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武侠仙侠 > 掠天记 > 第六章 栽赃
旁边的王志等人,甚至那两个跟着胖道士跑腿的道童,都被这一幕惊呆了。青云山道门门规森严,何曾出现过一个道童痛殴外门弟子的事情?更何况,外门弟子都是修出了灵气的,哪怕体质再弱,也不是道童能近身的,只需灵气一震,再强壮的道童也弹飞了。
  “放开余师兄……”
  过了半晌,那两个道童才反应了过来,齐声大喝,要冲过来抢人。
  “谁敢!”
  方行忽然直起身来,体内灵气一震,一道莫名威压释放了出来。
  两个道童只觉胆子一寒,呆在了原地,畏畏缩缩不敢上前。
  “王志,吊死鬼,小雀斑,你们把这两个家伙捆起来,耗子精,罗圈腿,你们两个跑去药司监告状,就说我们逮到了三个大白天来灵药田盗药的家伙……”
  方行冷冷吩咐,同时从旁边灵药田里扯了一把灵药,也不管是啥,直接塞进了胖道士怀里。
  “这样……不好吧……”
  王志等人吓的战战兢兢,心下迟疑,不敢动弹。
  “怕什么?这几个家伙一不是药司监的人,二不是奉了药司监的命,就敢耀武扬威跑到药司监来撒野,我就不信药司监的人心里没疙瘩……对了,那个谁,耗子精,你不是有一根金钗么?就是跟你家里的未婚妻定亲的那个,拿过来,塞他怀里,就说他带着两个人,跑来让我们偷偷给他几株灵药,我们不敢给,他们就抢,还明目障胆索要贿赂……”
  “我……好……我的钗子还能拿回来吧?”
  众道童被方行一说,明白了过来,拿绳子的拿绳子,取金钗的取金钗。
  跑的最快的罗圈腿,已经准备去药司监告状了。
  “慢……慢着……”
  众人回头,开口的竟然是被揍的鼻青脸肿的胖道士。
  方行那番话,他可是也听见了,起初不以为然,却是越想越心惊。
  是啊,自己毕竟不是药司监的,来这里本来就是名不正,言不顺,这个小浑蛋诬自己抢灵药别人不可能相信,毕竟青云山道门规矩森严,还真没有敢明抢灵药的,这乃是道门公有的资源,也是严令,然而万一药司监那些人真以为自己是过来索贿的,自己可大是不妙。
  上级的人享受下级的孝敬乃是天经地义,但是不能越界啊……
  再加上,就算真把所有的事都说清了,但自己被一个十岁的道童打的满脸是血,还让人像肥猪一样的捆了起来送给药司监处置,这一世英名也就毁了。
  就连自家杂司监的统领师兄也会感觉大失颜面,估计会恨上自己。
  绝对不能把事闹大!
  胖道人其实逮着方行在当职时间去打猎这个由头来拿捏方行的根子,便在于他认为方行不敢把事情闹大,可谁知道这小子压根不知道什么叫怕,不仅直接把自己给揍了,还明目障胆的诬陷自己,道门重若命根子一样的灵药啊,说拔就拔下来了……
  这小子太猛,不好拿捏,没办法,低头吧!
  胖道人一瞬间想通了这茬,便急忙叫道:“误会,都是误会,大家闹着玩,就别惊动药司监的师兄们了,小子,你把我放起来,咱们有话好好说……”
  听了胖道人的话,众道童都面面相觑,显然大出意外。
  只有方行冷冷一笑,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
  他刚才那些话,与其是对王志等人说的,还不如说是说给胖道士听的。
  “哎呀呀,猪师兄,都怪小弟,不知道你闹着玩,下手重了……”
  方行宛若忽然间换了一张脸,笑嘻嘻的将胖道人扶了起,还殷勤的给他拍打身上的土。
  “老子姓余,不姓朱……”
  胖道人坐了起来,心里一动,自己虽然挨了不少拳脚,但可没受内伤,还能动手……
  他刚才主要是被方行偷袭了,才还不出手来,若真要动手,不见得怕他。
  不过,也就在他这个想法升起来的时候,忽然间眼花一花,一柄明晃晃的刀子抵在了自己脖子上,森凉的触感顿时让胖道士清醒了几分,方行看起来圆圆可爱的小脸凑近了胖道士,低声道:“死肥猪,别给脸不要脸,小爷天不怕地不怕,闹大了咱们看谁吃亏!”
