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 第六十三章 莫斯科
    莫斯科,谢列梅杰沃国际机场,在经历了让高扬倍感煎熬的六天后,他终于到了这里。
  
      虽然高扬除了自己吓自己之外,一路很顺利的到达了哈市,并顺利见到了莫托洛夫,可是办理假护照并给他的假身份办理真正的签证需要时间,尤其是当李金方也到了哈市后,莫洛托夫需要帮高扬办两个假护照,所需要的时间就更长了。
  
      一分价钱一分货,十五万一个假护照的价格真的不算便宜,但是想到以后的便利,高扬还是给李金方也办了一个假护照,当然,钱是高扬出的。
  
      莫洛托夫也确实有实力,只用了四天时间,两个除了照片是真的,其余全是假信息的护照就办了出来,然后高扬和李金方顺利的登上了前往莫斯科的飞机。
  
      之所以要去莫斯科,是因为高扬想趁着这个机会去格罗廖夫的家里一趟,反正都到俄罗斯了,高扬自然要完成格罗廖夫的托付,把格罗廖夫的钱给他老婆孩子送去。
  
      当高扬谢列梅杰沃国际机场顺利的走出来之后,终于忍不住长长的出了口气,张开双臂,大声道:“自由的空气真美好,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咱们现在彻底安全了,金方,你就没什么感慨吗?”
  
      相对于高扬的激动,安静站在高扬的身后的李金方显得太过平静了,不过高扬和李金方从火车上与他分开,到哈市再见到之后一直到现在,李金方一直就是这样的表情,总是一脸的平静。
  
      听到高扬的疑问,李金方摇了摇头,道:“有什么好感慨的?你不是说一定能到俄罗斯的吗?现在到了,和你说的没有任何区别,我为什么要有什么感慨呢?”
  
      高扬无奈的叹气道:“你们这些人啊,被训练的太好了,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我可不做不到,得了,老刘,咱们怎么走啊。”
  
      被高扬称作老刘的人是莫洛托夫的手下,一个正宗的俄罗斯人,之所以会被称作老刘,是因为他叫留申科,跟着莫洛托夫在哈市待的久了之后,便让华夏人叫做老刘了。
  
      老刘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鉴于高扬和李金方都不会说俄语,莫洛托夫很仗义的让老刘把高扬和李金方送到莫斯科,直到把高扬和李金方送出俄罗斯之后再回去就行,当然机票钱和路费得让高扬负责了。
  
      “去哪里无所谓,这要看你们想去哪儿了,现在才早上九点,我们还有一整天的时间,如果你们想在莫斯科旅游的话,我建议先去红场,看看克里姆林宫,如果你们打算休息的话,我们直接找家酒店,如果你们想直接离开俄国,我得看看可以买到那里的机票,利比亚肯定是去不了,你们只能先到突尼斯或者埃及,然后自己想办法去利比亚。”
  
      高扬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老刘给了至少三个答案,最终决定权还是落在了高扬的头上。
  
      高扬想了想,拿出了一张纸条,递给了老刘,道:“你看看这个地址,离着红场远吗?”
  
      纸条上用英文和俄文写着格罗廖夫家的地址,老刘看了一眼后,点头道:“这个地方我知道,算不上太远。”
  
      高扬兴奋道:“很好,那这样,我觉得大白天的人们都上班去了,我那个朋友的家里也不见得有人,所以我们来都来了,不如先去红场看看,也算没白来一趟莫斯科,然后等下午的时候,我们去这个地址,找到我朋友的家,把事情搞定,明天直接离开,金方,你觉得怎么样?”
  
      李金方一脸不解的道:“你拿主意就好了,为什么问我?”
  
      高扬奇道:“这不是咱们一起来了嘛,有啥事儿当然得商量着办了。”
  
      李金方摇了摇头,道:“要不是你,我在国内就被抓了,更别提来俄罗斯了,就连我身上这身儿衣服都是你掏的钱,在还清你的钱之前,我也没脸要求跟你平等啊,还有,我已经习惯了听命令行事,所以在我摆脱军人的习惯之前,你有什么事直接开口就好,我会自动把你的话当成命令的,没办法,这就是职业病。”
  
      高扬耸了耸肩,道:“我可没想那么多,不过看在你职业病这个词儿都冒出来的份上,再有嘛事我就不跟你商量了,得了,咱们向红场进军,出发。”
  
      有老刘在,高扬什么都不用担心,只管跟着老刘走,需要掏钱的时候乖乖的付钱就行了,他来俄罗斯之前,把剩余的不到五万块钱已经全和莫洛托夫换成了卢布,扣除了他和李金方的路费,还有给老刘预备的回程机票钱之后,高扬手里还有两万块钱的富余,这点钱虽然不算多,但也能让他和李金方在莫斯科玩上两天了。
  
      都说没去红场就不算来过莫斯科,高扬和李金方去红场开了开眼,总算也来过莫斯科了之后,三个人一起吃了一顿算不上可口的午饭,时间就到了下午三点。
  
      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之后,在老刘的带领下,高扬一行三人乘坐上了出租车,直接向格罗廖夫给出的地址而去。
  
      随着出租车的行驶,七拐八绕的进入一个街区后,高扬发现在莫斯科这样的大都市里,竟然也有看起来充满了破败感的地方存在,与红场金碧辉煌的色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高扬他们所处的地方看上去只有单调的灰色。
  
      苏联时期留下的老旧楼房显得很破旧,不管是居民楼还是商店,都是斑驳的墙壁,唯一显得有些色彩的东西,就是那些破墙上面的涂鸦。
  
      路上的行人很少,就算偶尔看到一个人,也都是行色匆匆的走过,这里的一切都显得与高扬刚刚所看到的莫斯科格格不入。
  
      出租车停在了一个很大也很久的大楼下面,跟老刘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后,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老刘无奈的转身道:“我们还没到,但我们得下车了,出租车司机不肯再往前走了,我们得步行过去,不过好在我们距离目的地不远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