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六十章 给刘备灌输……
……
  张飞走了,看那一脸兴奋的样子,陈曦就知道八成这家伙会在泰山大打一架然后才会回来。
  次日刘备又来了,看着在政务厅悠哉悠哉喝茶的陈曦有些无奈,这么长时间下来刘备再也不担心陈曦这家伙会被累死了,他算是看明白了,多少麻烦事在这家伙手上也就是皱皱眉头的时间,他算是信了陈曦在路上说的,政略才是他擅长的东西。
  “子川可又是觉得无聊了。”刘备带着笑意询问,他现在几乎不处理政务,除了提拔或者处罚手下的权利在手以外,其他方面的事物基本上都是让陈曦自己看着办,他更多的时间在流民中选拔身体素质不错的百姓然后加以训练,到现在也算是有些样子了,不过这万多新兵真心只是一个样子。
  “到处在挖水渠,水井,修路,城墙也已经翻新,好不容易有十几万人使唤,一次性将所有的事情做到位,以后就能省很多事情。”陈曦装模作样的拿出一卷书简一边看一边说,虽说他也知道刘备清楚自己的性格,但是在上司面前还是习惯于装点样子,不能太过分啊。
  简雍在一旁偷笑,对于陈曦装模作样看书简的神情偷笑不已,书简都拿反了,还在看。
  “子龙屯田做的如何,可能达到子川的要求。”刘备询问道,对于赵云的能力他还是不太放心,毕竟武艺那么高的一个人还希望在政略上做出贡献当真不易。
  “大概当世能和他在屯田上比划的人也就一个手吧。”陈曦自傲的说道,“而且稳赢他的基本没有。”
  这倒不是陈曦吹牛,毕竟屯田在这个时候算是一个新事物,虽说以前有人干过,但是在枣祗翻新之后基本上已经和之前的屯田是两码事了,而现在陈曦将自己知道的枣祗的屯田令告知赵云之后,让赵云自己看着修改。
  赵云的智力并不差,虽说没有见识过这种新生的军屯模式,但是却能看出好坏,自然而然的就会以自己的眼光去分析这份屯田令,按赵云自己的话来说,这个屯田令的确是快速积累国力的方式,但是是不是有些过分啊,五五分成什么的对老百姓是不是有些狠了。
  陈曦懒得给赵云解释五五分成之后老百姓也会比之前过得好,毕竟中间阶层直接被干掉了,田赋三成,地租五成,一年种出来只有两成能落到自己手上,这也是为什么明明汉朝并不缺土地,该饿死还是要饿死。
  至于陈曦说的五五对分,还是按照抽查的产量给的均值对分,没有了私税,陈曦保证六十亩就算遇到小灾年对半分至少也能饿不死,结果赵云非要和陈曦犟,而他本人又辩不过陈曦,于是愤愤不已的带着一拨手下去收集资料,几天前曾经回来了一趟。
  不得不说实地调查什么的果然是极其必要,赵云历经大半个月的研究之后发现陈曦说的居然是真的,五五对分居然连灾年都能混过去,这还有天理吗?那以前为什么会出现黄巾之乱?
  赵云回来的时候提着枪,一脸的阴沉,看那神情貌似这次辩不过陈曦就给陈曦开两个窟窿,提着枪再次和陈曦辩论,从税制到耕作,从亩产到灾年,整整辩了一个时辰,连简雍都震惊了,从没发现赵云居然这么能说。
  最后陈曦耸了耸肩表示屯田这件事交给赵云解决了,订的律令也不需要给他看了,有什么需要的自己看书,自己去实地考察,出了问题自己担着就行了。
  就这么陈曦打发赵云离开了,虽说他能从赵云的屯田令中找出不少的漏洞,但是陈曦更愿意相信,赵云自己会注意到那些东西,当然那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实地的考察才能发觉的,但是不可否认,他已经迈出了自己的步伐。
  听着简雍说着之前的事情,刘备叹了口气,“大汉朝的政令并没有错,错的是总有人钻空子,世家豪强不乏人才,但是却用错了方向。”
  “什么政令都会有空子的,只是多少的问题,毕竟道随时移,往昔的金科律令不符合现在很正常,与时俱进什么的才是重要的。”陈曦无奈的说道。
  陈曦发现他必须给刘备灌输一些新的东西,要是一直抱残守缺,最后就算统一了天下也就是一个光武帝,他要的秦皇汉武追亡逐北的气魄,要的是那种足以威压整个时代,剑指天下的雄心,宁可如同汉武最后穷兵黩武达到独孤求败的程度,也不希望刘备像光武一样被束缚在世家与外戚之间。
  汉武帝穷兵黩武,到最后天下依旧是刘家做主,四百载悠悠岁月,就算到了三国时代,西域,关外依旧是汉室称王,四方称臣,那独孤求败的气势压得四方难以抬头,就算是汉室没落又有哪个外族敢于伸手?
  光武的崛起却代表了那宁折不弯的尚武气概逐渐散去,向世家低头,一低再低直到最后习惯,已经忘却当初那种“匈奴不灭,何以为家”的气概,忘却了那忍辱负重,一雪前耻的决心。
  说真的陈曦不怕出一个汉武帝,就算他为了收拾匈奴打的国内民心不稳,甚至出现民变,哪有如何?至少那一战过后有超过一百年的休养时间,一百年啊,以一代人换一百年修养的时间,有什么担心的?
  汉武后期是出现了民心不稳,但是匈奴基本上是废了,说一句要修生养息就修生养息了,放景帝时候你说修生养息还要看看匈奴愿不愿意,而武帝时期根本不担心寇边这种事情,之后汉宣帝继续修生养息有到达了盛世,也就是说武帝造成的麻烦并不大,要稳住还能稳。
  而且说得过分点,汉宣帝之后再出一个汉武级别的狠人然后循环往复,基本上就等同于全世界薅羊毛行动,大汉国能将亚洲全吃掉……
  再看看光武,光武之后世家外戚掌权,没出一个超级狠人将世家和外戚压住,百多年间世家越发的强大,直到窥视帝位,最后硬是将大汉朝玩死了,稳都稳不住,整个一悲剧。
  也正因为明白这些,陈曦现在宁可出一个穷兵黩武的刘皇叔也不愿意让他走光武的老路,至少汉武的老路只要钱粮人能顶住就能走通,而光武的老路完全就是一个死路,走到最后就算不是“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估计也好不到那里去,毕竟世家的本质在那里搁着,没有强力压制迟早出问题。
  抱着这个想法,陈曦现在有事没事遇到刘备就他灌输点霸道啊,王道啊,天道啊什么的思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