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掠天记 > 第二十五章 黑吃黑
七天之后,到了约定的时间。
  方行又扮作小道童往华千指那里走了一趟,拿回了“石精散”,华千指还惦记着剩下的二十块灵石,方行却告诉他,石精散会拿回去检验一番,若有七成相似,自会有剩下的二十块灵石予他,若是太过容易被人识破,灵石就别想了,等着大家一起被道门审讯吧!
  这话却把华千指吓了一跳,当场把方行撵回了门,自己回屋又整治了一番才拿回来。
  离开了黑岩谷之后,方行仔细看了一下,却见这是一包黄澄澄的土状精粒,足有半斤,散发着氤氲的灵气,布袋一开,便似有灵光要冲天而起。
  他急忙掩上了包袱,不在外面打开,准备回到木屋细细研究。
  “也不知道这阴阳神魔鉴,能否鉴定这假的东西?”方行还琢磨着。
  不过多半是不行的,阴阳神魔鉴毕竟只是一件类似于法器的东西,没有自己的生命力,能鉴真伪,却不见得能鉴有几成相似。
  回到了木屋之后一看,果然看不出什么东西来。
  在阴阳神魔鉴看来,这只是一堆以灵液浸泡过的普通岩精而已,简单之极。
  当然,阴阳神魔鉴,只能看出它的原材料,真正制作的时候却也没有这么简单,华千指还用了很多其他的手段,让这普通的岩精看起来无论手感、颜色、气味乃至用嘴巴去尝的味道都与真品很像,但是这些普通的手段,便不是阴阳神魔鉴可以鉴别的了。
  “既然这厮敢拿出来,便说明他还是有点把握的,我就冒一次险吧!”
  方行其实也没见过真正的石精散,不过他决定冒一次险。
  毕竟就像大叔叔说的那样,天底下哪有那么多十全十美的便宜等着去占?
  既然想吃这碗饭,就得把脑袋别到裤腰上!
  抱着这样的想法,方行又准备了两天,将短刀、烟壶、九蛇金炎剑乃至曾经用过一次的“暴雨梨花钉”都带上了,又在小脑袋瓜里过了一下计划,确定自己已经做到了最佳,再有什么事情就只能看自己的随机应变与老天的意思了,这才戴上万罗鬼面装扮。
  这一次冒的险不可谓不大,毕竟候清这个家伙,修为又高,下手又辣,而且怎么看都不像个傻子。
  方行只能寄希望于,候清也没见过多少次石精散,分辨能力自然会低一些。
  这推测应该是正确的,若是候清真能时时见到石精散,估计也不会为这东西如此头疼了。
  守到亥时,已经扮成了另一个人模样的方行溜出了山谷,直往约定之地赶去。
  今晚天空只有一弯月牙,并不明亮,好在方行如今修为过了二重,虽然不能暗夜视物如同白昼,但视线也好得多,可以看清十丈外的人模样。
  方行倒是对这样的光亮比较满意,毕竟天愈黑,候清发现石精散为假的可能性越小。
  夜幕之下,一道瘦长的身影飞掠上山,于树影之间闪动,如猿似狸,势如闪电。
  不多时,来到了山顶,却见山顶之上空无一人,周围静无人声。
  方行双手合击,“啪啪啪”击了三掌,然后侧耳倾听。
  “师兄晚了小半个时辰,让我好等!”
  背后,忽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了起来,方行急忙转身一看,正是白巾遮面的候清。
  “我让你在亥时过来,可没说我也会亥时过来!”
  方行冷冷一笑,伸出了手掌:“妖灵丹呢?”
  候清冷冷问道:“石精散呢?”
  方行嘿嘿一笑,将怀里的一个小布袋取了出来,在手里拈了拈,道:“你他娘的最好不要耍花样,为了这东西,老子可谓如履薄冰,差点被那个娘们发现!”
  他顺口胡掐,说的非常逼真。
  很小他就知道了,说谎话的时候,某些地方就得越细越好,越详细,别人越容易相信,当然了,若是对方了解的事情,那就要粗略越好,因为越详细,对方越容易发现破绽。
  候清呼吸有些急促,沉声道:“拿过来给我看!”
  说着上前了一步,伸手来接。
  方行却忽然后退了一步,冷笑道:“我可信不过你,你先把妖灵丹拿来!”
