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 第六十五章 可怕的女人
以惊人战斗力和气场干翻全场,那个太妹重获自由,而太妹得到自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到那个被两个壮汉架在肩上的倒霉蛋身前,抡圆了巴掌就扇了上去,啪啪啪啪的扇了几个大嘴巴子之后,一脚蹬了出去,将那个倒霉蛋踹飞了出去,看上去就像两个酒吧的人架起倒霉蛋让那太妹暴打一般。
  女人继续发泄怒火,那个大妈也没闲着,一手挥舞着手里的擀面杖,将试图反抗的壮汉统统打倒在地,无人能当其一合之力,端的是威风凛凛,霸气无双。
  将在场所有能站立的生物统统放到在地之后,那个大妈一手扶腰,一手挥舞擀面杖,叫骂了好久之后,才一把拉住还在暴走状态的太妹,母女两个手牵手,趾高气扬向着高扬他们这边的大楼走来,只留下一地翻滚呻吟的可怜车。
  高扬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对风一样的母女,在心里写下了一个服字,而那对母女在经过高扬他们三个的身旁时,那位霸气无双的大妈用眼神斜斜瞥了他们一眼后,用鼻腔重重的哼了一声。
  一路和光头党怒视的高扬飞快的低下了头,而他很快发现老刘和李金方也和他一样,三个人竟然不敢和哪位大妈对视一眼,等到那对母女发出上楼时的蹬蹬声后,高扬抹了一把冷汗,道:“好厉害,好可怕,真不愧是战斗民族。”
  李金方拼命点头,而老刘则苦笑一声道:“作为一个俄罗斯人,我表示压力很大,虽然这样的女人不多见,但万一被我碰到了怎么办?你们要知道女人在结婚之前和婚后表现的是完全不同的,天啊,我才三十一岁,可我有心理阴影了怎么办?不行,我一定要找个温柔的华夏姑娘,一定,必须的。”
  对于老刘的话,高扬心有戚戚焉,他拍了拍老刘的肩膀,对他的想法表示赞同之后,沉声道:“我们赶快去找我们要找的人吧,可是为什么,我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呢?”
  李金方和老刘同时脸色大变,道:“你什么意思?”
  高扬看了看四周没人,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告诉你们,我们要找的人呢,也是一对母女,虽然我知道这个可能性很小,但我还是有预感我们要找的人就是刚才的那对母女,只是预感啊。”
  老刘怔怔的道:“你找她们干什么?不会是寻仇吧?”
  高扬赶紧摇了摇头,道:“不是,怎么会呢,我只是受人所托,来给人送钱而已,绝对与寻仇无关。”
  老刘松了口气,笑道:“来给人送钱那怕什么?只要不是送命就好。”
  李金方不以为然的道:“瞧你们这怂样,咱们要找的人就是那母女两个,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儿。”
  高扬点了点头,道:“我也觉得可能性不大,这不是随口一说嘛,我要找的那女孩儿是学音乐的,人家练得是钢琴,怎么也不可能有这么彪悍吧,走吧,咱们赶紧把事儿办了闪人,这地方不可多待。”
  高扬和李金方要走,却见老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愁眉苦脸的道:“我刚才有没有告诉你们,那个女孩儿是在酒吧里弹钢琴的?还有,这纸条上写的地址是三楼,而你们如果刚才注意到了的话,那个大妈丢花盆的时候也是在三楼。”
  高扬和李金方立刻停下了脚步,高扬皱起了眉头,道:“不会吧,难道真的就这么巧?嗯,让我想想。”
  李金方哈哈一笑,道:“你还想什么?我们是来送钱的,又不是来找茬的,你们两个怕什么?走吧,就算有什么事儿,我护着你们,放心。”
  高扬也觉得自己的担心没什么来由,可是想想刚才那位大妈的强悍,他还是有些发憷,不过总得找到地方看看才知道他们猜的到底对不对。
  按照纸条上留下的地址,高扬他们敲开了一家房门,而在敲门的时候,老刘按着高扬所说的,用俄语极其温柔的叫道:“请问有人吗?我们来送点东西,额,我们是尤里·格罗廖夫斯基·伊万诺夫的朋友,他让我们来的。”
  让老刘说完之后,高扬突然觉得那里不对,然后他猛然想了起来,格罗廖夫曾交待过要报他的假名而不是真名,高扬赶紧拉过了老刘,道:“我忘了一件事,你说是格罗廖夫让咱们来的……”
  高扬的话还没说完,听到屋子里好像传来了一声咔哒声,这种声音他很熟悉,非常非常的熟悉,如果没有听错的话,这应该是双管猎枪合上枪管的声音。
  联想到猎枪之后,高扬暗叫了一声不好,猛然把老刘一拉,两人一起闪到了一边,紧接着轰的一声巨响后,木门上就出现了一个大窟窿,还不等高扬觉得害怕,又是一声巨响后,木门上的大窟窿变成了两个。
  高扬万万没想到,他的一时疏忽,竟然差点儿害老刘没了脑袋,情急之下他赶紧用英语喊道:“别开枪,我们是格罗廖夫的朋友。”
  还好老刘的反应也够快,他立刻用俄语将高扬的话喊了一遍,而喊完之后,屋子里总算没有再开枪,一个女人用大嗓门叫喊了几声,然后很快又英语喊道:“慢慢的进来,别耍花样。”
  老刘臭愁眉苦脸的道:“她让我们进去,怎么办?”
  高扬点了点头,道:“我能听懂,让我来跟她说。”
  开了个大窟窿的门被打开了,高扬轻咳了一声后,举着双手慢慢走到了门口,一眼看去心先凉了半截,他的预感成真了,刚才大显神威的那对母女正在屋子里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看着那个身高体胖的大妈手里还在冒烟的猎枪枪口,高扬努力堆出笑容,道:“你们好,我是格罗廖夫的朋友,我受他的委托,来给你们送钱的,我真的是他的朋友,请你们千万不要误会。”
  虽然知道自己是善意的,不会招致暴打,但高扬还是很紧张,原因无他,这对母女刚才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可是高扬把话说完之后,却惊讶的发现那位大妈竟勃然大怒。
  “那个该死的混蛋,他还活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