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 第六十一章 怪人
逃亡的滋味非常不好受,虽然火车已经开出了,但高扬的一颗心却始终悬着,坐在一个铁皮壳子里,让他感觉非常紧张,就连乘警从他身边走过,都能让高扬把心提到嗓子眼。
  高扬买的车票是趟慢车的,不能说逢站就停,但至少地级市的车站是要停的,当火车第一次停靠时,高扬强忍着自己提前下车的冲动,努力让自己坐在座位上。
  火车上通报的停靠时间是三分钟,可是时间都到了十分钟了,火车却还未开出,高扬不由开始胡思乱想,虽然知道警察的动作不会这么快,可高扬还是忍不住会想火车之所以不走,是因为他的缘故。
  虽然火车一直没有开动,但车厢门却都已关上了,这让高扬更是难以保持镇定,当他身边的乘客纷纷开始发起牢骚的时候,高扬终于坐不住了,他走到了两节车厢连接的吸烟处,想看看是否有什么异常。
  乘客们大多还能安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吸烟处只有四个人,高扬拿出一颗烟点燃后,站在了靠车门的一方,向车窗外的站台上张望。
  站台上并没有什么异常,可高扬总觉得哪里不对,因为据他的经验,慢车要是给别的火车让路,或者是另外的什么原因临时停靠,广播里都会有提示的,可这次火车已经停了十几分钟,却没有任何表示。
  正在高扬心慌的时候,觉得每个人看起来都像是来抓他的警察,就在高扬四下打量的时候,突然觉得站在他身边的一个人看起来很不对劲。
  站在高扬身边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一米八多的大个子,看起来极为精壮,头发非常短,不能说是光头也差不多了,而且肤色和高扬一样黝黑黝黑的,一眼就能看出来是晒出来的黑色,就连头皮也被晒得发黑。
  高扬觉得站在他身边的年轻人是个当兵的,光从站姿上也能看出点端倪来,他身边的年轻人站的笔直笔直的,两个手自然的下垂,贴在了裤缝上,看起来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如果在火车上遇到一个当兵的不是什么怪事,可之所以高扬会觉得他身边的人很怪,是因为他身边的年轻人穿着一身明显有些小的衣服,裤子太瘦太短,一个看起来很旧的黑色夹克连拉链都拉不住,袖子也是短了太多,露出了手腕,可他脚上穿着的,却是一双脏兮兮的高帮军靴。
  高扬对他身边的怪人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这个怪人是个高手,从他的两只手上来看,四个指头的关节处都有厚厚的老茧,而右手虎口处也有一层厚茧。
  虎口处的茧子高扬手上也有,那是他当年练枪时磨练出来的,所以高扬第一时间就认为,他身边这个人绝对不是一般人,甚至不是一般的军人。
  看着身边的怪人,高扬知道他不可能是冲着自己来的,但高扬还是不由自主的会感到紧张,因为高扬知道他身边的这个人可以对他造成很大的威胁。
  高扬下意识的把视线挪到了站台上,而这一次看到的东西,让高扬的呼吸都停止了,因为他看到至少二十个以上的警察匆匆跑到了站台上,而和警察一起来的,还有四五个穿着便服的人,不过那五个穿着便服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是军人,就和高扬身边的人一样,一眼就能分辨出来,因为他们和周围的人的行为举止处处都透着不同。
  警察们迅速分散了开来,高扬所在的车厢门口也站了两个警察,尤其要命的是,他们都拿着79微冲,高扬觉得这些警察必然是冲着他来的了,否则的话,这些警察根本用不到冲锋枪。
  高扬的脑子一下子就懵了,他想不通这些警察为什么动作会这么快,怎么就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锁定了他是嫌疑人。
  好歹也是从战场上回来的,高扬的意志比起常人来还是强了不少,不管怎么说总算没有腿软,虽然内心早已纠结成了一团乱麻,但高扬至少还是保持了表面上的平静。
  一直关闭着的车门终于打开了,虽然警察没有说任何话,但这时谁都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没有一个乘客乱动乱说。
  五个身穿便服的军人分别上了几个车厢,而警察则还是停留在车外,看到这样的阵势,高扬觉得场面应该不是给他准备的,可是让高扬感到惊恐的是,那个上车的军人一上车,眼神就直勾勾的看向了他。
  高扬的身子一瞬间僵住了,不过他马上发现,那个军人看的不是他,而是他身边的怪人,同样是军人的那个怪人。
  高扬往后稍微挪了挪,看着那个上车的军人,死死盯着他身边的怪人,而他身边的怪人则是对视了回去,不过高扬低下了头之后,发现他身边怪人的两只手一直在颤抖。
  “为什么?你要去哪儿?”
