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 第四十四章 夜袭
通过大门后,从窗户里透出的灯光将庭院里照的很亮,只要有人从窗户向外看一眼,就能发现高扬和格罗廖夫。
  在窗户之外还有一道回廊,要想上到回廊靠近窗户,就得通过门口的位置,高扬和格罗廖夫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回廊上。
  窗户开的都很低,直到了高扬的腰部,高扬和格罗廖夫只能蹲着,一步一步挪到了要攻击的窗口下面。
  等两人都就位之后,格罗廖夫向高扬点了点头,随后慢慢的打开了装着迫击炮弹的箱子,拿出了一枚炮弹,屈指倒数了三二一之后,格罗廖夫将手里的炮弹在墙上猛磕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而高扬则朝着靠近格罗廖夫的玻璃开了一枪。
  高扬和格罗廖夫都以为一枪能把窗户玻璃打碎,但出乎他们两个的预料,玻璃上虽然破了一个小洞,但竟然没有碎裂,格罗廖夫根本无法把炮弹扔进屋里去。
  高扬的一枪让屋里二三十个人一下炸了窝,有人大叫,有人则要拿枪,可格罗廖夫的炮弹却无法丢进去,好在高扬没有给屋里的人反应时间,也没有让格罗廖夫等太久,他紧接着又连朝玻璃开了两枪,就在格罗廖夫必须要把炮弹丢出去的前一刻,整块玻璃终于哗啦一声彻底碎裂了。
  打开窗户的一刹那,格罗廖夫狠狠的把炮弹摔进了屋子里,然后立刻俯下了身子,而高扬虽然比格罗廖夫稍慢了一点点,却也及时躲在了墙壁后面。
  就在高扬刚刚躲好,一声巨响过后,被扔进了一枚炮弹的房间里灯光全灭,破碎的家俱碎片还有气浪一起冲出了窗户,而高扬的耳朵也翁的一声后,一时什么都听不到了。
  高扬被近在咫尺的爆炸搞得有些发蒙,他几乎是懵懵懂懂的调转了枪口,机械的向着屋子里开枪,但只是开了两枪,高扬就被格罗廖夫一把推开,随后格罗廖夫又向屋子里丢尽进了一枚炮弹。
  高扬躲在墙壁后面,抓紧时间往枪里塞了两枚霰弹,等第二枚炮弹爆炸后,高扬立刻闪身,朝着屋子里开枪,但这次他一直在注意着格罗廖夫的举动,在看到格罗廖夫一手一个炮弹,分别在墙上磕了一下,丢进屋子里之后,高扬立刻闪身躲到了墙壁后。
  两声爆炸几乎同时响起,整栋房子都在晃动,82毫米迫击炮弹的威力不算太大,但四枚炮弹在一个房间里爆炸,高扬不认为里面还能有活人。
  把全部四枚炮弹丢出去之后,格罗廖夫在扯过背上M4的同时,冲着高扬大喊了一声,但高扬的耳朵嗡嗡作响,只能听到格罗廖夫的叫声,却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不过看着格罗廖夫的动作和神色,高扬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高扬扭头看去,却见房门已经打开,而且有人已经冲了出来,不过他们冲出门的同时,崔勃的机枪也响了,冲出来的几个人都被崔勃的机枪扫倒在地,门口瞬间就倒下了三个人。
  崔勃封锁住了房门,高扬不用担心什么,他扭过身来,向着格罗廖夫猛然挥手,示意该撤离了,就在这时,高扬愕然的发现,有三个人竟然从回廊的另一头出现。
  有人从回廊的另一头出现,只能说明那里开有侧门,要命的是那三个人出现在了格罗廖夫身后,而格罗廖夫还没有发现,高扬大喊了一声危险,立刻举起枪口,子弹几乎是擦着格罗廖夫的耳朵掠过,将一个举枪的敌人击倒在地。
  高扬的举动让格罗廖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快速的转身向后的同时开了枪,几乎就在同时,格罗廖夫身后其余的两个人开枪了,正在转身的格罗廖夫猛然一震,身子在转过的同时也倒了下去。
  在格罗廖夫倒下的同时,虽然他手里的M4已经开火,也成功击中了一个冲来的敌人,将一个同样手持M4步枪的敌人打的抖动着倒下的同时,对方的子弹也击中了格罗廖夫。
  当格罗廖夫倒下的同时,高扬咔的一声又推上了一发子弹随之开火,这一枪从正在倒下的格罗廖夫头顶上掠过,将最后一个敌人的脑袋打爆。
  说起来很慢,但一切发生在一瞬间,从回廊另一头突然冒出来的三个人打了高扬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虽然高扬和格罗廖夫的反应也够快,成功的将三个敌人全部射杀,但格罗廖夫也中弹倒地。
  高扬之所以没有中弹,只是因为格罗廖夫挡在了他的身前,开枪的两个人把子弹都打在了格罗廖夫身上。
  “兔子,注意掩护!”
