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说 > 带着吃货闯仙途 > 第两百章 红光
    这个女人!什么以她精血为主,全是假的!她根本就没进过这个空间!

    她可能知道要以精血触发,但根本不知道是用什么!直到此时,这女人才找出了原因!

    竟然被一筑基小儿哄得自己和少主放了不少血,还被哄得损失了不少高级兽血!她竟然敢!好大的胆!

    怒极的元婴老者即将出手,却被料敌先机的萧逸再次全力一刺!

    这次不但老者神魂刺痛异常,灵力滞停,就连蓝泽也被萧逸顺便关照了一下。

    一老一少瞬间踉跄不已,那痛苦狼狈的样子,让青隐真的很手痒!

    唉,哪怕自己是结了金丹都好,至少能趁他病要他命,全力试试能否重创其中一个。现在,还是算了吧,就自己这点攻击力,只怕连对方那摇摇欲坠的护罩都破不了。

    青隐老实的,急速地,将锁扣中精血一逼。鲜红的血液,如归巢的鸟儿一般,都无须催动,便直接没入那不知吸了多少血的黑土粒中。

    这颗土粒突然收缩了一下,连带着周围密实无比的毒土如水般荡漾起来。刚刚站稳的元婴老者和蓝泽,竟然也抵挡不住这种突来的波动,费了番工夫方才站稳。

    蓝泽还好,想不了别的,神魂中那突突的刺痛还搅乱着他的心神,灵力也停止了运转。而元婴老者虽回过了神,气恨得牙根直痒,在空间波动起来时,却也不敢冒然出手。

    “吱吱……(老子快坚持不住了!)”

    什么声音?老者定睛一看,那女人胸前竟是钻出一只老鼠般的金头。

    原来根本不是什么法宝,是寻灵鼠!只是这只全身放着金光的寻灵鼠显然与众不同,这女人真是好运道!

    此时此刻,这片海底深处,连绵十多里的毒土开始着膨胀收缩,往复三次后,青隐面前多出了一个凸点。

    这凸点越来越大,终于形成一个仿佛是装满水的球体一般,沉沉地、摇摇欲坠。

    一声来自远古的喟叹,似带着无尽的痛苦,又仿佛终得解脱般响在众人神魂深处。

    球体无声爆开。一道仿若可以穿透整个世界的巨大红柱,跨跃时空,徒然降至。

    青隐只觉眼前一片红,只有红!红如血,血红得刺目!刺心!

    不只是她,元婴老者和蓝泽也被裹在一片血红之中,浑浑噩噩。

    这里的毒土不再是黝黑,同样如被千万生灵的血染得红亮无比!

    外面一直激荡着的激流,如闻到腥味的海中巨鲨,迅猛激烈地直扑这片毒土。疯狂地、狂啸着,片刻间便将几十里的土地贯穿!

    那些刚被毒土吸入的红色,一滴不剩地,全被激流卷走。

    冲进来的激流,从暗黑变为浅红,像一头狂龙般,猛烈地撞击着这个红柱。

    已被红光包裹住的人与兽,全都被一阵巨烈的震荡震晕了过去,自然没有看见,那头水状的狂龙真的张口巨口,一口一口吞噬着血红的光柱。

    当光柱完全消散时,水龙也已完全成了血红之色。它仍不甘心地四处狂冲!一圈圈圆形的波纹在毒土中蔓延,四周,出现了无数细小的烈缝,密密麻麻无穷无尽。

    当水龙不甘地退去,一切归于平静时,这一片十多里的毒土全部消失不见,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空洞。

    青隐再次感觉到痛,是被太虚灵乳所含的灵力激醒的那一刻。

    神魂、身体,无一处不叫嚣着痛楚!

    “吱吱吱……”

    松子一顿叫着,可青隐这会竟然连它说什么都听不懂,眼皮颤了颤,却没有睁得开来,再次晕了过去。

    松子看着这女人,真想扑上去拍醒她,可看她这绞成一条麻花样的身体,又怕一把给拍成碎麻花就不好了。它围着她吱吱骂着,想问问那鸟人,可鸟人也陷入了沉睡。

    它想骂,却又突然捂住了嘴。若不是这鸟人最后再爆发了一次神魂之力,只怕自己和这女人早就死翘翘了。

    它低低地吱了几声:怎么在最后也不把黑风给放出来,好歹有个伴不是?

    吱……这女人也真惨!刚经脉碎成粉还没修补好,这下得了,不但又得重修经脉,还得将身体补好。啧啧!瞧这一团被扭得紧紧的破抹布……

    她这得什么时候才能自理呀?要是黑风在就好了,把她扔给黑风罩着,自己好去寻宝!它可是感应到了好多宝气四射的地方。要是带着这女人,全都会被她收了去!

    松子滴溜溜地转着小眼珠子,就离开一会儿,这女人不会这么倒霉吧?那两人若是传了进来,应该也比她好不了多少。总得调养一下下吧?

    松子感应着最近的宝物,虽不知是什么,但只要穿过这堵墙,应该就不远了。

    宝气刺激着松子的本能,它抓耳挠腮地围着那团破抹布,呃,主人,转了几个圈。终于,还是没能忍住,金光一闪,直直地往灰白的石墙上撞去。

    砰!吱——

    松子一声尖厉的惨叫,刺激得青隐眼皮又动了动。

    眼是睁不开了,她用尽全力调动所余不多的神识,在有限的地方扫了一圈。

    这里就像是一个石头灌成的城堡,不说垒成,是因为她就没见到一条缝!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全如一块巨石浇灌成一个圆柱形,没有丝毫缝隙。

    难道是巨山之中打通的通道?那这直径十多里,无比光滑,又散发着温润白光的石路,是用来干嘛的?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竟然连松子都穿不透的石壁,这得多坚硬呀?只怕若是想办法挖一块下来,就是绝佳的防御法宝。

    这妹纸也是疼得思维错乱了,没去想这血脉召唤怎么没到那大能身边,却来了这么个莫明其妙的地方,而是只想着自己这么多次苦逼的经历,就是因为没有一件强大的防御法宝!

    也不是,曾经她拥有过一块不知名的黑盾,防御力之强连萧逸都赞叹过。可惜,就在黑风天劫最后关头,她强行催动了那么一次,就没了!

    出去后得去找找……

    就在她又想昏过去逃避这种非人的痛苦时,脑中突然清醒了下:那个元婴!那个金丹!靠!他们也一样被红光裹住了!一定也进来了!

    青隐再不敢昏睡了,内视一下,还好,那滴绿玉般的神秘液体还在体内,悬在灵根下一动不动。得赶紧好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