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 第四十九章 冷静
已经三年没抽过烟的高扬缓缓吐出了一个烟圈,在他的脚边已经扔了十几个烟头,大部分都没有抽完,还剩下长长的半截,混合型的烟对于高扬来说太难抽了,他还是习惯抽烤烟型的。
  心烦意乱的高扬把燃烧着的烟头在手里掐灭后,看着一脸平静的崔勃,突然觉得有些恼火,他走到坐在一张椅子上正在擦枪的崔勃跟前,一巴掌扇到了崔勃的脑袋上,然后低声道:“你个没心没肺的二货,老毛子还在里面做手术呢,你擦个屁的枪啊!按照常理,你现在是不是该安慰我一下,说格罗廖夫肯定没事的嘛!”
  崔勃一脸茫然的抬起了头,眼神迷离的看着高扬,道:“啊!啊?哦,老毛子不是去做手术了吗?你还担心什么?他又不是生孩子,你转悠什么啊?”
  “你,你,你这……”
  高扬彻底无语了,他指着崔勃你你了半天,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或许对于崔勃来说,把老毛子送进了手术室就代表着没事了吧,而高扬也不知道怎么对崔勃这二货解释了,在一个卧室改造而成的手术室里,让一个看起来很不靠谱的老头做手术,然后手术已经做了四个小时了,里边还没传来任何动静,如果这样都代表着肯定没事的话,那只能说明要么就是崔勃真的是二货,要么就是崔勃的心大到了极点。
  看着急的团团转的高扬,一个一脸平静坐在一边的阿拉伯人突然道:“安静些,如果你的朋友还有就救,那他就一定没事,如果你的朋友没得救,那你让谁来也没用,我已经告诉你了,进去的那个老头是利比亚最好的医生,也是世界级的医生,所以现在还没有结束手术,那说明情况不错。”
  高扬苦笑了一声,道:“谢谢你,阿卜杜勒先生,我相信你说的话,可我还是担心啊。”
  阿卜杜勒正是摩根安排在利比亚的代理人,四十来岁,长相和打扮看起来和本地人没有任何区别,但说话做事的风格却是典型的美国人,据高扬所知,阿卜杜勒本来就是利比亚人,只不过在很小的时候就去了美国。
  阿卜杜勒站了起来,从高扬的手里要过了烟盒和打火机,给自己点了一颗烟后,还是一脸平静的道:“你说要抽烟,但没说过要把我的烟全都抽完,而且还很浪费,你得知道这里是阿拉伯国家,烟很难买到的。”
  “抱歉,我有些太紧张了,请理解,正在动手术的那个是我朋友,我没办法冷静下来。”
  阿卜杜勒看了看崔勃,再看看高扬,突然道:“相比较而言,你的狙击手朋友比你冷静多了,他从未表示一丝一毫的烦躁,你该向他学学。”
  高扬张大了嘴巴,愣了半响之后才讪讪的道:“拜托,他那不叫冷静好不好,他根本就是没心没肺的天然呆好不好?你知道什么叫天然呆吗?”
  阿卜杜勒摇了摇头,道:“你现在很急躁,请问这样对你里面的朋友有用吗?如果没用,为什么不学着哪位狙击手一样冷静一些呢?”
  高扬哑口无言,他仔细琢磨了一下阿卜杜勒的话,觉得好像也没什么错,崔勃可以说是没心没肺,也可以说他遇到任何事都会一样保持冷静,而这种特质,狙击手极为需要,而一个成功的狙击手,也大都具备这种没心没肺的本事。
  高扬摸了摸脑袋,讪讪的又坐回了座位上,极力让自己冷静一些,而这时因为听不懂高扬和阿卜杜勒在说什么的崔勃突然道:“杨哥,老毛子要是没事了,你就赶紧想办法回国吧。”
  高扬苦笑了一声道:“别逗了,现在怎么回国啊,老毛子还不知道怎么样,再说了,我怎么回去啊。”
  阿卜杜勒突然用略有些怪异的汉语道:“摩根先生交待过,一有机会就立刻安排你回国,他说你非常非常想家,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马上安排你离开。”
  高扬惊讶的道:“你还会说汉语?”
  “我会说十二门语言,至于汉语,我除了会说普通语之外,还会广东语和四川话,上海话一点点,你可以用你喜欢的方言和我交谈。”
  高扬摇了摇头,道:“算了吧,我除了普通话不会别的,你要是和我说广东话,还不如和我说英语好了,好吧,我知道为什么摩根先生会让你当他的代理人了,你肯定是中情局培训的精英人才吧。”
  阿卜杜勒撇了撇嘴嘴,道:“那是过去的事了,你还没回答我,你想离开吗?”
  高扬当然想回去了,用力的点了点头之后,高扬不禁奇怪的道:“不是说机场都关闭了吗?我们来的时候飞机还是降落在的一个公路上,你打算还在公路上起飞吗?或者说,你能把我送出利比亚,从别的国家走?可是我没有护照,没办法买到机票啊。”
  阿卜杜勒笑了笑,道:“事情交给我办就好,其他的你不用管。”
  阿卜杜勒的话音刚落,一直紧闭着的手术室门终于打开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一脸疲惫,无力的斜靠在门框上道:“手术很成功,他已经完全脱离了危险,只要药效过去他就会醒过来,我按你的要求做到了,你什么时候能让我们一家离开利比亚?”
  阿卜杜勒面无表情的道:“请让一让,我的朋友要进去,至于你的事情不必担心,等你做手术的对象完全复原后,我会把你送往你想去的任何国家。”
  高扬知道阿卜杜勒为什么能找到整个利比亚最好的外科医生了,原来不是他以为的用钱砸,而是在面临混乱的时候,能把这位医生一家送往国外。
  很诚恳的对医生道谢之后,高扬和崔勃进到了手术室里,里面还有一男一女在照看格罗廖夫,他们是医生的助手,也是那个医生的儿女。
  看着格罗廖夫躺在做手术的床上,呼吸很平稳,看起来已经完全脱离了危险,高扬终于彻底松了一口气,这时候他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上一觉,而崔勃一脸平静的点了点头之后,对高扬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道:“看,我就说没事的嘛,白急了半天吧,扬哥,不是我说你,你有时候就是太沉不住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