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 第六十六章 麻烦大了
娜塔莉娅·萨沙·伊万诺娃,这个名字听上去很美,可是看到真人之后,高扬真的无法把想像中格罗廖夫老婆的形象,和面前这位拿着猎枪大妈联系起来。
  格罗廖夫的女儿,也就是那个太妹长得倒是很正点,但高扬怎么也无法把格罗廖夫口中那个乖巧可爱的孩子,和现在这位吐着烟圈,画着浓妆,一脸痞像的太妹和心目中的清纯小妹子联系到一起,虽然知道眼前的母女应该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可高扬觉得还是再问问的好。
  高扬还是一脸微笑的道:“不好意思,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的名字,我总得知道是不是找对了人,您说是吧?”
  “我叫娜塔莉娅·萨沙·伊万诺娃,我的女儿叫叶莲娜·尤拉·伊万诺娃,如果你的朋友是尤里那个死鬼,那他应该不会有别的老婆和孩子了。”
  确定无误,高扬松了口气,赔着笑道:“见到你们非常高兴,我是格罗廖夫的朋友,你们知道,他没办法回来,但他真的很惦记你们,他把所有的钱都省了下来,这次正好我要来,他就托我把钱带给你们,喏,这里是两万三千美元,全在这里了。”
  娜塔莉娅的脸色顿时缓和了下来,她没有急着去接高扬手里的钱,而是一脸的悲哀,道:“这个死鬼还记得这世上有我们母女吗,该死的,这么多年了,我一直以为他死了,就算他不能回来,难道他就不能捎个信回来吗?”
  高扬大吃了一惊,道:“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据我所知格罗廖夫每年都有给你们送钱啊!”
  娜塔莉娅则是一脸的疑惑,道:“你开什么玩笑,他在逃走的第二年,曾让一个叫做伊万的家伙送过一千美元给我们之外,这些年连个音讯都没有,那里送过什么钱了?”
  高扬恨恨的一拍自己的大腿,怒道:“我明白了,那个叫做伊万的家伙,他根本没有给你们送钱,而是把格罗廖夫给你们的钱都给吞了,这个王八蛋,他死的太晚了,可是,你和你女儿的照片是什么回事?为什么格罗廖夫会有你们的照片,他有你们女儿在学校的照片,还有你们母女的合照,就连去年的照片也有,他还让我看来着,你们母女的合影,叶莲娜手里拿着一个学校的颁发奖章的相片。”
  叶莲娜把烟丢到了地上,用脚踩灭之后,拍了拍手,道:“我想你说的是我发在我脸书上的照片,这个要下载下来并打印不是什么难事吧,看来有人利用了我的照片,好吧,不要被我见到那个混蛋,否则我会踩爆他的蛋蛋,顺便问一句,我爸爸现在怎么样?”
  “额,你爸爸现在很好,另外我要说的是这些年坑了你爸爸和你们的那个混蛋已经死了,前不久刚刚死的。”
  娜塔莉娅瞪了叶莲娜一眼,怒道:“你现在是在家里,而且是在和你父亲的朋友说话,你就不能表现的像个正常的孩子一样吗?别把你在酒吧里的那一套用出来。”
  叶莲娜迅速换上了一副笑脸,用温柔且亲切的声音柔柔的道:“谢谢您带来了我爸爸消息,我和妈妈都很感激您,谢谢。”
  对于叶莲娜的变脸,高扬有些措手不及,看着一身太妹打扮的叶莲娜,但声音和说话的语气却是说不出的温柔可爱,高扬实在是难以接受,在咳嗽了两声后,高扬有些狼狈的拿着钱送到娜塔莉娅的身前,道:“这些钱还是请您收好。”
  娜塔莉娅把猎枪靠着一旁的桌子上放好,把双手在衣服上擦了擦之后,才接过了高扬递过去的钱,这时候的娜塔莉娅身上看不出一丝的彪悍,倒是像极了一位善良的邻家大妈。
  娜塔莉娅接过钱之后,不好意思的笑道:“快请坐,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一直站着说话,刚才真是抱歉了,我还以为是对面酒吧里的人找了上来,所以我才开枪了,没吓到你们吧。”
  高扬苦笑了一声,没好意思说刚才差点被吓了个半死,也没好意思说可怜的老刘差点被轰去了脑袋,不过娜塔莉娅的话却是提醒了他。
  “对了,你们刚才在下面发生的事不会有问题吗?如果需要帮忙的话请只管吩咐,我很乐意帮你们做些什么。”
  娜塔莉娅一脸不屑的道:“没关系的,能有什么事情,这里警察从来都不会来的,而那些软蛋才不敢来找我的麻烦。”
  恶狠狠的说完后,娜塔莉娅立刻又转换了表情,温柔的道:“唉,你应该也知道,尤里那死鬼一走就是这么多年,只有我们母女两个,要是不强硬一些的话,这日子根本没办法过下去的。”
  高扬点了点头,对于娜塔莉娅的话表示理解,道:“那么叶莲娜现在不上学了吗?我看她似乎在酒吧里工作?”
