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 第四十章 复仇开始
高扬不是能在百万军中杀个七进七出的大英雄,也不是为了只有一面之交的朋友就能豁出自己性命的真豪杰,他之所以听到费多尔和马力克的死讯后,立刻就在心里拿定了主意要留下来给他们报仇,唯一的原因就是高扬又犯二了。
  高扬本来就是个脑子一热就什么都不管不顾的性子,否则他也不会来非洲了,用尽所有的积蓄只是为了来非洲玩枪,能干出这事儿来的必然不是什么正常人。
  坐在汽车里,高扬只是呆呆的看着车窗外,等直冲脑门的热血渐渐消退后,冷静下来的高扬说不后悔是骗人的,在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内心还坚定不移的人,肯定不是高扬这样的人,那是圣人。
  虽然有些后悔,但让高扬放弃给费多尔和马力克报仇,却也是万万不可能的,他只是在纠结一下而已。
  看着一直沉默的高扬,崔勃用腿碰了碰高扬,道:“扬哥,后悔了?”
  高扬没有扭头,道:“有点儿。”
  “对不起,你知道我这人就是这样,有时候确实比较二,不过我不该让你也来得,我还有个弟弟,可你是独生子,而且你在外面三年了,家里都以为你死了,你要是回去,你爸妈得多高兴啊,可是我一冲动,把你也扯进来了。”
  高扬终于回过了头,盯着崔勃看了一会儿,正在崔勃被高扬盯得坐立不安的时候,高扬一巴掌扇在了崔勃的头顶上。
  “你个二货,跟我认识这么长时间,你不知道哥是什么性格?哥要不是跟你一样二,能跟你这种二货一直玩儿,笨蛋!告诉你,这事儿跟你没关系,哥就是得给费多尔他们报仇,次奥,想家和约架有冲突吗?有冲突吗?你个二货。”
  被高扬不轻不重的扇了一巴掌,又被骂了一通,崔勃也不生气,反而呵呵笑了起来,道:“你不怪我就好,其实你要不来,我还真没什么把握,打算在远处放冷枪能干掉几个算几个的,现在咱俩一起,那些反对派算个吊啊,今天晚上就把他们给办了,嗨嗨,最主要的是,知道你不是被我拖下水的我就好受多了,这样你死了我也不用太内疚不是。”
  听到崔勃的话,高扬被气得牙根儿痒痒,举手在崔勃的脑袋上狠狠的来了两巴掌。
  “你个白痴死兔子,说点儿吉利的能死啊!丧气,老子才不会死呢,你死老子也不死,说点吉利的话,快点!”
  崔勃真的很容易犯二,这一点高扬已经知道好几年了,所以他和崔勃说话的时候,高兴的时候就自称为哥,生气的时候就成老子了,而崔勃也知道自己确实容易说些傻话,他对高扬语言攻击和身体攻击早已习以为常。
  “呸呸呸,童言无忌,大风吹去,咱们肯定是平平安安,有惊无险,啊不对,是无惊无险,马到成功,干死那些狗娘养的。”
  高扬被崔勃气的都乐了,无奈的摇摇头,道:“你个二货啊,真是服了,看看这是到哪了,要是不远了咱们得乘早下车。”
  高扬他们坐的车就是反对派送他们去机场时的车,开车的司机也不知道高扬他们要去干什么,就把高扬他们又给拉回来了,不过高扬可不想坐着车直接到费多尔的店门口,那样动静太大了。
  崔勃往外看了看,道:“快到了,步行十分钟,咱们这就下车吧。”
  和司机打了个招呼让司机把车停下,高扬他们三个人从车上下来看着车开走之后,才把东西披挂一整,保持着警戒向着目的地而去。
  高扬没想好什么时候发动攻击,但他们总得先了解一下情况,至少得知道仇人是谁才行,所以他还是决定连夜赶回来。
  因为是晚上又是近战,他和崔勃的狙击步枪都没什么用处,两个人都把狙击步枪背在身后,然后高扬拿着他的霰弹枪,而崔勃则是拿着他的M4,三人拉开了十米的距离,快步向着目标行进。
  晚上的班加西到处都在响着枪声,但看不到那里有战斗,而难得的是城里已经乱成了一团,路灯竟然还亮着,与平时的区别就是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显得空空荡荡的。
  走了没有多远,高扬他们拐到了店铺所在的小街上,这条街上本来就没有路灯,而两边的房屋内没有哪家开着灯,整条街上漆黑一片。
  到达街口后,走在最前的兔子举起右手,做了个停止前进的收拾,等高扬他们快速汇合到一处,然后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蹲下之后,崔勃低声道:“往前再走不到三百米就到了,这里什么都看不见,把夜视仪带上吧。”
