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 第四十七章 绝境逢生
格罗廖夫濒临死亡,在茫茫沙漠中不知该去往何处,也没有任何可以隐蔽的地方,高扬觉得现在没有任何办法能够逃离,这让他几近绝望。
  推着车子的崔勃突然停了下来,一屁股坐到沙地上后,喘了几口气,摇头道:“不行,走不动了,昨天到现在没吃没喝,实在扛不住了。”
  崔勃壮的确实像牲口,但他的饭量也不小,属于典型的能吃也能干的类型,而且就算是使唤牲口,还得给口吃的呢,何况一个终究不是牲口的大活人。
  高扬不是肯轻易放弃的人,他踢了崔勃崔勃一脚,大声道:“给我起来,现在还不是放弃的时候,把你的东西挂车上,我来推着。”
  崔勃又摇了摇头,道:“我真不行了,就算空着手也走不动了,杨哥,不是我说话丧气,现在是真没招了,你走吧,我求你了,你走了我和格罗廖夫好歹还有个念想,也有人给家里报丧不是。”
  看崔勃的样子,高扬知道他是真走不动了,又是绝望,又是悲伤,他转过了身,举起了手里的步枪,瞄准了还在后面远远吊着他们的追兵开了一枪,可就在高扬还没来得及开第二枪的时候,高扬只觉一股大力撞到他的身上,伴随着左胸口一疼,高扬被大力撞得仰天倒了下去。
  高扬只觉眼前漆黑一片,只能看见漫天金星,而心口的位置疼痛如绞,连呼吸都困难,随后他听到了崔勃带着哭音儿的叫喊。
  “杨哥,杨哥!”
  格罗廖夫虚弱的声音也响了起来:“真该死,高,你怎么样了!”
  在短暂的眩晕之后,高扬明白了过来,他这是中弹了,而且是心口中弹,原来心脏中弹后还能最多还能存活七秒的说法是真的。
  “我次奥你们祖宗,来吧,老子跟你们拼了。”
  听到崔勃声嘶力竭的大喊后,紧接着就是枪声,然后伴随着拉动枪机的声音,枪声一直没停。
  高扬觉得有些奇怪,他心口中弹,现在该死了啊,怎么还能听到枪声,紧接着,高扬睁开了眼,看到了蓝天白云。
  高扬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心口,他首先摸到了一把斧子。
  摸到斧子之后,高扬心里的奇怪立刻变成了狂喜,他蹭的一下子坐了起来,伸手就把斧子从胸前摘了下来。
  斧头朝外的一面镶嵌着一颗子弹,而背面则微微鼓了起来,高扬一使劲,把子弹从斧子上拔了下来,然后看到斧头的中央位置,有一个被子弹打出的小坑。
  高扬拿着斧子呆呆的看了片刻之后,突然放声狂笑,狂吼道:“费多尔,马力克,我谢谢你们啊,我谢谢你们保佑啊。”
  听到高扬的笑声,趴在地上射击的崔勃呆呆的扭过了头,看着重新坐起来的高扬,一脸呆滞的道:“我次奥,这是什么情况?”
  高扬一手拿着斧子,一手拿着弹头,大吼道:“老子命不该绝,子弹被斧子挡住啦!哈哈,老天都不收我!”
  兔子一脸的眼泪鼻涕,呆呆的愣了楞之后,突然伸出袖子一脸上一抹,呆呆的道:“这样也行?我次奥,白哭了,早知道先看看你的情况,这还真是有惊无险啊。”
  格罗廖夫也是用最大的力气笑着道:“你可真是个幸运的家伙,高,你该把斧子好好收藏起来的,还有那颗弹头,这就是你的护身符,这就是你的幸运物啊。”
  高扬抱着斧子亲了两口之后往胸前一挂,轻轻的拍了拍道:“我得一辈子收藏这把斧子,再也不离身了。”
  崔勃狂笑了两声后,把头扭了回去,继续盯着瞄准镜道:“杨哥,我刚才打倒了一个,也不知道死了没。”
  高扬没有搭理崔勃,而是看了看已经完全变形的弹头后,突然道:“不对,这不是ak用的中间弹,更不是5.56毫米的子弹,这是铅芯弹,我看着像狙击步枪用的啊。”
  崔勃道:“我刚才从瞄准镜里看着,好像是有个人的枪上有瞄准镜,不过距离太远了,看不清啊。”
  如果对方有狙击手,或者狙击手终于赶来了,高扬他们就无法继续像原来打算的那样只管往前跑了,而且刚才地方的狙击手已经显示了实力,在至少六百米以上的距离,一枪命中了的高扬的胸口,如果不是有护身符一般的斧子,高扬就算身上穿着防弹衣也死定了。
  高扬刚才其实就已经有点自暴自弃的打算了,可是经过了刚刚的虚惊一场和惊喜之后,不管是高扬还是崔勃,却是又生出了求生的欲望。
  把变形的弹头放进口袋里后,高扬想趴下射击,可是他一动却觉得胸口疼的要命,高扬知道他心口的位置受伤了,子弹虽然被斧子挡了下来,可是巨大的冲击力让他受到了重击,没准儿还断了两根肋骨呢。
