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 第三十一章 兔子
反对派的雇佣兵很顺利的冲进了饭店,用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彻底解决了战斗,随后留在饭店外面的几个人,陆续都进入了饭店。
  占据饭店作为据点后,反对派的武装和政府军的武装虽然只是隔着一条马路,但反对派似乎暂时没有进攻的打算,而饭店对面的建筑内此时也停止了射击。
  枪声暂时停歇下来,那些躲在后面的本地人欢呼着冲了过来,这时兔子也已经从屋顶上离开,但让高扬揪心的是迟迟不见崔勃从饭店里面出来。
  等了几分钟,看着三四十个本地人都涌入了饭店,高扬不有些着急,这时一直在和崔勃保持通话的费多尔对高扬道:“不用担心,兔子已经和反对派接触了,他说拿点东西,马上就过来。”
  高扬还不能完全放松,他一直在关注着饭店对面建筑内的动静,敌人并没有被完全消灭,只是被暂时压制了而已,高扬生怕在崔勃离开的时候会遭到攻击。
  兔子终于从饭店里面走出来了,他手里拿着一把ak47,背上还背着一把枪,从饭店的大门里出来后,冲着高扬做了个要行动的手势后,弯着腰快步跑了过来。
  崔勃无惊无险的跑到了高扬的下方,站在大门口用阿拉伯语喊了几声后,马力克从里面给他打开了店门。
  崔勃已经安然过来,高扬自然没有必要留在屋顶上了。
  “布劳希奇先生,鲍勃,你们先走。”
  等着费多尔和鲍勃下了楼梯口之后,高扬正想收枪,却突然听到了一阵尖利的呼啸声,直觉告诉他这声音不大对头,可他并不知道是什么发出的声音,就在这时,费多尔从楼梯口又冒了出来,冲着高扬声嘶力竭的喊道:“迫击炮!”
  费多尔的话音刚落,一颗炮弹在距离高扬二三十米的地方爆炸了,这个距离对高扬没有什么危险,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让高扬觉得脑子有些发蒙。
  紧接着又是一声尖利的呼啸,高扬立刻闪身趴到了地上,可他听到紧接着响起的爆炸声,似乎离他更远了些,但高扬还是慌了,他想赶紧离开屋顶道下面去,那里会安全一些。
  惊慌之下,高扬甚至打算站起来就跑,但他可耻的腿软了,站起来要跑却一个趔趄又趴在了地上。
  新兵怕大炮,老兵怕机枪,这话说的一点没错,高扬还是第一次听到炮弹的爆炸声,尽管他极力告诫自己不用怕,可身体的本能反应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高扬还是觉得浑身发软。
  费多尔站在楼梯口,冲着高扬猛然招手,大喊道:“这是修正射击,该死的,快过来啊!你在等死吗。”
  怎么说高扬也是经过几场战斗的人了,刚听到爆炸声时会过于恐惧,可只是稍过了片刻后,高扬的情绪就已经稳定下来,虽然还是害怕,但至少行动没有问题了。
  高扬连滚带爬的向楼梯口冲去,就在这时,又是一声爆炸响起,高扬不由自主的趴在地上暂停了一下后,正要继续向前爬,却听费多尔大声道:“他们打中了,天啊,目标不是你,是华夏城饭店。”
  费多尔完全站在了屋顶上,丝毫不惧会暴露在枪口下,高扬探起身子,向后看了一眼,却见饭店的屋顶上有一股烟尘飘起。
  一发炮弹命中饭店后,拉开了大规模炮击的序幕,当然这个大规模也是相对而言,不过对于高扬来说,同时有五六发炮弹同时落下,绝对算的上是大规模的炮击了。
  发觉目标是饭店,高扬的胆气立马又足了,也不急于回到楼下,却是猫着腰开始观察,这时爆炸声不绝于耳,饭店的四周和屋顶上腾起朵朵爆炸后形成的烟云,在高扬的眼里,一颗迫击炮弹的烟云就跟核弹的蘑菇云一样没有什么区别。
  高扬缩了缩脖子,再也不敢停留,麻溜的跑到了楼梯口,下到了二楼的走廊里,而费多尔紧跟着下来后,拍了拍高扬的肩膀,摇头道:“只是迫击炮而已,看你吓成什么样子了。”
  鲍勃也是怪笑着拍了拍高扬的肩膀,大声道:“欢迎回来,英雄,放心好了,我不会把你的丑事告诉别人,哈哈,笑死我了,兄弟,我一直以为你是无所畏惧的超人呢,没想到一声爆炸把你吓得快尿裤子了,哈哈。”
  “我只是第一次听见爆炸声而已,有些紧张也是难免的,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好了好了,我们去窗户那里看看。”
  高扬的话音刚落,就见崔勃从楼下冲了上来,一脸激动的站到了高扬的面前,上下打量着高扬。
  高扬伸手在崔勃肩头上打了一拳,笑道:“傻啦?认不出哥来了?”
  崔勃连连点头,然后愣头愣脑的冒出了一句,“没傻,我就是看看你是人是鬼,刚才我还觉着也只有神仙才能救我了,就没想到还能留下一条命来。”
  高扬气的哭笑不得,他觉着三年没见,而且还是他乡遇故知,崔勃怎么着也得激动到痛哭流涕才对,没想到这货会冒出这么一句来。
  看了高扬半天后,崔勃才点了点头,一脸郑重的道:“你瘦了,也黑了,不过还好,声音倒是没变,这几年,你受苦了吧?”
  “我次奥,拜托你,能不能别要用这种语气,说这种白痴到极点的话?算了,我还是直接点吧,你丫要是再这么跟我说话,老子干死你!”
  高扬彻底无奈了,久别重逢的激动荡然无存,把对话形态迅速转换到了三年前时的状态。
  崔勃哈哈一笑,道:“开个玩笑嘛,别激动,能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杨哥,你这几年跑哪儿去了,我听叔叔阿姨说,你遇到空难了?”
  高扬挥了挥手,道:“现在哪有时间说这个,反对派的人有大麻烦了,听见爆炸声了吧?那是你的饭店挨炮弹了,要是一会儿政府军再攻过来,咱们还得跑路呢。”
  崔勃怔了一怔,突然拍了拍胸口,然后从背后扯过了一把枪,用一副后怕又庆幸的样子摸着手里的枪,道:“幸亏啊幸亏,幸亏我及时跑了,要不然我的枪可就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