而来,方行远远瞅了他一眼,却是灵动七重。
  “都死啦……”
  方行等这老头到了跟前,忽然间放声长号,把老头吓了一跳。
  “谁都死了?”
  “除了我之外,候清师兄、柳三师兄、钱通师兄、赵直师兄……都死了……”
  方行看起来哭的非常伤心,又似乎非常的恐惧,像是受了惊吓一般。
  “你跟我来!”
  那青衫长老提起了方行,便御剑往道门内的一座山峰飞去。
  他脸色也有些凝重,一次最低阶的斩妖符,便死了四个弟子,也不是件小事。
  以往道门发放符诏,派出去的内外门弟子,甚至真传弟子,在外面死伤严重,甚至全军覆没的记录也有,不过最简单的斩妖符,却惨成了这个样子,那也真是少见。
  不来时,青衫长老便带着方行来到了云隐峰上的一座大殿前,此殿正是符诏大殿,不过却没有进去,而是直接领他上了旁边的一座小楼,来到了一处小厅,便让方行坐在蒲团上休息,自己则点燃了一道传讯符,通知另外两个符诏殿的执事长老到小楼里来。
  方行好奇的打量着,却见这小楼便像书房一般,似乎是符诏殿执事长老们理事的地方。
  不多时,另外两个长老到来,却都是灵动八重,面目则十分苍老。
  这些长老分派在青云宗各个大殿之中理事,乃是道门身份最低的一些长老。
  只要修为破了灵动七重,无论年岁,也无论是如何突破的,都可以选择留在山门转为长老职位,处理门中事务,而那些连灵动七重都突破不了的道门弟子,便都回归了凡俗,或归家族,或就近组建世家门楣,繁衍血脉,以期后辈子孙里能有天资过人者出现。
  “小辈,你姓甚名谁?”
  三位长老落坐之后,目光森然,凝重的看着方行。
  方行老老实实答道:“弟子方行,见过三位长老……”
  那位青衫长老点了点头,道:“你将此次斩妖的历程,细细给我说来……”
  “是,弟子遵命……”
  方行苦着脸,一副又想起了伤心事的模样,却还是详细的将自己编了一路的故事讲了出来:“候清师兄带了我们四人,前往妖瘴山斩妖,本来有一套具体的计划,不过他们看弟子年龄小,便没有与我细说,应该是打算先设下陷阱,然后用诱饵将妖蛤引来……”
  三位长老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了一副心里有数的样子。
  他们都是过来人,只听方行这么一说,便有些猜到了候清等人的用意了。
  “他们有没有说是什么诱饵?”一位面相威严的长老问道。
  “候清师兄没说,钱通师兄倒是笑着跟弟子说,过一会弟子就知道了……”
  三位长老听了这话,便彼此对视了一眼,冷冷一笑,示意方行继续说。
  “在准备挑选地方设置陷阱的时候,忽然有一条大蟒窜了出来,把弟子卷住了,钱通师兄立刻大叫,说不能没了诱饵……弟子也是到了这时候才知道,他们所指的诱饵,应该是那条大蟒吧……然后几位师兄就冲了上来,与大蟒厮杀,几位师兄非常厉害,合力把大蟒斩杀了,但是没过多久,蟒枯蛤便忽然间跳了出来,几位师兄出其不意,只好与其大战……”
  面对着三位长老,方行把一个“诱饵”那不知情却幸运无比的事情说的惟妙惟肖。
  在他口中,候清四人因为一条意外出现的大蟒,打乱了手头的计划。
  为了保护诱饵,就只好斩杀了大蟒,只是没想到,大蟒的血,却引来了外出觅食的蟒枯蛤,无奈之下,只好与蟒枯蛤交战,在赵直与钱通两人被杀后,候清留下柳三硬撑,自己逃走,结果蟒枯蛤却忽然向候清冲了过去,把候清也杀了,再后,柳三趴在地上不动……
  而自己,则一直因为害怕,躲在大树后面,反倒逃过了一劫。
  整个过程,他就是一个标准的不知情诱饵,走了狗屎运,才活到了现在。
  在说到了候清等人斩杀大蟒,结果引来了蟒枯时,那个短须的长老则轻轻一点头,道:“蟒枯蛤喜欢夜间捕食,候清几人斩杀了妖蟒,定然是将外出捕食的妖蟒引来了……”
  而在说到了后来候清留下柳三,自己逃走时,那个威严的长老则忽然插嘴:“你说候清让柳三独自支撑,自己逃走,柳三竟然答应了?”
