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 第五十一章 撤侨
在临走之前,高扬把他在利比亚最后的事情都交代了一下,他把枪给了阿卜杜勒,让阿卜杜勒帮忙还给鲍勃和西蒙,然后高扬把格罗廖夫的钱拿上之后,就可以回家了。
  阿卜杜勒开了一辆很普通的汽车,他要亲自送高扬去机场,而这时高扬甚至还不知道他到了机场以后怎么才能坐上飞机,还有就是坐上飞机以后怎么回国,因为的黎波里根本就没有直接到华夏的航班。
  走在的黎波里的大街上,高扬觉得的黎波里和班加西就像是分属不同的国家,班加西已经打成了一团乱,而的黎波里至少表面上还非常安定,看上去一切跟往常没有什么两样。
  当汽车开出了市区之后,高扬他们遇到了好几个检查站,但每次阿卜杜勒都能很容易的通过关卡,表现的和当地人没有任何区别,说着一样的语言,穿着同样的衣服,如果高扬不是知道阿卜杜勒底细的话,他绝对不会认为阿卜杜勒到利比亚的时间比他还短。
  等又过了一个关卡之后,可高扬忍不住道:“阿卜杜勒,能跟我说说利比亚是什么样子的吗?这个国家到底是好还是坏,这里的人到底是好还是坏?说实话,对于利比亚来说我只是个过客,可我想多了解一些,你知道,我毕竟差点死在这里。”
  阿卜杜勒沉默了很久之后,才沉声道:“这个国家很好,这里的人也很好,他们很热情,很大方,不管是贫穷还是富裕,他们会用最好的招待你,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没有战争!”
  听到阿卜杜勒的话之后,高扬想起了在利比亚他所见到的一切,端着枪做自杀冲锋的民兵,杀人不眨眼的劫匪,愤怒的人聚集而成的人群,以高扬的所见所闻,让他很难相信阿卜杜勒的话,但是高扬知道阿卜杜勒没有说谎,因为他明白,战争,能够改变太多的东西了。
  高扬觉得他还是关心一下自己比较好,无论利比亚怎么样他都只是一个过客,虽然利比亚已经改变了他,但他对利比亚不却会产生任何影响。
  出了市区走了很远之后,高扬终于忍不住内心的好奇,道:“阿卜杜勒,你到底想让我怎么回家?”
  和以前几次一样,阿卜杜勒只是耸了耸肩,道:“不必担心,你肯定能回去,现在还不是揭晓谜底的时候,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高扬苦笑道:“拜托你,我不想要什么惊喜,我只想早点知道我怎么才能回家,我听说机场不是已经关闭,不允许任何飞机起飞的吗?可是你坚持要送我道机场,我真的很难不担心啊。”
  阿卜杜勒笑了笑,道:“再等等好了,反正再有几分钟我们就到机场了,你很快就什么都明白了,对了,你是想尽快,立刻,马上回家,还是有耐心再等等?”
  高扬毫不犹豫的道:“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以最快的速度回家了,我一刻都不想多等了。”
  阿卜杜勒点了点头,道:“明白了,如你所愿,你会马上回家的。”
  就在高扬和阿卜杜勒说话的时候,他们已经能看到机场的航站楼了,这时高扬也不再多问,反正机场已经到了,就跟阿卜杜勒说的一样,谜底即将揭晓。
  阿卜杜勒领着高扬,很顺利的通过了两次检查站之后,直接进入航站楼,而一进航站楼,高扬立刻惊呆了。
  偌大的航站楼里乱成了一团,各种肤色和面孔的外国人,几乎将整个航站楼塞慢了,到处都是一团乱,有的人在疯狂的冲着电话叫喊,有人在大声叫骂,还有孩子和妇女的哭喊声,这一切让高扬只想尽快的逃离航站楼。
  巨大的航班指示牌上,显示的是所有的航班都停飞了,高扬觉得他根本不可能从机场离开。
  高扬皱起了眉头,道:“阿卜杜勒,我不觉得可以从这里离开,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阿卜杜勒叹了口气,用手指着慌乱的人群划了一周,道:“看看这些人,有没有发现什么?”
  高扬看了一眼,摇了摇头,道:“除了全是外国人之外,我什么都没发现。”
  阿卜杜勒笑了笑,道:“你得提高一下观察力了,仔细看看,这里什么人都有,最多的印巴人,然后欧洲人,这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但是,你又发现华夏人吗?”
