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 第四十二章 收获
对于高扬的问题,格罗廖夫很乐意回答。
  “看怎么用了,美国的铜壳弹最贵,准确性也最好,但是好子弹也得好枪来用,那些粗制滥造的AK47反而适应不了这种细粮,一般来说俄国产的铁壳弹,还有你们华夏产的子弹,都是好的选择,嗯,我个人认为华夏货是最好的。”
  听到格罗廖夫说自己祖国产的子弹最好,高扬有种莫名的自豪感,他饶有兴致的问道:“为什么说华夏货最好?”
  格罗廖夫耸了耸肩的,道:“虽然我用华夏产的子弹不算太多,但也打过两万多发吧,当时我们购买的那一批子弹全是华夏产的,而那一批子弹几乎从未遇到过问题,另外俄国的子弹在三百米的时候就会失去准确性,而华夏的子弹在三百五十米的时候还能保证准确性,关键是价格也不贵,所以华夏产的子弹很抢手,可惜在非洲不是什么时候都能买到华夏产的子弹,你得碰运气才行。”
  顿了顿之后格罗廖夫不等高扬发问,继续道:“至于其他还能用的就是东欧的一些国家造的子弹,也还可以了,罗马尼亚或者南斯拉夫之类什么地方生产的。”
  高扬的求知欲上来了,虽然他对于很多知识都从纸面上了解过,但怎么也不如从格罗廖夫这个老兵的嘴里得知来的更直接,更有权威性了,毕竟使用者最有发言权。
  “枪呢,那个国家产的最好?”
  格罗廖夫稍加思索了一下才回答道:“要是说枪的话,俄国产的最好,其次华夏产的也不错,可靠性很好,但长时间射击的话枪管比俄国产的容易发红,而且容易生锈,不过品质有保障,不管是什么时候生产的都一样好用。
  然后罗马尼亚产的枪也非常不错,有些甚至比俄国货还好,但最大的问题是罗马尼亚近几年产的枪质量差了一些,你得找九零年以前生产的,那才是最好的选择,当然,除了罗马尼亚生产的之外,枪和子弹不管在那里制造的,都是越新越好,哦,印有阿拉伯文的除外,别管还是新还是旧,也别管是枪还是子弹,扔掉它,免得让你丧命。”
  把格罗廖夫的话牢牢记在心里后,高扬扔掉了手里的子弹,拍了拍手,道:“看来我又很多需要学习的东西,回头我得向你请教一下,可惜现在我们不能浪费时间了,撤吧。”
  格罗廖夫点了点头,道:“等等,虽然这些子弹是垃圾,但还有好东西的,看这个。”
  说完之后,格罗廖夫踢开了一个箱子,从箱子里拿出了一个迫击炮弹,冲着高扬晃了晃,笑道:“看这个,俄国产的82毫米迫击炮弹,看来他们打算用这个来做炸弹,而我们可以用来当手榴弹用。”
  82毫米迫击炮弹的个头看起来不小,高扬走过去拿了一颗在手里掂了掂分量,觉着一颗迫击炮弹怎么也得有三四公斤,他不由皱眉道:“这么重,能扔的动吗?不会把自己给炸了吧?”
  格罗廖夫哈哈一笑,对高扬展示了一下胳膊上的肌肉后,笑道:“我可以扔出去十几米吧,但最主要的是,我们的对手会在屋子里对不对?所以没必要扔出去很远的。”
  高扬觉得格罗廖夫说的很有道理,当下兴冲冲的道:“太好了,这里有四发炮弹,都拿上,让那帮混蛋尝尝自己炮弹的滋味。”
  格罗廖夫扛起了装着炮弹的箱子,高扬替他拿着机枪,两人迅速下到了一楼,到了一楼之后,高扬也不客气,直接把手里的机枪给了崔勃,让崔勃来替格罗廖夫拿机枪。
  高扬带上了夜视仪,往外看了看,没发现有人被枪声吸引过来,城里一直响起的枪声掩护了他们,确认安全后,高扬正想走的时候,看到了费多尔和马力克的尸体,突然觉得不能就这么走了。
  高扬停了下来,对着崔勃道:“咱们不能让费多尔和马力克就这么挂着啊,就算不能把他们的尸体带走,怎么也得把它们放下来,开灯吧。”
  把夜视仪关了之后,高扬让格罗廖夫警戒,然后和崔勃合力把费多尔和马力克的尸体放了下来,但是他们能做的不多,他们既没有时间掩埋尸体,也没办法把尸体带走。
  高扬想了想,叹声道:“要不,我们把他们的尸体烧了吧,总不能就这么把他们两个留在这儿,免得死了之后遗体还被人糟践。”
  崔勃摇了摇头,沉声道:“这里的邻居其实还不错的,他们应该会给老马和费多尔收尸的,还是别杀了,马力克的信仰不允许他被火化的。”
