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 第四十六章 要死一起死
汽车明亮的大灯直射高扬,给高扬的瞄准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尤其是夜视瞄准镜也失去了作用,高扬举枪想要瞄准射击根本不可能。
  就在这时,崔勃声嘶力竭的大喊道:“这边儿来,有小路,快啊!”
  借助汽车的灯光,崔勃发现了一个汽车无法进入的小巷,推着格罗廖夫跌跌撞撞的穿过了路旁的路沿后,把格罗廖夫推到了一条窄小的巷子里,然后又从巷子里用他的M700开始向着汽车射击,掩护高扬的退却。
  高扬立刻收枪就跑,在汽车即将追上他的时候,终于闪身进入了小巷里。
  崔勃还在举枪射击,但他的m700射速很慢,而且弹仓里只能装四法子弹,对迟滞敌人的行动根本起不了太大的效果,但崔勃一直在专注的射击,高扬路过他身边的时候,顺势扯着崔勃就跑进了小巷。
  小巷里四通八达,就在汽车上的追兵下了车跟着追入小巷时,高扬已经崔勃推着小车进了岔路立刻拐弯,随后两人一直见弯就拐,想借助迷宫般的小路甩开追兵,可让他们无奈的是,无论他们怎么跑,只要稍微一停,很快就能听到追兵的脚步声,于是高扬和崔勃就只能不停的跑。
  从凌晨一直跑到了天亮,当天色微亮的时候,一直在巷子里乱钻,早已跑的不知东南西北的高扬眼前突然一亮,杂乱无章的建筑消失不见,一大片沙漠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高扬愕然发现他们已经出了城,高扬对着气喘吁吁的崔勃道:“怎么回事儿,咱们出城了?”
  借助迷宫般的小巷,他们还能和追兵周旋,可一旦出城到了一望无垠的沙漠里,那才是真正的入了绝境。
  崔勃累得不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喘着粗气道:“我次奥,快往回跑吧,到沙漠上就是活靶子,不过让我歇会儿先,就两分钟。”
  高扬当然明白这个道理,看到崔勃实在是不行了,高扬也只能无奈道:“就给你两分钟,我去,你说这帮反对派怎么这么能追?这都一宿了,还阴魂不散的追着,这不合理啊,反对派什么时候这么有耐心了,多大仇啊。”
  崔勃翻了个白眼,用看白痴的眼神道:“你说呢?你把人家的头脑一锅端,里边儿还有人家一帮美国大兵的头儿,你说这是多大的仇?不追你能行?换了你被……,不是,换了我被人干掉了,你不找人报仇去?那帮老美可是退役的大兵,搞不好还是特种部队的,这种程度难不倒人家吧?”
  经过三年的磨练,高扬现在的耐力根本无视跑的这一宿路,在崔勃休息的时候,高扬就持枪警戒,不过他已经把枪上的夜视瞄准镜给摘了下来,却没装上白天用的白光瞄准镜,因为他没有时间校枪,而没有经过校准的瞄准镜还不如不装。
  迷宫般的小巷出口众多,高扬不敢再等下去了,只让崔勃休息了两分钟之后,高扬就催促道:“快起来,走了,我推车,你拿枪掩护,咱们得快点儿,必须把这帮人甩开,然后才能给老毛子找医生。”
  高扬说完之后,崔勃突然指着小车的车轮道:“我次奥,我知道他们怎么能找到咱们了,看这儿。”
  高扬看了看小车,很快也明白了为什么那些人能一直找到他们的踪迹,格罗廖夫的血从推车的缝隙里流出到了车轮上,而现在格罗廖夫流出的血已经凝固,但开始的时候必然会留下血迹,至于现在,班加西外围的路面上有一层薄薄的黄沙,两道清晰的车轮印在黄沙上很明显,只要不刮风,这些痕迹就不可能消失。
  和崔勃对视了一眼后,两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国骂。
  崔勃也不觉累了,站起来推车就走,此时也不用再想着继续在小巷里乱钻了,因为不出意外的话,追兵马上就到。
  高扬他们跑得很及时,因为他们走了没有多远,二十多个人就从他们刚刚离开的附近几个巷口一同冒了出来,如果高扬他们还留在原地,或者想继续在小巷里乱串,非得被堵个正着不可,因为现在天已经大亮,和晚上时还不同,敌人已经能很容易的找出并围堵他们。
  高扬和崔勃直接推着车子进入了沙漠地带,听着身后响起的枪声,高扬回头用望远镜看了看,发现追兵离他们也就是六七百米。
  经过了一夜的奔跑,也不是全无用处,从开始时的一百多个追兵,现在只剩下了十几个人,毕竟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耐力能跑上一夜的,只不过让高扬感到不安的是,十几个追兵里面,有六个人的装扮与其他人截然不同,而且好像是白人。
  高扬只忌惮那几个退役的美国人,对上那些刚拿起枪的老百姓,高扬不怎么放在眼里,可如果对手是退役老兵的话,自然会危险的多。
  好在敌人相距还有六七百米,这个距离上AK47和M4都没有什么威胁,高扬他们只要能拉开距离,暂时还不会特别危险,可只要距离一拉近,那就不好说了,不过现在双方都是累得不轻,可以说都到了极限,想要拉近这六七百米的距离也不是容易的事。
  高扬他们已经没了选择,只能继续逃下去了,他转身要跟上崔勃的时候,崔勃突然道:“格罗廖夫又醒了。”
  格罗廖夫时昏时醒,但醒着的时间已经越来越短,高扬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可他却是没有任何办法来救格罗廖夫。
  格罗廖夫这次醒来后,并没有像前几次那样过会儿就晕过去了,却是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我们这是在那里?情况怎么样了?”
