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掠天记 > 第三十四章 陷阱
当初在山门外时,方行委实是不起眼,因此候清也早将当他忘到一边了,而且那时的方行身上脏兮兮的,脸上乌漆麻黑,如今却是脸色白净,再加上以妖灵丹易筋伐髓,整个人的气质都似乎变了几分,再加上候清一直没往那方面想,以致于他一直没认出方行来。
  此时听他骂的粗鄙,候清按捺不住怒意,双目喷火,忽然间大喝了一声:“疾!”
  在他腰畔一个口袋里,一道银光瞬间破空而去,风声呼啸,直刺方行。
  “当”
  眼见银光飞近,方行大喝一声,也取出了一件飞剑祭起,与候清的飞剑在空中相撞。
  两剑相击,擦出了耀眼的火花,方行噔噔后退了几步,候清的飞剑也被弹开了。
  若论修为,自然是候清更强,但距离如此之远,他的飞剑斩到方行身前时,力道已衰,因此才轻易被方行一剑格开。
  “嘿嘿,还记得这柄飞剑吧,还是你送给老子的呢,多谢你啦!”
  方行也有些震惊,那候清的飞剑,隔了三十丈的距离,仍然震得他浑身一震,缠绕在飞剑上的灵气显然被撞散,可见此人修为着实超过了自己很多。
  他不敢再耽搁,贱兮兮的一笑,收起了飞剑,向候清摆摆手,转头扎进了深林之中。
  “候师兄,这小子竟然逃了,我们怎么办?”
  钱通有些焦急的说道,没了诱饵,他们斩杀蟒枯蛤的成功率至少会下降一半。
  候清似乎并不怎么着急,冷笑看向了柳三,淡淡道:“柳三师兄,能追上么?”
  柳三一直微闭了双目,似乎在感应着什么,过了半晌,忽然开口道:“没问题,这小子若是直接逃走倒也罢了,但他竟然好整以暇的在岸边呆了这么久,我已经可以锁定他的气味了,我们现在就寻一处狭窄的地方渡河,然后全力追踪他,这次抓住了他,先断双腿!”
  这个最初显得有些慈悲的老好人,此时似乎也全无慈悲之意了。
  赵直那惨死的样子,似乎触动了他心底的某一根恐惧心弦。
  而这种恐惧,没有让他仁慈,却变得残忍起来。
  ……
  “来的路上,那个名叫柳三的老王八说过,他在拜入道门前,本来是凡俗间的一名捕快,最擅追踪之术,我当才在岸边呆了这么久,想必他是有办法能追上我的吧?”深山之中,方行一步深一步浅的走着,心里则在快速的盘算,该如何引诱对方追过来。
  在候清等人看来,方行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便是再如何高看他,也没想到他逃得性命之后,竟然不是考虑着如何逃走,而是如何一个个干掉他们。
  他们的相关底细,方行早就在来的路上一点一点打探清楚了,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柳三本是凡俗间的一名捕快,只因曾经无意中帮助过青云宗的一位长老,被人点化,得以拜入道门,只是一无资源,二无资质,因此在外门中打滚厮混了这么多年,才修成了灵动三重修为,而钱通,则是道童出身,如今在道门也里呆了八年时间了。
  算起来,他们或是老江湖,或是道门老油条,都不容易对付。
  但方行却也全然不惧,打小与悍匪厮混的他,论起江湖经验,可不比这几个人少。
  仔细盘算了一下,感觉那几人现在应该已经渡过了河,追过来了,方行便飞快的四下里寻找合施设机关的地方。
  没跑多远,便忽听前方“嗡嗡”作响,竟然是一个水桶大小的马蜂窝,悬在一个低矮的小树上,这些蜂子受到妖瘴山间的妖气浸染,已经有些许妖化之态,一个个指头粗细,尾针黑亮,一看就是拥有剧毒的家伙,方行立时乐了,这些玩意儿,正是自己要找的。
  他便从洞天指环里取出了一套干爽的衣裳,换下了自己身上的道袍,又把湿漉漉的道袍卷作一团,用藤条捆了,在蜂窝旁边的一棵小树前小心翼翼的绕过,然后跑到一边,轻轻的拉动藤条,道袍便被慢慢的扯到了蜂窝旁去了,他动作很轻缓,妖蜂也未受惊。
  然后方行又扯来一些树叶,将蜂窝遮住了,使它从两三丈外的地方,根本就看不到。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方行又故意在周围留下了几个清晰的脚印,这才飞快溜走。
  他并未溜得太远,很快便又找到了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坏笑着躲了起来,偷听这里的动静。
  却说候清等人,顺着河道飞奔,在找到了一处河道变窄的地方之后,便踏上飞剑,飞掠过河,然后在柳三的指引下,向着一个方向飞奔,不过多时,柳三便招招挥了挥手,示意两人放缓脚步,到了这附近,他已经发现距离方行身上气味停驻的地方不远了。
  而且在这时,他也已经看到了方行的脚印,便更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嘿,一个小孩子,再怎么聪明,江湖经验还是差了些,人虽然躲起来了,这脚印却……”
  柳三心里冷冷一笑,看到了方行留下来的脚印,他才觉得方行像一个十岁的孩子了。
  三人又慢慢靠前了些,柳三伸出了一个手掌,示意只有五丈距离了。
  候清目光一冷,悄悄取出了飞剑。
  柳三摆了摆手,压低声音道:“能抓活的还是抓活的,免得到了妖蛤洞,血就流光了……”
  候清闻言,便点了点头,收起了飞剑。
  柳三又向钱通示意,让他绕到另一边,围追堵截。
  三人站定方位之后,候清忽然大叱一声:“小鬼,还想逃?”
  三个人同时从藏身之处向着柳三指定的方位冲了过去,一时藤蔓纷折,乱草怪飞。
  “嗡……”
  钱通率先冲到了柳三指定的地方,狠狠一脚扫出,却没踢中人,而是将一个水桶大小的黑球踢了起来,黑球尚在空中,上面已经一声暴响,无数个指头大小的黑点里面飞了出来,发疯也似的向他冲来,钱通甚至还没反应过来,身上、脸上便挨了好几下,立时惨叫。
  而那黑球,却是一个巨大的蜂窝,正从里面飞出一只又一只的黑黄色大马蜂。
  “不好,中了这小子的计……”
  柳三也冲到了近前,一搭眼,看到了方行那卷成了一团的道袍,惊叫起来。
  “快走……”
  候清大急,从腰间拔出一柄长剑,飞快在空中一卷,匹练也似的剑光扫过,立时将漫天黑雨似的妖蜂卷下来了数十只,不过比起妖蜂整个的数量还是差了很多,他也无暇考虑其他,一把抓起了正在凄厉哭嚎的钱通便逃,不时回身出剑,将追来的妖蜂扫落。
  不得不说,此人剑法端得了然,如此凶猛的妖蜂,竟然被他一剑挡住,近身不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