  从明亮的地方进入黑暗中后,眼前会暂时一片漆黑,但高扬他们在黑暗中适应了一会儿后,已经能看到近处的东西,不过作战却是有些吃力,高扬觉得确实得带上夜视仪了。
  高扬他们手里有一个头盔式的夜视仪,这时候正好派上用场,而高扬枪上的红外线瞄准镜,此时因为视野太小,在近战中却没什么用处了。
  夜视仪就挂在崔勃的背包上,等崔勃取下夜视仪后,高扬伸手拿了过来,低声道:“我作尖兵,你掩护。”
  崔勃低声道:“别,我做尖兵,你掩护吧,你是独生子。”
  尖兵的危险性是最高的,走在最前面,攻击的时候也要第一个冲上去,当然会最危险了。
  高扬没骂崔勃,只是低声道:“行啊,你作尖兵吧,来,把眼镜摘了带上夜视仪。”
  高扬的一句话,让崔勃立刻蔫了,崔勃的眼睛是他永远的痛,两个眼都是五百度的近视,这大晚上的摘了眼镜就是个睁眼瞎,可不摘眼镜他根本就带不上夜视仪。
  崔勃立刻萎了,也不说话,而高扬把夜视仪带到头上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嘴欠说了一句。
  “下次说话前,过过脑子,近视眼抢什么夜视仪。”
  被打击的崔勃长长的叹了口气,满是伤心和无奈。
  高扬打开夜视仪后,左眼立刻看到了绿莹莹的画面,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看起来很安全,高扬摸了摸作战背心上装霰弹的位置,然后把大腿上的手枪拔了出来,打开了保险。
  1911是款老枪,只能单动射击,也就是不能像现代手枪一样打开保险后,扣动扳机就能射击,而是得先拉动套筒让击锤打开才行。
  高扬把子弹上膛让击锤也张开,打开了保险,做好随时击发的准备,然后把手枪放入枪套内后,再把枪套上的扣锁放入拉开的击锤和枪身的缝隙内,这样做既保证手枪不会走火,又能保证抽出枪来第一时间就能射击。
  做好一切准备后,高扬低声说了一句行动,就站起来慢慢向前走了几步,崔勃和格罗廖夫在他的身后,三人呈品字形站位,向前快速行进。
  在即将到达费多尔的店门口之时,高扬停下了脚步。
  费多尔和马力克的尸体挂在了门口,两根绳子套住了他们的脖子,挂在大门的卷闸门上,尸体上都是已经干涸的血迹,浑身上下布满的刀口,和两具尸体的脸上因疼痛和恐惧而扭曲的脸,说明他们两个是在极度的痛苦中死去的。
  高扬的怒火瞬间爆棚,现在的他只想找到凶手,然后狠狠的把他们轰成肉酱。
  店门大开着,并没有被关上,高扬对店内里的地形很熟悉,他慢慢的把头凑近了大门,向里看了一眼,店里一片狼藉,但店里的东西却没有被一扫而空,这让高扬很是奇怪,他以为这里一定会被洗劫一空呢。
  看了一眼一楼没人后,高扬对崔勃和格罗廖夫做了个手势,示意一楼没人后,他凑近了两人低声道:“一楼没人,但我听着二楼好像有人说话,我们上去看看,你们两个小心,地上很乱,跟着我的脚步走。”
  同样的话,高扬不得不说两遍,因为崔勃不懂英语,而格罗廖夫显然也听不懂汉语。
  交代了两人一下后,高扬走在最前面,轻手轻脚的走到了楼梯口的位置,等崔勃和格罗廖夫就位之后,高扬深吸了一口气,把霰弹枪举了起来,做好随时开枪的准备后,慢慢的走上了楼梯。
  高扬努力的不发出声音,等到了二楼之后,高扬看到从费多尔和马力克的卧室内的门缝里,都透出了一些灯光,看来两个房间都有人,而且高扬也能听到房间里传出来的说话声。
  高扬停了一下,等崔勃和格罗廖夫都到他身边后,高扬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和崔勃分别冲入一个房间,而格罗廖夫就在门外,看哪个房间进攻不利就支援那个房间,等确认分配好要进攻的房间后,高扬深吸了一口气,举起手,做了个准备进攻的手势。
  将手挥下之后,高扬猛然冲了出去,他选定的是马力克的房间,那里听起来人更多,这时已经不必考虑会发出声音的问题,高扬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门口,然后一脚踹开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