  娜塔莉娅一脸的悲伤,道:“叶莲娜还在上学,只是我去年就失业了,到现在为止都找不到任何工作,我可怜的叶莲娜,她才十六岁,就得自己挣钱上学,而且现在我们的生活都是靠她来挣钱的,你们不要看她现在这个样子,其实这只是她保护自己的手段。”
  高扬瞬间对叶莲娜肃然起敬,但他还是有些不解的道:“我听您的英语说得非常好,事实上您一家人的英语都很好,我想您找个工作应该不太难吧?”
  娜塔莉娅无奈的笑了笑,道:“我原来曾是一个英语翻译,格罗廖夫和叶莲娜都是我最成功的学生,但是后来,你知道,自从格罗廖夫出事之后,我就不能再从事这个工作了,免得被人盯上,而我后来一直教孩子们学英语,可是最近没人肯请我教他们的孩子,我想这可能与我现在的形象有关吧,毕竟谁都不愿意让一个悍妇来教育自己的孩子。”
  高扬点了点头,道:“明白了,不过以后你们的日子不会像现在这样了,我想格罗廖夫的钱会一直送回来,所以叶莲娜也不用再去工作了。”
  叶莲娜冲高扬笑了笑之后,伸手做了个弹钢琴的姿势,微笑道:“其实我的工作很简单,我在餐厅里演奏钢琴,能得到些工资和小费,而且还很安全,不过那里挣的钱很少,所以我打算在家门口的酒吧里弹电子琴挣点外快,没想到这还没到一个月,我已经打跑了第十八个想上我的混蛋了,我想酒吧的老板之所以肯一直雇用我,可能是我能让他们卖出更多的酒。”
  高扬对叶莲娜沉声道:“不管能挣到多少钱,你以后都不该再去那种地方了,你父亲真的非常非常想念你们母女,而且他以你为傲,你应该好好的上学,然后去一个最好的音乐学院。”
  说完后,高扬思考了片刻,沉声道:“这样吧,现在你们已经有了一笔钱,我想这笔钱应该足够你们搬家到一个安全的街区了,不用担心以后的生活,格罗廖夫会按时给你们汇钱来的,我替他保证。”
  说完之后,高扬一拍自己的脑袋,笑道:“我都忘了,格罗廖夫现在有卫星电话的,你们以前没办法跟他联系,但现在不同了,你们可以直接给他打电话,你们有手机吗?现在就可以给他打电话。”
  娜塔莉娅一脸的惊喜,道:“可以吗?他原来说过不能随便跟他联系的,免得被克格勃盯上。”
  听到格罗廖夫牵扯到了克格勃,高扬顿时呆住了,他只知道格罗廖夫似乎是牵涉到了一起命案,却不知道格罗廖夫为什么不能回家,就连打电话也不敢,现在才明白原来格罗廖夫的案子竟然牵扯到了克格勃。
  当然了,娜塔莉娅所说的克格勃应该是前苏联时候的事了,现在的克格勃已经改制成了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和俄罗斯对外情报局,不过俄罗斯人包括世界上大部分的人,还是习惯的将这两个部门叫做克格勃。
  得知格罗廖夫牵涉到了克格勃,高扬倒不好真的让娜塔莉娅和叶莲娜给格罗廖夫打电话了,有些事还是问清楚了以后再办的话,免得给格罗廖夫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歉意的对娜塔莉娅笑了笑之后,高扬沉声道:“不好意思,你们还是暂时先别给他打电话了,我想你们可以给我一个号码,回头让他给你们打电话的好,还有,你们真的确定刚才的事没有问题吗?我这位朋友,他似乎听到酒吧的人说叶莲娜打的人里,有一个是这里某个帮派老大的儿子。”
  听到高扬的话之后,叶莲娜显得有些怔忪,道:“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而且我当时太激动了,也没有听到人们在说什么,我想,应该会没有事的吧。”
  高扬一听顿时脸色就变了,叶莲娜不管打跑了多少个普通的色棍都没有关系,凭借着她和她母亲的战斗力,遇到普通人都不会吃亏,可真要是惹到了真正的黑帮,那麻烦可就大了。
  高扬当机立断道:“我明白了,什么话都不要说了,你们现在去收拾必要的东西,我们马上离开这里,要快,不,不,什么都别收拾了,我们马上走。”
  高扬的决定还是有些太晚了,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李金方随即沉声道:“有人来了,而且人还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