  涉及到信仰问题,高扬也觉得不好将费多尔和马力克火化,看着费多尔和马力克扭曲的脸,高扬心里极是伤感,同时又是极为痛恨那些凶手,
  这时高扬突然觉得该拿点什么,他快步走到了店里窗户前,伸手从窗台上拿起了一把短柄斧子。
  斧子本来该有个皮鞘的,但高扬没有看到,也懒得再找了,顺手把斧子挂在左胸的作战背心上,那里有个魔术贴的挂环,本来是用来放刀的地方,但高扬的猎刀不适合挂上去,可是把斧头朝上,斧柄朝下插进挂环里却是正合适,拿的时候也很方便。
  看着崔勃不解的眼神,高扬道:“这斧子是今天下午的时候马力克用过的,他顺手放在了窗台上,我觉得带上这把斧子给他报仇更有意义,再说了万一有机会能用上,就算是于马力克自己动手报仇了吧。”
  崔勃一听觉得高扬说的话也有道理,在店里寻摸了一圈,不过觉得没什么方便携带的东西,最后干脆拿了一柄铲子,也不是什么工兵铲,就是一把花园里经常能用到普通铲子,可是要拿来抡人的话也挺好用的。
  崔勃把铲子往背包的外挂上一插,道:“行了,走吧,说起来老马他们店里的东西可都是好东西,全是从欧洲那边儿过来的进口货,老贵了,”
  高扬的心情很不好,听到崔勃的话之后,高扬也想找个话题来化解一下郁闷的情绪,最后看了看费多尔和马力克的尸体一眼后,高扬关掉了店里的灯,边走边道:“我知道,我拿的这把斧子是瑞典产的格兰斯福斯牌的斧子,你别看就是个北欧款的农具斧,价格正经贵着呢,我拿的这把型号叫做野营,这个牌子的东西据说是手工产的,你也知道欧洲那边儿跟手工沾上边儿就贵,就这么一把小斧子,卖一百来欧元呢。”
  崔勃惊讶道:“杨哥,我知道你对刀挺有研究的,没想到你对斧子也这么了解啊,一个北欧的农具斧,你也能知道来历?”
  高扬苦笑了一声,道:“你丫忘了哥哥我原来最向往的就是找个山头住吗,记得我给你的那个视频不,雷米尔斯拍的那个北方荒野系列的纪录片,他用的就是这个牌子的斧子,我当时看了以后就想买一把,查了查价格吓我一跳,加上运费什么的,这斧子到了国内得一千多呢,后来就没舍得买,没想到在这儿也能遇到,只不过雷米尔斯用的是小丛林,要更大一些,其实我也想要一个小丛林的,可惜就是太长了不好带,不像这个野营斧子,长短正好。”
  崔勃不以为然的道:“我记得你说的那个片子,不过那片子看着是挺好看,就是全英文的听不懂,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中文字幕版的,嗨,我对斧子不感兴趣,对这么贵的斧子更不感兴趣。”
  高扬沉声道:“我在荒郊野外的住了三年多,那时候我就觉得要是有把斧子该多好啊,虽然我在野外住着受够了,但我现在对斧子是更感兴趣,而我更感兴趣的是能用这把斧子,把那个叫什么沙里姆的家伙给剁了。”
  崔勃点了点头,道:“没错儿,他们砍了马力克多少刀,咱就剁他多少斧子,不过,杨哥你能下得去手吗?”
  高扬仔细想了想这个问题后,终于还是颓然道:“唉,我觉得还是够呛,你让我用枪杀人吧,我现在已经没啥大的感觉了,可是让我斧子剁人,估计我还真是下不了手。”
  崔勃却是冷哼了一声后,咬牙切齿的道:“我可能下得去手,到时候你不行让我来干,非得把那个王八蛋的脑袋剁下来不可,先祭奠马力克和费多尔,然后当球踢,费多尔还好,可马力克还有老婆孩子呢,一家老小七八口,都靠着马力克养呢,他这一死,家里可这么过啊,我想起这个来,怎么可能还下不去手。”
  虽然听不懂高扬和崔勃在说什么,但格罗廖夫还是低声道:“你们两个最好闭嘴,要讨论东西,回头有的是时间,可现在最好还是保持安静。”
  高扬知道格罗廖夫说的很有道理,也知道在赶路的时候聊天不大合适,他只是心情很糟糕,想通过和崔勃聊聊天转移一下注意力,不过被格罗廖夫警告之后,高扬立刻用汉语告诉崔勃不要再说话,然后他也不再开口,免得真的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三个人就在寂静中默默赶路,离着他们的目的地越来越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