  高扬犹豫了一下后,微笑道:“我们已经出城了,现在安全了,没人追着我们。”
  格罗廖夫摇摇头,苦笑道:“得了吧,看你的样子我就知道情况不妙,看来我这次真得死了,不过从我当上佣兵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我迟早得死在战场上,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了。”
  听到格罗廖夫突然开口说话了,高扬和崔勃对视了一眼,发现对方的脸色都很难看,崔勃低声道:“不会是回光返照吧……”
  高扬狠狠的瞪了崔勃一眼后,冲着格罗廖夫低声道:“别说话,不要浪费你的体力了,你不会死的,我们不会就让你这么死的。”
  格罗廖夫虚弱的摇了摇头,苦笑道:“让我说吧,让我说完,我怕以后没有机会说了,你就当这是我最后的遗言吧”
  格罗廖夫满脸的痛苦,低声道:“当一个雇佣兵,尤其一个为钱卖命的雇佣兵是很痛苦的,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下一场战斗是站在邪恶的一方,还是站在正义的一方,我杀了很多人,这里面有该下地狱的人渣,也有无辜的平民,为了钱,我得出卖自己的灵魂。
  当我为国而战的时候,我的心里充满了责任感,充满了自豪感,我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而不觉遗憾,不管这场战争是否正义,但至少我知道就算战死了,我也是为国捐躯,一切罪责由政客承担。
  可当我为钱而战的时候,心里有的只是罪恶感,只有愧疚和无奈,还有极度的厌倦,而且就算战死了,也没有人在乎,人们只会庆幸又死了个该下地狱的雇佣兵,还好,值得庆幸的是,我至少知道自己的最后一战还算是正义的,就算我收了钱,也是正义的复仇之战,这一点让我好受不少。”
  高扬沉默了很久,才叹声道:“你不会死的,你的伤又不重,只要我们找到医生,你会没事的。”
  格罗廖夫摇了摇头,道:“行了,我现在知道你和兔子的为人,你们值得信任,我身上还有两万多块钱,请你们帮我把钱给我的老婆,你们拿上钱走吧,否则我们只能都死在这里,而我们的钱也只会被人抢走,把枪给我,让我掩护你们离开。”
  格罗廖夫抓住了高扬的手,使劲拉着高扬,想要从小推车上爬起来。
  高扬一把把格罗廖夫又按到了推车里,坚定的道:“跟你说了闭嘴,就不要再添乱,你的遗言要说,就等着见了你老婆以后冲她说,你给老子听着,我们要么都死在这里,要么一起离开,懂了吗!”
  说完后,高扬挣开格罗廖夫的手,端起枪发泄似的朝着身后的追兵连开了几枪,而格罗廖夫却仍然没有放弃,他激动的对高扬大喊道:“你这个白痴,你这个疯子,我注定要死,你就该让我尽最后的职责,这样我至少还能知道我的钱会到我老婆手里,我的女儿还能有学费去学音乐!”
  高扬觉得格罗廖夫的话很有道理,可是他真的无法丢下格罗廖夫逃生,沉默了片刻后,高扬对着崔勃无力的道:“兔子,老毛子让我们走,他来掩护,我没有答应,我知道这样搞不好咱们都得死,可我没办法扔下他不管,你自己走吧,咱们跑了一个算一个。”
  崔勃头也没抬,只是使劲推动小车的同时费力的道:“你又犯二了,我就知道你做不到,不过我也办不到,唉,生死有命,死就死活就活,扔下老毛子我是做不来,反正咱们两个都够二的,那就听天由命吧。”
  停了崔勃的话之后,高扬没来由的轻松了许多,他对着推车里的格罗廖夫笑了笑,大声道:“得了,你不用说了,我和兔子达成了一致,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你要是因为耽搁太久没救死了,我们自然会丢下你,可你还有口气,咱们哥几个就耗着吧,还有,你也别担心你的老婆孩子了,给我一个地址,我让摩根先生给她们打钱,放心吧,摩根还欠我九万多美元呢,我现在就给摩根先生打个电话,这些钱都归你老婆孩子了,兄弟我够意思吧?”
  格罗廖夫呆呆的看了高扬一眼,然后无力的道:“你真是个白痴,还有兔子也是,算了吧,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惜这种事儿我做不出来,这些钱给你的父母留着吧,最后说一句,能跟你和兔子并肩作战,是我的荣幸,麻烦你跟他翻译一下。”
  高扬给崔勃把格罗廖夫的话翻译了一下之后,郑重的道:“能跟你并肩作战,也是我和兔子的荣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