  上车的军人低声说了两句话,如果不是因为高扬离得太近,又是竖起了耳朵听着,他还听不到说话声。
  高扬身边的怪人也是低声道:“他们该死,我没打算跑的,可是我不想被警察抓到,我要自己回去上军事法庭。”
  一声轻微的长叹后,上车的军人以极微弱的声音道:“跑吧,我不想看到你被枪毙。”
  说完之后,上车的军人立刻扭头就走,向着车厢里慢步走过,而高扬身边的怪人则是呆住了,看着那个离开的军人背影发愣。
  车厢外的两个警察一脸狐疑的打量着高扬和他身前的怪人,高扬丝毫不怀疑,如果他身边的怪人还是呆呆的注视着那个军人的话,那两个警察会上来盘问一番。
  鬼使神差一般,高扬拿了一颗烟,递到了他身边的怪人面前,用家乡话笑道:“来根烟,看啥看啊,都跟你说了买身衣裳,你看看你穿的这是啥?把初中的衣服翻出来了吧。”
  那个怪人一脸惊异的看着高扬,但还是接过了他递过去的烟,低头就着高扬打着的火机把烟点着了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
  虽然还是一脸的狐疑,但两个警察却没有上来盘问什么,而高扬的手心里全是汗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开口说话,这可是真正的引火烧身,万一警察上来盘问他和身边的怪人又该怎么办。
  其实高扬现在只想找个同伴,而从刚才两个军人的对话里,让高扬意识到他身边的这个军人和他一样,身上有命案,所以高扬下意识里很自然的将自己和其联系到了一起。
  等上车的军人穿过了车厢后,过了没有多久,从另一边的车厢里走过来一个军人,而那个军人看到高扬身边的怪人时,一双眼睛立刻瞪大了,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最终那个人什么都没说,把嘴唇紧紧的抿了起来,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后,歪着头从高扬的身边走了过去,眼尖的高扬发现那个军人走过的时候,身上分明在打颤。
  又过了大概有五分钟后,五个身穿便服的军人又回到了月台上,相见之后他们都摇了摇头,随即向着守在各个车门外的警察摇了摇手。
  二十多个警察又站到了月台上,而前后耽搁了半个多小时的火车,终于在发出了一声吹气声后,又开始缓缓行动了起来。
  等火车重新开动后,高扬觉得他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无力的靠在了身后的墙上,高扬发现他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虽然什么都没有发生,可刚才上火车的军人和高扬身边军人短暂的交流,还是落在了几个在车厢里抽烟的人眼中,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们都能察觉出一丝诡异来。
  当火车开动后,吸烟处的人马上全部离开了,趁着还没有人过来,高扬身边的怪人突然把烟摁灭之后,转身面对着高扬低声道:“你很紧张?为什么?还有你为什么跟我说话?”
  高扬强笑了一下,道:“没啥,就是想和你聊聊天嘛。”
  摇了摇头之后,那个怪人沉声道:“不对,你不是想聊天,说吧,你想干什么?”
  高扬仔细想了想该怎么回答后,终于沉声道:“不想干什么,我听到了你们的对话,而且我能猜到你们都是部队里的,而且很明显,刚才的那两个人似乎不想认出你来,所以我觉得不该让你被警察发现。”
  怪人盯着高扬看了好久之后,终于长长的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转身走到吸烟处的另一边,站定了之后,出神的望着窗外。
  “能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吗?”
  高扬一句话出口之后,立刻就后悔了,他只想抽自己两个嘴巴子,自己的麻烦还一大堆呢,搞不好就要被抓起来吃枪子儿,怎么这时候还能有闲心问东问西的套近乎呢。
  高扬也没指望能得到回答,但他给自己找出了一个理由,那就是他这时终于想明白了,刚才他所说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想给自己在逃亡的路上找个同伴而已,因为很明显,这个军人跟他一样正在逃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