  候清站住了脚,缓缓摇头,沉声道:“一起!”
  方行笑了笑,道:“也好!”
  两个人便分别拿着小布袋,以左手向对方递了过去。
  之所以用左手递,便是因为右手更灵活,可以防止一些突发状况的发生。
  “嗖……”
  在手指接触到了对方的布袋之后,立刻飞快的缩了回来,同时左手中布袋被对方取走。
  两人都是一个动作,飞快的打开了布袋检查,方行一看布袋里,一个小小的瓷瓶与一小堆红彤彤的灵石,目光一扫,估摸着灵石数量应该不错,便眼角一撇,向候清看了过去,发现他也在检查着袋子里的石精散,同时目光向方行飘了过来,目光里似乎有些闪烁……
  方行心里一动,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这种目光与自己太像了,明显就是心里有鬼的表现……
  自己心里自然是有鬼的,是因为石精散是假的,那么候清目光闪烁,又是因为什么?
  他反应非常之快,立刻想到了一个可能,伸手取出了那颗小瓷瓶,拔下塞子,仔细观察了一下,脸色顿时一变,旋及勃然大怒,“啪”的一声将瓷瓶摔到了地上,恨恨的瞪着候清,喝喝道:“王八蛋,老子冒了大险,才给你搞来了石精散,你竟然拿这破东西来蒙我?”
  却原来,就这么一眼之间,方已经发现了,这枚妖灵丹,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妖灵丹,而是一枚附属丹药。在炼丹之际,有一些特殊的丹方,为了最大程度的保存丹中的灵力,会将所有的灵力都炼进一枚主丹之后,与此同时,炉里会出现一些副丹。
  虽然表面上,副丹与主丹都是同一种丹,但效力却不可同日而语。
  严格来说,副丹称其为“赝丹”也不错。
  方行发火就在于,这枚妖灵丹,根本就不是当初说好的那一颗。
  那一颗灵力丰沛,效果神异,而这一枚,外表、气味都非常相似,内蕴灵力却不可同日而语。
  候清也已经检查了石精散,并未看出什么不妥来,而且方行发火之际,还不忘了说这石精散是他冒了大险才盗出来,那一脸的怒意不像是作伪,这更使得他认定了这石精散是真货,便放下心来,顺手往怀里一塞,冷笑道:“那也是妖灵丹,有什么问题?”
  “小子,别跟爷玩这一套,你敢占我的便宜,须得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方行狠狠威胁,他早就暗示过候清,自己是上面有人的人,这时候自然搬出了二世祖的架子。
  候清冷冷一笑,道:“那又如何?我已经在你上来的时候检查过了,你只有一个人前来,并无人跟随,难道你还想用强来留下我不成?哼,候某还真没怕过谁!至于后面的报复……你当我是傻子,离开了这座山头,道门数千弟子,随便你怎么找我吧,哈哈!”
  他自忖占了大便宜,冷冷瞥了方行一眼,转身便走。
  候清敢这么干,一是笃定了方行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自己占了他的便宜,他也拿自己没办法,另外,既然这石精散是对方盗出来的,那么对方就一定不敢声张,否则事情闹大了之后,自己还倒没事,但道门一查之下,这个盗取石精散的人却一定会倒楣。
  再加上,妖灵丹实在太过重要,他也不舍得就这样给人,所以才决定行险一试。
  当然,这也是建立在他对自己实力的极度自信上,确定对方奈何不了自己!
  而方行则顿时急了起来,心想老子一个正牌土匪,却要被这王八蛋黑吃黑不成?
  不行,反天了他!
  必须狠狠唬他一下!
  想到了这里,方行脱口而出:“候清,你真以为老子不知道你的身份?”
  已经离开了十几丈的候清大吃了一惊,身形刹那间掠了回来,目露杀机,手掐剑诀,腰畔皮囊里一道银光嗖的一声飞了出来,遥指方行:“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
  方行心念电转,他素有急智,都是被鬼烟谷里的那些王八蛋逼出来的。
  这时候,他就开始飞快的思索自己与候清接触过程中的点点滴滴,急思对策。
  (感谢【YangZhiGang】、【君子腹华】两位童鞋的打赏,谢谢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