  言下之意,显然是有些不相信。
  方行故意呆呆的道:“对啊,柳三师兄还大声喊,让候清师兄快点逃,不过候清师兄一逃,柳三师兄立刻就趴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结果也不知为什么,妖蛤反而去追杀候清师兄了,对趴在地上的柳三师兄连看也不看,长老,我到现在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威严长老正色道:“此事确实有些奇怪,你可曾说谎?”
  方行吓了一跳,急忙摆手道:“弟子发誓,绝对没有说谎……”
  那个短须的长老笑了笑,插嘴道:“戚师兄不必担心,大概是你不明白蟒枯蛤的习性,此妖天性有缺,可以看到动的东西,却看不到静的东西,候清看似奸猾,自己逃走,实际上却是中了柳三的计,在他决定逃走的时候,便已经成为了妖蛤的猎物了……”
  威严长老一怔,便点了点头,又道:“那后来呢?这妖蛤又是怎么死的?”
  方行道:“柳三师兄当时趴在地上不动,那妖蛤吃了候清师兄之后,却又回来了,嘴巴里生起了一阵怪风,把赵直师兄与钱通师兄的尸体都吸进了嘴巴里,柳三师兄还活着,竟然也被吸进去了,不过弟子看到他在被吸进去的时候,好像祭起了一柄飞剑……”
  方行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道:“弟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妖蛤吞了柳三师兄之后,忽然间发起狂来,到处乱撞,把弟子藏身的那株大树都被撞倒了,弟子见他嘴里有银光出现,以为这妖兽要施展什么邪法,只吓的立刻就跑,好在妖蛤也没追,弟子跑出了几十丈后,回头一看,却发现妖蛤竟然不动了,不过弟子也没敢回去再察看,一路逃了……”
  青衫长老轻轻一叹,道:“柳三此子果然不凡,想必是妖蛤把他当死尸吸入腹中时,他祭起飞剑,绞碎了妖蛤的脏腑,这才取了妖蛤性命,方行,你逃走之后,有没有再回去查看?柳三虽然被吸入了妖蛤腹中,但若是他及时杀掉了妖蛤,还是有希望活下来的……”
  方行的表情似乎快哭出来了,哭丧着脸道:“弟子……胆小,过了一天时间,才敢回去,那时候,却发现妖蛤的尸体,已经被妖兽啃食的差不多了,弟子……弟子甚至还在它的腹子里,看到了候清师兄他们的尸体……真是……真是好惨啊,弟子当时……吓坏了……”
  几位长老叹息了一声,对视了一眼,对方行的话也信的差不多了。
  这番话,真中带假,假中藏真,来龙去脉一清二楚,几位长老也挑不出什么错来。
  另外一点就是,他们都是过来人,对弟子间的这些龌龊事了解的清清楚楚,实际上,方行的话里便是出现一些漏洞,他们也懒得追究,只要有份说辞就好。
  “事已至此,多说无宜,修行之人死在斩妖的路上,也算死得其所,不必挂怀了……”
  青衫老者叹了口气,向方行沉声喝问:“那蟒枯蛤的妖丹呢?你有没有取回来?”
  (感谢【君子腹华】、【混元一气小维尼】两位童鞋的打赏,谢谢支持!)(小说《掠天记》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