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 第二十九章 信任
开枪之后,高扬以最快的速度推弹上膛,然后眼睛不离瞄准镜,既然已经开枪了,那就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牢牢的封锁住通往屋顶的楼梯口。
  “好枪,不过时机选择的不是太好,你该等他完全到楼顶上之后再开枪,而且你该选择打胸口的,确保命中比确保毙命更重要。”
  “明白了,其实我是太紧张了,根本没有多想就下意识的开枪了,现在该怎么办,先生。”
  费多尔举起了望远镜,不紧不慢的道:“记住,在战场上,冷静是你的朋友,冲动和紧张会让你送命,不想死,就不要怕死,情况越糟糕,你就要越冷静,现在既然敌人不知道你的真实意图,所以事情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糟糕,唔,二楼的窗户上有个白痴在观察,四点钟位置,干掉他。”
  高扬不假思索的调转了枪口,看到了在二楼的窗口有一个人,用手里拿着一把手枪挑开了窗帘,站在窗户靠里一些的位置,嘴边放着一个对讲机,正在向他这个方向张望。
  发现目标之后,高扬立刻开枪了,他这次牢记费多尔的话,一发命中,子弹击中了窗口那个人的胸口。
  “确认击毙,非常好,这个距离上胸口中枪绝对死定了,他们没有狙击手,也没有炮火支援,你现在是他们生命的主宰,你就是死神。”
  高扬很喜欢这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他可以尽情收割敌人的生命,而敌人却完全无可奈何,这让高扬真的生出了一种他就是死神的感觉。
  高扬迅速把枪口移回了楼梯口,可是等了几分钟,也不见有人从楼梯口出来。
  “先生,现在他们不肯出来了,怎么办?我觉得不能这样一直耗下去,天黑了之后,我就彻底没有办法了。”
  费多尔轻轻一笑,道:“你得学会观察,年轻人,想想看,这里刚刚多了十一具尸体,那些民兵,或者叫抵抗组织,随便什么人吧,他们不会就这么放弃的,等他们再次进攻的时候,就是你的机会。”
  高扬觉得费多尔说的很有道理,于是他专心的瞄准了楼梯口,不再多想没用的事,而费多尔则继续用望远镜观察情况和搜寻目标,出色的担任一个观察员的角色。
  在沉默里等了没有多长时间,从街边的一个个角落里,又冒出了一些人,费多尔观察了一下后,沉声道:“做好准备,我想新一轮的自杀式冲锋又要开始了,你在确保阁楼安全的同时,要兼顾着窗口的情况,能让那些雇佣军主动撤离是最好的结果。”
  高扬和费多尔都做好了准备,可是等了好久,也没见那些本地人发起冲锋,正在高扬觉得这些人是不是打算聚起更多人才会攻击的时候,却突然听到枪声大作。
  费多尔向后看了一眼后,被气得破口大骂,“法克,法克,这些白痴,这些狗娘养的白痴,这是打仗吗?这是什么?这是在干什么?这他妈不是战争,这是狗屎。”
  高扬不知道是什么把费多尔气成了这样,高扬迅速的扭头看了一样,看到的东西让他只想和费多尔一起破口大骂。
  放眼望去,高扬所在的街道上一个个巷口上都有三两个人,此时正在举着枪向街角的饭店扫射,可问题是这些人远的距离饭店有七八百米,近的也有三四百米,这么远的距离上,用ak47来扫射,他们能打倒饭店的外墙就算不错了。
  其实那些人手里的武器也不只是ak47,高扬还看到了有至少两挺机枪,可是有机枪也得会用才行啊,也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从电影里学的作战还是怎么着,以极其威猛的姿势,把机枪搂在怀里疯狂的扫射,等子弹打完后,就退回巷子里,然后换上一个弹链,再站出来一口气吧子弹打完。
  高扬特别想大喊一声告诉那些人,你用机枪的话好赖用卧姿行不行,好歹瞄一下行不行。
  高扬和费多尔无语无语的把位置往里挪了挪,因为横飞的子弹一直打在矮墙上,把矮墙打的砖块水泥横飞,为了不被流弹击中,高扬他们只能挪位置了。
  漫无目的的乱射,对饭店里的雇佣军起不到任何作用,就连威慑都谈不上,高扬觉得他要是在饭店里的雇佣军,遇到这样的对手只会信心大增。
  费多尔满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摇头道:“算了吧,这些白痴指望不上了,真是见鬼,这算什么战争,用枪声来吓死敌人吗。”
  高扬觉得这仗没法打了,一大帮屁都不懂的平民只会朝着空气开枪,躲在饭店里的雇佣兵就是龟宿不出,连还击都不肯,两帮人就这么看似激烈,实则相安无事的和平共处。
  就在高扬无可奈何的时候,却听鲍勃大喊道:“高,高,你的朋友来电话了。”
  高扬扭头看去,却见鲍勃不知什么时候上了屋顶,正在向他跑来,高扬做了个手势,低声叫道:“趴下,趴下。”
  鲍勃猫着腰跑到了高扬身前,递出了电话,示意让高扬来接,高扬看了费多尔一眼,见费多尔也示意让他接电话后,高扬拿起了电话,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低声道:“死兔子,是你吗?”
  “你是谁?”