  就和格罗廖夫一样,虽然手枪子弹没能穿透防弹衣,却也打断了格罗廖夫的几根肋骨,而击中高扬的子弹虽然已经飞行了六七百米,其威力也绝对比近在咫尺发射的手枪子弹要大。
  高扬强忍着疼痛,爬到了地上,然后端着枪,仔细的瞄准后开始射击,不过没用瞄准镜的辅助瞄准,六七百米的距离上人就是一个黑点,高扬根本就不知道他射出的子弹是否击中了敌人。
  崔勃往枪里装子弹的时候道:“杨哥,要不你还是你来用这把枪好了,你打的比我准。”
  “不用,我背包里有瞄准镜,换上就行,你给我观察弹着点,我校正一下弹道就可以,咱们还是两把枪一起压制的好。”
  从背包里取出瞄准镜后,高扬很快白光瞄准镜装到了他的枪上,然后把望远镜给了崔勃,不过让他为难的是,他们现在缺少一个可供校枪的靶子或者参考物,要是把子弹都打进空气里,那还校个屁的枪啊。
  崔勃用望远镜想找一个保持不动的靶子,可是他只是搜索了一下,突然惊声道:“杨哥,有汽车来了,至少五六辆,还都是卡车,不对,一共八辆卡车。”
  高扬的一颗心彻底凉了,这要是再来八辆卡车的人,这仗不用打了,已经彻底的没了希望。
  高扬用瞄准镜很快发现了崔勃说的卡车,然后他惊讶的发现,那些一直追击他们的反对派,似乎一下子慌乱了起来,纷纷卧倒在地。
  当卡车越开越近的时候,卡车上似乎有人在开枪,而追击高扬他们的那些人则朝着卡车射击,看到这里要是还不明白,那高扬成傻子了,不管卡车上的是什么人,但肯定是敌人的敌人。
  卡车上不但有枪在射击,而且还有人发射火箭筒,不过那些卡车没有停下,而是快速驶离,似乎不打算和追击高扬的人们大打一场。
  崔勃看了看之后,突然指着大卡车喊道:“杨哥,那里有公路,卡车是政府军的,车上有政府军的标志。”
  高扬急声道:“你掩护,我来求救。”
  高扬他们距离卡车大约有一千来米,高扬站了起来,挥舞着手里的步枪,连跑带叫的希望能引起卡车上人们的注意,这时候卡车已经到了离他最近的时候,以侧面对着高扬,如果高扬不能及时引起卡车注意的话,那些卡车即将离去。
  看着八辆卡车依次驶过,高扬心急如焚,但八辆卡车里的最后一辆,突然开下了公路到了沙漠里,向着高扬快速开了过来。
  看到卡车开了过来,高扬心花怒放,大声喊道:“救兵来啦!哈哈!”
  格罗廖夫急声道:“高,我们都是自由佣兵,受雇于一个叫做肯弗里曼的家伙,记住了吗?”
  高扬点了点头,道:“记住了,兔子,准备抬上老毛子,咱们走啦。”
  卡车带着扬起的沙尘在高扬他们面前饶了一圈,将高扬他们挡在了车身后面,待卡车停下之后,高扬正要和崔勃抬起格罗廖夫,从卡车车斗里突然站起了四五个人,用枪对着他们,然后其中一个大叫道:“你们是什么人?”
  “自由佣兵,受雇于肯弗里曼,兄弟们,见到你们太开心了。”
  高扬喊了一嗓子后,卡车后斗的挡板立刻放了下来,随后跳下了四个人,帮着高扬抬起了格罗廖夫,只是把格罗廖夫放到车上的时候,不免动作大了点,疼的格罗廖夫又是一声惨叫。
  等高扬和崔勃上了车之后,一个黑人在车厢上重重的拍了两下,随后卡车立刻重新开动了起来。
  等卡车开动之后,高扬差点儿虚脱了过去,他看了看车厢里,发现里面有二十来个人,几乎全都是黑人,只有一个是阿拉伯人的模样,此时这些人都在注视着他,高扬冲人们挥了挥手,笑道:“兄弟们,太感谢你们了。”
  一开始向高扬问话的黑人笑了笑,道:“他们大部分都不懂英语,伙计,看样子你们的运气不太好啊。”
  高扬叹了口气,道:“谁说不是呢,就剩下我们三个了?”
  那黑人道:“你们这次是跟着肯弗里曼混的?那你们拿到钱了吗?那家伙可不是讲信用的人。”
  格罗廖夫虚弱的道:“没错,我们凑了十二个人,结果一毛钱都没拿到,不过有个好消息,该死的肯被炸死了。”
  黑人哈哈一笑后,用一种高扬没听过的语言对着车山的其他人说了几句,随即整个车上的人哄堂大笑,显得很是开心。
  这时那个黑人伸出了一只手,和高扬还有崔勃握了握手之后,开心的道:“就冲着你们带来的这个好消息,捎带上你们也值了,那个该死的肯上次雇佣我们却只给一半的钱,听到他的死讯,我们都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