  看到格罗廖夫中弹倒地,高扬一下子急眼了,他大喊了一声之后,也没管崔勃有没有听到,把霰弹枪往地上一扔,就冲到格罗廖夫的身前,一手揪住了格罗廖夫的腰带,一手揪住了格罗廖夫的领口之后,怒吼着把格罗廖夫抬了起来,越过齐腰高的回廊扶手之后,把格罗廖夫从有一人来高的回廊上面丢了下去。
  高岩没办法了,崔勃必须封锁住房门的位置,高扬不能拖着格罗廖夫从哪里离开,所以他只能选择把格罗廖夫扔到回廊下面。
  把格罗廖夫扔出去之后,高扬纵身一跃,也跳到了回廊下面,可等他跳下去之后,高扬才发现他忘了拿霰弹枪,而且格罗廖夫的M4也留在了回廊上。
  就在高扬刚刚跳下去,又有两个人从回廊的一头冲了出来,高扬立刻掏出手枪,就在冲出来的两人从回廊上探出身子要向他射击的时候,高扬抢先开枪,把其中的一个打的一头栽了下去,掉到了回廊下面,而另一个却是向后倒了下去后,却又立刻爬了起来,并立刻重新冒出头来要向高扬开枪。
  当那个中弹却没事的敌人很明显身上穿着防弹衣,而当他要再次开枪时,高扬的手枪也已经没了子弹。
  高扬已经把七发子弹全都打了出去,这时正在换弹匣,无法及时射击了,但还好崔勃的机枪及时调转了枪口,在那个敌人开枪之前,在其身上打出了一团团的血花,防弹衣可以防住高扬的.45ACP开花弹,但对于机枪近距离射出的子弹就不用指望了。
  高扬这时已经换好了弹匣,他一手拿着手枪,一手拖住了格罗廖夫的一只胳膊,死命的拽着格罗廖夫就跑。
  格罗廖夫的个头有一米八五左右,虽然不胖却很健壮,体重怎么也得有二百来斤,按理说高扬就算是拖动也很费力气,但人急眼了之后发挥出的潜力是很惊人的,高扬这时几乎感觉不到格罗廖夫的重量,一手拖着格罗廖夫的同时,还要注意没人再出来,就这样还以惊人的速度跑到了皮卡车的后面,和崔勃汇合到了一起。
  崔勃一边用机枪射击的同时大喊道:“老毛子怎么了!”
  “中弹了!”
  崔勃的机枪用的虽然不熟练,但只有三十来米的距离,傻子也能打中了,每当房里的人打算冲出来的时候,就会被崔勃的子弹给挡回去。
  得到了掩护之后,高扬这才有机会去检查格罗廖夫的情况,就在他附身去看格罗廖夫的时候,格罗廖夫却颤颤巍巍的伸出了一只手,抓住了高扬的肩膀,以微弱的声音道:“高,你想摔死我吗?”
  高扬这一下真是的心花怒放,看到格罗廖夫没死,高扬喊道:“你怎么样?那里中弹了?”
  格罗廖夫咳嗽了一声后,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想我至少中了四五枪吧,好疼,你们走吧,我没救了。”
  高扬不再搭理格罗廖夫,冲着崔勃大喊道:“背得动吗?”
  崔勃也不吭声,在开枪的同时拿起了一个弹鼓,等枪声停歇的一刹那,崔勃干脆利落的换上了一个新弹鼓,啪啪又打了几枪后,才大声道:“拿枪,你掩护,这是最后一个弹鼓,注意点儿,我来背他。”
  高扬跑到了崔勃身边,接过了机枪打了几个点射,这时崔勃把他的M700背起来后,蹲到了格罗廖夫的身边,大吼了一声,一把将格罗廖夫扛了起来,踉踉跄跄走了几步后就站稳了脚步,随即扛着格罗廖夫一路小跑,向着街道的一端跑去。
  崔勃身高只有一米七五,体重也只有一百五十斤左右,个子不高块儿也不大,可就是有劲,扛着比他大了一圈的格罗廖夫竟然还能跑。
  高扬虽然一直管崔勃叫做“兔子”,但其实崔勃还有别的外号,其中一个外号叫“骡子”,还有一个叫“牲口”,只不过这两个外号不如兔子流传的更广而已。
  崔勃的举动看的高扬又是欣慰又是惊讶,他觉得崔勃能抗动格罗廖夫就不错了,可没想到崔勃扛起格罗廖夫来还能小跑,果然不负牲口的本色,虽然崔勃也有急眼了之后爆发的因素,但高扬再怎么爆发也不可能扛起一个二百来斤的人,更别说崔勃身上还有枪和子弹的重量。
  等崔勃跑出几十米后,高扬背起他的M1A,端着机枪边打边撤,不过就在高扬撤到最后一辆皮卡车的后面,即将脱离汽车的掩护时,却发现他面前皮卡的车斗里有两辆小推车,就是那种一个铁皮斗下面安着两个轱辘的那种小推车,在国内的建筑工地上非常常见。
  高扬打开了皮卡的车斗,拽了一个小推车下来,然后把机枪架在推车上,一边向后倒退一边开枪,只是这样开枪很难保证精度,再加上高扬转换射击位置后,再也无法封锁建筑里的人。
  又打了一梭子子弹后,高扬再扣动扳机,机枪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最后一个弹鼓的子弹也终于用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