  “我是高扬。”
  高扬听到电话里传来一声惊呼,“扬哥?我次奥,你不是死了吗?我次奥,真的是你啊我次奥杨哥你没死啊,我就次奥了,你不是摔飞机了吗,我一直以为你死了,我次奥!”
  高扬无奈的打断了崔勃的话,低吼道:“你次奥个屁啊,会不会说点人话,老子没死,活的好好地,你丫再废话先死的就是你了,老子就在马力克的店铺屋顶上瞄着你的楼梯口呢,毛瑟98K,我这里情况就这样,说你哪儿的情况。”
  “杨哥我真以为你死了呢,我靠你没死太好了,哦,说情况,我不太清楚一共有几个人,我看见了有两白四黑,其中两个应该是童军,没看见重武器,基本全是ak47,不过好像有一把FAL,这些人冲进店里后见人就杀,不留活口,不是什么善茬,现在店里就我一个活口了,杨哥,你竟然没死,还让咱哥们在这儿遇到了,我靠了,真他娘老天有眼啊。”
  高扬能听出来崔勃的激动,这不奇怪,说实话高扬现在也很激动,不过高扬还有更重要的事儿要做,现在还不是因为老友重逢而高兴的时候,一个弄不好,他见到的可就是崔勃的尸体了。
  “行了,少说点废话吧你,跟你说,我打死了两个人了,一黑一白,白的貌似是指挥官,我有把握封锁住你那儿的楼梯口,不过到天黑可就没招了,你熟悉情况,有没有什么办法逃走?”
  “这饭店是新盖的,不像你那儿房子都是连着的,也没办法到邻居家,我要想跑,就只能跳楼了。”
  高扬当然知道崔勃所处房子是单独的一栋建筑,他想知道的是崔勃有没有办法能下了楼,比方说用根绳子索降之类的。
  “就没根绳子什么的?你要是跳楼下来,不死也得半残啊。”
  “没,什么都没,我要是有绳子我早用上了,我这里就是一些破烂和工具,没一样能用上的,不过我倒是有把锤子能砸人脑袋。”
  高扬还想和崔勃多说几句,可在这时,费多尔却是急声道:“危险,第二目标点,狙击手!”
  高扬立刻丢掉了拿在左手的电话,就是在说话的时候,他的右手一直没离开过扳机,眼睛也没离开过瞄准镜,听到费多尔示警之后,在放下电话的同时,高扬已经把枪口对准了第二目标点,也就是饭店街对面的哪栋建筑的一个窗口,那里最适合被狙击手利用。
  高扬瞄准了那个窗口,从瞄准镜里看到一个枪口对准了他,高扬不假思索立刻开了一枪,就在他开枪的同时,也从瞄准镜里看到了对方枪口冒出的火光,那一瞬间,高扬以为自己死定了。
  “未命中,快!”
  费多尔大叫了一声,高扬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没有中弹,急忙缩到了矮墙下,手忙脚乱的重新装弹时,一发子弹擦着他头顶上的砖墙飞了过去,打出了一道凹痕,如果他没有缩头的话,这发子弹已经要了他的命了。
  鲍勃一直在地上趴着,而费多尔也及时缩了回来,冲着高扬急声道:“换位置,我们被发现了。”
  不用费多尔说,高扬也知道必须得换位置了,刚才他和对方的狙击手都是仓促开的枪,双方都没有命中,不过很明显对方用的半自动的狙击步枪,射击速度要比他快的多,凭借着狙击步枪的优势,敌方的狙击手现在已经压制住了他。
  旋转后拉式的狙击步枪就是这点不好,射速太慢,远距离还好说,要是近距离的话基本没有补射一枪的可能性,现在如果高扬要再次露头并瞄准的话,所需的时间已经足够让对方干掉他了。
  高扬抓起了电话,和费多尔向砖墙的一侧爬行了三米的距离,屋顶没有多大,如果完全到另外一个角落的话,不是最好的选择,那里会被重点照顾。
  转移位置之后,高扬重新拿起电话,低声道:“我被一个狙击手盯上了,就在你对面那栋房子二楼的窗口,我被完全压制住了,现在不敢露头,你得小心点儿,你那里没准儿现在就已经有人到楼顶上了。”
  电话里传来了兔子急促的声音,“我已经听到脚步声了,有人正在上来,杨哥,记得电影兵临城下里看到过的吧?咱们用过的战术,我出去吸引注意力,然后你来搞定,倒数321我就出去,你隔一秒再射击,现在开始,三。”
  高扬大喊道:“别,不要,他们不见得知道阁楼里有人。”
  “二。”
  高扬立刻丢下了电话,抓紧了手里的步枪,准备默念最后一声一。
  高扬知道崔勃要干什么,他们玩wargame的时候经常这么干,如果对手还剩下一个人,或是隐蔽的很好,或是压制住了他们无法将其击毙,那么就有一个人冲出去吸引火力,由另外一个将其干掉,这么做的成功率挺高的,基本上每次都能得手,但同时,出去吸引火力的那个一多半的机率也活不下来了,当然,原来那是游戏,就算被击毙也只是疼一下然后下场而已,可现在,出去吸引火力的那个,要用到的可就是自己的生命了。
  “一”
  默念了一声一,又稍稍等了片刻后,高扬立刻闪身出现,将枪口对准了印象中窗口的位置。