  经阿卜杜勒提示,高扬这才发现确如阿卜杜勒所说,纷乱的航站楼里没有看到几个东亚人的面孔,高扬也看见了几个和他相似的面孔,但那些人说的都是韩语或日语,说汉语的,一个都没有。
  高扬惊奇的道:“这是怎么回事?”
  阿卜杜勒叹了口气,道:“跟我来,你很快就明白了。”
  阿卜杜勒领着高扬在人群里挤来挤去,到了航站楼的一个角落,然后伸手一指,道:“你的同胞都在哪儿,你可以过去,然后你就能跟他们一起走了。”
  在一个角落里,大约有四五百人聚集在一起,或站或坐,他们看上去都很狼狈,但是没有一个人在哭,也不像其他的外国人,脸上的神色除了恐慌就是茫然,那些人看起来很镇定,而且很有秩序。
  高扬看到了熟悉的肤色,听到了熟悉的语言,高扬立刻知道哪些聚集在一起的人和他一样来自华夏。
  平静等待撤离的华夏人,和陷入绝望状态的其他国家的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高扬看到有很多外国人领着小孩,在华夏人聚集的角落外苦苦哀求,而有几个华夏人站在外面都是一脸无奈的表示拒绝,高扬听到他们说到最多的就是对不起,我们只能优先撤离华夏人,不管你们给不给钱,我们都无法帮到你们。
  “这是怎么回事?”
  阿卜杜勒叹了口气,道:“我以为美国会是第一个撤侨的,但没想到,你们华夏才是第一个撤侨的,而且行动最快,力量最大,或许别的国家也会来撤侨,但天知道等他们的飞机到来时,这里会变成什么样。现在你明白了吧?你赶上撤侨了,我不知道你怎么看你们的政府,但我得说,你这次运气不错,至少你不必像其他外国人一样留在这里苦苦等候了,而且我知道华夏来这里撤侨的有军机,乘坐军机,你可以直接回国。”
  高扬有种想落泪的感觉,不管以前怎么样,不管在别的时候华夏表现的如何,但至少此时此刻,高扬以身为华夏人而感到自豪。
  他跟阿卜杜勒握了握手,道:“谢谢,坦白说我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离开,但我不得不说,你真的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惊喜。”
  阿卜杜勒笑了笑,道:“你打算怎么做?”
  “当然是去华夏人聚集区,然后等着撤离啊,反正撤侨的话,没有护照也没有问题的,要么还能怎么做?”
  阿卜杜勒摇头道:“不,不,那样的话,你有可能先到埃及,也有可能去突尼斯,甚至可能先去意大利,这样太慢了,据我所知,马上就有一班军机会来,你要想第一个坐上飞机并直飞华夏的话,那你就听我的,我让你以最快的速度回家。”
  高扬有些犹豫,道:“这样不好吧?大家都急着离开,我还是老老实实排队吧,反正早晚都能回去。”
  阿卜杜勒摇了摇头,道:“不,我答应过你,要让你马上回家,那你就一定能马上回家,站好别动,千万别动,忍住,不会很疼的。”
  高扬惊恐的道:“不会很疼?你想干什么?”
  阿卜杜勒没有说话,伸手一挥,手上多了一把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刀,然后阿卜杜勒一把拉住高扬,另一只手在高扬的胸膛上拉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看着胸前迅速被鲜血染透,高扬惊恐的道:“你在干什么?”
  阿卜杜勒微微一笑,把刀收了起来,道:“让你回家啊,放心吧,你的伤口非常浅,你甚至不需要做处理,血很快就会止住的,乘着现在你的样子很吓人,我们赶快过去吧。”
  说完之后,阿卜杜勒拉着高扬就往华夏人的聚集区跑,而且边跑边喊道:“帮帮我们,帮帮他,他被暴徒攻击了,他受伤很严重。”
  高扬自己看着自己的样子都觉得吓人,衣服上一道巨大的口子从左肩一直到了右肋,透过衣服的破口可以看到身上的伤口,而鲜血已经将高扬的前半身彻底打湿了,看样子真的是凶险无比,但只有高扬知道,他的伤口其实很浅,非常的浅,就算不做任何处理,血液会很快止住的。
  阿卜杜勒拉着高扬一直到了华夏人的聚集区外面,两个穿着西装的华夏人立刻迎了上来,看到高扬的伤口后,两个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其中一个急吼吼的道:“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阿卜杜勒大喊道:“我们被暴徒袭击了,他伤的很重,你没看到吗?他是华夏人,你们得让他赶快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