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 第六十四章 战斗民族的女人
高扬很快就知道为什么出租车不肯往前走了,高扬他们在步行了大约十分钟后,道路两旁的人竟然多了起来,但看起来不妙的是,路两旁的人大多都是一脸凶相,三三两两的站在某个建筑大门外面的壮汉。
  除了那些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不是善茬的壮汉之外,街道两边还有穿着极其暴露,浓妆艳抹的流娼,再有就是时不时的能看到一些剃成光头的年轻人成群结队的在游荡。
  黑帮的看门人,大量的站街女,还有大名鼎鼎的莫斯科毒瘤光头党,这里的所有人看上去都充满了威胁。
  在种族歧视很严重的莫斯科,又是在这样一个看上去很混乱的街区,高扬和李金方这两个明显的东方面孔很吸引人的眼球,也很容易招致危险,在那些光头党恶狠狠的注视下,高扬和李金方毫不客气的恶狠狠回瞪了过去。
  之所以要和那些光头党对视,是因为老刘的提议,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那些光头党也是欺软怕硬的,你要是只管低头走路,表现的很软弱,没准儿就会引来一帮光头党对你拳打脚踢,可要是你表现的很强硬,而且看上去像这里的华夏黑帮的话,那些光头党是不敢惹麻烦的。
  当然了,向那些光头党表示强硬,也得有底气才行,要是孤身一人,长得瘦瘦小小,看上去没什么反抗能力的人敢于和那些光头党对视,估计只会招致一顿暴打,可高扬身高一米八整,虽然块头不大,但很精壮,而且也是从枪林弹雨里活下来的,身上自然有一股气势在,至于李金方就更不用说了,一米八三的个子在俄罗斯也不算矮,极其健硕的身材,那气势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尤其是李金方捏紧了拳头,恶狠狠的看着那些不怀好意看过来的光头党时,马上就能让那些光头党把目光给收回去。
  老刘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在最前面,而且人家老刘也是个正经混了好多年的黑帮,虽然块头不大,可表现出来的黑帮气质就能吓退绝大多数光头党。
  至于那些真正的黑帮,人家才没空理会高扬他们,除非有足够的好处,否则黑帮才不会无事生非,也就是那些把爷爷辈付出了极大牺牲,好不容易才打败了的纳粹当成偶像来崇拜的脑残们,才会整天的惹是生非。
  老刘按照纸条上的地址一路寻找,终于到一栋破旧的居民楼之前停了下来,看了看楼上的号码之后,老刘点了点头,道:“就是这里了,我们到了。”
  如果给高扬一把枪,那高扬有信心逮谁灭谁,实在不行的话,有把刀在手,高扬也有些底气跟人斗上一斗,好歹他也在非洲草原上混了三年,可要是空手跟人打的话,高扬就是个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了,连给赵信文收债的人都能把他给暴揍一顿。
  正是因为有自知之明,所以一路走来高扬心里都绷着一根弦儿,生怕会和那些战斗力看起来不弱的光头党打起来,得知终于到了目的地,他才算可以松口气了。
  笑了一笑后,高扬不好意思的道:“到了就快上去吧,这里太危险了。”
  高扬的话音刚落,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闷响后,随即又是玻璃碎裂的脆响,他愕然之下回头看去,却见马路对面的酒吧里,冲出了三个人,跑在前面的两个是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其中一个捂着脑袋踉踉跄跄的扑倒在了地上,而后边的一个,则是穿着一身皮衣皮裤,头发染得的花花绿绿的一个小太妹。
  那个小太妹手里握着一个只剩下半截的酒瓶子,走到那个倒地的年轻人跟前后,用带着尖尖的鞋头还有鞋跟的高跟鞋使劲的跺了上去,边跺边用俄语叫喊着什么,而还站着的那个年轻人见状停了下来,朝着那个小太妹一拳就轮了过去。
  那个小太妹不躲不避,举着手里的半截酒瓶子就戳了过去,在挨了一拳后,一瓶子就扎到了挥拳年轻人的脸上,看着那个年轻人双手捂脸倒在地上,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后,高扬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自己的脸,喃喃自语的道:“我次奥,不愧是战斗民族,女人都这么凶悍。”
  小太妹的战斗还没有结束,用半截酒瓶子干倒了一个的同时,她的脚就没有停下过,还在朝被她一瓶子抡倒的年轻人肚子和脑袋猛踹,看着高高的鞋跟,高扬总觉得要是那个挨踹的年轻人再被她踢下去,连命都得没了。
  很快,从酒吧里跑出了七八个人,有人去看哪个辈半截酒瓶子扎了个满脸花的年轻人,还有四个人去拉开那个凶悍之极的太妹,好不容易将那个太妹拉开后,那些人才有机会将挨踹的倒霉蛋从小太妹的脚下解救了出来。
  听着那些人七嘴八舌的乱吵一起,老刘耸了耸肩,道:“知道你们很好奇,我来翻译一下,那个女的在酒吧里工作,而那两个看上去很惨的家伙给她下了药,不过被女的识破之后,他们想用强的,再然后你们看到了,他们低估了女人的战斗力,不过现在看来那个小美女有麻烦了,她打倒的家伙是这条街上一个大佬的儿子,酒吧的老板惹不起那个大佬,所以他们不让那女人离开,好了,热闹看完了,我们还是赶快走吧,这里很快就会乱成一团的。”
  高扬没有看热闹的兴趣,他点了点头,正要离开的时候,却听那个被四个壮汉牢牢扭住的太妹发出了尖利的叫声,而且这次高扬也能听懂,因为那个女孩儿喊得是妈妈。
  高扬虽然有些好奇,但他还是没有停下脚步,不过就在这时,他们要进去的大楼上推开了一扇窗户,传来了一声尖利的女高音后,一个小花盆从三楼的窗户里被扔了出来,虽然花盆儿没有砸到任何人,但爆裂的花盆儿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以丢出的花盆儿作为开场白,很快,伴随着大型动物走路发出的咚咚声,一个体重起码二百斤以上的大妈从楼道里冲了出来,从高扬他们身边风一样的掠过之后,挥舞着一根粗大的擀面杖冲入了战团,擀面杖挥舞如风,伴随着飘洒的面粉,擀面杖落在了一个个壮汉的头上,一下砸到一个,将努力扭制住那个太妹的壮汉统统砸到在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