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第三十五章 我们需要招贤纳士
……
  关张赵三人现在完全是英雄的待遇,一会儿是盟主赐座,一会儿是诸侯赐酒,一会儿又给递上来一大块肉。
  三个人包括看起来文弱的赵云都是来者不拒,张飞打着一身绷带,大口大口的灌着酒,有时候为了豪爽,酒液都撒到了伤口上,这家伙居然眉头都不皱的继续瞎咧咧,同样肉来了也是大口的塞到嘴里,一捋就成了骨头,大嚼两口,咕嘟一口酒咽了下去。
  三个饭桶,陈曦翻了翻白眼,怎么这么能吃啊,甩开膀子来者不拒,豪爽非常。
  “玄德公手下却是英雄辈出啊!”大胜之下,就算是孔融这等大儒也都有些放浪形骸,毕竟在这个尚武的时代,任何的功劳都比不上军功。
  “文举兄见笑,玄德毕竟走的是武将的路数,文治还需要文举兄多多担待。”刘备端着酒碗,看起来非常高兴,一碗饮尽,没有丝毫的虚假,笑着拉孔融坐下。
  “好说,好说!”孔融摸着自己的胡子笑着说道,扭头对身后那个健硕的武将说道,“安国,且去多谢关张赵三位将军。”
  而后孔融又扭身对着刘备说道,“玄德公,此人乃是我手下将领,感我当年一饭之恩,誓死以报,多年来到是我亏欠良多,今次多谢玄德公救命之恩。”
  “此乃忠义之人,救之乃玄德本分,文举何必如此。”刘备一听感一饭之恩就誓死以报,自是对武安国心生好感,“忠义之人自有上天护佑。”
  好吧,听到这里陈曦不由得往后缩了缩,怎么刘备有些像是神棍了呢?
  营帐之中觥筹交错,一场大胜之下所有人都忘却了之前的忧虑,仿佛洛阳在望,勤王功成,就连前几天死了叔父,指天怒喝与董卓势不两立的袁绍都被众人吹捧的忘乎所以。
  【果然,看这情况就知道袁绍靠不住。】陈曦看着已经沉醉在盖世功勋的幻想中不愿苏醒的袁绍,就再也对他提不起兴趣了。
  扭头看看营帐,果然曹操没有一点沉醉,反倒已经开始和关张赵三人攀谈起来,夏侯兄弟也坐在一旁和关张赵三人推杯把盏,喝的是不亦乐乎。
  侧身再看看孙坚,他正在像陈曦一样面无表情的看着各路诸侯的形色,或者说他已经开始考虑是不是单干要比跟在那个让自己热血沸腾的袁绍身后好,毕竟现在袁绍的行径对于他来说就是一盆冷水,寒了他的热血。
  扭头看看刘备,果然除了和孔融,陶谦交流以外,双眼也在时不时的打量着其他路诸侯,不过很明显视线流连最多的地方便是关张赵三人喝酒的地方。
  陈曦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刘备营寨,想想当时的情况,陈曦估计主营里面的人十个有九个都是被抬回去的,再想想,要是昨天晚上吕布再来一次偷袭,估计联军就死翘翘了,大将基本都喝醉,诸侯,除了曹孙刘意外基本也都覆没了。
  想到这里陈曦一身冷汗,【袁绍你想死不要坑着我啊,】再一想,【喝酒真心真心误事,以后一定要记着在军营的时候不敢喝大,只要不喝大,思维就是清醒的,就算遇到了麻烦也能搏上一搏,要是莫名其妙死在乱军当中……】陈曦脸都成锅底了。
  “子川可是醒了。”陈兰刚刚给陈曦梳洗好之后,刘备的声音便传了进来。
  “玄德公,昨夜曦喝酒误事,可有失礼之处。”穿着一身骚包的月白绸衣,陈曦有些疲倦的问道。
  “子川就算酒醉之后也还记得拽着备一定要布置营防。”刘备笑着说道。
  有了这句话,陈曦长舒了一口气,果然怕死的人什么时候都怕死,醉酒了也记得对面李儒贾诩非常危险。
  “还好,还好,玄德公切记一定要让关张赵三位将军轮流巡逻,切莫有失,一旦吕布偷袭,整个联军之中能来得及发出警报的人真不多。”陈曦苦笑着说道。
  “子川不必再为吕布一事担心,子龙昨夜已经言明吕布现在无敌的心境已经破碎,短时间内难以恢复,甚至于不抹除这次失败的阴影,他可能还会倒退,当然子龙也说了,也同样有可能会更进一步。”刘备给陈曦解释一番,开始听着还对,结果最后一句,让陈曦惊恐无比。
  吕布已经够强了,好不容易车轮战,群殴都上手了才将将拿下,要是再变强还让人活不!
  “但愿吕布会倒退,就算是恢复原本的程度也别再进步,那家伙太强了。”陈曦叹了口气说道,“我觉得我们还需要招纳一些顶级武将,组成一个豪华阵容,让吕布来一次扑街一次,每次都给他换人揍!”陈曦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三国有名有姓的武将他都有印象,大致的地方他都知道。
  刘备不怎么能听懂陈曦的每一个字,但是大致的意思还是懂的,招贤纳士的确很重要,尤其是在见识到吕布这种超级高手直接击败了关张之后,刘备招贤纳士的心思更重了,只不过现在不是时间。
  董卓在知道吕布现在的情况之后,失望还有不满全部都写在了脸上,他看上吕布就是因为吕布是一个不败的神话,而现在吕布败了,败了第一次就会败第二次,自然董卓对于吕布的看重就下降了不少。
  再一想对面那三个家伙,董卓就觉得号称天险的虎牢关一点都不安全,他突然觉得自己一直想要扩张的领土根本没有什么价值,这些地方不但不能给他安全,反倒还给了他很多的麻烦。
  想着想着,董卓突然想到,为什么不把洛阳搬回老家,自己的老家打的像铁桶一般,崤函之险,西秦之势多好的啊,干嘛在这里遭罪,回了老家,想怎么干就怎么干,都是自己的地方啊!
  想到就去做,董卓屁颠屁颠跑到李儒那里问李儒,“文优啊,我们现在搬空洛阳,回转长安,坐拥崤函之险,我以后还能过的比现在更好吗?”
  李儒一愣,看着高大的董卓站在自己的面前,一副希冀的神情,什么火气都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