  “这小王八蛋是个疯子啊……”
  胖道士心里吃了一惊,再动手的心思立刻就没了。
  “算你狠,这次道爷认栽了,天长地久,咱们走着瞧……”
  “嘿嘿,真要走着瞧,不定谁让谁好看呢,也是看到了你,小爷才知道自己也能成为外门弟子了……”
  方行冷冷笑着,那眼神不由让胖道士心里一惊。
  他忽然想起了,自己释放灵气,却被方行震散的一幕,眼神立刻就变了。
  “你也修出了灵气?”
  “不错,也没什么难的,我还想请教请教你呢,怎么个程度叫作灵动一重……”
  胖道士痛苦的闭上了眼睛,道:“罢了罢了,怎么惹上了你这么个小煞星,告诉你吧,经脉适应了灵气的存在,并且可以让灵气畅通无阻的运转一周,便是灵动一重了……”
  “靠!”
  方行也颇觉意外,他还以为是什么标准呢,感情自己一个月前就达到了。
  这也是方行没经验的原因,其实道门修为,难在入门与后期,前期修行并不难,一般来说,体内有了灵气之后,剩下的就是让自己的经脉适应灵气的存在而已,可以说达成灵动一重乃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所以很多道童在修出了灵气之后,便会直接前去道门报备。
  因为见识过道门弟子的恐怖实力,所以方行把道门的修炼想的太恐怖了。
  阴阳神魔鉴能鉴法诀、鉴灵宝、鉴他人修为,却不能鉴自己,这也是方行的无奈之处。
  “打盆水来给我洗洗脸……”
  胖道士低声说道,眼睛肿的都快睁不开了。
  方行这才反应了过来,急忙站了起来,向傻站在原地的王志踢了一脚,道:“说你呢,怎么一点眼力劲儿也没有,快给猪师兄打水洗脸,还有那谁,小雀斑,别在那傻站着,把肉摆上,再把王志床底下那几坛子好酒拿出来,今天我要跟猪师兄把酒言欢……”
  “我姓余,不姓朱……”
  胖道士嘟嚷着道。
  一众道童仿佛这才得了魂,木木棱棱的按他的吩咐去干活。
  王志把水打过来之后才忽然反应了过来:“你怎么知道我床底下藏了四坛子好酒?”
  方行瞟了他一眼,道:“只剩三坛子了……”
  心里有点鄙视他,一点不会藏东西,哪有把好东西往床底下藏的!
  王志一声哀嚎,跑去看自己的酒。
  胖道士洗完脸之后,就想着快快离开这个噩梦也似的地方,方行却已经把酒肉摆好了,热情洋溢的招呼胖道士坐下来一起吃喝,胖道士几乎是被强行拉着坐了下来,他本来就是个好吃的,一看烤的焦黄的兔子肉,再加上那三坛香气扑鼻的酒水,也顿时矜持不起来了。
  再加上,他也想明白了,这个叫方行的小王八蛋根本就是个怪胎,这才当了几天道童,就把这丙字三号区的道童们都收成了小弟了,要知道这几个道童每一个都比他大啊,再加上这厮已经修出了灵气,往道门里一报备,身份便和自己一样了,实在没必要闹的太僵。
  手段狠辣,还胆大包天,这样的对手谁都不想有。
  抱着这样的想法,胖道士借坡下驴,脸色也不再这么难看了,一坛子酒干光之后,他已经满面红光的吹了起来,和方行勾肩搭背,看起来真和亲兄弟没两样了。
  至于那株被方行扯下来栽赃的灵药,这时候又被种回了土里,活不活的就看幸运了,反正灵药田里偶尔枯死一两株灵药,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只要数量不少就行了。
  跟胖道士喝了一坛子酒,方行已经把自己想知道的事情打听的差不多了,眼睛明亮,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么说,只要我敲响了灵田边上的那个清音钟,就可以成为外门弟子了?”
  胖道士大着舌头道:“没错,兄弟,你明儿个就去敲钟,师兄等着庆贺你晋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